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天劫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就这点水平?
作者:西门小陆  |  字数:2671  |  更新时间:2019-07-28 19:26:01 全文阅读

两道身影交错奔袭,两侧带起呼呼的风声,而牧天一昂首站立,一动不动,一脸漠视。

“找死,就成全你。”二人被牧天一那漠视的表情激怒,全身灵力瞬间爆涌,竟是提升到了先前灵力的两倍。

“水月剑法”柔中带刚,看似如水滴般毫无威力,其实每滴水中都蕴含着巨大的杀伐之力,而且穿透力惊人,竟是能将石块直接击穿。

而牧天一单手一挥,一道道土系护盾出现在身前,仿佛一道道砂墙。

“哼,我这水月剑,连石块都能击穿,你居然妄想用砂墙拦截,真是自不量力。”陆庭嗤笑一声,无数水滴已是应声二到。

陆庭已经能够想象牧天一被滴水穿身而过时的凄惨模样,不由得狂笑起来。

刘三也是长出了口气,暗想,陆师兄的水月剑法那是土系护盾的克星,一般土系护盾虽然能抵挡重力攻击,却无法阻止水月剑的滴水穿石之力,这小子这次死定了。

然而当水滴落入牧天一护盾之时,陆庭和刘三却是傻了眼。水月剑渗入牧天一的护盾后竟是失去了踪迹,完全为发挥一点点威力就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未出现过,而护盾仍然完好无损。

“怎么可能?”陆庭惊叫道。

刘三也是一怔,陆师兄这招从未失手过,即便不敌,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这小子到底是用的是什么功法?

躲在树丛的白逸风也是傻眼,这陆庭是在开玩笑吧,这种威力的剑法也好意思使出来啊。

“就这点水平?看来我是高看你们了,亏我还给你们布下了几道护盾,结果一道都没穿透,这还滴水穿石?呵呵,真是笑掉大牙。”牧天一冷笑道。

其实陆庭的攻击非常犀利,但他却不知,牧天一在土系护盾中掺杂了水系灵力,所以其护盾并非坚硬如石的那种刚性护盾,而是刚中带柔的护盾,水遇水只能是融合沉寂,怎么可能还发挥出威力,但这些他可不会告诉陆庭。

“哼,你肯定是用了什么诡计,否则我这水月剑不可能会失败,只可惜现在是白天,若是夜晚,就让你知道我水月剑真正的威力。”陆庭不相信牧天一是凭真本事抵挡住他的攻击,他一定是有什么法宝之类的东西。

虽然法宝在凡人境比较稀少,甚至皇者境之下没有几人能拥有,但这小子也许有些机缘得到什么法宝也说不定,找机会收拾掉这小子,定要将他身上的法宝全部得到。

“哦?你以为我是用了法宝?呵呵,法宝我到还真有,不过对付你们这种货色根本用不到。”牧天一微微一笑说道。

“找死,我看你不过是灵者境而已,我二人合力连真灵境初期都不一定是我们对手,小子你只有死路一条,乖乖交出生机草和法宝,让你死的痛快点。”刘三威胁道。他也觉得牧天一不过是动用了法宝,而法宝并非是那种随时都可以激发的,用过一次便会需要吸收灵力修整一段时间。

“哎,真是死不悔改,死到临头居然还想着我身上的宝物。”

牧天一面色一冷,双手微动,“青龙出海”的拳劲已经在双手中隐隐蓄力,一道道金色灵力夹带着呼呼的破空之势,一条金色巨龙腾空而起。

同时双手快速结印,无数水柱冲天而起,水龙阵开启,与以往不同的是,牧天一在竹林中得到千竹阵的布阵之法,虽然此刻无法布阵千竹阵,但他却可以借鉴一二,将灵力注入水龙阵内草木之中,那些草木瞬间如同一根根利刃,所到之处发出呲呲的钢牙摩擦之声。

