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牧梦奇缘 > 正文
第一章 相亲
作者:一宿未安  |  字数:2714  |  更新时间:2019-08-24 10:45:23 全文阅读

当“大花轿”的手机彩铃响起的时候,关灯还在跟“死党”史瑁瑁互相向对方脸上涂奶油,嬉闹声甚至掩盖了热闹的“大花轿”彩铃声。

舍友方雪晴提醒关灯,手机在响,关灯赶紧嗦了嗦五根手指,拿起手机:“喂?”

“灯灯啊,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啊?今天是你22岁生日吧,爷爷祝你生日快乐呀。”

熟悉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关灯脑中就涌现出了满脸皱纹、头发花白却眼神清澈的脸庞,赶忙说道:“哦,卢爷爷啊,谢谢您呀。您也要保重身体啊。”

“嗯,好。灯灯啊,有件事跟你说一下,但是你得答应我,先别告诉你奶奶。”卢望生此时正在杭州标致地点西湖的一处凉亭上,眉眼间皆是兴奋的对关灯说。

“我嘴巴最严了卢爷爷,什么事你说。”关灯一边打电话一边擦脸上的奶油。

“啊,什么?跟你孙子相亲?”关灯惊讶地叫到,声音之大把正在喝水的史瑁瑁吓得呛个不停。

“可是你不是没有娶妻生子吗?哪来的孙子啊?”关灯继续问道。

“他是我徒弟的儿子,自然就是我徒孙了。不过你放心,我这孙子长得啊,那是一表人才,哈哈,你见了就知道了。哎,对了灯灯,”卢望生顿了一下,又问道:“你奶奶给你配制的屏息丸,你还在吃吗?”

“今天正好吃完了。奶奶说我22岁后就不用吃了,这事你不是知道吗?”关灯还沉浸在卢望生说的相亲事件中,情绪无法平静。

“嗯,那就好,嘿嘿。你收拾一下吧,我孙子应该快到你们学校了。我已经把你电话给他了,都是成年人了,你们自己面谈吧,拜拜。”“嘟~~”的一声,卢望生的电话来的干脆挂的也干脆。

反正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谁让关灯有个不靠谱的奶奶,奶奶又有个不靠谱的师兄呢!

关灯迅速洗脸、换衣服,甚至让史瑁瑁帮忙画了个妆,好歹也是第一次“相亲”不是?

史瑁瑁正帮关灯画眉时,“大花轿”铃声又响了。

“喂?”

“你好,是卢望生介绍我来的。”很好听的男声,就是语气平调,听不出什么变化。

原来是“相亲对象”。关灯深吸一口气:“啊,好的,你已经到了吗?不好意思啊,你可能要稍等我一下。”

“我车停在你们校门口西侧,车牌号x800”。

“嗯,好的。”

当关灯手忙脚乱地收拾好自己时,时觉已经在J大校门口等了半小时,心里不免多问候了卢老头几遍。

正想闭目养神时,手机连响几声,是经纪人虎哥发来的几条链接,外带三个无奈表情。

时觉点开一看,赫然全是“批判”他的文章:

“宝藏男孩时觉终于火了,跟他一起拍戏的女星却哭了”

“时觉拍戏中途骂哭女演员,剧组人员称其难相处”

……

时觉给虎哥回复了“麻烦”二字后,就把手机静音,头靠座椅闭目休息了。

关灯急匆匆奔到校门口,找那辆白色的、车牌号“x800”的车,看到了。

听到有人敲车窗,时觉抬眼一看,一张小圆脸正噙着不好意思的笑容冲自己打招呼。

“嗨你好,我是关灯,不好意思啊来晚了。”

时觉听见声音后,落下车窗,跟女孩对视几秒钟后说:“嗯,先上车吧。”

关灯此时敢肯定,卢望生绝对撒谎了,面前的这个男子哪里能用“一表人才”来形容呢,用“貌比潘安、气宇轩昂”,或者史瑁瑁经常挂在嘴边的“帅到惨绝人寰”来形容,都一点也不过分啊。

“砰砰砰”,关灯感觉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心脏跟大脑,有点飘忽的坐进了副驾驶。

时觉关上车窗后,车内瞬间安静起来,关灯甚至听道了自己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悄悄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跟没见过男人似的”,但事实上她关灯就是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啊,特别像最近史瑁瑁追的那个男明星。

嗯?男星?

