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二十七章、包府献策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359  |  更新时间:2019-06-12 11:44:07 全文阅读

二人向府内的侍卫报了“木胡、木寒”姓名,侍卫并不进去通报,直接将二人引入到正殿,显见是包拯之前已吩咐过的。

  

  包拯端坐堂前,正在与寇云说话,黑面上带着愁容,见了二人,连忙起身迎接。

  

  胡沐二人连忙向包拯行过礼,寒暄一番后,胡振邦单刀直入:“包大人愁容满面,似有心事,莫不是因为《武经总要》一事,想必是未从三人身上查到下落?”

  

  包拯道:“木少侠心思机敏,果然被你看穿了心事。老夫昨夜便命人细细搜查了这党项三鹰身上,均未发现经书,今日一早便提审那党项三鹰,这三犯是软硬不吃,只字不提《武经总要》去向,是以正在同寇世兄商议对策。”

  

  顿一顿,他又指着寇云道:“二位昨夜已见过寇世兄,二位可知我这位世兄来头?他乃是前朝重臣寇准后人,叫作寇云,也是当今殿前武官侍卫,身手相当了得。”说到这里,他想到寇云双目已盲,纵有一声武艺,怕是也难施展,心中不免一沉,说不下去。

  

  胡振邦自然是识得寇云的,他见包拯介绍,但当作是初时相识,当下向寇云拱手施礼:“久闻前朝大学士寇准忠君报国,是鼎鼎有名的大忠臣,今日有幸得见忠良之后,实乃三生有幸!寇大人,木胡这厢有礼了!”

  

  沐寒衣也依样向寇云施了一礼道:“在下木寒,是木胡的兄弟,在此见过寇大人!”

  

  寇云向二人拱手道:“二位少侠客气,我与二位素未谋面,却蒙二位出力相助,替我报了剜目之仇,还拿住了三个党项贼人,寇云感恩不尽!”胡、沐二人连称不必客气。

  

  寇云又道:“听包大人所述,二位实在是有胆有识的侠义之士,只是不知二位是在何处做皮货商生意?又是如何学得这一手好武艺的?”

  

  胡振邦见他有此问,定是想套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正待编一番话去应付,忽听沐寒衣抢先道:“寇大人,其实我兄弟二人的父亲是汉人,母亲是女真人,又常年在契丹贩些皮货到各地去卖,居无定所,至于这身本高低不就的武艺嘛,那都是父母所授,用来防身,对付小毛贼而已。”

  

  寇云笑道:“木寒少侠谦虚了,不过宋、辽、金这三地的武林高手,我倒还略知一些,不知二位双亲的名讳可否提示一二?”

  

  沐寒衣摆手笑道:“这点粗浅功夫,怎么敢劳动寇大人牵挂,我父母有言在先,让我兄弟二人休得倚仗所授的毫末之技,到处炫耀,还请大人多多包涵啦。”

  

  包拯在一旁道:“寇世兄,既然这二位令尊令堂有过交待,那便不打听也罢。”他怕寇云问得太过直白,这二人还以为是自己授意寇云打听他二人身世,是以要阻断他的追问。

  

  寇云猛省:“是了,我这样追问,怕是引起二人警觉,这‘木胡’定是胡振邦无疑了,从那日交手与昨晚表现来推断,此人对我大宋应是并无威胁,但他这个兄弟‘木寒’委实猜不透什么来头,但既是和他一处,想必也是有相同目的。现下当务之急,是要如何才能让这二人为我所用,替我大宋夺回《武经总要》。”

  

  打定主意,他便转移话题道:“二位少侠,包大人今晨提审党项三鹰,问起那一十二卷《武经总要》的下落,这三犯始终不肯吐露半个字句,不知二位有什么办法,可让这三人开口招供?”

  

  沐寒衣笑道:“这有何难,我有一个主意,不妨将三犯分关押,分别再行提审,过得几日,这三人自会相互猜疑,再过得一些时日,将消息放给另外二人,便说是其中那人已然全招了,看这二人会如何?”

包拯听罢,向寇云、胡振邦道:“你二位以为如何?”,寇云道:“木寒所言,可以一试,只恐这三人意志坚决,断不肯相互猜忌,这便如何是好?”

胡振邦道:“寇大人所言极是,但现下情形,唯有这个办法可以一试,若是用刑逼供,这三人必是宁死不屈的。”

沐寒衣笑道:“我自然还有些办法,可以让他们深信不疑。”

包拯道:“你且说来听听。”

沐寒衣一五一十,如此这般,与众人说了,听罢,那寇云连连点头称妙,包拯抚掌大笑道:“木寒少侠不仅武艺了得,还足智多谋。都说我开封府主簿师爷公孙策是再世诸葛,我瞧与你并不相上下,可惜今番派他去洪泽湖治水,不然教你二位亲近亲近。”

沐寒衣拱手道:“包大人谬赞了。”转眼朝胡振邦挤挤眼睛,作个鬼脸。胡振邦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强自忍着。也客套道:“包大人抬爱,我这个兄弟自幼便爱出些鬼点子。”

包拯笑道:“你这小兄弟我甚是喜爱,纵是鬼点子,只要是能办成大事的,都是好点子。我有一问,不知二位是否愿意留在我府中任差?”

