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四十二章、兄妹结拜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608  |  更新时间:2019-06-27 15:42:40 全文阅读

后来旅途中遇到了胡振邦与沐寒衣,桑多本不以为意,见他二人衣着光鲜,并不像没钱人的样子,心道这险途之中能多带两人,到达目的地后,想来也能谋点小财。后因他听了那两个喇嘛的对话,又见沐寒衣总有意无意去接近哈古丽,不觉暗自起了疑心,怀疑胡、沐二人也已查明了哈古丽的身份,意图将她带回西夏谋财。

  

谁知在这个雪夜,会碰上青兽口打劫的盗匪。其实盗匪刚至,桑多就发现了,他一早就躲藏到了山坳上的一块凹陷处。在那里他竟意外发现胡振邦与沐寒衣都是武功高手,一个把那群盗匪打得七零八落,一个把三个盗匪头子杀得只剩一人,另一个率众跪地直呼“爷爷”,这一幕可把他惊得差点叫出声来。

  

他暗自心惊:“若非遭遇这盗匪,谁会知这兄妹二人武功竟如此了得,真人不露相,如此看来,他二人极有可能是冲着哈古丽而来,要是被他们先行一步,带走了哈古丽去献给李元昊,岂非白白断了我财路么。”桑多心中念头转了又转。

“难道我这后半辈子还得继续在这片险境做向导,日日顶风冒雪,出生入死,靠着给人带路,换点儿可怜的钱物么?”虽然他也信佛,也想着死后能进天国,但是眼前这个“西夏公主”带来的利益诱惑实在太大了。

“别等我还未升入天国,便被盗匪一刀杀了,这样的日子,实是太险了。不成,我断不把这到口的肥羊让给虎狼。”远远地望见哈古丽与沐寒衣站在帐前说了几句话,似乎是沐寒衣要带走她。心念一转,忽然有了办法。

他从山坳中伏下身子,慢慢奔到那片斜坡之下,又悄无声息地绕到哈古丽帐篷背后,将背上冬不拉上的手柄一抽,一把利剑立时拔了出来,原来他日常弹琴的冬不拉中,竟暗藏了一把兵器。

  

他悄悄划破帐篷进入帐中,躲在帐中一旁。片刻之后哈古丽走了进来,他猛地以手掩住哈古丽嘴,在她耳旁低声道:“切莫发声,我是桑多,外面那两名汉人,是要将你带去献给李元昊的,我来救你逃走。”

  

阿依慕大惊之下,哪容得细想,急忙随着桑多悄悄地从帐篷后面破口之处钻出,走不多远,便听马蹄得得,沐寒衣已然发现并追了上来。

桑多亦听到声响,恐她生变,又将她腰间匕首抢过,低声喝道:“一会儿无论他二人怎样说,都不许乱说,否则我便刺穿你喉咙!”

阿依慕见他如此,心知有异,想要开口问个清楚,却遭他利刃顶在喉咙口,作声不得。心中却想:“他说那两个汉人要将我带去献给李元昊,难道,难道,包括桑多在内,他三人皆已知我身份了?”

这时胡振邦亦已来到近前,桑多道:“你二人再走近一步,我便,我便杀了她,你们不让我带走她,你们也休想带着她去讨赏。”

胡振邦道:“讨赏?此话怎讲,桑多老伯,这里定是有什么误会,你快快把剑放下,小心休要伤了这位姑娘,我看她决不会是什么‘西夏公主’,我劝你还是放了她吧!”

桑多冷笑道:“凭甚么要听你的,我看你二人定是不怀好意,当日你二人有意要加入到我们队伍中,使的正是欲擒故纵之计,当我不知么。”

沐寒衣大怒道:“你这人怎地满口胡言,快快放下哈古丽,不然我定不客气。”

桑多喝道:“你二人退后一百步,不然我便杀了她,大家都得不到好处。”

胡振邦转头向沐寒衣使个眼色:“稍安毋躁,我们就按桑多老伯意思办。”转头又对桑多道:“我再问一句话就退后。”

桑多道:“好,你要问便快问,问了就快快退后,我可没时间陪你在这里耗着。”

胡振邦道:“你若只带着哈古丽走了,剩下我们这些同行的可都不识得路,这大雪一时半会儿不得停,岂非活活困死在此?你便行行好,带上大家一起走吧。”

桑多冷笑道:“哈哈,你少在这儿装善人,我管不了你们那么多人,我才不上你当,快快退后百步,要不然我真的会下手!”说着又是将手中利剑对着哈古丽咽喉一紧。

天上的鹅毛大雪越下越大,地上的雪也越积越厚。桑多心知再拖得一刻,这路便越发难行,若不设法早些脱身,怕是大雪封道,大家都要被围困在此了。

沐寒衣见胡振邦向自己使眼色,知他是要自己见机行事,伺机发暗器打落桑多手中利剑,心领神会。

胡振邦无奈摇头,道:“既如此,那便各走各道吧,咦,那位又是谁?”手指桑多前方,眼望桑多身后,面现惊讶之色。

桑多见他神情有异,只道有人从前方而来,略一侧首,向身后望去,哪里有人!心知上当,突听“当”地一声,虎口剧震,手中利剑拿捏不住,落在雪地之中。紧接着右腿“环跳穴”也着了暗器,腿上一麻,跪倒在地。

与此同时,胡振邦一跃而起,欺近桑多身前,不待他回过神来,往他左臂“肩贞穴”一点,桑多左半边手臂顿觉酸软无力,虎口一松,阿依慕已挣扎摆脱他控制,一把将他腰间的匕首抢了回来。

这一下兔起鹘落,直是瞬息间之事,哪容桑多做出反应。待得回过神来之后,人质已然逃脱,不觉暗自沮丧。

阿依慕将匕首拔出,架在他脖子上,厉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口口声声称我是‘西夏公主’?”

