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二十九章、逃脱牢狱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426  |  更新时间:2019-06-14 11:09:42 全文阅读

只见牢房门大开,一名佝背白胡子的老狱卒送来一大盘饭菜。除了一碗白米饭,还在一只烧鸡,一只猪蹄,更有一坛上好的烧刀子,酒香四溢。原来睡梦中的酒香便来自于此。

拓跋鸿飞一惊,道:“这是要送我上路么?”

  

那老狱卒笑嘻嘻地道:“哪里哪里,这是大人特意吩咐下来的,是向三位表示道贺。”

拓跋鸿飞奇道:“喜从何来,有什么可贺的?”

  

狱卒道:“这个小的实在不知。上面只是这么吩咐的。小的只管送上来便是。”

  

拓跋鸿飞正自饥肠辘辘,顾不得许多,心道:“便是死也要做个饱鬼。”当下抓起那只烧鸡,扯下一条鸡腿便大嚼起来,又举起那坛烧刀子,仰脖灌了下去,只觉真乃人间美味。

他忽地想到什么,问道:“我那两个兄弟呢?也在庆贺不成?”

  

老狱卒道:“这个,这个小的当真不知。应该是如此吧”

拓跋鸿飞连呼:“二弟!三弟!”狱外并无声息回应,原来这个监牢只关押着这党项三鹰,并无其他犯人。拓跋鸿飞眼见无人应答,心下大乱,一把抓过老狱卒道:“他二人到哪里去了?”

那老狱卒大惊,颤声道:“小的实在不知,只听说,只听说......”

拓跋鸿飞急道:“听说什么?”手中用劲,那老狱卒顿时面上涨得通红中,无法张口说话,只管连连摆手求饶。

拓跋鸿飞猛省对方不会武功,内力一收,手上劲力顿消,好言道:“你人家你且老老实实说与我听,我不与你为难!”

好老狱卒咳嗽连连,半天道:“你便是杀了我,我也说不出来呀,那两个犯人,一个时辰之前便已提走了。”

拓跋鸿飞道:“为何只提走这二人?”话一出口,顿时后悔,心道:“此人一概不知,我又何必多问!”

不想这老狱卒却道:“听说是这二人立功了罢,至于立什么功,在下是当真不知。”

拓跋鸿飞大奇,心道:“立功?立什么功?莫非,莫非他二人扛不住招出了《武经总要》的下落?”心下这样想着,口中却问道:“今日为何要换你来?此前送饭的狱卒呢?”

那狱卒道:“今儿个牢头说,有犯人立功了,将功赎罪,可喜可贺,上头一高兴,府内统统都放大假。牢头还说,大伙儿辛苦了这多天,是该放松放松,都聚到了吉庆楼喝酒去啦,偏让小老儿来当值,还嘱咐好酒好菜拿来给你也用上一用,绝非要送你上路啊,可不曾想,被你这一掐,咳咳,小老儿险些没命......”

拓跋鸿飞心中暗道不妙:“莫非这二弟、三弟果然招供了?”转念一想,这绝无可能,党项三鹰是何等人物,岂是公堂上威逼利诱便可以屈服的?可是,可是我自己是这等人物,二弟三弟是否也和我一般,能这样咬牙挺过来呢?况那三弟双目已盲,二弟身中四处刀伤,开封府各种手段招呼上去,他二人难保挺得过去,是了,为何前次提审二人,都用去了好几个时辰,若是无话可交待,又怎么会将二人留在公堂上这般长久......这一瞬间,他心念百转,心中犹疑难断。

蓦地里灵光一现,脑中有了主意,忽地目露凶光:“老家伙,把你身上钥匙拿来我用一下吧。”

老狱卒大惊:“求你放过小老儿吧,你若跑了,小老儿全家人可被你连累了,如何使得!”

拓跋鸿飞喝道:“少废话,快拿钥匙出来!”说罢手中一紧,那狱卒连连咳嗽,涨红了老脸道:“我这就拿,这就拿。你且松开手。”

拓跋鸿飞将手略松一松,老狱卒颤颤巍巍地伸手到衣襟下摆,取出一大串钥匙,拓跋鸿飞一把夺过,“快快打开我脚镣!”

拓跋鸿飞脚镣一脱,登时整个人精神大振,窜到监牢外,将老狱卒关进牢内,顺手把钥匙带了走。他往东头西头两间牢房门上的小铁窗张了一张,果然内里空无一人。显然潘天罗与麻青是被带到别处了,不容多想,便要转身离开,忽地想起什么,转头冲被他关进牢内的老狱卒问:“你可知今日是几时?”

老狱卒颤声道:“今日,今日是四月十四,明日是四月十五,小老儿还要带上婆娘去上香,你,你便放小老儿出去吧?”

拓跋鸿飞大喜,心道:“当真是天助我也,说不得了,二弟三弟我回头再设法来救,待我明日先见了师父,将经书交给他之后再设法来营救你二人!”掉头便往通道外头跑。

那老狱卒急得大喊道:“快快放我出去,外头还有不少差役,你越狱罪加一等,抓回来还要遭罪的......”

