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真源列传 > 第三卷 真法大成
第一百五十章 心满意足
作者:辽D军临天下  |  字数:2936  |  更新时间:2019-08-06 08:29:57 全文阅读

明哲痛苦地听完雪燕所有的话语,他开始创建着自己的空间,他急需一个家,一个与雪燕生活在一起的家!

空间里的明哲开始忙碌起来,他的空间分为两个部分,像是由两个正方体对接而成的一样,左边以红色为主调,是一个古代的婚房,而右边以白色为主调,则是现代化的办公场所。

明哲大恨时间过得飞快,心中所想的样子总达不到完美状态,这是他多虑了,这里并没有时间的概念,只是他心急如焚而已。

明哲觉得自己已经忙活了半个世纪,而在冥界只有瞬息之间,完成好空间的布置后,他将雪燕的灵源带到了这个空间内,激动之情让自己不敢现身在她的灵源面前。

雪燕漫步在这满目红光的婚房内,她仿佛又回到了与明哲成婚的日子,抬眼望去,宽大的床榻上,朱绸红缎的被褥闪着诱人的光辉,梁架上的布质红花蕊瓣低垂,两条绫带坠至两边,粉红色的轻纱颤动着,试图掩盖住方枕上那对嬉戏的鸳鸯。

床榻一边是古式梳装台,巧夺天工的花纹环绕着一面椭圆形的镜片,映射出对面雕刻得更加精妙的矮几,矮几之后摆放着同样由朱绸红缎制成的软卧,檀心木质的四个卧脚给室内平添了缕缕的温馨之气。

脚下松软无比的红绒地毯让人舒适祥和,转头望去,对面洁白光鲜的办公场所似乎又将时间拉向数千年之后,一张轮廓时尚的腰果形办公桌带着浓郁的现代气息,桌上的显示器闪现着来自三界的影像,在办公桌的两侧化分出不同的工作区域,一侧是小型的会议室,整齐的椅子有如待命的哨兵般等待着椭圆形环状桌面的指挥与调度;另一侧摆放着简约、素雅的设计专用台面,台面边上依次排列着打印机、扫描仪与投影仪之类的办公器具...

雪燕坐在电脑前,用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翻找着人界的大地,一块看不清字迹的巨大岩石让她浑身颤抖着。

“你在找‘盘龙村’吗?它已经不在了,那块石头是我挖出来的。”明哲现出身形,含笑地望着她。

雪燕站起身来,凝视着明哲,哭泣半天才颤音道:“明哲,我们终于再见面了。”随后向他冲来。

明哲点了点头,等待着她的拥抱,他欣喜着,他的爱人回来了。

这时雪燕的灵源直接穿过明哲,径直地扑向了那块红色地毯,跌倒的雪燕一声大叫:“不!!!为什么会是这样?”随后嚎啕大哭起来,她依然掉不下一滴泪水,没错,她现在还是一个没有肉身的灵源...

明哲急忙上前将她扶起,想试去她的眼泪,可又无从下手,她没有眼泪,什么都没有,他的手掌却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不断地颤抖着,逐渐地虚弱着。

雪燕抬起头来,艰难地问道:“阿哲,请告诉我,为什么你能碰到我,我却不能?”

明哲向她解释了灵源状态下的异象,随后安慰道:“燕儿,你不必担心,我有办法可以让你重得肉身的,只是时间长了一点,你愿意等下去吗?你千万不要放弃,为了我好好地活着行吗?”

雪燕大惊,以为明哲要将自己的肉身转赠给她,又或者去找冥王索要肉身,于是她大叫道:“不,这太危险了,我们好不容易在此相聚,我再也不能失去你了,阿哲,你记住,我无论是雪燕还是漫琪,都会一直爱着你,没有肉身就没有肉身吧,只要能看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明哲拍了拍她的肩头,退后数步,雪燕想要跟来,但跟过来又能干什么?于是她只好站在原地注视着明哲。

明哲伸出双臂,手掌向上,片刻间两团五彩的气雾由掌心升起,升到一定高度后开始合并成一个巨大的气球,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巨球开始凝结为人形。

明哲对她笑道:“燕儿,这是五源结晶,以后你就会住在里面,它就是你的身体!”

