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天劫 > 正文
第一章 葬魂渊 (2019.10修订版)
作者:西门小陆  |  字数:6214  |  更新时间:2019-10-04 00:29:15 全文阅读

序章

正午时分,火热的阳光洒向大地,将地面烤的似是要沸腾起来,周围树木无精打采的卷曲着叶子。

到处充斥着窒息与闷热,连鸟儿也躲进了树荫之中,耷拉着翅膀,张口喘着大气,整个大地如同火炉一般。

“嗖嗖嗖”

忽然数十道身影凭空出现,时而掠向高空,时而贴地急奔,为首之人更是仿佛天上的鸟儿那般在半空中飞行。

那为首之人是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面色苍白,但眼神却是异常犀利,仿佛拥有一双鹰的眼睛,此刻,他薄唇微抿,双目微眯,眼中闪过一抹炙热。

正是魂族的族长温隐,此刻,他的目光时不时的扫向前方不远处的悬崖。

而他身后那数十道身影也同样朝着前方急速奔行,与那中年人不同的是,这些人此刻已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但同样双眼炙热。

“族长,这断魂崖可是从没人能下得去,咱们这样贸然前往,怕是不妥啊!”

一位须发全白的老者飞掠到半空,紧跟在中年人身后,露出一丝担忧,道。

“准备什么?凌霄宫,幽冥殿,十二枭都自认准备充足,结果呢?那些进去的人,还不是都没能出来!”中年人冷冷道。

“这。。。”老者被说的有些语塞,竟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但他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关键还要看实力,那些人不过是些皇灵境的垃圾,怎么能和我这半步圣灵境相比,这片大陆哪里是我没去过的?”中年人冷哼了声,对于那些人,他从不放在眼里。

“这断魂崖不过是被一些无能的人给传的邪乎罢了!”

“但听说,那断魂崖能让传音符失效,甚至机关阵道在那里也无法使用,如此诡异的地方,怕是在极西的万恶深渊都难以遇到!”

老者的担忧也并非空穴来风,之前来这里的那几波人可都是个顶个的高手,却都没能再出来。

“大凶之地,必有重宝,什么样的险地我没经历过?畏首畏尾怎么能成大事!”中年人面露不悦道。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仿佛一下子进入了深夜。

周围树影摇曳,发出“沙沙”的仿佛蛇吐信的声音。

黑雾缭绕,毒瘴在葬魂渊中奔腾,似是要冲上断魂崖。

阴冷的气息充斥着周围的一切,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此刻已是被黑暗取代。

时不时传来海浪拍打岸边的“哗啦哗啦”的声音,还有如惊天骇浪般的海啸之音,其中竟隐隐传来类似龙吟之声。

魂族弟子们不由地打了个寒颤,刚刚那一身热汗瞬间被森冷的阴寒之气激了回去。

“这就是断魂崖!。”不少弟子惊呼道。

“那下面就是葬魂渊了?”

一弟子好奇的刚要去到悬崖边,便被旁边的同伴一把拉了回来。

“你不要命了?你不知道断魂崖不能随便靠近吗?”

“为什么?”那弟子一脸茫然,他自然听过这句话,但却没人和他说其中缘由。

“据说,凡是靠近断魂崖三尺之内的玄者都会被吸进去,再也出不来!”那弟子一脸神秘,表情透着恐惧,小声道。

听到这一番话,那弟子瞬间脸色变得煞白,望着不远处的悬崖,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还好,还好,刚刚你把我拉住了。”

“你们都留在原地,不许妄动,我先去看看。”

就在温隐刚刚靠近断魂崖三尺之内向下望去,那一瞬间,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啊!”

紧接着,便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拉了进去,掉进了那无边黑暗之中。

众人皆是被这一幕给吓得呆住了,足足愣了半分钟,才发出一阵惊声尖叫。

“啊!族长。”

那老者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却也是来不及了。

就在他追着温隐,身体往前一探的瞬间,同样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便是消失在断魂崖那无尽的黑色毒瘴之中。

眼看族长和老者接连掉进葬魂渊,不少魂族弟子都被吓破了胆,呼喊声,哭闹声,不绝于耳,再却没人敢靠近断魂崖查看究竟。

此时,他们隐约听到了葬魂渊中传来痛苦的哀嚎之声,还有那龙吟咆哮之声。

至此,温隐成了魂族有史以来唯一一个在众人眼前失踪的族长,而最令魂族痛心的并不是他们失去了一位族长,而是他们同时把魂族的传承魂戒给弄丢了。

因为这件事,占据这片土地的魂族更是下了禁令,严禁族人靠近葬魂渊。

更因为温隐的失踪,自此葬魂渊成了人人谈之色变的地方,再也没人敢去那里一探究竟。

(序章结束)

