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天劫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真假北川学院弟子
作者:西门小陆  |  字数:2235  |  更新时间:2019-07-10 21:32:01 全文阅读

天色突然变得昏暗,狂风四起,飞沙走石,四周花草树木开始扭曲,一阵空间震荡后,所有人化作一道光,消失在天玄地宫。

此刻西陵学院众长老以及院长萧长风,已经等候在传送阵旁,然而当他们看到接下来的一幕,却全是一脸呆滞,久久不能自已。

除了西陵学院,万圣学院以及北川学院的弟子外,另外两院弟子却皆是躺着出来。

众长老一度以为,这两大院是遭到其余三院围攻了,但当他们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全都一脸怪异的瞅着牧天一,仿佛他是一个怪物。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进去时只有后天境的牧天一,短短三个月出来时,却已经是灵者境。

“哈哈,不愧是我薛凯峰的徒弟,就是霸气,妖孽。”薛长老拍着牧天一的肩膀,满意的点点头,对这个弟子,他是越看越高兴。

居然让他无意间捡到个宝,当初他也只是一时兴起,完全没想到短短一年多时间,这小子居然从凡人境到达了灵者境,这的确是超级妖孽了。

“师父,给,这是徒弟孝敬您的。”牧天一拿出两枚凤凰泪,恭敬的交到薛凯峰手中。

紧接着又给了院长萧长风,花青青,战惊天和元墨一人一枚。

薛凯峰接过凤凰泪竟是双手微颤,这可是玄者梦寐以求的逆天灵果,饶是薛凯峰这样的境界也无法随意得到这种灵果,让他怎么能不激动呢。

“好,好,好”薛凯峰连说三个好字。

突然又压低了声音,悄声说道:“徒弟啊,这凤凰泪可非一般灵果,你这么当大白菜往外送,为师都替你心疼啊。还有这一枚凤凰泪你收好,为师只留下一枚便可。”

“师父不必介怀,徒弟我这里还有呢。”牧天一淡淡一笑,虽然他很爱财,但对自己人却并不小气。

薛凯峰干咳两声,说道:“你当为师跟你客气呢?这凤凰泪只有吞服第一枚时有用,第二枚就作用不大了。”

“呃~~这样啊~~~”牧天一突然感到一阵心痛,暗道,天啊,他给多了,他居然给了冷夜两枚,那要是换成钱得换多少啊!!牧天一在心中那叫个捶胸顿足啊。

于是四处张望,想要找寻冷夜的踪影,然而他却发现,北川学院众弟子居然全部消失不见了。

牧天一心里寻思着,他们怎么走这么快?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院长,院长,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院长萧长风正拿着凤凰泪细细端详,却见一名弟子慌慌张张的疾奔而来。

“在,在,学院外的传送阵附近,发现了几名弟子!”那名弟子气喘吁吁,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这有什么奇怪?真是胡闹,传送阵附近哪天安静过。”长老张成训斥道。

“不,不,不是,是北川学院弟子!!而且全部死了。”那名弟子解释道。

“什么?”几大长老同时惊道。

牧天一也是猛地一怔,那冷夜可不是一般人物,什么人能把他们全部撂倒?

牧天一跟着几大长老急奔学院外的传送阵而去,然而让牧天一没有想到的是,这倒下的几名穿着北川学院服饰的弟子,他居然一个都没见过,根本就不是进入天玄地宫的那批人。

“怎么可能?”牧天一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从这些人的死亡情况看,至少有几个月了,正是进入天玄地宫前。

牧天一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那进入天玄地宫的北川学院弟子也许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北川学院弟子,他们究竟是谁?

“刚刚那些北川学院传送出来的弟子呢?”院长萧长风突然警醒,问道。

“回,回院长,已经全部离开了。”看守学院的一名杂役回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薛凯峰问。

“已经离开一炷香时间了。。。”杂役回道。

“这是有预谋的,计划相当周密,怕是这些北川学院弟子之所以能被找到也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现在想要追,肯定是不可能了。”长老萧兰面色阴沉的说道。

“只是这下,我们要如何向北川学院交代啊。。。”院长萧长风面容踌躇,完全没了得到凤凰泪的喜悦。

“院长,这肯定是牧天一和那伙人串通好的。”唐天极突然说道。

“不许胡说!”院长斥道。

“不是我胡说,不信你问他,我亲眼看到他给了那伙人两枚凤凰泪,若不是一伙的怎么舍得一次给出两枚?他给院长您才一枚。”

唐天极似乎是逮到了机会,更加添油加醋的说起牧天一和那冒充北川学院弟子那些人的眉来眼去。

饶是牧天一也开始佩服唐天极的颠倒黑白的能力。

“天一啊,你不想解释解释吗?”院长萧长风道。

“哎,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与那些人素未平生,只是感激他们没有趁人之危跟着其他学院欺辱我们西陵弟子而已。”牧天一摇了摇头,叹息道。

“就是,我们都可以作证,牧天一根本就不认识那些人!!”其他西陵学院弟子附和道,若是没有牧天一,他们早就被其他几大院弟子给虐了,又怎么可能平安出来呢。

“不过弟子愿意尝试去追一下那伙人,看看是否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牧天一淡然的说道,没有一丝惊慌,没有一丝犹豫,眼中只有坚毅。

“哼,谁知道你是不是要跟着一起逃走。”唐天极面露不屑,仿佛已经断定牧天一就是一个西陵学院的叛徒。

“住口!!逆徒,休得胡言。”陈丰阳忍无可忍,大骂道。

随即一巴掌将唐天极扇飞出去,唐天极踉跄着捂着脸,起身,却是低下头,不敢再言语。

但心中对牧天一的恨意却是更深了一分,认为师父会怪罪他完全是因为牧天一。

陈丰阳心中很是懊悔,当初究竟是哪只眼睛看走眼了,居然认为唐天极是个天才妖孽,这家伙根本就是个白痴,凭他三两句空口白话,根本不可能让院长相信,更何况,牧天一刚为学院夺得凤凰泪,立下大功,区区几名北川学院弟子怎么可能让院长拿牧天一问罪呢?

“弟子在天玄地宫与他们有过接触,追踪起来容易些,一个月,无论是否有发现,弟子都会回来,也算是给北川学院弟子一个交代吧,还望院长成全。”牧天一恭敬说道。

“好,不过,要小心,这伙人可不简单。”院长萧长风点了点头,应道。

其他几大长老也是纷纷点头,这牧天一可是比唐天极要强得多了,不骄不躁,一身正气,皆是感叹如此弟子让薛凯峰占了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