  

胡振邦忙起身拱手道:”蒙包大人错爱,我兄弟自是心某情愿为大人效劳,追查那《武经总要》下落,只是,只是......”

沐寒衣接话道:“只是我兄弟二人奉父母之命,还需继续家传的皮货生意,恐是要辜负包大人美意了,还望包大人海涵。”

寇云听罢,轻声道:“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你二人既要孝悌父母,遵聆父母之命,自也无可厚非。包大人能得你们相助追查这《武经总要》,已是十分欣慰了。”

包拯见木胡、木寒不愿担任官差,初时心下甚觉遗憾,但听得寇云一说,心下也不禁释然。

原来包拯本身便是一个大孝子,当年考中进士后,朝廷任命他为建昌知县。但因父母年迈,他不忍远离而选择辞官;朝廷又特意安排到建昌县附近的和州为官,但又因包拯父母不愿离开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乡,包拯又再度辞官。直到他父母相继过世之后,他还为其父母守孝三年,这才离开故地前去上任。

故他听到沐寒衣的这个理由,还暗赞少年人孝心可鉴。当下包拯笑道:“无妨无妨,二位能助朝廷追查这遗落的《武经总要》已是大大的忠,又能听从父母之命,那是大大的孝。包某对二位少侠实是喜爱得紧。在不在此当差,又有什么相干呢。”

且说那三鹰被带回开封府后,差役搜遍三人全身皆未发现藏书,当晚便将三人投入大牢。次日一早,包拯命人将三人带至府衙亲审,不料三人俱是十分倔强,对于《武经总要》一书得手后的去向,一个字也不肯吐露。

包拯见麻青双眼已盲、潘天罗身受多处刀伤,唯有拓跋鸿飞受伤稍轻,当即命人先打他一百杖,看招是不招,拓跋鸿飞武功是三人之首,为人亦是十分硬气,身上被打得皮开肉绽,仍是一声不吭,一字不招。

三人带回监牢之时,四下里都早已环顾摸索了一遍,这里是一间约莫两丈见方的一间大石屋,墙壁都是一块块粗糙的大石所砌,地下也是大石块铺成,墙角落里放着一只粪桶,鼻中闻到的尽是臭气和霉气。

三人待狱卒远去,轻声商议。拓跋鸿飞道:“此处守备森严,墙砖极厚,想要脱逃,这是万万不能的。”

麻青道:“二位哥哥,我双眼已盲,已形同废人,你二人定要设法出去,将经书交给了师父才是。”

潘天罗道:“三弟休要说这样的话,我三鹰同生共死,断不能将你弃之不顾,须得一同想法子逃出此地才是!”话虽如此,但他一想到置身于开封府大牢,想要越狱,简直难如登天,随即沉默不语。

麻青听他出此话之后便沉默无语,心中也猜到几分,料知定是这牢狱难以脱身。

拓跋鸿飞道:“师父命我三人夺得这十二卷《武经总要》之后藏匿于相国寺内,这一层任务已是完成,只是如何将消息告诉师傅他老人家呢?”

潘天罗忽道:“今日已是四月初一,师傅说最迟四月十五便需将书交他,这便如何是好。”

麻青道:“师父从吐蕃赶来,必会去相国寺,见我们三人不到,他必会查找。只是偌大个相国寺,我们又将经书藏匿得如此隐秘,怕是神仙也难找到。”

拓跋鸿飞道:“再想想办法,定不能教他们把我三人困死在此。”

潘天罗忽道:“只怕我们还没想出法子脱身,他们就将我三人问斩了。”

麻青冷笑道:“二哥你怕死么?”

潘天罗有几分不快道:“我只是这么一说,三弟就疑我怕死吗?我便是死了,也不会说出经书下落的。”

拓跋鸿飞见二人抬杠,出言相劝道:“二位弟弟莫要灰心,天无绝人之路,他们得不到经书消息,断不会杀我三人,至于要刑讯逼供,我三人自是不会怕死!现下要想什么办法,将经书藏匿的位置告诉师父才好。”

忽听得狱外走道上传来纷沓的脚步声,听起来有十人之多,少顷脚步声来到狱门前停住,当先一名差役掏出一杯长钥匙将牢房铁门打开。当头几人正是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四大校尉,后面跟着几名差役。

那张龙、赵虎上前对三人道:”现奉命带潘天罗、麻青二犯另行关押。”

潘天罗怒道:“为何将我三人分开关押?”,麻青亦道:“要杀便杀,搞什么直娘贼的花样?”

那马汉在后面冷笑道:“想死还不容易,这就给你颈上一刀,你兄弟三人这般义气,死一个,另外两个也赔着死么?”

麻青一怔,心道:“是了,我固然是视死如归,可是莫害了两位哥哥的性命。”

站在马汉边上的王朝亦道:“你三人不是有重任在身么?白白这样送了死,岂不是为他人作了嫁衣?”

三人听了均是心中一震,心道:“若是要死还不容易,只是我三人功败垂成,不知会便宜了什么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