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十九章、活人风筝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192  |  更新时间:2019-06-04 11:03:32 全文阅读

沐寒衣向胡振邦使个眼色,用唇语道:“怎地惊动了官府,莫非他三人当真已得手?”

胡振邦亦用唇语回道:“极有可能,静观其变。”

拓跋鸿飞冷笑一声道:“哪来的官差,空口白牙,你们宋人有甚宝物值得我等盗窃,有种你便来试试拿人。”

那捕头一听之下,大感进退两难,若上前拿人,别说对方三人,便是随便与三人中哪一个自己都绝非对手,惨败丢脸也就罢了,说不得就小命不保。可若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退缩又实在丢脸,好歹他是县衙门里头当差的小头目,平日里是耀武扬威惯了的,若是临阵退缩,不免令自己官家颜面尽失,日后定会被京城中的百姓沦为笑柄,这可如何是好。

他心中暗暗着急,口中却依旧逞强道:”你三人休要猖狂,外面已布下天罗地网,别说你是党项三鹰,便是党项十鹰,百鹰,都休想逃走,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拓跋鸿飞冷哼一声,顾自举杯饮酒,正眼也不看他一眼。

捕头看他居然不理自己,不觉大失面子,正愁该如何下台。

忽地见一旁那桌的沐寒衣站起身笑嘻嘻地问道:“这位官爷,请问这三人所盗何物,若是助你捉拿,可有赏赐?”

那捕头看沐寒衣身形娇小,桌边另坐了一个年轻人,身材也并非十分魁梧健壮,暗道:“就凭你二人这等瘦弱苗条之躯,能有几分本事,多强的武功,便好似我现下这般,是有心却无力。”

转念一想,现下情况紧急,有人发声支援也是好的,他若是真能和对方纠缠起来,我便抽空跑出去喊些人手进来。

于是那捕头笑道:“这位小兄弟, 上面的都头说了,这党项三鹰盗的是朝中的重要物件,你等若能帮下官捉拿,自少不得替你在上面讨赏。”

  

沐寒衣又道:“这位官爷,能有多少赏银,能给个准数不?”

那捕头原不过是个衙役小头目而已,见这个少年人称他为官爷,心中大乐,加之他又求功心切,便不假思索道:“你若助我拿住了这三人,我保准向都头大人举荐,都头大人必会向县令大人举荐,保你做官论赏,赏银最少也有千两,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在场大家伙都可作证,我马有禄决不食言。”

胡振邦心下疑惑:“他只不过一小小捕头,口气地如此托大,莫非有人在后面撑腰?他一干人等说那党项三鹰盗了朝中重要物件,不知是何物件,极有可能便是指那几卷经书,只是,这些官差又是何人告知的消息呢。”

却听沐寒衣嘻嘻一笑道:“有千两赏银,那敢情好,那我便助你一臂之力。”

那麻青被她铁莲子打中环跳穴,正自右腿酸麻,动弹不得,此时见这少年人竟如此托大,和那名叫作马有禄的捕头一问一答,好像拿住他三人便如探囊取物般毫不费力,全不把“党项三鹰”放在眼里,再也忍耐不住发,怒吼道:”你们竟这般目中无人,待我抓住你二人,定要生吞你二人一双招子。”

边上潘天罗亦面色如铁,忽然转过眼,盯沐寒衣一眼,阴戾中杀机迸溅,之前的不动声色和沉稳消失怠尽,神情现出不曾见过的暴怒。只见他蓦地里将手中拐杖一点,偌大个身躯腾空而起,半空中纵起拐杖竟似一只巨鹰自上而下往沐寒衣天灵盖击落。

忽听“叮叮当当”数声,火星四溅,那潘天罗在空中突然飞舞拐杖,将沐寒衣迎面弹出的数枚铁莲子悉数拔开。原来他那根黑呦呦不起眼的拐杖竟是以乌金玄铁打造而成。先前他见识过沐寒衣发暗器手段,故此这回早有预防。

他正自得意间,忽见金光闪动,两柄蛾眉刺自下而上、自右而左,划出两道弧线,向自己要害袭来。

原来他之前全力预防沐寒衣发射暗器,果被他防着,原料想对方不及出手,岂料对方更有后招袭来,情急之下只得竖起玄铁杖,末端点地,向后急纵,饶是如此,左袖仍被蛾眉刺刺中,“哧拉”一声,半只袖子竟被沐寒衣撕下,他一惊之下,无暇后顾,“砰”地一声,恰好跌坐在一盘油腻腻的羊肉盘上,狼狈已极。

沐寒衣忍不住笑出声来,一众食客虽觉滑稽,却不敢像她这般笑出声来,唯恐惹来无妄之灾,硬生生地憋住笑,甚是难受。

马有禄在一旁看得大喜,心道:”原来这少年是个武功高手,可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想着有这样的高人助阵,升官发财的机会似乎就摆在了眼前,忍不住高呼叫好。

潘天罗顿感脸面尽失,怒从心起,又是一纵而起,玄铁杖舞得呼呼生风,一招横扫千军,拦腰便扫向沐寒衣,沐寒衣也不闪避,眼见杖到身前,只脚尖略略一点地,拔地而起,一招一飞冲天,那铁杖堪堪贴着她鞋底掠过。

