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十八章、官衙上门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228  |  更新时间:2019-06-03 11:48:11 全文阅读

胡振邦暗道:“此人必是“摘星鸢”麻青无疑了!”他曾从义父索隆图口中得知,这“党项三鹰”中,以“摘星鸢”麻青最为阴毒,因其自幼得过一场大病,险些丧命,后经当地一名叫作花喇子的巫师作法,称其为兀鹰转世,须常食人肉方可续命,故他常常要将活人捉来煮食,但他尤喜生吞人眼,故得绰号”摘星鸢”,端得是凶残无比。

那胖子在旁一笑道:“掌柜的,快拿好酒好菜来,手脚若是慢了半分,我这兄弟少不得还要挖几双眼睛吃吃。”他这话一说出口,一双眼睛团团将屋内众人扫了一遍。

  

那掌柜如梦初醒,连呼那几个趴在地上的伙计到厨房上菜,一边陪笑道:”几位爷快快请坐,小的立刻就差人上......上菜。”他极度害怕之下,口齿也变得不清了。

那“党项三鹰”中的老大拓跋鸿飞大喇喇走到西北角一张桌前坐下,潘天罗和麻青依次在他左右手落座。

那些食客见三人落了座,这才敢畏畏缩缩挨出门去,哪里还敢留下吃饭。店里一个跑堂的这才敢上前将那受伤的小二搀扶到后房包扎。

沐寒衣向沐铁使了个眼色,沐铁上前在沐寒衣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胡振邦耳力极佳,听得他道:“之前我已探得消息,这‘党项三鹰’正是为《武经总要》一书而来。”

胡振邦暗道:”这’党项三鹰’名头在辽金宋三地果然不同凡响,只是他们又怎会知《武经总要》之事,又要从何处下手。”

因进来这三个凶神恶煞似的人物,适才热闹喧杂的堂内登时变得寂静无声。胡振邦与沐寒衣等人便又坐下,静观其变。

  

少顷,跑堂的将酒菜送至那”党项三鹰”桌上。那三人要了数坛好酒,也不倒进碗里,直接举坛痛饮,吃菜也不使筷,竟全用手抓,吃得咂咂有声。

吃得半晌,那拓跋鸿飞突然转头向着沐铁阴恻恻地道:“你刚才向你主子报告的消息挺准,真不愧为神算子。”

  

胡振邦和沐寒衣等人俱是一惊,心道:”此人听风辨声之功着实了得,竟能听到沐铁的耳语。”

沐铁哈哈一笑道:“什么神算子,那是江湖上朋友看得起,抬举在下了。倒是扑天雕拓跋鸿飞大名在江湖上如雷贯耳,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这两位想必就是纵地隼潘天罗和摘星鸢麻青了。在下沐铁有礼了。”

拓跋鸿飞哼了一声道:”少来这套假惺惺的虚礼,你既知我三人来意,那么最好别给我们添麻烦。”

沐寒衣忍不住喝道:“什么党项三鹰,我看叫党项三鬼差不多,用下三滥手段对付小二算什么本事。”

三人中麻青知她是指自己出手挖人眼一事,当即怪笑一声,瞅着沐寒衣半天道:“这位小兄弟,我瞧着年纪轻轻,细皮嫩肉,眼睛又大又亮,倒是个好食材。”他出言恐吓,大有要将沐寒衣杀了吃掉之意。

沐寒衣冷笑道:“这位老家伙,我瞧你暮气沉沉,粗皮老肉,眼睛又小又暗,不像个好食材。”沐铁和手下众人听得哄堂大笑。

胡振邦心中暗赞:”想不到她面对异域高手,不仅全然无畏,还敢针锋相对,胆气过人,只恐那麻青要恼羞成怒。”

果见那麻青忍不住要站起,却被潘天罗拉住衣角,向他使个眼色道:“三弟,大事要紧。”,麻青初时仍有不愤,却见拓跋鸿飞亦向自己示以眼色,这才愤愤坐下,不再开口。

胡振邦心道:“这三人既也冲着《武经总要》而来,却不知是否探得讯息,此书现在何处。”当下他手指伸入酒杯中蘸得一蘸,在桌上写了个“书”字。

沐寒衣心道:”原来他也想到这一层了。”当下点一点头,向沐铁唇语示意,要那沐铁带上众兄弟先行退出,安排人手调查。沐铁等人领命而去。

沐寒衣随即又叫上茶博士泡上一壶茶,与胡振邦边喝边聊,所谈话题俱是一路之上物华风貌,完全不把那党项三鹰放在眼中。

胡振邦心领神会,与她说着话,暗中却施展听风辨音之术,想从那三人说话中探得些消息,岂知那党项三鹰亦十分警觉,言谈之中并不涉及此行目的,只说些无关紧要的事件,大多是谈及自己纵横塞北江南,大杀四方的辉煌战绩,什么在瓜州一役中大败风沙帮,直杀得风沙帮逃到吐蕃边地;在榆林一带击毙称雄当地的“黄河二鬼”宋镇江、宋锁涛兄弟;在福建血洗长乐帮,将长乐帮帮主霍雄双眼挖去,副帮主贝安祖右腿砍下......

