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二十二章、目盲心明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340  |  更新时间:2019-06-07 08:26:30 全文阅读

包拯见这两人年龄相仿,皆长得俊朗无比,只是那木胡似要比木寒略多些刚毅之气,不似木寒般稍嫌阴柔。

  

包拯颔首道:“木寒,你且说下去。”

  

沐寒衣道:“小人兄弟二人在这酒堂子吃完饭正待结账,便见他三人走进店来,店里小二上前招呼,他们中那个痨病鬼似的瘦高个便问他店里有没有新鲜人肉卖,小二回他说客栈是做正经生意,没有人肉,不想这痨病鬼突地变得凶神恶煞起来,二话不说,伸出他那爪子挖出了小二的右眼,还生生吞了下去,当真是残暴之极,毫无人性。”说罢连连摇头叹息。

她这一番话声情并茂的讲述,更是惹得那陆阿牛听得既是愤怒,又是伤心。

包拯在堂上听得睚眦欲裂,追问道:“木寒,你说的可句句是实?”

沐寒衣正色道:“小人与他二人俱是非亲非故,只是照实陈述,绝无半字虚言,我兄弟木胡亦可作证。”

 

包拯望见她边上的胡振邦微微点头,示意沐寒衣所言非虚,当下一拍惊堂木,怒道:“被告麻青,本官不曾想你竟如此凶残,不问青红皂白便伤人身体,你还有什么要说!”他话一出口,连那麻青在内一干众人俱是大惊,这包拯如何连原告名字都已知晓了呢,难怪人称包青天大人断案如神。

麻青见这个少年人之前便针对自己,现下又在开封府尹大人面前当众指证,心下着实愤懑,却又顾忌这少年武功了得,官府差役势众。不便发作,只能恶狠狠地瞪着沐寒衣。

那两旁站立的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率一众衙役发出如雷般一声“威武---”,连那县里来的捕快马有禄也胆气大壮,喝道:”大胆被告,见了包老爷,还不下跪回话。”

党项三鹰闻声齐齐站起,拓跋鸿飞右手抚住左胸口,向包拯躬身行礼道:“久闻汴京府尹包大人明查秋毫、断案如神,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在下拓跋鸿飞与二弟潘天罗、三弟麻青有礼了。”潘天罗、麻青见大哥如此,也只得一同行了党项人的大礼。

  

拓跋鸿飞又道:“包大人明鉴,我三人乃西夏党项人氏,并无汉人这般跪礼,还请包大人海涵,我二人愿陪三弟麻青可一同陪受审。”

包拯“哼”了一声道:“你三人倒是颇为义气,就不怕落个包庇连坐之罪?”

那拓跋鸿飞道:“我三人情同手足,同生共死在所不惜。”

  

潘天罗也接话道:“大哥所言极是,正该如此。”

  

麻青见状,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麻青既然做了,便自有担当。大哥二哥今儿个他们仗着人多,咱们认载便是,我便留下,你二人先去办事。”

  

胡振邦与沐寒衣听到此话,对视一眼,心下都道:“他指的正事,必与《武经总要》一书有关。”

包拯道:“麻青,你且招来,缘何要挖食小二眼珠,做出如此凶残之事?”

麻青道:“今日我若是不招,又将如何?”

  

包拯道:“你若不说,今日你三人皆休想走出这家客栈!”

  

潘天罗在一旁冷笑道:“就凭你这里人多势众,便想困住我党项三鹰?”

  

包拯笑道:“早已料到你三人是重犯,你若是走出这客栈大门,我看你三人会不会成为党项三刺猬。”

  

拓跋鸿飞道:“包大人,你称我三人是重犯却是为何?”

  

包拯面色一沉,挥手道:“带原告上来。”

  

只见大门打开,火光下一敦实少年推着一只带木轮的椅子缓缓走近前来,椅子上坐着穿灰色衣裳,留着五柳长须,身材瘦小之人,更见此人一双眼睛皆被厚厚纱布包裹,显是眼睛不能视物了。

  

胡振邦与沐寒衣向来人望去,登时大惊,此人不正是二人想要追踪打探的寇云么。

两人面上不动声色,心中俱是暗惊:“这十多日未见,他怎地变得这副模样。”

  

那党项三鹰见到寇云进来,面上惊讶之色一闪,又作平静之状。

 

只听包拯道:“寇世兄,你适才可曾听清这三人说话声音?”

轮椅之上寇云声音带着几分嘶哑道:“包大人,在下听得清清楚楚,我现下情形,便是拜这党项三鹰所赐,我虽然眼不能视物,但这三人的声音,我绝不会听错。尤其是这个恶人麻青,我断不会记错!便是他将我一双眼珠挖去。”

说到此处,他咳得数声,顿得一顿又道:“正是他三人合力,趁在下不备,下阴招将我从辽人手中夺回的《武经总要》再度掳去。”

  

胡振邦暗道:“原来如此,以寇云的武功对付三鹰,原不致于落于下风,定是这三鹰用了偷袭之招,只可惜大宋忠良之后,竟落得如此惨状。”

那边党项三鹰面面相觑,心中俱道:“那日行事,怎地竟没将他灭口。”

