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十五章、新婚之变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413  |  更新时间:2019-05-31 08:18:15 全文阅读

耶律浩罕自知这个女婿武功了得,倒不担心什么,看着宾客兴致高涨,也不便阻止。而那新娘身份的耶律傲霜却开始为新郎担起心来,小声道:“这舒达鲁还是这般鲁莽,一会儿要是使出蛮力来对付振邦,可须得小心些才是呢。”

耶律浩罕耳力极佳,听到傲霜的嘀咕声,笑道:“女儿莫忧,我看贤婿未必会输,再说,有我在,你担心什么?”原来,他心中亦打定主意,万一那胡振邦要输,便立即出手暗中相助。

耶律傲霜女儿家心思被父看破,面上一红,心中却是安定许多。

众人呼喊声中,舒达鲁臂伸开,猛然抱向胡振邦,使得正是契丹人草原摔跤之术,意欲将胡振邦一把抱住,再以大力甩摔,将之摔倒在地。

胡振邦见他来势汹汹,双臂挟带着劲风,心知此人力大无穷,若以内力格开,必叫他骨裂皮开,固然能击败了他,但这婚宴未免太过血腥,扫了大家的兴致。当下身形一矮,从对方双臂之下窜出,快如闪电般绕到舒达鲁身后,那舒达鲁反应也真快,一抱不着,立即反转身躯体,左手上,右手下,错位合抱,心道:“这下看你往哪跑”,胡振邦竟不避让反而往他怀里一靠,众人哗然,心道:“都道这新郎官武功了得,怎不出三招便被擒住?”

舒达鲁一把将胡振邦抱住,心中大喜,急欲将他摔出在地。不料胡振邦身躯竟似粘在他双臂上一般,无法使出力来。

原来胡振邦已反将他双手扣住,顺势点了他的曲池、震合二穴,舒达鲁双臂登时酥麻无力,使不出劲来。他心知是着了道,遇上了高手,心下虽然不服,却也不肯认输,只得转着圈子,想将胡振邦甩出,但他便是憋足了劲也无法摆脱对方,心下又急又窘,满脸通红。

那些宾客中,多是懂摔跤之术的,还只道是舒达鲁拿住了胡振邦,随时可将他摔倒,只有几个高手看出端倪,知他是因无法摆脱胡振邦纠缠,才转了一圈又一圈,却是甩又甩不掉,摔又摔不出对手,眼见是无奈已极了。

便在此时,胡振邦忽地在他双臂上一捏一拍,身轻如燕,纵出圈外立定,向舒达鲁拱手道:“承让、承让。”宾客顿时轰天价似地一片叫好。

那些宾客中的外行只道是胡振邦是被舒达鲁大力甩出的,但见他轻轻巧巧地立定在圈外,便心道:“他输是输了,却还能输得漂亮,不错不错。”

只有耶律浩罕等几名高手皆已看出赢家是谁,但见他如此谦虚,也俱是喝一声采道:“好手段!”

舒达鲁知是胡振邦手下留情,不觉心下惭愧,见胡振邦拱手施礼,急忙回礼道:“好说、好说。”

胡振邦连忙拱手回礼,舒达鲁见他胜了自己,却在众人面前如此谦逊,心中对胡振邦好感更是多了许多。

众宾客见二人不出三招便已结束比试,犹觉不够尽兴,正想着什么法子再来闹上一闹。耶律浩罕却朗声道:“诸位,胡将军适才已和我契丹第一神力舒达鲁角力,胜负难分,大家也算一饱眼福,今日是小婿和爱女新婚,大家适可而止便好,我在此先敬诸位一杯。”说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大家见大帅发话,亦听得出耶律浩罕言下对女婿甚是爱护,但也不敢再提什么要求。遂一一上前敬酒,祝贺新人。酒宴一直持续到夜深时分,众宾客才纷纷散去。

新房之内,红烛高烧,门户窗棂之上皆被贴上了大红色的喜字,耶律傲霜坐在卧室床延,暗带娇羞地低首遐思,等待送别客人后的新郎来为自己揭开盖头,只听得远远地梆子声传来,似乎已是一更时分了。她在喜宴之上陪着胡振邦饮了不少酒,饶是她酒量过人,也未免带有几分醉意,此刻静坐床榻边沿,等待新郎送客归来,闻着室内檀香芬芳,不觉困意袭来,眼皮下垂。朦胧中便觉有人扶着自己向下,除了外套、褪去头上凤冠头饰,迷迷糊糊地躺倒在床上,随即又被盖上了鸳鸯锦被。

直至亥时,耶律府上喜宴方才散尽,宾客皆归,胡振邦送完最后一波客人,向耶律浩罕道过晚安,这才穿过前庭与花园,来到新房门外。他示意守候在外的侍女退下,推门走入房中,却见耶律傲霜依然戴着盖头坐在床头,显是还在等候自己,不觉心生歉意,上前道:“郡主,客人这才散尽,我来晚了。”

耶律傲霜微一摇头,不知是示意他言辞有误,还是表示并不怪他。

胡振邦猛省道:“是了,今日我与郡主成亲,现在我是姑爷身份,再称郡主显是不合时宜,当下笑道:“傲霜,时辰不早,我便替你取了盖头,咱们就早些歇息了吧。”