第一章 葬魂渊

断魂崖下葬魂渊。

毒瘴弥漫,寒气缭绕,空气中到处都充斥着阴寒冷冽的气息,连阳光都似乎有意躲避这里,仅靠偶尔一丝微弱的光线,让人分辨出现在还是白天。

崖底,一块陡峭的巨石之上,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以一种奇异的姿势盘腿而坐。

然而仔细看去,却发现巨石顶上成锥状,而少年也并非是坐在巨石之上,而是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以脚尖为支撑,盘立于巨石之上。

此时少年双眸紧闭,气息竟与周围似是融为了一体,给人一种他就是巨石一部分的奇妙感觉。

就在这时,一股劲风涌来,悄无声息,竟是一只鞋。。。。。。

这只鞋眨眼间便来到少年头顶,就在这只鞋要砸中少年的瞬间,少年只是脚尖轻轻一转,身体似乎都未动过一下,便躲开了鞋子攻击。

少年半睁开一只眼眸,向远处瞟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得意之色,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是在嘲弄丢鞋人,鞋丢的不准。

只是这得意还没来得及显现出来,便被一股捶胸顿足般的懊恼之意所取代,鞋子稳稳的砸在了巨石之上,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巨石竟被一只布鞋砸的崩然碎裂成无数碎石。

只听“啊!唉哟。。。”一声惨叫,少年来不及反应,便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哼,跟我斗,小子,你还嫩着呢!”

这时远处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光着一只脚坐在石凳之上,看着那明着练功,实则睡觉的孙子,又气有好笑。

而那只作为暗器的鞋子,如同长了翅膀一般,又飞回到老者手中。

“当着老子面睡觉?你当你爷爷我是摆设不成?”老者气的吹胡子瞪眼。

“什么睡觉?我那是睡觉吗?我那是空灵状态,练到忘我境界,臭老头,你懂不懂什么叫空灵啊,竟然这么伤你孙子我的心,我需要补偿。”

牧天一说着,抖了抖身上的尘土,大摇大摆的走到石桌旁,拿起一枚灵果随意的往嘴里一丢。

紧接着是第二枚,第三枚,第四枚。。。。。。一直吃了十枚才满足的停了嘴。

“啧啧,败家啊,这么多极品的血灵果要是给别人,吃这么多都能达到灵者境了。”

老者虽然这样说着,但却丝毫没有制止的意思。

“还说呢,还不是你和老爹造的孽,攒那么多仇家给我也就算了,那狗屁永恒之心碎片在我体内,我是连血脉之力都被那破碎片压制着,以后我就只有逃亡的命了。”

牧天一越想越气,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

这方天地每个人体内都拥有血脉之力以及五行元素,一般人到七八岁便可激活血脉之力进行修炼。

未激活血脉之力的被称为凡人境,只能修炼筋骨,却无法提取五行元素。

一但激活血脉之力便可以吸收天地灵气进入体内,便是进入了先天境。

只有进入先天境的玄者方可提取体内五行元素修炼,但仍以练体为主,只有进入后天境才能使体内五行元素形成五行气旋,后期更可以掌控天地间的五行元素。

五行元素,又被称为五行之力,分别是金,火,木,水,土,并呈现不同色彩,分别为金色,红色,绿色,蓝色,大地色。

金之力能增强攻击强度,提升武器的坚韧度,是攻击五行。

火之力则是丹器师专属,可提升炼丹炼器品质以及成功率。

木之力则是符箓师专属,可提升符箓成符率以及符箓威力。

水之力则是阵法师和傀儡师的专属五行,只有掌控了水之力才可以控制高端阵法以及傀儡。

土之力虽以练体为主,但其防御力是其他五行之力所不能比拟的。

“这永恒之心碎片的压制之力倒也不是不能解除,只是。。。。。。”老者双眼闪烁,犹豫起来。

“只是什么?臭老头,你不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吧,一看到你这表情我就知道我要倒霉。”牧天一愤然道。

虽然牧天一知道他爷爷说的”只是”绝对不简单,但是若是能解除永恒之心碎片的压制,他就能回归正常的修炼,让自己不至于只能躲在这崖底,暗无天日的活着。

“混小子,你是我孙子,我还能害你不成?”老者眼神闪烁,眼中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心虚。

“嗯,嗯,你真是我亲爷爷,我六岁那年被你丢在悬崖半腰,七岁那年被你丢在鬼戾鼠堆中,八岁那年被你抢了我一枚银灵果之类的事情我已经全都不记得了。。。。。。”

牧天一愤愤然的回忆着悲惨的往事。

“其实也很简单,只要再找到一枚永恒之心碎片,激活你体内沉寂的永恒之心碎片,就能让永恒之心碎片苏醒,这样你不止能回归正常修炼,修炼速度更是比寻常人快十倍不止。”

