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天劫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陈长老
作者:西门小陆  |  字数:3072  |  更新时间:2019-08-05 20:32:01 全文阅读

“武技阁的陈长老,你可要恭敬些,那可是连为师都要敬让三分强者。”薛凯峰嘱咐道,看着牧天一离去,从薛凯峰身后走出几个人,正是其他几位长老。

“你说这小子能得到武技吗?”张成看了看其他几大长老问道。

“难说,不过传说,但凡能在天选阁得到武技的人都是大气运之人,也不知是真是假。可惜我那个徒弟如今生死不明,哎。”林渡长老叹道。

“呵呵,你这个当师父的居然忽悠徒弟去那不靠谱的天选阁?”萧兰长老白了薛凯峰一眼,笑道。

“嘿嘿,我也好奇我这徒弟能在天选阁选出个什么来!”薛凯峰嘿嘿一笑,若是这次牧天一还能给他惊喜,那说明他却是大气运之人,日后定能成为西陵学院的骄傲,他很期待牧天一的表现。

此刻牧天一朝着武技阁方向奔去,完全不知道几大长老在其背后的议论,武技阁位于图书室的南面,不似图书室那种塔型结构,武技阁更像是一个回形迷宫,从最外层到最里面一层,共几层,最外一层是后天境之下的功法,而往里依次是灵者境功法,真灵境功法,皇灵境功法,最里面那一层被称为天选阁。

除了天选阁外,其他几层都是需要达到一定修为,并且完成任务积攒足够的积分才能换取进入的资格,而天选阁却是交一千下品灵石便可进入一次,而且一次只能进入一人。

武技阁外有一间木屋,木屋后面是陡峭的高山绝壁,四周山花绽放,绿树藏幽,木屋前,一个小小的院落,一老者躺在摇椅上昏昏欲睡,脸上还遮着一顶草帽,看起来就像一农家老汉。

牧天一放慢了脚步,缓缓走到摇椅旁边,他并未出声,而是盘坐下来,等着陈长老。

其实陈长老对待每个来到武技阁的弟子都是这样,他实际是在考验弟子的耐性,然而大多数弟子都跟赶时间似的,甚至有的有些身份的弟子更对他出言不逊,当然,结局都很凄惨,因为陈长老是名副其实的高手,修为莫测高深。

一炷香后,陈长老半睁着一只眼睛,瞥了在一旁盘坐的牧天一一眼,心想,这小子的心性倒是不错,不过这却激起了陈长老的一丝恶趣味,他想看看这小子到底能坚持多久。

于是,奇怪的一幕出现了,一个时辰后,那个头上遮着草帽,躺在摇椅上的老者开始不自然的扭来扭去,反倒是那个盘坐休息,等待的年轻人,仍然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在闭目养神。

“小子,你没完了?你要等到什么时候?你不是要进武技阁吗?半天不知声!!”陈长老忍不住丢掉草帽,一脸怪异的看着盘坐休息的牧天一,心想,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哼。

“哎呦,陈长老你睡醒了?可真是让弟子好等啊。”牧天一眨了眨眼,一副我就是故意的,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哼,你这臭小子,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陈长老吹胡子瞪眼的怒道,不过眼底却是闪过一丝笑意,他并非真的动怒,这小子的心性比他那个师父竟然还高,而且也是性情中人,很会对他胃口。

“得,您老骂我一个就行了,怎的把我师父也带上了,亏我师父还特意为您准备了九灵桂花酿,哎,我还是先拿走好了,等您老气消了我再来。”

临来之前,薛凯峰特意为其带上九灵桂花酿,并告知牧天一,这陈老别的爱好没有,就是这灵酒从不断顿,每天必喝,一天不喝就浑身难受。

“别别。。。若不是我今天还没喝上一口酒,你以为论心性我能输给你这臭小子啊。”陈长老一步踏出,下一步已是回到了躺椅之上,而他的手中多了一壶九灵桂花酿。

牧天一虽然早就知道陈长老修为奇高,但却没想到,他在陈长老面前,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看着已经空无一物的手,牧天一摇了摇头,无奈一笑,暗道,自己的修为还是太浅了。

陈长老抱着酒壶大口大口的海饮,没有一丝长老形象,这时院外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看来人,竟然是唐天极,还有几名不认识的初入内门的弟子。

“呦,呵呵,看看这是谁?这不是牧天一么?怎么,你抓到冒充北川学院弟子那伙人了?”唐天极冷笑道。

“抓那伙人,我的确抓不到,不过收拾你却绰绰有余,你要不要试试?”牧天一也不恼,只是淡淡一笑,瞥了一眼唐天极,说道。

唐天极面色一惊,本能的朝后退了一步,冷哼了一声,却是不敢在言语,而是转身朝着陈长老说道:“陈长老,这是一千下品灵石,我要进天选阁,把进入的灵牌给我。”

