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起天下潮 > 第二卷 英雄出少年
第十九章 锦衣白夜行(完)
作者:白夜呐  |  字数:2084  |  更新时间:2019-08-25 09:00:01 全文阅读

南宫目光收回,面似苦笑似无奈,道:“他怎么会需要我。我们雄才大略的皇帝陛下,未称帝之前就修得一身帝王术,天下英杰任凭驱使。他又怎会需要我这样一个屡战屡败的丧家之犬。”

  白夜居然笑了,道:“你这气话,说得小器。”

  南宫叹息一声,不知如何作答。二人谈话至此,算是粗浅叙旧,于是南宫主动开口说起来意。

  “三年前的天劫出现之前,偶遇奇人,形似妖魔,自称魏宏业。黑刀傅雨离京之前,也与我说起此人,他好像知道天劫会来。同时,还提及了末日。我无从判断,天劫和末日,是否为同一事。三年江湖游历追查,如今终于查得端倪。”

  白夜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知道,这些事,我不会告诉你。”

  南宫道:“我知道,可是我却无人可谈。黄师兄江湖寻仙,不知去向,其他师兄弟也各自踏上证道之路,我只能跟你说。”

  白夜道:“与其和我说,不如去问问张初心。如今他应当已经全盘接手琅玕,江湖事天下事,尽在他三尺长卷中。尤其事关天劫和末日,他对此一定比我感兴趣。”

  南宫道:“我就当你在笑我了。”

  白夜道:“是啊,你执念太深。”

  两个人打着哑谜,小弟在旁听不明白,即使一字不漏,细心思索,依旧听不明白。

  所以南宫和白夜,才能成为最好的朋友。

  才能在南宫离群孤索之际,成为他道路上唯一的驿站。

  南宫继续说着他的发现:“说回此事。这三年我走了很多地方,甚至走回了蜀山。不是我们相识那个蜀山剑派,而是梵天的蜀山,百年前六道剑神所在的蜀山。终于在梵天帝国,查到了魏宏业和帝缺这两个名字。这二人,竟然在百年前就已出现过。尤其是那魏宏业,曾与六道剑神携手诛杀百年前的武林盟主万人王。”

  说完,他静静看着白夜的脸,想要从他的神情中获得某些消息。

  可是,白夜神色如常,只是又饮一杯酒,道:“你继续说。”

  南宫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反应,也不失望。白夜一向如此,他承受的太多,所以一直保持着稳定的情绪,不动声色。

  于是南宫将这三年所知,尤其是在梵天帝国,蜀山旧址,曾经的成都府,如今的梵天国都,调查所得,一一拼凑。

  百年前,成都府。

  地理志记载,那一日,成都府大牢火光冲天,城楼塌陷,有一狂人冲天而立,睥睨四野。

  其时红芒破空,沧啸二字,曰:

  孤芳。

  随后烟消云散,人去楼空。

  ……

  鲁正礼再次从昏迷中醒来,又见到他梦中女子,坐在床沿浅笑。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梦,他不在乎,他只想停在这一刻。

  那是他心驰神往的绿衣啊。

  他对她从无邪念,他只想看她如此笑靥。

  他爱她,不知为何,却无比坚定,从相见第一眼,她的脸从伞下缓缓露出时,他就爱上了她。

  如今,她就坐在他的面前,他的身边,笑着对他说:“你醒了。”

  鲁正礼有些失神,道:“醒了吗?我也不知道。”

  绿衣呵呵笑着,毫无顾忌的伸手摸了摸鲁正礼的光头,道:“要不要我掐你一下。”

  鲁正礼有些激动的欣喜说“要”,可是随后又道:“还是不要吧,万一你真的把我掐醒了怎么办?醒来不见你,我又去何处寻你。”

  绿衣道:“你不用寻我,我会来寻你。”

  鲁正礼开心得叫了出来:“真的!可是……为何?”

  他没发觉,此次绿衣与他说话,并不像从前自称奴家。所以他也不知道,二人之间,本有一道无法跨越的万丈沟壑,如今却在悄然合拢。

  绿衣道:“王老前辈与我有约,我要送你去蜀山。”

  鲁正礼这时才想起早先经历,忙问道:“怪老头呢?”

  绿衣笑容收敛,却未刻意流露出悲伤神色,甚至有些安慰的温柔道:“仙人已去仙人界。”

  鲁正礼却无这番内敛心志,神色颓然道:“死了吗?”

  绿衣道:“对王老前辈来说,是解脱。他在二十年前就已心死,这些年,只是在等你。他说鲁家皇室气数已尽,受先皇——也就是鲁公子的父亲多年积薪才勉强延续。到了你这一代,难逆天意。所以他一直在等你,等到你从王朝的纷争中脱离,然后带你回蜀山。地牢中不知年岁,这一等,便是二十年。而鲁公子也错过了习武的最佳时期。所以王老前辈才不得不以他一身修为,为公子洗髓,重锻筋骨。以后的修行,就要公子在蜀山自行砥砺。”

  换了他人诉说此事,鲁正礼必然会打断他,并且要求对方直接告诉他结论,王不瑜是否真的死了。可是此时说话的是绿衣,所以他听得很认真。

  他问道:“如此说来,怪老头是为我而死的。”

  绿衣道:“算不得如此。王老前辈,是为他自己死的,他死得如愿。若非是你,他二十年前就死了。”

  鲁正礼本能的要钻牛角尖,可是他不想让绿衣反感,就不再谈论此事。只是,他的心中,忽然有些惆怅和感慨。他和王不瑜之间,没有多少交集,完全是因为他的母亲,才平白受了这些恩惠。

  他自幼不喜儒文,爱读佛经,他相信因果。只是他不知道,他是上一辈的果,还是与蜀山的因。

  这些纷纷扰扰,没有在他心中纠缠多久,纵然心绪万千,也不及眼前红颜。

  于是他又问道:“那你呢?到了蜀山以后,你和我一起留在蜀山吗?我早有听说蜀山是剑道魁首,天下剑修圣地,你如此喜欢剑法,何不如与我一同在蜀山学剑。”

  绿衣却道:“公子好意奴家心领,只是蜀山剑道,从不外传。此事难圆,有劳公子挂心。”

  鲁正礼脱口而出道:“我娶了你,就不算外传。”

  轻薄言语,却是肺腑之言,鲁正礼赤子之心,坦然出言。绿衣听惯了这样的话,却头一次见到如此真挚的眼神。这些年何止是无波的古井,几乎已经是干涸的枯井,也涟起波澜。

  王不瑜和那位皇妃的故事,如何,不令女子向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