他三人放声谈笑,似是有意无意要吓唬胡沐二人,那麻青更是时不时向他二人瞟上一眼,观察二人反应。不想却见二人亦在那里谈笑风声,一副全然不惧的样子,三人不免心下也犯嘀咕:“这两人长相倒有几分清秀,却有这样一群随从,居然还能打探出我等来头,看来还须得防范才是。”

原来麻青心胸十分狭隘,刚才小二只不过回了他一句不是黑店没有人肉卖,便被他挖了一只眼。更何况又被沐寒衣抢白和反唇机讥了几句,心下正自懊恼,若不是二哥大哥劝阻,换作平时,怕是早已忍不住出手了。

忽听得沐寒衣笑道:”病怏怏的痨病鬼,要看便大大方地看,偷偷摸摸,贼眉鼠眼地偷看作什么!”

麻青再也按纳不住,双掌在桌上一按,跃起一人多高,衣衫烈烈作响,半空中双掌如钩,带着一股劲风,直扑沐寒衣,身姿像极一只欲抓取猎物的猛鹰。

忽听得嗤嗤嗤几声破空之声,三枚铁莲子分别袭向麻青太阳、环跳、中檀三穴。

胡振邦暗自叫好,要知麻青这一纵而起快如闪电,沐寒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弹出三枚铁莲子已属不易,更何况能够如此精准地袭向敌人三大要穴,这等暗器点穴手段若无十年功力决无可能练成。

麻青人在半空,突见三颗暗器飞来,自己去势迅疾,已是避无可避,情急之中,他竟在半空中硬生生扭动身躯,在空中使出一招“兀鹰翻身”,堪堪躲过袭向太阳、中檀二大要穴的铁莲子,而那颗袭向环跳穴的铁莲子已是避无可避。

只听噗地一声轻响,麻青环跳穴着弹,腿上酸痛,气血阻滞,一口气立时沉到丹田,身躯眼见便要从半空中落下。忽地一条长鞭挥出,绕在麻青腰间,将他轻轻一带,便送回到他适才所坐的位置,那时间,力度恰到好处,外人看来便好似一只鹰飞出在空中一转,又飞回原地,丝毫不露败象。

原来正是拓跋鸿飞出手相救,才不致使麻青半空跌落。他刚才这挥鞭救人亦是快如闪电,放下麻青后,也不见他怎地一挥,那鞭子已然系在了腰间。胡振邦和沐寒衣看了,心中俱是喝了一声采,心中都想:”此人不愧为三人之首,果然出手不凡。”

拓跋鸿飞一招救人得手,对麻青低斥道:“三弟怎地如此沉不住气。”

麻青环跳穴中了铁莲子,只感到右腿酸麻,全无知觉,暗自庆幸适才拼死躲过那两大死穴,拼死挨上环跳穴这么一下,好过白白送了性命。

他初时还只道对方是个涉世未深的少年人,哪里会料到向他发射暗器之人,竟是金国大内高手之女,一身内外功夫均十分了得,现下自己吃了个哑巴亏,面上无光,还被老大训斥,半晌作声不得。

胡振邦心知沐寒衣是意在激怒三人,或能探得些许经书端倪,眼见那为首的拓跋鸿飞颇能沉住气,想来必是有什么要事在身,并不想多惹事端。忽地灵光一现,心道:“莫非党项三鹰已得到了经书为不成?”

忽听得客栈外人声鼎沸,有人大喊大叫道:“给我团团围住了,休要走了盗贼!”众人正诧异间,大门处涌进十数名衙门差役,当先一人,身材高大,身穿官服戴着官帽,想来是个捕头,面色甚是威严,目光逡巡一圈之后,指着“党项三鹰”厉声道:”贼人在这里了,给我拿下!”

众差役登时围将上前,或拔腰刀或挥动铁链便要上前拿人。蓦地里一条长鞭飞出,将冲在最前的五名差役团团圈住,随即那五人竟自腾空而起,向后飞跌出去,又将后面七八名差役撞得东倒西歪。

只听“哎呀”、”妈呀”之声不绝于耳,十几名差役倒在地上,个个鼻青脸肿,哭爹叫娘,不是被腰刀割伤了肩膀,便是被哨棒打肿了脑袋,乱作一团,更奇的是,这十几名差役竟被自己带去拿人的铁链团团缚住,倒在地上起不得身。

那捕头哪里料到有这等变故,登时大吃一惊。要知那拓跋鸿飞以一条细长软鞭,圈住数人还不稀奇,能以一己之力将这加起来有数百斤重的人如同放风筝般抛起,摔出,又将数名健壮差役撞得人仰马翻,起身不得,足见其膂力惊人,这还不算,又能在这一挥一摔之间,将两名拘提手中的铁链团团缚住众人,这招数实是精妙。

眼见得手下人等皆倒地不起,那捕头已知自己绝非三人对手,心中暗自叫苦不迭,心道:“老子恁地倒霉,要惹上这等差使。”可他又极好面子,生怕在大众之下失了面子,当即壮着胆子,从腰间抽出一把钢刀,喝道:“大胆蛮夷,盗走我朝重物,还敢拒捕伤人,吃了豹子胆了不成,还不快束手就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