桑多奇道:“难道你不是么?”心中一时竟也有些吃她不准,口中又嗫嚅道:“我就是这里的向导呀。”

阿依慕恼道:“你道他二人要将我掳去献给李元昊,又是从何而知?”

桑多目光不敢与胡、沐二人接触,低下头,只是“哎哟哎哟”地喊着腿痛手酸,不敢回答她问题。

阿依慕见他如此,心中已料得大半,气极之下,手腕微颤,那匕首锋利无比,将桑多咽部肌肤划开一道小口,鲜血直流,那桑多一见之下,竟吓得晕了过去。

沐寒衣上前一步,拉住阿依慕手道:“姊姊,我一见你,便觉亲切,有意和你结交,并无恶意,请你相信,莫说我们之前并不识你身份,哪怕你真的便是‘西夏公主’我们也决计不会将你掳去交给那个什么李元昊的。我与这位,唔,我表哥,是要去往吐蕃寻一个人的。”

  

胡振邦在一旁见她又称自己是她表哥,心中暗自好笑。当下附和道:“不错,我们此去目的地是吐蕃的青唐城,姑娘你要去的地方是回鹘,我们现下还需同行好些路,待穿过这片大草原,你还要往西北方向去,而我们差不多便到啦。”

  

阿依慕见这二人言辞态度俱都诚恳,决不像是桑多口中所说的,是有心接近自己,并要将自己掳去献给李元昊之人。当下收起匕首,向二人道:“多谢二位搭救,依二位看,如何处置他?”说罢向晕死过去的桑多一指。

  

沐寒衣道:“我瞧此人见利忘义,空口诬陷,还不顾大伙儿的死活,这样的人,管他作甚,就让他在这里喂了野兽吧。”

 

胡振邦略一思忖,道:“他之所以见利忘义,想来定是与得知了哈古丽身份有关,在此之前,他倒也还规规矩矩,算是尽了向导的本份,罪不致死。最重要的是,我们还需仰仗他带路,才能走出这片绝境。”

  

阿依慕点点头道:“我看你说得有道理,那便饶他一命,若是再有坏心,下次决不能轻饶过他。”

  

沐寒衣突发奇想道:“哈古丽姊姊,你可愿意与我兄妹二人结拜为兄妹?一路之上,也好有个照应。”

胡振邦瞪她一眼,沐寒衣吐舌一笑,扭头去拉阿依慕。胡振邦原道以哈古丽的性格,断然不会轻易与人结拜,不料阿依慕竟道:“好,你兄妹二人仗义拯救我们大家,我愿意与你们结拜成兄妹,只是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是我最年长,是你们二位的姊姊呢。”面纱上面一双大眼向胡振邦望去,似向他探询。

  

胡振邦本就心无杂想,不知为何,见到这双无比美丽的眼睛,心中仍是情不自禁一荡,竟然说不出话来,只微微颔首,表示同意。

三人彼此问了年庚,果是沐寒衣年纪最小,阿依慕居次,胡振邦最大。阿依慕叫了沐寒衣为妹妹,称胡振邦为大哥,胡振邦则叫阿依慕为二妹,称沐寒衣为小妹。

沐寒衣道:“今日我三人既结成兄妹,日后办事须得同心协力,大哥既是兄长,凡事必定会帮着、让着我与姊姊的,是也不是?”说罢冲胡振邦一扬首,做个鬼脸。原来她颇有心机,心道:“日后那一十二卷《武经总要》被我二人合力得到之后,他无论如何须让我不可。”

胡振邦笑道:“兄长自是要保护好两位妹妹,竭力保护好你们,不让你们受到欺负。”顿得一顿,他转向阿依慕道:“你看,我这个小妹,最是顽皮,我可是没少受她欺负,只怕她以后还要欺负到你这个当姊姊的身上啦。”

  

沐寒衣小嘴一呶道:“你这算哪门子兄长呀,竟这般欺负小妹的。”旋又对阿依慕道:”姊姊你瞧,我这个哥哥,尽会拿我说事,欺负我,你休要听他胡说,我才不会欺负你呢。”

  

阿依慕见这兄妹二人虽互相打趣戏谑,但情真义切,绝非伪善之态,心中暗想:“我是否应该将真名告诉他二人呢,现下他二人以真心待我,而我却以假意待之,这实在有辱我回鹘族人对真心朋的信义。”

正待开口,蓦地见雪地中桑多身子一动,发出一声“噫”地长叹。大家定睛一瞧,那桑多竟然坐了起来,原来他先前因心虚加上害怕,导致气血两亏,一口气接不上来,便晕了过去,昏睡中,那持续不断的鹅毛大雪落在他面上,身上,冷风一吹,又将他冻得清醒过来。

阿依慕对他先前持利剑相胁甚为气恼,更恨他污蔑二位结拜托兄妹。此刻见他醒来,也不愿理他。

胡振邦上前道:“桑多,我兄妹三人已商量过了,念你只是一时糊涂,且未能将哈古丽掳去,暂且饶你一命,现下要你将功折过,老老实实做向导,不许再生异变,你答不答应?”

  

桑多眼见衣襟前流了一滩血,还道之前三人欲杀死自己,惊得一迭声道:“自然答应,自然答应,谢三位不杀之恩,桑多实在,实在是听信了胡言,才,才起了贪念,想着要将哈古丽姑娘带回西夏,向李元昊讨些赏赐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