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十七章、党项三鹰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323  |  更新时间:2019-06-02 11:00:23 全文阅读

须臾一队人马赶到二人面前,马上之人俱是女真族人打扮。当先一人见到郡主,滚鞍下马,单膝跪地叩拜道:“沐铁见过郡主。”后随众人俱是下马躬身,毕恭毕敬地向沐寒衣行礼。

沐寒衣大喜道:“众位快快起身,沐铁,你来得正好,你可知道这附近有无客栈?我这马儿早已疲了。”

胡振邦见那沐铁约三十上下,面色红润,眼光犀利,身高不过五尺,却显得精悍威武,暗想他必是沐府中的得力武士。

沐铁见郡主问话,忙起身回道:“回郡主,小人受老爷所托,这一路上均小心侦办打点过了,现下已属宋人境内,请随小人再前行数里,入得城关之后,前面便有一处客栈,小人这就带郡主去打尖住宿。”

沐寒衣闻言先是一喜,忽又秀眉微蹙,赌气道:”莫非我这一路行来,所作所为,都在你们眼皮下行事不成?爹爹好生讨厌,处处盯梢得紧。”

沐铁笑道:“郡主,我等并非盯梢,老爷对郡主行事向来放心,老爷只嘱咐我等务必安排好郡主一路上住行食宿,并未让我等干涉郡主办事,本来小人早该通知郡主一声,这一带客栈极少,需得进汴京方有住处,只是一来脚力不及郡主的‘白龙’,实在追赶不上,二来小人之前在汴京打探消息,耽误了一些时辰......。”

他说罢,忽地注意到郡主身后站着的的胡振邦,初时他还道此人是郡主途中找到马夫,未加留意,现下突觉他气度不凡,背负一柄长剑,看来绝非普通随从,是以接连向他望了几眼,面露诧异之色。

胡振邦心道,原来这金国郡主的马儿叫作”白龙”,这名字倒也贴切,唐人李白有诗《白马篇》有道“龙马花雪毛,金鞍五陵豪”,原是赞那豪侠之士,看沐寒衣虽为女子,骑那白马,倒也豪气勃发。

他见沐铁言语忽有停顿,边说边向自己这边不住张望,似有防范之心,当下道:“沐郡主,你二人说话,我先退避一下。”

沐寒衣嘻嘻一笑道:“胡兄不必避嫌。”又向沐铁说道:“沐铁,你尽可放心,这位是我找来一起办事的朋友,叫作胡振邦,武功厉害得紧,你们不必事事拘谨。”原来二人一路行来,对外皆称兄弟,故在此沐寒衣称他为”胡兄”。

胡振邦哭笑不得,心道,明明是被她要挟了一同去打探《武经总要》下落,怎地又成了她找来一起办事的朋友呢。

沐寒衣又指着沐铁对胡振邦道:“他是我沐府中的家将沐英,不但为人机敏,查探各路消息无所不知,也是我们女真人中的英雄,曾徒手打死过百斤重的豹子,你二位可结交结交。”

胡振邦向沐铁行个礼道:”见过沐英雄,晚辈这厢有礼。”

沐铁回礼道:“郡主过誉,实不敢当,胡兄弟既然是郡主朋友,自然就是我们的朋友,请问胡兄弟可是汉人?”

胡振邦道:“在下虽自小在辽国长大,但确是汉人不假,沐英雄好眼力!”

原来沐铁见他作契丹人装扮,但长相却不似契丹人,随口一问,心中正自后悔,怕他未必肯承认,倒显得自己揭露他人隐私,有无礼之嫌。眼见对方毫不犹豫地承认,心中登时对他生出几分好感,只是觉他年纪轻轻,便能获郡主如此信任,心下不免有几分诧异。

沐铁等一干人从马上取下干粮水袋,递给沐寒衣和胡振邦,更有一干随从取下随行马匹背上的大袋干草,喂了那白龙,那白龙也是神骏,吃饱喝足之后,一声长嘶,精神抖擞。

胡振邦暗忖,以这沐郡主这排场和阵势,想来在金国也必是个大人物。

沐铁一行上马带队,胡振邦依然与沐寒衣同乘白龙,二人一马缓缓跟随其后。约摸又行了一个时辰,便进入到了汴京城内,那城门本是关的,不知沐铁他们用了些什么手段,与守卫的交涉了一番,竟开了边门让他们一行进到城内。

其时天已俱黑,汴京城内却灯火阑珊,茶楼酒肆鳞次栉比,商铺也是一座挨着一座,官道两旁夜市上商贩或贩瓜果或售胭脂水粉、珠宝手镯,南腔北调大声叫卖,热闹非凡,直引得行人驻足不前。

路上更有穿戴各异,金发碧眼的西域人牵着驼队穿行期间,沐寒衣心道,久闻宋都汴京繁华,城郭巍峨,宫阙壮丽,街巷开阔, 香车宝马,络绎不绝,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原来汉人建宋以来,在都城之内取消了唐人的宵禁之制,引得各类小商小贩和巨富商贾云集,繁华非凡。

胡振邦虽幼时离开汴京,但义父索隆图却是熟知汉人习俗,常常与他讲述些汉人习俗风貌,是以他对宋人的习俗制度极为了解。一路之上,那沐寒衣看到的有趣的事物只要向他开口询问,他皆能解答得头头是道,沐寒衣听得频频点头称奇。