陆庭和刘三面露惊恐,他们没想到牧天一竟然还是一名阵法师,而且所布之阵威力之强,只怕是真灵境也会被困于内。

“追风符!”陆庭连忙打出符箓,想要借助符箓在阵法未启动之前冲出阵法,然而,一道水龙顷刻想他袭来,将他即将破阵的身体又打了回去。

“土遁符!”陆庭再次祭出符箓,这土遁符在一次性符箓中是比较难炼制的符箓之一,需要很多灵石以及土系灵物的内核,但其实毫无威力,主要是用来遁逃,借助大地之力遁走,一般的阵法是无法拦阻土遁符的。

“陆师兄,救我,救我,别把我留在这里。”刘三在阵中四处冲撞,却是无法挣脱,水龙从四面八方朝他袭来,地上的草木植物宛若一把把钢刀,割到必见血。

刘三已是全身血肉模糊,鲜血淋漓,只剩下不停的挣扎,呼救,惨叫。

陆庭心中咯噔一下,但一狠心,道:“师弟你放心,师兄定会记下此仇,日后一定会让他加倍偿还,师弟你就安心去吧。”

双手木系灵力涌动,一道道绿色光芒将土遁符包裹,土遁符瞬间光芒大作,形成一道大地色光圈,将陆庭罩在其中。

“陆庭,你这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忘我这几年一直跟在你身边,我帮你处理了多少肮脏的事情,你居然这么对我,你不得好死。”见陆庭完全不理会自己的求救,刘三也是豁出去了,反正也活不了了,自然是见不得陆庭好过。

“哼,师弟,你就不要在抱怨了,我当你是师弟还愿意给你报仇你就知足吧,师兄我先走了。”

一层层光圈在陆庭身上缠绕,只见陆庭身影越来越淡,紧接着便朝地面下沉去。

牧天一一惊,想不到这陆庭居然还拥有土遁符,这倒是他疏忽了,若是让他逃走,那必定是麻烦一件。

就在这时,白逸风却是动了动。

“大哥,你放心,他跑不了,这个家伙交给我了,论土遁,我是他祖宗。”

白逸风嗖的一下沉入土中,片刻之后,沉入土中的陆庭却是惊慌失措,一声惨叫,飞出地面,又进入了水龙阵之中。

“怎么样大哥!这小子这不是又回来了。”白逸风骄傲的仰了仰头,刚刚还在草丛躲着,准备随时逃走,这会却一副不畏生死的大侠模样。

“干得不错,头一次发现你还有点用。。。”牧天一朝着白逸风眨了眨眼道。

“这什么话,我一直很有用,只是。。。你没发现而已。”白逸风不满的嘟了嘟嘴道。

“哈哈哈,陆师兄,你怎么又回来了?”刘三看着此刻狼狈不堪的陆庭一阵狂笑,心中激爽不已,这些年,他只会看别人脸色,哪曾向今天这样能够放声狂笑。

陆庭一脸死灰,道:“你放了我,我保证从此不再打你注意,你若杀了我,东方大陆陆家不会放过你的,我大哥陆炎更不会放过你。”

紧接着陆庭捏碎手中玉符,又道:“看到没,我已经将消息传回陆家,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你就等着被陆家报复吧。”

“我真是好怕啊。。。”接着牧天一跃入阵中, 手中蓄势已久的巨大金龙呼啸着朝陆庭甩去。

强大的爆发力撞击在陆庭仓促之间祭出的“护身符”之上,砰的一声,护身符应声而碎。

再次施展水月剑法,但却完全不是青龙出海那种狂暴之力的对手,顷刻间水月剑法被冲散,陆庭惨叫一声,倒飞出去,口中鲜血直喷,衣衫已是破烂不堪,跌落在地面上,地上无数草木宛若钢刀锯齿,将已是重伤的陆庭割的血肉模糊。

陆庭惨叫哀嚎,求饶,在地上翻滚,想要减轻痛苦,但却没想到,地上草木众多,反而将他割出更多伤口。

牧天一施展幽冥雀步瞬间来到陆庭面前,一拳轰出,陆庭头颅碎了一地,死的不能再死。

刘三望着死掉的陆庭放声狂笑,然而笑声还未停止,便是被牧天一一拳击碎头颅,同样死的不能再死。

收回阵法,牧天一发现除了一些下品灵石,还有一本水月剑谱,便在没什么其他值钱的东西了。

“陆庭也没什么好东西啊,还吹自己家势力多大。”牧天一瞥了瞥嘴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