老者似乎是完全没有听到牧天一的抱怨一般,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是,是,但我上哪里找去?苍天啊!老爹啊!”牧天一真是欲哭无泪。

当年天目殿毁灭,天目殿殿主牧云飞和其夫人凤鸣娇生死未卜。

牧云飞的父亲牧天雄,带着两岁的牧天一以永恒之心为媒介,施展了时空禁术,穿梭到了亿年之后,才躲过一劫。

而天目殿镇殿之宝,永恒之心则破碎成十三片,除却其中被牧天一吸收的一片,还有十二片散落在世间各地。

然而亿年之后沧海桑田,想要找到这十二枚永恒之心碎片无异于 大海捞针。

“有一个办法。。。。。。”牧天雄突然顿了一下,有些犹豫的看向牧天一。

“肯定不是什么好办法。”一边说着,牧天一随手又往嘴里丢了一颗血灵果。

正在这时,只听一阵“吱吱吱”的声音传来。

牧天一顿时神情紧绷,紧接着“嗖嗖嗖”,几根树枝如离弦的箭,瞬间朝声响处飞射而出,那快如闪电般的树枝笔直的插进土中,直接没入半截,可见其力度之大。

这绝不是一两年能修炼出来的体术,而发出这如暗器般的树枝的,正是仅仅只有十二岁的牧天一。

可让牧天一有些抓狂的是,虽然他已经足够快了,但那可恶的鬼戾鼠却比他更快,生生躲过了他所有的攻击,并且毫发无损。

鬼戾鼠得意的站起身,继续“吱吱吱”的叫,手里还捧着不知从哪里偷来的火心果,大口的啃着。

“哎呀,你这臭鬼戾鼠,吃的居然比我的灵果还好,老实交代,这火心果是哪里来的?”

牧天一眼中透着一丝惊讶与贪婪,这鬼戾鼠的嗅觉可真不是一般的灵敏,任何灵果似乎都逃不出它的手心,连银翅猿藏着隐蔽的树洞里的灵果都能被他翻出来。

这鬼戾鼠便是牧天一七岁那年被爷爷丢进鼠堆中,经过一天一夜的厮杀而收服的鬼戾鼠王。

虽然只是初级妖兽,但它寻找灵果的能力却是高级妖兽都无法比拟的。

鬼戾鼠又是一阵“吱吱吱”,回头朝葬魂渊深处跑去,牧天一没有迟疑,紧跟了上去。

至于爷爷说的那个什么办法,反正也绝不是什么好办法,还是跟着鬼戾鼠去找宝贝要紧,他可是知道能吸引鬼戾鼠的绝对是极品灵果之类的灵物。

牧天一跟着鬼戾鼠,来到一片荒草丛生的地方,这里的树木散发的阴寒之气更加浓郁,连一丝光线都没有,似乎永远都是黑夜,但这对天生慧眼的牧天一来说却不算什么。

拥有慧眼的人,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一样可以看得清楚。

随着鬼戾鼠左转右转,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牧天一发现自己竟来到了一处特别的地方。

虽然在这崖底生活了这么久,他却从不知这里还有这样的地方,这里到处是石头,还有不少银花铁树,阳光竟能透过毒瘴照射进来,是崖底少有能晒到太阳的地方。

鬼戾鼠在一颗粗壮的,如水缸般粗细的大树前停了下来,大树看起来极为普通,但牧天一却知道,鬼戾鼠绝不会无缘无语停在树前。

牧天一绕着大树上上下下转了几圈,心中大惊,这树竟是空心,而且树芯之中竟全是极品灵果,灵花,灵草之类,更有一株竟然是天材地宝黑玉仙草。

黑玉仙草散发着浓浓的异香,只是闻着都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据说黑玉仙草内蕴含着巨大的日精月华之力,不仅能提升灵力修为,更能洗精伐髓,并在未来两个月内持续吸收多于平时五倍的灵力。