原来那日沐寒衣掳走耶律傲霜,牵制住胡振邦和耶律浩罕,有意要让寇云从库伦府中将那一十二卷《武经总要》盗出,以便日后她再伺机从寇云处劫走此书,岂料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冒出来个党项三鹰半路截胡。

那寇云亦未曾想到那日竟“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天夜里他先是与胡振邦、耶律傲霜在浮梁茶叶铺恶斗多时,后趁着有人将耶律傲霜劫走,便连夜潜入库仑府中,先是放梅花针放倒巡夜侍卫,又潜入早已摸清路数的库伦书房中,摸到机关,打开暗房,寻到这十二卷经书,打成包袱负在背上,岂料正待离去之时,恰遇库伦起夜,听得暗房内有动静前去查看,两人便交起手来,那库伦毕竟年事已高,斗不多时,便被寇云吴钩剑砍伤,最终伤重不治。

寇云一夜恶战良久,精力有些不济,得手后从库伦府中潜出之后,心知行踪已被辽人掌握,不敢再回茶叶铺的住处,便在城中找了一家客栈歇息了,第二天,直睡到日上三杆,方才醒转来,第一桩事便是摸到包袱中的书卷仍在,心下大为宽心。

他又寻到一家贩马铺子,花了几辆银子购得一匹良马,便奔向大宋汴京方向而来。在途经辽境内临潢府、顺州、法库各地时,见到各处城墙门口处皆有张贴通辑令,画有胡振邦和沐寒衣的蒙面肖像,上称二人合力盗走大辽机要文书,身携凶器,如有生擒者赏黄金千两。

寇云暗想,难怪这一路并未遇到盘查,原来是辽人将这二人列为了嫌犯。转念一想,虽然如此,自己终究是被辽人发现了行藏,虽有这二人暂时顶罪,自己终究是要被耶律浩罕追缉,还须马不停蹄地赶回宋都汴京才是。

是以他日夜兼程,竟于胡、沐二人之前先到汴京。进得汴京之后,发现并未有人追踪他入城,一颗悬心终于放下。原来这寇云生性好酒,之前为谋划盗回经书,不敢饮酒,生怕误了大事。现下回到了大宋都城,又大功告成,心下颇有几分自得,便寻了一家汴京有名的酒肆开怀痛饮。

其时,西夏的党项三鹰亦在辽国查探此书,三人之前亦已探明此书在库伦手中,几番谋划,还未付诸行动之时,却见库伦家中传出噩耗,说是库伦殉国了。

三人买通库伦家中一个侍卫打听,打探到是府中有某件重要事物被盗,库伦身受刀伤又加上怒极攻心,这才一命归西。

  

三人还得悉,那晚潜入库伦府中之人使的暗器是梅花针,不少死伤侍卫身上或刀伤或钩伤,伤口各不相同。

党项三鹰想起师父松赞普曾说起过,当今武林门派之中,最善使梅花针暗器的是大宋一名臣世家,且使得一手好吴钩剑法,三人立时想到,此人多半便是大宋名臣之后寇云无疑了。

于是这三人便一路追踪查访,一直追踪到了汴京,这一日人定时分,便在一家大酒肆内见到了寇云,只见他烂醉如泥,趴在酒桌之上,身上背着一只灰布包袱,三人见他喝酒吃饭也不卸下,便猜到了那是重要物件。

三人见一楼喝酒吃饭客人甚多,不便动手去抢,便在他边上一桌坐下,叫了酒菜慢慢吃喝。

过了半个多时辰,那寇云跌跌撞撞去了趟茅房,一步一挪地上了二楼客栈卧房,倒头睡下。党项三鹰使个眼神,将酒钱结了,也随之上了楼去,悄无声息地进了他房间。

岂料这寇云虽已喝得烂醉,但终究是习武之人,尚有几分清醒。加之他睡倒之时,背上包袱压在身下,硌得有些难受,便想翻转身躯,朦胧间猛地看到房内三个黑影,登时酒醒了大半。

寇云翻身跃起,想去抓枕下一对吴钩剑,不料拓跋鸿飞已然长鞭出手,“啪”地一声,直打得那枕头布绽开,四下里棉絮乱飞,寇云本来酒醉,双眼迷蒙,猛间四下里白茫茫一片,下意识双手挥动去驱散那飞絮。

那边潘天罗的玄铁杖已一招“横扫千军”袭来,寇云头重脚轻,无力施展轻功跃起,无奈只得硬生生后仰,一招“铁板桥”急急避开,不料不等他身躯仰起,那麻青的鹰爪钩又至,他手中抓不到兵器,只得施展罗汉伏虎拳防身,但对方三人俱是高手,出招绝不容情。

几招下来,寇云已落下风,酣斗中背上包袱竟被划破一道口子,里面经书几欲掉出,情急之下,他双手连挥,三路梅花针成品字形分袭三鹰,那三人知他是梅花针暗器名家之后,早有防备,在他挥手之际便急急闪避,便在这一瞬间,寇云撞破客栈窗棂,纵身便往楼下跃去,眼见便要着地,蓦地里腰间忽被一物卷牢,身体腾空飞起,竟又从那破窗中又回落到屋里,他不待落地,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平平落下,定睛看时,原来是那拓跋鸿飞挥动长靴,使了一招“灵蛇出洞”用长靴将他缠住又拽回屋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