这一路走马观花,不觉已来到一处客栈,那客栈气势宏大,建有三层,不仅有客房,还设有豪华酒楼,大门楼顶的横匾上写着“鸿运客栈”四个大字,铁勾银划,仓劲有力,每个字都有桌面大小,都以金漆粉饰,当真是一块金字招牌。

店里小二见大队人马到店,连忙迎上前去,小二久经人事,早已看出这白马上下来的两人气度不凡,想是有钱主顾到了,连忙叫伙计将马牵去马厩,招呼众人安排住宿歇息。

沐寒衣对众人道:”这些天连着赶路,餐风露宿,大伙儿辛苦了,今晚便请大家在此好酒好肉饱餐一顿。”,沐铁和众随从皆尽叫好。

沐寒衣叫上胡振邦,与沐铁一干人坐到了酒堂上,叫上牛羊鱼肉诸多好酒好菜,团团围了三桌。

席间沐铁及随从皆向沐寒衣和胡振邦敬酒,胡振邦来者不拒,豪饮五六十碗烈酒面不改色,谈笑自若,众人俱是齐声叫好,女真族人同契丹人类似,长期生活在那草原荒漠之上,多饮烈酒驱寒,几乎人人都会饮酒,便是酒量极佳之人,饮得那二三十碗,也必定是支撑不住了,眼见那好似汉人书生般的胡振邦酒量竟如此惊人,不觉大感诧异。

沐寒衣深知胡振邦武功过人,自小又在辽国长大,酒量自不在话下,眼见众人不住向胡振邦敬酒,似有不灌醉他不罢休之意,当下举杯向众人道:“各位,我和这位胡兄弟还有要务在身,酒喝得差不多便罢了,不要耽误了明儿的正事。”

沐铁见沐寒衣招呼,也举手作个手势,他那些手下便不再起哄要向胡振邦敬酒。

正当众人打算结账散去,忽见门外走进三人,俱是西夏人打扮,为首一人是个四十岁上下的精壮汉子,一只耳上戴有酒杯口大小的金色耳环,煞是引人注目。他身着褐色衣袍,半只肩膀露出在外,臂膀上端纹着一只狼头,颇为凶悍;紧随二人一胖一瘦,胖者也有四十上下,脑袋光秃秃的,面上似笑非笑,拄着一根黑黝黝的拐杖,也不知是何物打造而成,只敲得地面当当作响;那瘦者身高比寻常人足足高出一头,面色蜡黄,显得病怏怏的,一双眼睛却闪着精光,太阳穴微微凸起,行家一看便是内力极高之人。

胡振邦心中一凛,看这三人模样,莫非就是义父曾与自己提到过的威震西夏的武功高手“党项三鹰”?

当先那人想必就是扑天雕拓跋鸿飞、后面那个胖者当是纵地隼潘天罗、瘦者当是摘星鸢麻青。

据说这三人武功得吐蕃第一高手松赞普所传,是西夏一等一的高手,想不到此番竟在宋国境内出现,不知对方是何来意。

他心下想着,便欲提醒沐寒衣小心行事,却见沐寒衣掏出一锭银两,只管高呼小二前来结账,似乎并未将来人放在眼里。她这一举动反倒引起了那三人注意。

只听那胖者嘻嘻一笑道:“这位小兄弟年纪小小,出手倒是阔绰!”原来他还道沐寒衣是个男子。

当先那个汉子向沐寒衣和胡振邦等张了一张,眼中精光一闪,突然哈哈大笑道:“想不到女真族的兄弟们也到了这里,消息可真灵通呀。”

沐寒衣正欲开口,那一旁的小二已上前陪笑对那三人道:”几位客官,先坐下再说,想要点什么酒菜?”

原来他眼看这三人进门后左右环顾,胡乱和人搭讪,却不坐下点菜要酒,生怕顾客之间惹出事端,要是打起架来,可就影响了生意,遂忍不住开口招呼。

三人中那个瘦者开口道:“你这里什么肉都有么?”小二回道:”那是自然。”

瘦者阴恻恻地笑道:“如此甚好,你店里新鲜人肉有么?”

小二只道他是开玩笑,陪笑道:“客官说笑了,小店只有猪肉牛肉羊肉鸡肉鱼肉,哪来的人肉,我们又不是黑店。”

瘦者仰起头哈哈哈地大笑起来,他本来看起来像个病人一般,大笑起来,更显得上气不接下气,随时便像要断气一般。

众人正莫名其妙间,也不知怎地,蓦地里一黑影闪动,店小二突然哀嚎不已,双手捂住右眼,鲜血汩汩从他指缝间流出。

  

却见那瘦者将嘴角一抹道:”嘻嘻,你这眼睛确实新鲜,只可惜没有珠子”,意在指这小二有眼无珠。

  

原来他在大笑声中,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法,快如闪电地将那店小二的右眼挖下吞食了。

众人皆尽骇然,知是来了厉害角色,一些食客想要悄悄溜走,却又怕惊动了这三人,反而成了他们的袭击目标,一个个呆若木鸡,大气也不敢出一声,那鸿运客栈的掌柜在柜台后面也唬得瑟瑟发抖,使眼色想让伙计去报官,却发现那些伙计俱是匍匐在柜台后面起不得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