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四章、帅府议事
作者:烟尘绝  |  字数:1728  |  更新时间:2019-05-29 11:29:06 全文阅读

耶律浩罕大军向北行进三日,回到都城上京,休整几日之后,又将胡振邦招入大帅府议事。

耶律浩罕坐于帅府之上,库伦坐于其左侧,见到胡振邦来,未及他施礼,耶律浩罕更起身迎接,将他引至帅位右侧坐下。

胡振邦拱手道:“有劳大帅亲迎,小将愧不敢当!”

耶律浩罕笑道:“不必拘礼,今番招你前来,正有要事相商。”

胡振邦道:“愿听大帅差遣。”

耶律浩罕转头向库伦道:“便由老将军告知吧。”

库伦向耶律浩罕颔首以示应允,随即向胡振邦问道:“胡将军师从索王爷,如今索王爷年事已高,已向圣上告老还乡,故有些问题只能向小将军讨教了。”

胡振邦肃然道:“承大帅与老将军厚爱,已是感激不尽,库老将军但问不妨,若说讨教,那是折杀小将了。”

库伦呵呵一笑道:“小将军文武双全,说话得体,我与大帅都是爱才之人,如此甚好!那我便问你几个问题,便当是聊聊家常罢了。”

胡振邦心道:“果然是老谋深算,至此都信我不过。”当下也是呵呵一笑道:“库老将军客气,但问不妨。”

库伦道:“那日我看胡将军指挥抵御狼群,排兵布阵,甚有成效,不知用的是什么阵法?”

胡振邦道:“回老将军,此乃《孙膑兵法》中的十阵之一,叫做圆阵。”

库伦又问:“ 不知这十阵都有哪些?”

胡振邦道:“《孙膑兵法》中有云:凡阵有十,有方阵,有圆阵,有疏阵,有数阵,有锥行之阵,有雁行之阵,有钩行之阵,有玄襄之阵,有火阵,有水阵。因圆阵以防守为主,便于集中有限兵力攻击敌方,此次狼众我寡,故布此阵。 ”

库伦微微颔首道:“想不到兵器之外,你对阵法也颇有心得,甚好,甚好,不知你的兵法是何人所授?”

胡振邦道:“在下幼时便随索王爷研习兵法,故对汉人的兵法有所涉猎,听索王爷说,家父生前便参与修撰了汉人的一部兵法与军械制作类的著作,后被大宋朝廷收录,但不为世人所见,连我义父也不曾见过,不知库老前辈有无听闻。”

库伦与耶律浩罕对望一眼,微微笑道:“此番正要与你说起此事,听说索隆图收养你时你正3岁,你可曾记得你父亲和自己汉人姓名?”

胡振邦心道:“二人果然对我放心不下,还在不住试探。”,口中当即回道:“小的当时幼不知事,对此并无印象,索王爷因我汉人血脉,故给在下取汉名胡振邦。”

库伦微微笑道:“汉人自秦汉以来便称我北部游牧为胡人,《汉书•匈奴传》有云 :‘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如此看来,索王爷为你取胡姓,实是盼你兼有汉人之智与契丹之强,图报国之志。”

胡振邦暗暗心惊:“原只道库伦精通军械兵器之技,不想对汉人学问亦了如指掌,连义夫为我取名的典故也能猜中,果然须小心对付。”当下点头称是。

库仑忽道:“你义父虽然年事已高,但身体尚无大恙,你可知他为何要告老还乡,提前退隐?”

胡振邦神色一凛,正色道:“此事在下略知一二,因义父一向认为汉人虽强,但并无侵犯我朝之心,不仅如此,还年年赠我朝绢20万匹,岁币银20万两,此举分明是向我朝示好,故主张与汉人交好,但朝中有人说他是受了大宋朝廷的贿赂,是以要替汉人说话,义父无意争辩,心中便萌生了退意,加之他老人家年事已高,精力衰耗,遂向圣上提出例行致仕(注:古人称退休为‘致仕’‘致政’)。”

耶律浩罕插口道:“是了,先主时候我大辽与宋人在澶渊郡订下和约,宋朝确实每年向我大辽赔款进贡。你义父在朝中一向主张与宋世代和好,但当今我朝圣上主张励精图治,开疆拓土,因此他老人家不免受到排挤,原也是意料中的事。现下他老人家将你举荐过来,显是要你为我大辽尽忠报国。”

胡振邦道:“大帅所言极是,义父虽已退位,却一向未敢忘忧国事,故将报国之志托于我身,以图有朝一日为大辽效忠。”

库伦捋须笑道:“现正需要你为国效力,不知你可愿意?”

胡振邦连忙站起施礼道:“肝胆涂地,在所不辞。”

库伦又道:“你血统终为汉人,若要你违背你义父所愿,与汉人为敌,你可愿意?”

胡振邦道:“听义父所言,我生父原是宋朝尚书工部侍郎、参知政事,参与官修著书,可并未受到朝廷重要,后被金人所杀,我幸得义父相救,对汉人并无亲近之感,对金人更是痛恨已极,只愿为我大辽尽忠。”

耶律浩罕哈哈大笑道:“看来我并没有看错人。”

库伦亦在旁赞道:“胡将军果然年少有为,虽身为汉人,但为我大辽之忠心,天地可鉴!”

胡振邦受二人同时褒扬却并无得色,正色道:“二位大人过奖,这就请大帅与老将军授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