胡振邦心道:“这一招‘一飞冲天’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想不到金国的郡主武功远高过辽国郡主。”

想到耶律傲霜,他不免略一分神,心中暗道:”这阵子大辽帅府定是闹得天翻地覆了,不知耶律傲霜醒来见了那张救命的纸条,会不会遵照着服下解药,又会如何猜测我的去向,想来这耶律浩罕定是将我当成了与沐寒衣的同伙,四处查询缉拿了。”

猛听得面前怒吼连连,这才回过神来往打斗场上望去。

只见潘天罗力大杖沉,意欲以狠招快招对付沐寒衣,一招不中又出一招,使出铁拐沽酒、醉翁推树、铁锁横江......俱是势大力沉之狠招。他身躯虽看似肥笨,又以百余斤重的玄铁杖作兵器,却能腾挪飞纵自如,故被称为“纵地隼”。

而那沐寒衣面对他狠辣之招,不仅不避,反而穿插其中,恰如一只蝴蝶,不急不徐,在狂风暴雨中穿行,总是能在最险最急处轻巧闪避腾挪,在千钧一发之际将那狠招避过,还时不时专找对方要害出击,让那潘天罗有劲无处使。

胡振邦暗自声好,心道:”这潘天罗虽然招势凶猛,却经不得如此耗费体力,待得他稍有松懈,便是沐寒衣胜他良机。”

果然战不多时,潘天罗气喘如牛,脚步错乱,不觉心浮气躁,只想早早结束战斗,鼓足全身力气,猛地一记“通天锤”,竟将玄铁杖招数变化成锤法,又快又急,往沐寒衣兜头劈去。

沐寒衣轻喝一声“来得好”竟不闪不避,蛾眉刺迎上前去,便在那玄铁杖触及蛾眉刺一瞬间,沐寒衣身形一沉,手腕翻处,以武当派的“四两拔千斤”招数,将潘天罗手中铁杖引向桌边麻青,那麻青穴道未解,下半身动弹不得,眼看便要被玄铁杖砸中肩胛骨,登时惊叫出声。

那潘天罗势大力沉一杖锤下,满以为可以一招得手,忽觉一被一股小巧力道吸住,手一滑,玄铁杖已改变去势,猛然向着麻青而去,眼见便要杖毙麻青,情急之下,强收内力,掣杖上举,咔喇一声,双臂竟自脱臼,胸口气血翻涌,鲜血骤喷,整个人扑通倒在地上。

这一下变故出奇不意,那拓跋鸿飞便是想要出手相救也是不及。

胡振邦亦见沐寒衣这一招太极手法运用得巧妙,心中暗暗称赞。

那捕头大喜道:“好好好,这位小兄弟,再帮我把这个人也打趴了,少不得你们赏银。”说着挥刀一指拓跋鸿飞。

那拓跋鸿飞却似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举起一壶酒,仰脖子喝了一大口,猛地朝捕头瞪了一眼。

捕头大怒,心道:“你小子好生无礼,老子说啥也不该怕你。”破口骂道:“你个蛮夷,竟敢朝我耍狠,我看你还能猖狂到几时。”

拓跋鸿飞冷哼一声,并不理他,顾自转过身,伸双手抓住潘天罗双臂,一推一送,喀喀两声,潘天罗脱臼双臂已然复位。那拓跋鸿飞又往他曲关、池雀二穴一点,止住他上涌的气血,又再顺手往麻青腿间一点,解了他穴道。他这些手法一气呵成,眨眼间便替二人关节复位,穴道打通。

胡振邦心道:“这扑天雕拓跋鸿飞果然是三人之首,也是最难对付的厉害的角色,看他适才所使的手法,正是蒙古一带分筋错骨法和少林派的点穴手,想来他必定是游历过多地,于各方各门派武功均有研究和造诣,绝非等闲之辈,须得小心提防才是。”

那马有禄见拓跋鸿飞不理自己,还道他是露怯。他又仗这出手帮自己对付党项三鹰的少年人功夫了得,胆气上涌,挥刀上前喝道:”目中无人的蛮夷,今天让你尝尝老子厉害。”一边骂一边作势欲砍。

蓦地里他腰间一紧,被一条长鞭缠住,双足离地,腾空飞到半空,不觉大骇,又臂乱挥,慌乱中便想用手中腰刀去砍那缠在自己腰间的长鞭,不料那皮鞭灵动如活蛇一般,不论他怎样挥动,就是砍它不着,他又不敢向自己腰上砍去,急得在空中哇哇乱叫。

原来拓跋鸿飞恼他无礼,便想戏弄他一番,手上催动内力,将那皮鞭不断向上扬去,将马有禄悬在空中,内力力贯皮鞭,不住向上催动,便如放风筝一般,只不过这回放的是个活人大风筝。

马有禄急得在空中冲着沐寒衣和胡振邦大叫道:“你二位快并肩子上啊,替我拿下这个蛮夷,重重有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