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二十六章、制服三鹰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350  |  更新时间:2019-06-11 11:29:12 全文阅读

潘天罗万万想不到这个“木寒”竟会用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来对付自己,若是自己不管不顾,下劈之势不收,定能一杖将对手击毙,可自己双目也必会被铁莲子击瞎,若是拼得双目致瞎也要取对方性命,那自然还是划算的,但听那铁莲子破空之声极强,显是带了十足的内力,击中双目后定会贯出后脑,登时毙命。

  

  他心念电转,第一反应自是先保命要紧。这次他有了前车之鉴,不再硬生生地憋住内力,而是身形往一侧闪避,顺势将那下劈之势改成旁抡之势,“当当”两声,那两颗铁莲子被他一杖击中,转向激射而去,“托托”两声,打入客栈西南角一根木柱之中,深不见影。

 

  沐寒衣本是兵行险着,赌他自保,果然一招见效。随即蛾眉刺左右摆动,刷刷两招“玉女穿针”、“杜鹃啼血”急刺他胸前“库房”和中腹“神阙”二穴。潘天罗身材虽然肥胖,却出人意料地灵活,铁杖点地,双手一撑,偌大个身躯竟横转过来,双足去踢沐寒衣的面门。沐寒衣“倒插杨柳”弯腰避过,蛾眉刺却不停留,顺势攻他左眉尖“阳白穴”、左肩“缺盆穴”。潘天罗身体在半空折转过来,左手单手拄杖,右手成掌,一招“伏虎降龙”去击沐寒衣的胸口,沐寒衣怒道:“臭不要脸!”蛾眉刺倒转,一招“关山回望”急刺他右掌。

  潘天罗被她骂得莫名其妙,道:“你怎地骂人?”忽地想到这少年人长相俊美,说话却极似女声,使的兵刃又是多为女人所用的蛾眉刺,脑中灵光一闪,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你是个......?”

  

  沐寒衣蓦地截住他话:“原来什么原来,原来你爷爷我就是来要你命的!”她这一声口气故意模仿了男子,嗡声嗡气的,说的倒也有几分像。潘天罗一时吃不准眼前这个少年人性别,当下也不多说,下手只管往沐寒衣身上要害处招呼,沐寒衣恼他“非礼”,一双蛾眉刺也是下手绝不容情。

潘天罗铁杖乃是长兵器,现在被沐寒衣近距离连环攻击,杖法施展不开,瞬间被她攻得手忙脚乱,这便罢了,更令他着恼的是包拯府上的四大校尉带着一帮差役还在外围趁势欺近。

尤其是那吃了大亏的马有禄,手中虽没了兵器,在一旁大呼小叫,不断吆喝着给众人鼓劲,说什么“这胖子徒有蛮力,大伙儿围住他,待他力竭,定可活捉!”、“包大人说了,拿下了有赏,大家伙儿并肩子上啊!”他只管喊话,自己却捂着那虎口受伤的手在圈外作隔岸观火状,潘天罗恼他乱喊乱叫烦心,举杖作状要投他,吓得马有禄抱头急窜,众人看得是又气又好笑。

  沐寒衣眼见潘天罗心浮气躁,当下攻势更猛,左手蛾眉刺翻转,斜刺潘天罗右腋下的“极泉”穴,右手蛾眉刺直刺他心窝要害,这一下势如疾风,潘天罗避无可避,只得双手撑住铁杖倒立纵起,头下脚上,成“倒立一柱香”姿态,只听“嗤”地一声轻响,倒垂下的衣袖竟被沐寒衣左刺刺穿,顺势扯下一天片来,露出大半只粗臂膀,缩在一旁观战的马有禄放声大笑起来。

潘天罗顿觉颜面尽失,盛怒之下,翻转身躯,落在一旁,扬手奋力将铁杖飞出,“噗”地一声,竟从马有禄腹中贯入,又余势不衰,连人带杖又飞出丈远,将他钉在客栈大门之下,眼见是不活了。

  众人见了皆尽骇然失色,包拯怒道:“此人残暴已极,不必再留活口,就地正法!”

众差役虽觉马有禄嘴上有几分轻贱,为人贪财,但毕竟是衙门同僚,眼见这潘天罗凶狠如斯,竟用如此手段残杀马有禄,顿时起了同仇敌慨之心。眼见得他将铁杖抛出,手中已无兵刃,当下个个发一声喊,围将上去,刀枪棍棒,齐齐往他身上招呼。

  潘天罗奋力挥出铁杖之后,内力消耗殆尽,被一众衙役围住,已无力提气飞纵,只得以赤手空拳去挡各路兵刃,只听得“喀喇”之声不断,被他手臂格挡的八根哨棒皆被震得断裂开去,赵龙、赵虎、王朝、马汉四柄钢刀,他却是再也躲避不开了,左右双肩各中一刀,左右腿亦各被砍中一刀,再也支撑不住,一跤扑倒在地。众人一拥而上,抖开铁索套住将他反缚了,推到麻青一处团团围守。

  那拓跋鸿飞之前见麻青双眼被沐寒衣刺瞎,早已心念大乱,如今瞥见二弟潘天罗亦被打倒,心中更是焦躁,内力涌动之下,那长鞭顿时失势,胡振邦长虹剑趁势从破绽中攻入,使出“松风剑法”,这套剑法乃是从青城派剑法中改创所得,刚猛与轻灵兼顾,故有“如松之劲,如风之轻。”之说,他手中长剑直来直去,刚猛迅捷,每出一剑,必有嗖嗖风声,而剑速极快,劲道更大,当真有风过松林之气势,那剑身化成千万条松针一般刺向对手。拓跋鸿飞哪里还能接招,步步向后退去,突然大吼一声,长鞭委地,却是再也无力挥动。

  沐寒衣本拟上前助阵,眼见得胡振邦已将拓跋鸿飞击得步步退却,已是胜券在握,当下也不上前,只在一旁凝视观战。

  果见战不多时,拓跋鸿飞左肩中了一剑,少顷,右臂又着一剑,他自知今日再难脱身,抛下乌蟒鞭仰天长叹道:“你们倚仗人多势众,今日党项三鹰栽在此处,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遵便!”