拓跋鸿飞身上本无刀剑之伤,只在那一日在堂上挨过一百杖,虽是皮开肉绽,但毕竟只是皮外之伤,并未伤及筋骨,加之皮外之伤已渐痊愈,早已无碍。现下甫获自由,登时健步如飞,冲向监牢通道尽头,那通道尽头直通外面大院,所幸刚刚有人进去,大门未闭,一掌推开之后,眼前豁然大亮。

大门外还留守着十来个差役,正自围在一张桌前喝酒吃肉,忽见拓跋鸿飞发足奔来,定睛一看,竟是内牢重犯,惊得急去墙上摘取佩刀,却哪里还来得及。

拓跋鸿飞外号原叫“扑天雕”,轻身功夫最为了得,只轻轻点地,便从他们桌上跃将过去,反手一挥,抛出一件物事,从差役知他武艺了得,个个大惊,皆往桌下躲避,只道是什么厉害暗器,只听得“哗啦”一声,众人抬眼望去,那木桌底下竟穿透了十几把铜钥匙。

原来那拓跋鸿飞将抢来的锁匙当作了暗器发出,若非这些钥匙后面穿着一只大大的铁环,必会穿桌而过,射入众人脑袋。

待众差役战战兢兢钻出桌底再看时,拓跋鸿飞早已跑得不见踪影。

  

拓跋鸿飞一路飞奔,唯恐被人认出形迹报了官,专挑择人迹罕至的地方行走,凡是酒肆茶楼菜市这些热闹处一概绕道避开。

他自知过不多时,开封府便会通辑自己,整个汴京城里定会到处贴满自己画像。当务之急,是换一身衣服,再想法改换了自己面貌。

他脚步不停,走了数里路,转过两条大道,穿过七八条小巷,忽见街道边上有一户人家院门未闭,一个闪身闯了进去,见一个老婆婆正背对自己,往一根杆上晾晒棉被,后面另一根横杆上晾晒着几件男人衣衫。

拓跋鸿飞趁她不备,顺手将那上面正晾晒的一套蓝布长衫卷了下来,抬眼瞥见一旁房门大开,一个猫腰闪了进去。原来是个厨房,灶上正蒸着馒头,他也顾不得烫,抓了四、五只就包在衣服中,又见案板前头放着一把菜刀,也一并拿了,包在衣服中,打成包袱往身上一背,从原路退出,那个老婆婆兀自背对着他在拍打棉被,想是年纪大了耳背,竟对家中有人闯了进来东西被盗全然不知。

  

他奔出数十丈远,便见前面一个隐蔽去处,临河数十株柳树一字排开,浓荫直垂地下,恰似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绿门帘。于是奔到柳树后,除下身上破破烂烂的旧衣裳,所幸那件蓝色长衫虽略有些短小,但胖瘦倒也合适。

  

换好衣裳,他倚靠在一棵最大的柳树上,将顺手抓来的馒头全吃了,腹中是有些饱了,却感觉有些口渴,急急跑到河边去掬水渴,那河水倒也清澈,拓跋鸿飞猛见水面映着一张披头散发,胡子拉碴的脸,惊觉太过惹眼,衣服虽然是换了,样貌也须得改改才是,想到自己还顺手偷了一把菜刀,当下有了主意,取过菜刀,一点一点剃刮自己的头发,胡子。那老婆婆家的菜刀有些粗钝,只剃他龇牙咧嘴,足足剃了半个时辰方才剃光。对着河水一照,俨然成了一个出家人模样的壮年汉子,连自己也认不出自己了。

  

呆得一呆,他心想,今日已是四月十四,明日便是十五,师父交待我们,务必要在四月十五这一天,将得手后的那一十二卷《武经总要》交到他手中,可是,二弟、三弟现在还在开封府监牢之中,不对,那老狱卒说是他们二人立了功了,因此府里的人还庆祝起来,他还说‘凶犯招供了,上头放大假’这不是便是说二弟三弟将经书所在地说了出来么?

“二弟、三弟会如此经不住包拯的大刑么?决计不可能,我党项三鹰都是铁铮铮的硬汉子,连死都不怕,又怎会轻易便招供了呢?”拓跋鸿飞摇摇头,似要晃掉那些疑问和想法,可是脑子里质疑之声却源源不断而来。

“若是没有招供,为什么每次他二人审讯的时辰都比我要长这么许久,为什么有几次问他二人,都是含含糊糊,不肯多说便睡去了呢?是因为受不住堂上的折腾,说漏了嘴?还是,对了,听说有一种迷药,可以让人在昏昏沉沉中说出秘密,莫非......”

拓跋鸿飞苦思冥想,想不透潘天罗、麻青究竟是否如那狱卒所说,已经招供了。“如果他二人当真是供出了这十二卷《武经总要》的下落,恐怕包拯早已带人包围了大相国寺,早将这些经书拿到手了吧!难道他们之前所说和庆贺,便是为庆贺经书得手?”他心念一动,越发焦躁不安起来。

  

“不管二弟、三弟是否得手,总之这大相国寺,我是无论如何要去探一探的。”当下打定主意,入夜人定之后,再潜入大相国寺,去探那经书是否还在。

  

于是便大着胆子继续往城中方向而去,因他须发皆剃,又换了衣衫,自是无人将他与“逃犯拓跋鸿飞”联想到一处。一路之上,并无人多留意他一眼。

路过一处烟花柳巷,他尾随一个打扮光鲜的少爷公子哥到僻静处,下手点了他穴道,从他衣袋中搜出几绽银子,找到一个马铺,买了马,一直驰到距相国寺数里路外的一家客栈住下。这一路之上倒并未见到官府模样的人,心中稍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