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四十四章、大雪阻道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482  |  更新时间:2019-06-29 12:33:00 全文阅读

他话音未落,突然帐中冲出一人,拉了他便往帐中冲入,那人正是沐寒衣。原来她适才意外得知, 这位结义的姊姊阿依慕,竟是那个吐蕃王欲以一十二卷《武经总要》换取的“西夏公主”,不觉大喜,便想要告诉胡振邦,偏巧胡振邦来到她二人帐外,情急之下,哪里顾得什么男女大防,冲出帐外拉了胡振邦便进到帐篷内。

  

阿依慕见沐寒衣突然将大哥拉进了她二人的帐中,不觉吃了一惊。又听她之前口中连说什么“这事情竟有这般巧”,心下也在揣测,不知这个妹妹在搞什么鬼。

胡振邦笑道:“什么事这么急,非得今晚说不成么?”

  

沐寒衣道:“急急急,非得今晚说不成,你快些坐下,待我慢慢与你讲来。”

  

一旁阿依慕也觉又好笑又奇怪,道:“大哥既然来啦,那就请妹妹告知,什么事情这般凑巧?”

沐寒衣道:“大哥,你道阿依慕姊姊是什么人么?她就是那个‘西夏公主’呀!”

她此话一出,另外两人俱是大感奇怪。胡振邦道:“小妹,你说阿依慕姊姊是西夏公主?谁是阿依慕?”

  

阿依慕也奇道:“妹妹,我不是告诉过你,我是回鹘的公主么?‘西夏公主’,那只是李元昊为达到他的目的对外宣称的,我可不承认。”

两人同时发话,沐寒衣一摸脑袋笑道:“瞧我急的,大哥有些事还不知道呢!你二人稍安勿躁,听我先说哦。”于是又将阿依慕适才告知自己的事,又一一说给胡振邦听。

胡振邦这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那便再清楚不过了。原来这李元昊将二妹封作所谓的‘西夏公主’,便是欲换取被松赞普抢去,打算送给吐蕃王子作聘礼的那一十二卷《武经总要》。”

  

阿依慕亦点头称:“是了,如此一说是不错了,原来那日芝娜跑来告诉我说,李元昊欲将我以‘西夏公主’名义,远嫁吐蕃,名为两国联姻,实为换取些好处。只是当日我们并不知是什么好处,如今看来,李元昊便是想得到这部奇书。不知小妹与大哥,又是如何得知消息的呢?”

于是胡、沐二人又将吐蕃第一高手松赞普如何将寇云从辽人手中夺回的一十二卷《武经总要》占去,打算以此经书献给吐蕃国君,以换取自己吐蕃第一国师封号之事告诉了阿依慕,并告知当初探得的消息,便是吐蕃王子要以此经书作为聘礼迎娶‘西夏公主’,是以二人此行目的,便是截住松赞普,防那经书落到西夏人手中。当真是无巧不成书,竟能在这个藏地大草原峡谷中,遇上被当作“西夏公主”的阿依慕。

阿依慕听罢,亦觉事情太过凑巧,实是不可思议,但听二人所述,与芝娜告诉自己,李元昊欲将自己嫁给吐蕃王子一事恰好对上。只是李元昊竟要用自己去换取《武经总要》一事,她还是刚刚得知。

“之前桑多说,他夜里听到那两个同行的喇嘛在议论,李元昊因为我出逃,竟迁怒于戒坛寺的僧人,将他们都杀了。现下看来,这李元昊竟是因为无法用我去向吐蕃换取《武经总要》,这才恼羞成怒,滥杀无辜了。”说到这里,她又想到芝娜为助自己逃脱,甘冒杀身之祸返回宫内,想来此刻定已身遭不测,忍不住心中一酸,垂下泪来。

“眼下这么多人因我而命丧李元昊之手,我若只顾着自己逃亡,李元昊这恶贼定要继续杀人,那我岂非大大的罪人,我阿依慕又有何颜面再回甘州。”

  

沐寒衣忙拉着阿依慕手道:“姊姊,此事皆因这野蛮凶残的李元昊引起,怎能怪你,再说你也是深受其害者之一,绝对无须自责。”

胡振邦亦道:“是啊,小妹说得没错,二妹,你千万别将这些罪孽揽在身上,这实在是李元昊犯下的滔天恶行。当务之急,我们还是要先考虑一下可能会遇到的状况吧!”

  

他怕阿依慕沉浸在悲伤气氛中难以自拔,及时将话题转移道:“现下西夏这边不见了‘西夏公主’,李元昊必有两种选择,一是派人四处搜索二妹的消息,另一种便是隐瞒消息,先将吐蕃手中的经书骗到手再说。”

沐寒衣点头道:“是了,现下我等被困此地,待得赶到吐蕃之时,怕是那松赞普早已将《武经总要》交到了吐蕃王的手中,不知他们这聘礼,是打算什么时候送往西夏。适才姊姊说,李元昊当初是定在三月之后要举办国宴送嫁公主,现下已过去一月有余。看来我们须得尽快走出这里才是。”

胡振邦眉头紧锁,道:“从桑多透露的情况来看,我等在如此偏僻之地,尚能得知‘西夏公主’失踪消息,恐怕吐蕃迟早也会得到消息,若是传到吐蕃宫中,想必吐蕃也绝无可能将此书送到西夏了。”

沐寒衣道:“若是如此,那我与大哥必须兵分两路,一路去吐蕃,一路去西夏,打探经书下落。”

