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四十章、回鹘公主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219  |  更新时间:2019-06-25 11:52:29 全文阅读

胡振邦道:“你们杀了那么多人,按说该把你们全杀了抵罪,现下你们老大、老二已死,还有几个也被我们的人杀了,伤了,那些人也是罪有应得,现下我也不想再杀你们,两厢就当抵消了罪过吧,你们赶紧把尸体好好掩埋了,从此各自散去,今后不准再做这杀人越货的勾当了!”

那盗匪老三忙道:“爷爷说得是,爷爷说得是!”说罢便抬起身子对未逃散的十几个小喽啰道:“都听见没有,赶紧给我把尸体好好埋了,把抢来的财物,骡马统统还给他们。”

  

胡振邦见众喽啰依言而行,便让那盗匪老三去指挥众人做事,要他们先好生将旅人骡马队中丧生的人先好生掩埋了。忽地想到,那向导桑多不曾见到,若没有找到他,如何才能走出这片藏地,拖得时日久了,怕是那《武经总要》早到了李元昊手中。

哈古丽见沐寒衣向自己打手势说话,点点头道:“谢谢妹妹,我这便去收拾一下衣物。”说的正是汉语,沐寒衣奇道:“她明明懂得汉语,之前为何问她话,她都一概摇首不答。”

 

哈古丽先俯下身去将插在盗匪尸身上的匕首拔出,拭抹干净了,插入腰间的刀鞘中。

沐寒衣见那柄匕首长约七寸,在火光映射下寒气森森,刀柄上似还镶着一枚红宝石,一枚蓝宝石,显是件宝物。

  

哈古丽又向沐寒衣道了声谢:“请妹妹稍等片刻。”这才转身走进帐篷。

沐寒衣见她进了帐篷,不便尾随进去。便向那头望去,却见未逃散的十几个喽啰有的扑灭帐篷大火,有的搬抬伤者,有的挖坑掩埋死尸,还有的将之前抢去的物辎全部堆放在一起,让骡马队中的人去认领,显见是胡振邦将这群盗匪的头目收服了,心中不觉对胡振邦有了几分钦佩。

  

胡振邦安排众人分工停当,想到坐骑被那盗匪老大刺了一刀,须得给它医治才是,便从怀中取了金疮药,给那马敷了。好在马的皮肤粗糙,加上所刺部位又是后臀,受伤不重,胡振邦心痛马匹,牵着缓缓绕着各个帐篷走了一圈,边走边四处留意,却仍是不见桑多身影。

胡振邦连问了数名同行旅人,皆道盗匪来袭时,大家四下逃散,四顾不得,不曾瞧见桑多。

沐寒衣在帐外等了片刻,不见哈古丽出来,唤了两声,未见内里有人应答。她暗道不妙,下马奔进帐内,却见帐篷后面的布已被人用刀割开了一道口子,哈古丽已然消失不见。

沐寒衣暗责自己忒是大意,急从帐篷口子处追出,只见那帐篷之后不到一丈远处,地势略向下倾,形式一个大大的斜坡,人若从后面悄悄溜出,借着地势掩护,极难发现。

其时大雪已下了几个时辰,地面积有数寸白雪,借着火光与积雪微光映照,依稀可见两排凌乱的脚印,直向远处沿伸。

沐寒衣暗道不好,显是有人将哈古丽劫持了去。当下奔出帐外,一跃上门,调转马辔向那个方向追去。

追得约摸十余丈,便见前面不远处有两个黑点在慢慢移动,追得近时,果见是两个人,其中一人正是哈古丽,另一人看不太真切,身形却像是名男子,看这情形,正是那男子拖动哈古丽往前奔走。

哈古丽听得马蹄声近,知是有人追来,待得回头呼救,却被那男子一把拽住,手中一柄利剑正对着她咽喉处。

沐寒衣已然发现哈古丽乃是被这名男子胁迫而行的,喝道:“前面的人站住,放了她!”

那挟持哈古丽的男子眼见再也跑不脱了,猛地转过身来,将利剑对准哈古丽,道:“再上前一步,我便杀了她!”

  

沐寒衣猛听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借着雪夜微光细细辨时,不觉大吃一惊,这不是那个叫多桑的向导么!“怎么是你?为什么要挟持她?”

“我自带了她走,不再作你们向导了可不成么?”桑多道。

 

哈古丽正欲说话,却被桑多手中利剑一逼,开口不得。沐寒衣瞧见,哈古丽适才防身杀敌用的匕首,已被桑多夺去了插在的腰间。

  

沐寒衣道:“当初可并不是我们强逼着你做我们向导,你既要走便走,为甚还要胁迫她走?你把剑放下再说!”

  

桑多“嘿嘿”冷笑道:“你当我不知么,你二人武功了得,原来一早就没怀好意,想将她掳了去,献给李元昊,好去领赏!”

 

哈古丽闻言大惊,向着沐寒衣望去,虽是在暗夜里,她的双目仍却灼灼如星般闪亮,那目光中透着些恐慌,透着些疑虑。沐寒衣见她此状,料是受了这桑多言语挑拔,心中起疑,怀疑自己和胡振邦二人当真就是为了要将她掳去献给西夏国君的小人。

  

当下急向哈古丽摇手道:“你休要听他胡说,我们二人并不认得你,也从未想要掳走你,更非是要去西夏的,我们只是到青唐城,他究竟为甚要胁迫你逃走?”