  那潘天罗听得拓跋鸿飞弃械投降,急得大吼道:“大哥不必管我二人,只顾杀一条血路出去便是!”

  麻青穴道被封,双目不能视物,耳听得大哥、二哥喊话,知是他三人皆被制住,心中亦是焦急万分,却是半句话也喊不出来。

  胡振邦见拓跋鸿飞突然缴械投降,颇觉意外,随后一想:“是了,他三人情同手足,如今三弟双目已盲目,二弟又受伤被缚,他自是无心恋战。”想到此处,不免对他三人的兄弟情义起了一丝敬意。

  沐寒衣道:“木胡,小心着了他道儿!”

拓跋鸿飞冲沐寒衣怒道:“呸,我党项人岂会如汉人这般诡计多端!”

胡振邦赞道:“果然是条好汉!”

包拯看了,心中也赞道:“这三人般讲究义气,倒也算是好汉,若非他们夺我大宋秘籍,残人双目,倒也是可用之材!”

  当下命校差役将这三人绑了一同带回府尹大牢关押。众差役忙碌大半夜,总算没有白费力气,活捉了党项三鹰,个个兴高采烈。只是可怜那马有禄,贪功不成,反害了自己的性命。包拯命县衙差役将尸身带回,嘱咐县衙抚恤家属。

  寇云要包兴推了轮椅去谢那“木胡”出手相助,胡振邦见寇云并不直问自己是否便是当日在浮梁茶铺拿他之人,亦不提辽国郡主之事,只是称他少年英勇,其材堪为为朝廷所用。

  包拯爱材,本就有意要劝木胡、木寒二人为朝廷效力,眼见一晚折腾下来,二位少年才俊正气凛然,不但出手救了自己一命,更是力擒三鹰有功,当下极力邀二人同回包府小住盘旋,以期共商大事。那胡振邦与沐寒衣正欲追查《武经总要》下落,见邀正中其意,欣然领命,乐得随同包府人马而去。

  

是夜,胡振邦与沐寒衣在包府住下,沐寒衣推说自己兄弟“木胡”睡觉鼾声太吵,难以入睡,多要了一个房间。

  

  包府管家咋一听闻不免大感好奇,心道怎这般清秀的一个少年,竟然睡觉会鼾声如雷,不免向这年轻人打量了几眼,心中颇觉不可思议。胡振邦只在心中哭笑不得,并不揭穿沐寒衣,只说有劳管家。

  

  胡振邦与沐寒衣连日赶路,又经这番恶斗,一旦放松下来,顿时甚觉疲累,二人在房中俱是一觉睡到次日巳时。

  

  包府管家带二人前去用餐,只见房内桌上摆着清粥、馒头、一碟花生米,一碟盐水蚕豆、一碟咸菜、两只腌鸭蛋,再无其它菜式。

  

  胡振邦与沐寒衣对望一眼,面现讶色,那管家倒是有几分机灵,颇会察言观色,见状陪笑道:“二位小爷莫怪,我家老爷平日里早餐用的便是这些,若不是二位贵客到来,大人是连这腌鸭蛋也难得一用呢,老爷嘱咐过小人,请二位勿怪礼数不周。”

  

  胡振邦笑道:“管家客气了,包大人素有廉洁奉公之美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那管家一听胡振邦赞起了包拯,也不禁话多起来,连说包拯平日里和其他官员大不相同,餐餐不用大鱼大肉。又说别的官员出行,轿子俱是光彩夺目,异常显赫,包拯的轿子却是破破烂烂的用块麻布遮挡,还不如寻常的有钱人家,甚至自己衣服也是粗布麻衣,破了还自己缝补,当真是让人又敬又佩。

  

  胡振邦闻说心中亦是暗暗赞叹:“大宋有此官员,何愁国运不盛。爹爹要是尚在世间,定会欣见此情。”

  

  那沐寒衣听得瞠目结舌,问道:“包大人如此勤俭,那他平日里俸禄岂不是存取得越来越多?”

  

  那管家叹一口气道:“我们老爷最爱微服私访,街头凡见逃难的灾民,便会拿出自己的俸禄施舍,自己所剩无几,哪里还有得余存。”

  

  胡振邦与沐寒衣听得连连点头,心中俱是对包拯钦佩不已。胡振邦道:“包大人去府尹了吗?”

  

  管家道:“是是,小的差点忘记,请二位用完早餐,便去开封府,老爷与二位有事相商。”

  

  二人用毕早餐,那管家早已命人将沐寒衣的“白龙”牵了过来,指明了去开封府尹的官道,那开封府地势平阔,官道宽广,纵横交错却四通八达,是以去开封府的路极是易认。二人仍是共骑一马,一路来到开封府所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