阿依慕道:“妹妹和大哥武功了得,但无论是吐蕃还是西夏,强敌林立,你二人孤身入虎狼之窝又如何能敌千军万马?咱们三人既结成兄妹,还当同舟共济才是。”

胡振邦道:“二妹说得不错,若是此书仍在吐蕃人手中,仅那松赞普一人就极难对付。若是这书已到了西夏人手中,那李元昊定会戒备森严,恐怕越发难以得手了。”

沐寒衣秀眉微蹙,道:“不知沐铁等人现在何处,估计要得到讯息,也须得等到走出这片大草原,大峡谷了。不成,明天还得盯牢桑多,要他想尽办法,将我们早日带出这片险境。”

 

阿依慕见结义兄妹忧心忡忡,不觉思潮起伏。想到父亲和家人皆被李元昊军队所杀,自己又被李元昊幽禁三年,一心想要报仇却始终未曾如愿 ,为逃避被远嫁吐蕃的厄运,还害得侍奉自己如亲姐妹般的芝娜也陷入绝境,至今生死未卜。又想到自己如今脱身事外,心中不免暗暗自责。

  

她虽然是回鹘公主,富贵人家出生,但毕竟父亲阿克木乃是震撼河西回鹘的甘州王,曾带领族人无数次打退外族侵略。她虽不会武功,但自小耳濡目染父亲与族人英勇气概,内心深处自有一股豪侠之气,眼见得义妹义兄为夺取《武经总要》又将与西夏国君李元昊有所牵连,便想助二人一臂之力,她沉吟半晌,忽地有了主意。

“妹妹,大哥,我有一个主意,你们可愿听我说一说?”

  

沐寒衣道:“姊姊有什么主意但说无妨,小妹洗耳恭听。”

  

胡振邦亦道:“二妹你且说来听听。”

  

于是阿依慕便将自己想法如此这般地说了。

  

沐寒衣听了不觉目瞪口呆,道:“姊姊的计谋实在是出人意料,但只恐怕太过冒险,小妹实在是不敢让姊姊去尝试呀。”

  

胡振邦听罢,先是点头称赞道:“二妹虽为女子,但有燕赵悲歌之士气概,直可以说是女中豪杰,大哥真心佩服。”随即又连连摇头道:“小妹说得没错,此举太过冒险,恐万一骗不到敌人,反送了自家的性命,我断不能让二妹再入虎狼之口。”

  

阿依慕正色道:“我知道小妹与大哥是担心我,怕我重陷囹圄,再难脱身,但是,你们看,这个李元昊虽然残暴无比,荒淫无度,但他之前幽禁我三年都未敢动我一根小指头,足见他还是极其忌惮于我,只要我取得他信任,设法探得《武经总要》放置之处,再与你二人里应外合,将这书盗出,最终送回到宋都汴京,那岂非一件大好事! ”

  

沐寒衣道:“姊姊所提的办法确实是巧妙,怕只怕那李元昊凶残又狡猾,若是他防范严密,姊姊纵然又获他信任,但能有多少把握得手,这个可说不准,不行,这样做实在太过冒险。”

  

阿依慕急道:“不试一试,又怎知计谋是否会成功,若是情形不妙,我自有应对办法,断不能让妹妹与大哥为难。”

  

三人又讨论了半晌,胡沐二人始终担心阿依慕此计划太过涉险,不愿让她实施,而阿依慕又不能说服二人依计而行,当真是阿公阿婆吵架,各有各的道理。

  

最后胡振邦道:“二位妹妹,若你们还认我这个大哥,那便听我一句,现下时辰不早,各自歇息了吧,当务之急,是走出这片藏地再说,待我们走出这里之后,再根据情形判断,是否要依此计行事,倘若到了那时,这书还在吐蕃手中,那便犯不上让二妹去冒这个险了。”

阿依慕见他松口,莞尔一笑道:“是了,时辰不早,我们让大哥回去歇息吧。再说下去,天都要亮啦!”

次日清晨,胡振邦早早起床,却见地面上已积起厚达数尺的大雪,将帐门都挡住大半,两旁的山谷更是积起高达丈余的积雪,道路已全然不见。连忙叫起桑多,让他判断形势。

  

桑多看了看天色,面色亦变得十分沉重,道:“这雪起码还得下个三天,这一带一入冬日,像这样的雪下起来,少则三天,多则半月,最怕的还不是道路被封,而是怕那雪崩。唉,我看大伙儿就老老实实呆着不走吧,等雪停了再作打算。”   

过了片刻,一众人等陆续出了帐篷,忽听有人惊呼,胡振邦与桑多跑去一看,原来是冻毙了两匹骡子,一头老马。这当真是雪上加霜。

倒是桑多对这样的情形见得多了,反而嘻嘻一笑道:“我正愁这几日干粮快用尽了,这下可好,有了马肉骡肉吃了。”

  

这一日里,桑多和胡振邦一起,便是指挥着旅行者中的男子清理帐前的积雪,又将冻毙的骡马剥皮洗尽,点起火支起锅烧煮了一部分骡肉、马肉给大家分食,其余的都冻存起来备用。

  

胡振邦担心如此天气持续下去,还有更多骡马将要冻毙,便带领几个身体健壮的男人,花了四五个时辰,筑起一道雪墙,稍稍挡住青兽口山坳的风口,又将所有骡马赶在这道雪墙之后,如此一来,吹入的风势大为减少,又过得一天,这些骡马再未出现冻毙现象。众人对胡振邦极为信服,许多人甚至一天到晚都要跟牢他,随时听候他差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