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三十八章、盗匪夜袭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332  |  更新时间:2019-06-23 11:33:51 全文阅读

转眼之间,石壁越来越近,像两道绵延不绝的屏风,直伸出去,山石间云雾弥漫,看似别有天地,再奔近时,忽见那峭壁中间露出一条险峻的峡谷,二人一纵马辔,白马在前,棕马在后,沿山道直奔了进去。

峡谷内两旁石壁峨然笔立,草木不生,绝难攀爬,山体皆系深黑色的岩石,乌光发亮。道路弯来弯去,曲折异常。胡振邦心想:“这峡谷内山势如此险峻,真是用兵佳地。”

其时已入冬季,峡谷内初晴有雪,背阳之处白,向阳之处黑。黑白相映,蔚为奇观。二人在峡谷之中抬头望天,却见天色透着极亮的蓝,有如潜在海底向上仰观一般,见此景象,沐寒衣赞不绝口。原来这里便是通往吐蕃的必经之路,滇藏大峡谷。

穿过峡谷,又在一所小屋中借宿一晚。次日又行,两旁仍是绵亘的黑色山岗。奔驰了几个时辰,来到一片极大的草原之上。草原四望无边,喜马拉雅山绵延天际,洁白的雪峰象在阳光照射之下如同白玉雕就,高耸云霄,那朵朵白云便似裙裾般飘在山腰。

原来两人已进入藏地,这里海拔甚高,天气极冷,所幸二人随身带有冬衣,将棉衣,羊皮袄穿上了。只是到了此地,沐铁的飞鸽传讯却是万万到达不得了,此外草原广阔,这里的传讯记号亦难以标记,二人只能作边走边打探路途,向吐蕃青唐城方向行去。

  

行得数里,忽见前有一队骡马和人群正在穿越草原,十七、八名男男女女身着各式各样的服饰,有的着藏袍,有的穿回服,有的戴金丝小帽,有的戴牦牛织帽,女人多骑在马上,男人多半牵着负重的骡马缓缓而行。

   

有一名老者坐在马上弹奏着冬不拉,人群中有一名女子伴着琴声唱着一支情歌:“珠穆朗玛峰有多高呀,我并不知道,阿哥对阿妹的爱呀,圣峰也难以比较;雅鲁藏布有多深呀,我也说不了,阿妹对阿哥的情呀,圣水也不能冲掉。”她虽唱的是吐蕃语,但歌喉极其婉转,打动人心。

沐寒衣忍不住喝声采道:“好!唱得好极啦!”,那老者冬不拉琴声戛然而停,却见这名女子转过脸来,向她看了一眼。她面上蒙着一块白色面纱,容貌看不真切,那一双眼睛却如剪剪秋水,似嗔还笑。

  

沐寒衣自己容貌极美,但看到这双眼睛,还是看得呆了,暗道:“天下竟有如此美丽的眼睛,想来此女容貌定是绝佳。”

  

胡振邦在一旁自然也见到了,但他毕竟是名男子,不便直视这名女子。于是连忙策马上前,径向那老者道:“老伯,多有叨扰,请勿怪罪,晚辈想问一声,往青唐城怎么走?”

  

那老者与骡马队中的人见了胡振邦与沐寒衣,都好奇地向二人张望。原来胡振邦与沐寒衣都穿着汉人服饰,沐寒衣之前性别已被人知,索性不再穿男装,此时也穿着汉人衣饰。这群人突然在藏地广阔的草原之上见到这样一对俊美的汉人男女,都颇觉意外。

那老者见胡振邦颇有礼貌,像是个读书人,便道:“年轻人,你们若是要去青唐城,那便巧了,和我们是一路的,请随我们而行吧,也好有个照应。”

 

胡振邦道:“老伯美意,在下心领,只是我二人有要事在身,急着要赶往青唐城,还望老伯告知方向,自行前往。”

  

那老者哈哈大笑道:“我多年以来便是这一带的向导,这里天气恶劣多变,地势险要,若没有熟悉地形的向导带路,决计难以走出这片地区。”他用手指指随行的骡马队伍,又道:“你看看他们,这些人都是陆陆续续加入我队伍之中的,你尽管放心随我们同行,我保证你们顺利到达,实在不必担心。”

  

胡拓邦知道他误会,但又不能强求他告知方向。只好向沐寒衣眨眨眼睛,示意她也设法向随行之人打听一番。

沐寒衣心领神会,低声向那名唱歌的蒙面女子问路,不料她却笑而不语,不知是听不懂汉语,还是不肯作答。沐寒衣无奈,只得悄悄转问其他几个人,但其余人皆个个都摇头,不是说听不懂沐寒衣的话,便回答说他们也不知道方向,只听说没有这个向导,很难走出这片藏地。看来这里的人,多数也是头一回走这条路。

  

二人无法,只得跟随着这只骡马队一同行进。胡振邦一路之上不断向这向导套话,但这向导却只是扯东扯西,就是不透露半点口风,只是教他二人跟牢他走。

这样一起行得几日,便与众人熟悉起来,原来这名老者叫作桑多,乃是青唐城本地人,每年冬季便在藏边大草原处给过往的旅人当向导,只要能顺利带至目的地,那些旅人自会给他些钱物,多少他都不嫌,遇到实在穷的拿不出财物的,他也不会不快,还说是自己生前行善,死后灵魂便能进天国。