这陈长老看起来不修边幅,又只是个守门的老者,唐天极自然不放在心上,何况想他乃是唐家少主,即便任务殿长老对他都要礼让三分,何况一个小小的看门长老。

陈长老没有理会唐天极,仍是自顾自的喝着酒,一边喝一边喊,“好酒,好酒,就是不太过瘾,还没喝呢就没了。”他抿了抿嘴,面带失望的将酒壶朝下抖了抖,果真是一滴酒都流不出来了。

“呵呵,下次我来再带壶更好的给你,行了吧。”牧天一无奈摇头一笑,说道。

“嘿嘿,这可是你说的,可别骗我这老头子呦!”陈长老这才面露笑意说道。

“陈长老。。。”唐天极面色微揾,又叫了一声。

“小子,看你给我带酒的份上,我就给你讲讲,来来,跟我进屋。”陈长老面色微醺,朝着牧天一招了招手。

“哼,你这老不死的,不过一个看门的,叫你长老是给你面子,你居然敢无视我的存在,你真当我这个唐家少主是好惹的了?”唐天极哪曾被如此无视,此刻他怒不可遏,骂道。

旁边几个新入内门弟子大惊,顿时朝两侧连退了数十步,唐天极不知道这陈长老的厉害,但他们确是有所耳闻,他们虽然初入内门,却不是新进弟子。

只觉一股飓风凭空而起,毫无预兆,而陈长老如同扇苍蝇般一挥手,唐天极便被那股飓风扇飞出去,重重的跌落在数十米之外的地面上,口中丝丝鲜血溢出。

“你居然敢打我!哼,很好,咱们走着瞧。”唐天极恼羞成怒,掉头准备离开,这时身后又来了几个人,竟然是五大长老。

“是谁打伤了我徒弟!!”陈丰阳的声音并不大,但极具穿透力,即便是几十米外的牧天一也听得清清楚楚,看到唐天极突然从天而降,跌落地面,陈丰阳的脸色瞬间变得冷凝,不善。

陈丰阳第一反应便是牧天一,毕竟今天牧天一被其师父怂恿来天选阁的事情,他们都知道,虽然牧天一天赋妖孽,但不等于他可以随意欺负自己徒弟。

“哼,我打的,你不服?”陈长老冷哼一声,沉声说道。

陈丰阳突地心里咯噔一下,暗骂唐天极那小兔崽子是头猪,怎的就惹了这个老煞星了。

其他几大长老也是心里一紧,他们可是知道,这陈长老平时看起来虽然不修边幅是个酒鬼,但真论实力,除了薛凯峰能与之一较高下,其他人都只能靠边站。

五大长老加快脚步,瞬间便来到陈长老面前,而陈丰阳还一手拎着唐天极。

“呵呵,陈长老,我这不肖徒弟惹你生气啦?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训他,你先消消气。”陈丰阳见状,哪还有刚刚那为徒出气的霸气样,只剩下赔笑了,心中更是暗骂了唐天极不知道多少遍,真是让他颜面扫地。

“哼,别来这套,我不吃。”说完,转身便拉着牧天一进了木屋,留下几大长老尴尬的杵在屋外,大眼瞪小眼。

“这算怎么回事?好歹酒是我送的,怎么这小子进去了,却把师父给丢在门外?”薛凯峰看着这一幕,有些无语道。

萧兰抿嘴一笑,说道:“你这个徒弟倒是深得陈长老喜爱呢,你这个师父可以靠边站了。”

“说,怎么回事!!”此刻陈丰阳盯着唐天极面带不悦,沉声问道。

“我。。。没,没什么。”唐天极这才惊觉自己可能惹了不该惹的人,这陈长老看来绝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五大长老被他晾在屋外,居然毫无怒意。

“给我说!!!”陈丰阳可不会被唐天极那只言片语给糊弄过去,这陈长老可不是好惹的,而且天不怕地不怕,是个不要命的主。

唐天极见师父面色不善,也不敢在有所隐瞒,只能实话实说,陈丰阳却是越听越惊,只觉背脊发凉,脸色煞白,若是可以,他真想将这个愚蠢的唐天极就地正法。

陈丰阳一巴掌扇了出去,唐天极再次被扇飞,竟是比之前被陈长老扇飞的更远,伤的更重,可见陈丰阳被气的不轻。

“你给我回去面壁思过,年底大赛之前不许出修炼地,否则年底不许你参加大比。”陈丰阳怒吼道,身体气的直哆嗦,若不是他是唐家少主,他能一巴掌把他扇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