哈古丽惊疑不定,想要回答沐寒衣,又被桑多手中利剑相逼,开口不得。

  

忽听一个声音道:“桑多老伯,我二人只是偶尔与你途中邂逅,可并没有歹意,当日也是你一再挽留,说若不跟你走,便难以走出这片藏地,你怎地不记得了么?”

沐寒衣回头看时,原来是胡振邦牵着坐骑,缓缓走近,离这边还有数丈之远,可是他的声音却犹似在耳边一般。原来,胡振邦寻桑多不见,便四下里留意,施展“蝠听功”静听四下动静,结果听到桑多对着沐寒衣说的那番话,便顺着这方向而来,又施展“传音入密”之技,将声音清清楚楚送入他们几人耳中。

  

沐寒衣见他问话句句在点上,当下也问道:“桑多老伯,当日我们只是请你指个方向,是你不肯指明,非让我们跟着你走,你不会忘了吧?怎么又说我们不怀好意,这话说得忒没道理!”一边说,一边手中扣了一枚铁莲子,只待他稍有旁顾,便打落他手上所持的利剑。

  

桑多笑道:“不管你们怎么说,总之,大家便各走各的道,你们休要跟着我,我们走我们的路。你可别耍奸打滑,有什么暗器来袭我,我这手只要轻轻一送,就立刻叫这位如花似班的西夏公主香消玉殒。”

 

沐寒衣、胡振邦,包括这位哈古丽,听了他这句话,俱是心中大惊。

沐寒衣和胡振邦心惊是因为,万万不曾想到,这位蒙面的美目女子哈古丽,竟是西夏的公主,是李元昊的女儿!难怪那桑多以小人之心说什么他们是不怀好意,想把她掳去了献给李元昊。可是哈古丽若当真是西夏公主,又怎会不待在西夏宫中,却孤身一人,出现在环境险恶的边地呢?这一瞬间,两人心中俱是闪过了一千个一万个疑问,个个都是难以解开。

  

而那哈古丽惊的却是,自从加入这个旅行者的队伍中,她并未向任何人透露过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桑多又是如何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呢?她对外人一直声称,自己叫作哈古丽,是去回鹘走亲戚的,为了让大家不怀疑自己的身份,她还主动在桑多的冬不拉琴声伴奏之下,用吐蕃语唱起了吐蕃族人的情歌。谁能料到,这个桑多,竟还是把自己的身份都看穿了呢?

  

原来哈古丽并不是她的真名,她的真名,叫作阿依慕,她确实是位公主,但,她真正的身份,应当是回鹘公主。至于“西夏公主”这个称号,只是李元昊对外宣称的,因为她并非是李元昊的亲生女儿。

  

李元昊这个拥有称霸之心的西夏王,四处征战,三年之前,在一次攻打回鹘的战役中,意外地在攻陷的甘州城内发现了阿依慕。因被她惊世美貌所吸引,不惜一切代价将她掳到西夏,意图将她占为己有,若不是阿依慕以死相逼,加上李元昊八个老婆的极力反对,一般的女子,恐怕早就因为贪图荣华宝贵而归顺于西夏王了。

阿依慕在西夏的宫中幽居了三年。这三年里,李元昊除了四处征讨,打仗,便是想着法子去讨好这个从回鹘掳来的美女。

他把无数的金银财富,绫罗绸缎,包括无数从丝绸之路上抢到的红宝石蓝宝石波斯绿石宝堆放在这位阿依慕面前,可是她看都不看一眼。

李元昊大为惊讶,他一向以为,再美丽再高傲的女人,面对这一生都数不尽用不完的金银财富,都会低下她们高昂的头颅。但这一次,他失算了,这也难怪,他并不知道这个有着坚定意志的异族女子真正身份,乃是回鹘甘州王的女儿,是一位高贵而不屈的回鹘公主。

  

但是有一天,她从堆在眼前的众多宝物和战利品中,挑走了一样东西,一柄镶有蓝宝石和红宝石的匕首,她认得这把匕首,这把匕首有个名字,叫作“提希丰”,意为“复仇女神”,这柄匕首,本来就是回鹘人的,确切地说,便是她的父亲甘州王阿克木的,她收下了它,内心期待着,有一天要手刃仇人,为父亲报仇,为族人报仇。

  

残暴而又荒淫成性的西夏王李元昊,很快对她失去了耐心,于是他对外称阿依慕是他的公主,外人并不清楚他有没有公主,有几个公主,因为外人都知道他有八个老婆,更有数不清的从外族掳来的美女,没有人分得清谁是谁的孩子。再说了,李元昊说的话,就是西夏的王法,谁能质疑,谁又敢质疑。

烟尘绝
作者的话

如果读者中里有看过一本由日本拍摄的电影《敦煌》,或许会唤起你对“回鹘公主”的回忆。这部电影放映于三十一年前,影片讲述了宋朝年间,落第书生赵行德因偶然认识西夏女子而决定探访敦煌的故事。该片于1988年6月25日在日本上映。恐怕看过这部片子的人,一定会被那个长得有点异域特色的回鹘公主所惊艳,后来才知道,这个饰演回鹘公主的日本演员,确实有八分这定的德裔血统。遗憾的是,后来得知,这位日本女演员中川安奈因患癌症于2014年10月17日在东京病逝,享年49岁。 这里要说明的是,拙作中的回鹘公主,与电影中的回鹘公主并非同一个人。但是这里寄托着对这部电影的敬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