关灯偏过头,偷偷地打量旁边坐着的男人,修长笔挺的外形,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高高的眉骨与挺括的鼻梁形成一道好看的弧线,而且衬得眼睛尤为深邃,后半部眼皮略略遮了部分眼睛,却无形间增加了独特的忧郁韵味……

“你好,我是时觉”。

听到男人的略微不自然的声音时,关灯才意识到自己目不转睛的盯着人家看了那么久,慌忙回过神来。

“哦哦,你好,我叫关灯,刚刚不好意思啊让你等那么久。主要是卢爷爷第一次给我,嗯,介绍相亲,我想稍微收拾一下,就晚了点,真不好意思。”关灯不好意思的陪着笑脸说

“卢老头跟你说是相亲?”时觉挑挑眉,这个卢老头,真是一点也不靠谱,明明是来让我找……算了,还是我自己解决吧。

时觉不自然的看了看旁边乖坐的女生,刚刚没仔细看,这会一瞧,女孩穿了件鹅黄色的长裙,外套一件小衫,圆溜溜的大眼睛正不自然的向前看,刚刚涨红的小脸蛋还没有退潮,看上去,嗯,有点可爱,但是这都不是让他刚杀青就开车80公里奔到这儿的理由!

“不好意思,虽然初次见面,但是可以请你可以跟我一起睡个觉吗?”时觉真挚的“邀请”关灯。

关灯瞬间想起了阿Q,想起了他同吴妈说的那句“吴妈,我想跟你困觉”。

“啪啪啪”,三个巴掌甩在这张棱角分明的脸上,然后夺车而逃,哭着给卢爷爷打电话,应该是一般女性在听到这句话后的正常反应吧!关灯想。

但是她关灯是谁呀?

也是从小跟着奶奶徐景花见过“世面”的人呢!

所以,关灯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重新理了理时觉的话,说:“你的意思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就,一起,睡觉?”

时觉知道女孩肯定误会了,但是他太急切的想知道,卢老头说的这个人,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所以,礼仪性的东西暂时放一边吧。

时觉伸手向后座伸去,因为需要略微转身,所以此时的他离关灯尤为近,关灯深吸一口气,甚至能闻到时觉身上淡淡的薄荷香味。

“拿到了”,时觉手里多了一个物什,关灯顺眼看去,只见时觉手里的是一个形似古代枕头的东西,两侧有孔,青中带墨,瓷器质地,波光流转似有凉意,凉意却不刺骨,而是温温的、安神静心的凉,古香古色、古朴大气。

关灯不自觉的用手去摸触碰那瓷枕,突然心中生出无限苍凉致远的感觉。如同一位历经千万年的老者,望日月变换,数人物悲喜,如坐定僧般任时光流淌,似毫不在意,却被万千情绪塞满心绪……

当时觉轻拍她的肩膀时,两串断线珍珠般的眼泪落下,关灯后知后觉的眨了眨眼睛,似乎不敢相信。

而时觉眼见关灯的一系列变化,似乎欣喜倍增。

“我,我这是怎么了?”关灯看向时觉。

时觉微微颔首,思忖稍刻后,说:“你稍等,我给卢老头打个电话。”

说罢,便掏出手机,打开车门走出去打电话了。

关灯看看时觉的背影,又看看端放在驾驶座上的青瓷枕,只觉得这不到一个小时的经历,简直莫名其妙,她太不喜欢这种不由自主的感觉了。

“嗯,嗯,好,那我把电话给她,你跟她说吧”,时觉说着这句话又回到车里,递给关灯,“卢老头,他有话跟你说”。

关灯接过电话:“我是关灯”。

“灯灯啊,我答应过你奶奶,在你22岁之前,不告诉你这件事,但是这件事总要有人来做,你放心,一会儿时觉会告诉你全部,他也会保护你。这件事儿,我会亲自跟你奶奶说,接下来,你听时觉的解释吧,如果他的唐突吓到了你,我替他道歉”……

挂掉电话后,关灯直盯着时觉,时觉不以为意,右手托在鼻下,似乎在思忖如何打开话题。

“你知道你是牧梦人吗?”

什么?

一宿未安
作者的话

稍有改动,马上更第二章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