乐的牧天一差点流出口水来。

“哈哈,干的好,这是你干的最棒的一件事。”牧天一大笑着,对鬼戾鼠夸奖道。

牧天一将灵果全部取了出来,放在一块巨石上,哼着小曲,将灵果一颗一颗放进袋子中,足足装了三大袋。

装完灵果,牧天一才注意到,这巨石竟有些特别,巨石散发着淡淡的黄色幽光,竟是罕见的月明石。

月明石乃是月灵石吸收亿万年的阴寒之气以及月华之力蜕变而成。可以淬炼神魂,可引月华之力,是修炼瞳术必备。

曾经天目殿的《万象眼灵决》可是世间几大高端术法之一,也是唯一一部修炼瞳术的术法。

虽然现在牧天一体内血脉之力被封,但只要血脉之力觉醒他便能吸收天地灵气修炼。

于是牧天一小小的身体,一手拎着三大袋灵果,一手举起一人高的月明石,这形象真像是蚂蚁撼大树,极不协调。

虽然拿着这些东西对牧天一来说并非什么难事,但速度却是慢了很多。

就在牧天一悠哉的哼着小曲,拎着灵果举着月明石缓步往回走时,一声巨吼响破崖底。

牧天一顿觉不妙,回头望去,只见不远处,那颗被他掏空的大树旁,一只巨大的银翅猿正在仰天长啸,眼中充满愤怒的杀意,一种嗜血的戾气充斥全身,森然的盯着牧天一的方向。

紧接着,四肢并用,背后银翅猛烈的煽动,仅在片刻之后,一股巨大的冲力,携带着极强的劲风,如闪电般冲向牧天一,似是要将他撕碎一般。

“我勒个天啊,这银翅猿竟是七级妖兽,而且还开了灵智,怎么可能?”

牧天一本来缓慢的动作顿时快了数倍,但却没有身后的银翅猿快。

“现在只能拼命往回跑了”,牧天一想着,自己掏了银翅猿的老巢,这银翅猿铁定是不会放过他的。

只是几个呼吸之间,银翅猿便已经来到牧天一身后,银翅猿的巨掌携带者恐怖的巨风朝牧天一袭来。

“救命啊!爷爷!”牧天一一边跑一边喊着,“爷爷,你再不来救你孙子,就没人给你收集永恒之心碎片了。”

牧天一飞快的变化着步伐,险之又险的躲过了银翅猿的攻击,银翅猿变得更加暴戾起来。

虽然牧天一体术很强,但也只是未激活血脉之力的普通人而已,对付三级以下妖兽还行,这七级银翅猿,还是开了灵智的,牧天一可没觉得自己有能力逃掉。

又是一波猛烈的掌风袭来,牧天一只能狼狈逃窜,身上已经多处被银翅猿掌风扫的皮开肉绽,有的伤口甚至深可见骨。

如果这时他选择丢掉灵果和月明石,绝不至于如此狼狈,虽然不是对手,至少有机会跑掉。

更加爆裂的攻击紧随而至,丝毫不给牧天一喘息的机会,一股强大的气劲伴随着银翅猿的掌力,瞬间就要没入牧天一的头顶,这时,攻击却戛然而止。

紧接着“轰”的一声巨响。

一个巨大的物体被一股更加强横的力量轰进了崖壁之内,身体竟被轰成了肉泥,连兽核都碎成了渣,死的不能再死了,正是那银翅猿。

不知何时,牧天雄已经来到了牧天一身边,从轰死银翅猿到现在竟然连一丝灵力波动都没有,若非绝顶高手是绝对做不到的。

连牧天一都不知道自己这个爷爷到底是个什么级别的老怪物,因为他从未见过爷爷使用灵力。

“你小子,要财不要命啊?我这把老骨头迟早要被你气死,我在旁边看半天了,你把那月明石丢了能死啊你。。。。”

牧天雄说着说着,突然发现说漏了嘴,赶忙说道:“额,我突然想起我还有半个灵果没吃完,我先走了。”

也不等牧天一反应,瞬间便消失在牧天一眼前。

“哎呀,这臭老头,居然在旁边看半天都不出来救你孙子,哼,等以后的,早晚风水轮流转。”

牧天一顺手从袋子里拿出一株疗伤灵草,龙涎草,恨恨的吞服下去。

牧天一就地盘坐,运转《万象衍生决》炼化着龙涎草的药力。

《万象衍生决》是天目殿的至高功法,是只有殿主才能修炼的功法,这部功法的由来很是神秘,即使天目殿的殿主也不知这部功法是何人所创。

虽然牧天一现在仅仅只能修炼其中的体术部分,但也能感觉到这部功法的逆天,仅仅几息,龙涎草的药力便被炼化完毕。

感受着龙涎草的药力在全身蔓延,并以一种奇异的规律开始运转,牧天一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直至结痂。

远处,牧天雄躲在暗处,看着牧天一,眼中尽是慈爱,柔和,还有一丝坚毅。

“哎,是时候用这个办法了,天一已经十二岁,若再不开启血脉之力,怕是难以维系永恒之心对灵力的索取啊。”

牧天雄重重的叹了口气,他知道,一旦使用这个办法,他就会被这个世界排斥,并且还会引来魂族高手。

原来牧天一之所以能一次吃那么多灵果,全是因为体内永恒之心碎片的需要,若一般人吃那么多灵果早就被灵力爆体而亡了。

永恒之心碎片虽然压制了血脉之力,但作为曾经的传说中的灵器,即使是一枚永恒之心碎片也需要不断吸收灵力来维持自身的灵性,以待将来可以与其他永恒之心碎片融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