雪燕看着这个由五源结晶组成的人体渐渐成为一个女人,样貌与自己的相似程度让她感觉到自己就是在照镜子,激动之感让她再也没有力气站立了,于是盘坐在地毯上欣赏着爱人的创举。

_  

“UR0002!快去一层看看,姜桓自杀了,快去!UR0002,UR0002!!!”冥王见她没有回应自己的呼唤便走出了办公室,当冥王发现UR0002内部并无灵源存在时心中大惊,这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就消失了?

想来想去不祥的预兆席卷了全身,让她不自然地抖了一下,于是冥王急忙跑回办公室,快速查找着魂六千五百三十三号的资料,一片空白的结果让冥王一下跌靠在椅子上,她灰飞烟灭了?还是不在轮回之内了?

冥王并没有死心,雪燕可是她的心血啊,不能就这样没了,于是她将感知橙葫芦紧紧地握在手里,将带有‘魂六千五百三十三号’的念力输入到葫芦之中,左右摇晃着,希望它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

像是过去了千年,冥王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位身穿瑰红色长裙的女子手捧着红花坐在床榻边,头上火红的盖头让人看不清她的娇容,一体格结实长相俊朗的青年走向那位新娘,但他似乎感觉到了冥王的存在,向她看来,抬手间一片黑暗中断了冥王脑海中的这个画面。

冥王急忙醒来,发现自己浑身冷汗,支在办公桌上的双臂已经麻木,于是她搓揉着,心中大为不解,自己怎么会做梦?怎么会做这样的梦?那青年分明就是明哲,难道他们还活着?他们成亲了?

_  

浓厚的白雾笼罩着一座高耸的山峰,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景色,山间一个二层竹楼在密林中若隐若现,阁楼上隐约能听到妇人与孩童的吵闹声,时不时地被山间如龙吟、似海啸的风声所掩盖。

竹楼之中,一男子正全神贯注地雕刻着什么,似乎对楼上的叫喊已经习以为常了。

_  

“明哲,你快去看看孩子吧,他又不吃饭了,蜜糖鸡翅可是他自己点的,他就是不吃,气死我了!”妇人边下楼边报怨着。

明哲对她一笑,然后继续低头忙碌着手中的活计。

妇人见他不理自己,一把抢过他手中的金色圆球,大喝道:“我和你说话你听到没有?孩子要饿死了!!!”

明哲起身将她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们的孩儿可是源满之体,饿上几百年也不会死的,快还给我,就差最后一个招式了。”

妇人余气未消,紧紧握着金球不放,幽怨道:“你整天就知道玩,孩子也不管,想累死我啊!”

明哲急忙扶她坐下,轻揉着她的肩膀,“这真源大法对你我都有好处,不得雕刻下来啊,时间一长忘掉可就不好办了,就差‘身容万物’一招了,乖,我一会儿就去劝劝他。”

妇人撇嘴道:“还真源大法,它有什么好?你要是再不管孩子,我的头都要圆了,哼!”随后别过脸去。

明哲无法,顺手摘了一枝粉色的鲜花戴在妇人头上,口中低吟:“百里花语意倾城,相思愁断醉九心。溪汇流漫琪琚逢,跳岩融雪燕怀春。”

妇人脸色一红,娇嗔地捶打着明哲,“你个老不正经的,就知道调笑人家,以后不许拿人家的名字做诗!...好了好了,服了你这个大才子,我再去劝劝他吧。”说完起身上了阁楼,继续着她的喂饭工作。

_  

当妇人再次下楼时,明哲已踪迹全无,于是愤怒道:“这个不长心的爹又跑出去疯了,你就和这八颗珠子过吧,要我何用?!”于是她将桌上的一个竹篮大力丢出门外,篮中八颗颜色各异的珠子也随之飞了出去,向山下宽阔的河流滚去。

突然想起‘百里花语意倾城,相思愁断醉九心。溪汇流漫琪琚逢,跳岩融雪燕怀春。’这首诗句来,于是妇人拔出头上那朵粉花,咬牙道:“这么肉麻的诗也说得出口,你去死吧!!!”将手中的粉花用力丢向窗外,伏在桌上哭泣起来。

这时草丛中窜出一只雪白的小狐狸,望着竹楼转了一下眼珠,然后衔着这朵粉花跑进了丛林之中。

_  

‘呃....’孩童打了个饱嗝,来到母亲面前,小声道:“娘,你的菜我全吃了,你就别生气了,爹已经教训过我了,他说给我买自动铅笔去了,三百年后就回来。”

妇人将孩童紧紧地搂在怀里,“三百年?!到那时买回来还有什么用?你都会打字写作了!哎...”

(本书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