说罢上前去揭耶律傲霜头上红布,猛觉浑身酸麻,躯体竟然动弹不得。原来他双手上举去揭新娘盖头,心中并无丝毫防备,万料不到竟会被人点中穴道。当下他运劲冲穴,只觉膻中、鸠尾二穴气行不畅,显是同时被点中,饶是自己内办深厚,也断难在一时半刻冲穴解开。

定睛看时,只见大红盖头掀开,一张俏脸笑盈盈地看着自己,可不正是那日被自己气跑的沐寒衣,只见她杏眼含笑,红烛掩映之下,显出几分得色,冲他说道:“胡大将军,你可瞧仔细了,我是不是你的新娘子。”

胡振邦暗暗叫苦,自忖自己向来小心谨慎,怎会在今日大意至此,竟着了这个丫头的道儿。他知这沐寒衣诡计多端,定是已将耶律傲霜制服作人质,当下也不敢大声叫喊,低声哼道:“使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可真有你的!”

沐寒衣嘻嘻一笑道:“这就叫兵不厌诈,你那日又是使什么下三滥的招数骗我的,你自己忘了吗?这叫一报还一报。”

胡振邦暗道“你这现世报,还得倒也真快。”当下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沐寒衣见他不作声,反而好奇道:“你也问问我有何目的?”

胡振邦道:“你想要我怎样,自然会说,你若不说,我又何必多问?”

沐寒衣歪着头,不紧不慢道:“嗯,不错,说得也是,你猜我想怎样,我是想让你逃婚,去助我将那几卷《武经总要》夺回来。”

胡振邦道:“若我不答应便如何?”

沐寒衣笑道:“我自然不会将你如何,可你这漂亮可人的小新娘,可就一命呜呼了哦。”

胡振邦怒道:“你将她如何了?”

沐寒衣“嘘”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格格轻笑道:“如此漂亮的辽国郡主,我怎舍得取她性命。”

胡振邦向她身后纱帐之中一张,红烛之下,依稀可见靠墙位置的锦绣被中似睡有一人,料知便是耶律傲霜了。当下问道:“你究竟将她如何了?”

沐寒衣道:“你这么在乎她?那就乖乖听我的话,我可没有打她虐她,只是用迷香迷晕了她,不过呢,我还给她喂了‘九九断肠丸’,需得九天服一枚解药,我留下八枚解药在此,还有一颗呢,在我这里,若是你助我夺回那一十二卷经书,我便将最后一枚解药给她服下,不然的话,就别怪我心狠了,那可是你害死了她。”

胡振邦暗叫不好,原来这“九九断肠丸”为女真族人所用,他曾从义父索隆图口中得知,这种毒药乃是用松花江流域一带特有的剧毒胡蔓藤,辅以大茶药、野葛、毒根、山砒等辅以青稞麦粉制成,其中那胡蔓藤用量极微,乃是要让微量剧毒在人体内慢慢积聚而发,一旦到了毒发临界之时,如未能及时服食解药,九九八十一日之后,必定肠断而亡,故称为”九九断肠丸”。

沐寒衣见胡振邦面上冷峻,料定他是知道此药的厉害,有所顾忌,当下正色道:“你若不想她死,便助我一臂之力,你看如何?”

胡振邦道:“你先解开我的穴再说。”沐寒衣笑道:“那你便是答应了?”胡振邦哼了一声道:“你这算是要挟我么?”

沐寒衣眼波一转,微笑道:“我知道你心中如何想的,其实我解开你穴道,你也未必能将我拿下,就算你武功高我一筹,也休想逼我交出最后一枚解药,因为那解药是需要采集十多味不同草药,慢慢熬制而成,并非现成就有。”

胡振邦见她说破自己心事,心中暗暗佩服,心想这女子倒是古灵精怪得紧,看她对这种剧毒之药如此熟悉,莫非她是女真族人?于是便道:“你们女真族人,为何如此看重这部《武经总要》?”

沐寒衣见他如此一问,略显诧异道:“果然有几分眼力,不过我倒要问胡将军,你们契丹人却又为何要这部经书?”

胡振邦见她承认了金人身份,又来反问自己,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她。便在楞神之际,身上气血突然一畅,周身恢复了知觉,原来那沐寒衣已将自己穴道解开了。

沐寒衣又笑道:“按说这书本是宋人的宝籍,轮不到异族染指,只是现在江湖盛传得此书者得天下,大家都想一睹宝物的风采,所以各凭本事,各显身手,胜者为王败则寇,没什么好说的。”

胡振邦心道:”原来你也知道此书是宋人之物,你们女真人当年已夺走我父亲撰的八卷《武经总要》,现在还盯着辽人手中的这十二卷,当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我倒是宁可这十二卷书现下已在寇云手中。”

正思忖间,忽又听那沐寒衣道:“喂,你不看一眼你新娘子呀?”

胡振邦闻言揭开帐子望去,只见大红鸳鸯锦绣缎被之中,耶律傲霜星眸紧闭,双颊微红,鼻息轻微,正在酣睡之中。

沐寒衣笑道:“怎么,怕我害死你新娘子呀?放心吧,我已给她服下解药,桌上瓷瓶之中,我已放入六颗解药,够续她半年之命啦。”

胡振邦果见屋中桌上放着一个小瓷瓶,走近一看,瓶底压着一张纸,纸上写着:若想保命,每逢晦日服食一枚不可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