胡振邦和沐寒衣随后才知,那日问往青唐城方向,并非这桑多不肯具实以告,实是如他所言,这一路过去,要遭遇各种恶劣气候,要经过各种险要地势,即使是武功再高的人,到了那时也无计可施。

不仅如此,即使他指明了去往青唐城的方向,但藏地的草原、峡谷地貌极其相似,一不留神便会迷路,遇上暴雪封住了出山的道路,被雪山围困个一年半载,那是常有的事,可是等到来年夏日才有可能化雪,那时,围住的纵是神仙也活活被饿死冻毙了。

二人还得知,队伍中,多是些去青唐城做生意的人,也有的是往青城的寺庙朝拜的,最神秘的便是那名和着桑多冬不拉唱歌的女子,桑多也不知她的来历,只知道她是名回鹘女子,名字叫作哈古丽,据说是去回鹘姑母家省亲的,说起她的婉转动听的歌喉,队伍里每个人都说得神采飞扬。只可惜,自胡沐二人加入到这个旅行者队伍之后,便没有再听哈古丽唱过歌。倒是这桑多,时不时地要弹几曲冬不拉解闷。

沐寒衣有意要向哈古丽亲近亲近,但哈古丽总是和她保持距离,她那块神秘的面纱,似乎从来也不会摘掉,不向任何人示以真面目,这也引得沐寒衣更感好奇。

  

胡振邦看出她心事,悄悄提醒她好奇心不要太重,说那只不过是因哈古丽生性内敛,或者身世坎坷,有一段不想人知的事情,所以才略显拒人千里,又何必好奇打听呢?

  

沐寒衣却撅着嘴道:“哼,我就是好奇心重,我就喜欢打听。”胡振邦拿她没办法,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日行到申牌时分,天气忽然下起鹅毛大雪,这一队骡马行到一个叫做青兽口的山坳附近,人困马乏,又饥又饿,于是桑多便招呼大家搭起帐篷驻扎,待次日一早再行。

众人选了一处背风山坡,搭起了帐篷,又生起火来。桑多从骡马上取了些风干的牛肉羊肉,青稞面,又拿出锡壶,煮了酥油茶分大家喝,待得一切停当,已近戌时。眼见时辰不早,大家便分散了去各自帐中休息。约定了次日一早,等大雪停了,再慢慢赶路。

  

胡振邦与沐寒衣对外人只道是兄妹,二人便被分在同一个帐中休憩,边地各族民风纯朴,决计不会在意兄妹住在同一个帐篷之中。

二人躺在帐中衣不解带,想着如今松赞普行踪全无,不知经书现落在何人手中,何时才能赶到这青唐城,早日探得经书有无落在吐蕃君王手中,再作下一步打算。想来想去,都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约摸躺到子时,刚刚有些迷迷糊糊入睡之际,忽听得帐外一阵骡马嘶吼,人声喧哗,火光耀眼,直映到帐上。二人一跃而起,冲出账时,不觉吃得一惊,原来搭起的十来个帐篷竟有半数已被火点燃,火光熊熊。

一群身穿黑衣的盗匪正拿着刀枪往帐篷里乱砍乱杀,各多的黑衣人举着火把,在帐中搜出的行李包袱中翻找财物。一眼望去,同行的旅人中,竟有七、八个人已被砍死砍伤,显是因为反抗被杀,同行的妇女哭喊声凄厉已极。

胡振邦向西首望去,只见有一名身着黑衣的人并不怎么动手,反是在那里指挥着众人牵走骡马,抢夺物辎。看来像是个盗匪头子,当下与沐寒衣使个眼色,二人嘬唇一叫,只听两声嘶鸣,一白一棕两匹大马从远处跑来。

  

原来这数十日行走下来,二人的坐骑早已形影不离,极有默契,而且均极通人性,决不会擅自离开各自主人,是以二人夜间从不将它们固定拴住,因此现下只需一唤,即刻便至。

  

二人纵向上马,胡振邦径向那头子模样的黑衣人冲去,火光中那黑衣人见到一人一马向他冲来,知道难以对抗,急向右侧闪避,胡振邦一扬马辔,那棕马也极灵敏,一双前足高高抬起,往那黑衣人身上踏下,那黑衣人反应也真快,就地一滚,竟钻入马腹下往那马的两条后腿间穿出,不待起身,反手竟往马臀一刀,棕马着刀吃痛,嘶鸣中一个翻腾,胡振邦顺势在马背上一跃而起,稳稳落在地上。

  

他在空中便已拔剑在手,因恨这黑衣人刺马手段卑鄙,下手绝不容情,一招“流星赶月”,“嗤”地一声,饶是那人动作敏捷,一招“就地十八滚”躲避,左肩膀还是挨了一剑。

  

他知自己绝非胡振邦对手,当下呼哨一声,登时又从东、西两首赶来二人,也是身着黑衣,一个手中拿着一个狼牙棒,一个手中持一柄红缨枪。持狼牙棒那个见他捂着左肩便道:“老大,你中招啦!”又望望胡振邦道:“是这小子害的?”言下之意,凭这个书生模样的人竟能伤了老大,甚觉不可思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