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筑梦人 > 正文
第一章:我是牧梦人
作者:一宿未安  |  字数:2052  |  更新时间:2019-05-26 22:03:41 全文阅读

依旧是荒原,依旧无边无垠,我借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微弱光源,全力奔跑;虽然不知道我的目的地是哪儿,但是只要一停下,一种巨大的恐慌感就会紧摄住我的心脏,那是比奔跑时,浑浊空气全部挤塞在肺腔里的窒息感更为可怕的感觉。

就当我的体力快要完全透支的时候,我就知道马上就要结束了,果然,前面不远处又出现了黑黝黝的一片割裂式的悬崖,只要跳下去,我想,跳下去就好……

不带任何迟疑地,我开始极速下坠,那种瞬间失重的离心感让我猛地清醒过来。

“呼,呼,呼……”,我坐在床上,大口的贪婪的呼吸者。又是这个梦。

这是在我替那个女孩牧梦之后,第三次做的相同梦了。

我起身,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慢慢的喝着。

是的,我是个牧梦人,一个25岁毕业两年的女生。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牧梦人?简单来说,就是人们告诉我他们的诉求、愿望,我可以帮他们在梦里实现。

至于你问,在梦里实现的愿望,到底有没有意义,其实古有黄粱一梦,一梦遍尝人生滋味,有时候,人追寻的,也不过是一梦黄粱罢了。

喝完水看看手机,已经是傍晚五点了,感觉嘴巴略苦,就洗了个苹果吃起来。看看外面的天气,雾蒙蒙,暗沉沉,天气预报说有雨,看来过一会就要下起来了。

一个苹果吃了一大半,听到了敲门声,“小解(jie),小解,快开门”。

是四毛的声音,这家伙,总是喜欢把我的(xie)解姓读成(jie),还美名其曰让我享受古代大小姐的待遇。我叫解格,她叫史瑁瑁,不过她更喜欢别人称呼她为四毛。

“怎么,又没拿钥匙啊,总是这么毛毛躁躁的。”

“哎呀,我的小解啊,你怎么磨蹭这么半天,我手都快勒断了。”

我低头往她手上一看,这家伙提着两大兜东西,一看就是在超市刚“血拼”完。我赶紧在她手上接过东西,放到茶几上。

四毛心情看起来很好,坐在沙发上就开始从袋子里往外拿,“你看,我买了枸杞,给你补气血的;这是大枣跟花生,咱煮粥的时候可以放点;还有百合、莲子、核桃,我在网上查了,有安神助眠的作用,特别适合你。”

四毛变魔术一般,一会儿茶几上就摆满了东西,我们边归类整理,我边问她:“怎么今天心情这么好?遇上什么好事了?”

这家伙居然略带娇羞的冲我笑,说:“小解,你还记得前几天,我跟你说过,我们公司来了个男神级别的同事吗?哈哈,他今天主动送我回来的,还说明天请我去吃饭呢,哈哈哈。”

“真的吗,那你可要耐心跟人家相处啊,不要没过几天就说无聊,没意思。”

“哎呀,你就放心吧,看在他颜值的份上,我也会原谅他一切直男行为的,不过说真的,这次的男神特别绅士又周到,要不是下班后他主动跟我搭话,我都不敢相信他会跟我扯上什么关系。天哪,我好像走狗屎运了。”

我跟四毛是大学室友,四毛性格大大咧咧,但是颜值真的挺高,为人处事又很大方得体,异性缘一直不错。

毕业后我们一同进了一家报社,后来迫不得已下,我将牧梦当成了自己养家糊口的饭碗,就辞了职,靠着一点积蓄租下了这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不大,70平多元,在一个老小区的顶楼,但是很安静,所以我便租下来了。

后来四毛打电话说要问我借点钱,说要换房子,因为跟她合租的室友大吵了一架,四毛说他们不讲卫生,公共区域弄的乱七八糟;他们说四毛挑剔,总之,四毛一气之下就把行李全搬出来,重新找房子,但是钱不太够,很是狼狈。

于是我就让她先到我这来住,不用交房租,等找到合适的再搬出去。谁知这家伙脸皮够厚,就一直在这里住了下来。

四毛一边喜笑颜开的跟我描述她的男神长什么样子,一边快速的准备晚餐。我一直不太会做饭,四毛倒是做得一手好菜,所以她搬来之后,就主动承包了三餐任务。

我一边帮忙洗着花菜,一边想着我为那个女孩牧梦之后,一直重复的梦境,一时没听到四毛在说什么。

“喂小解,你再洗就把花菜洗成菜杆了,行了你出去吧,我自己弄吧。”

我回到自己卧室,找出了解梦书,翻看起来。

这本解梦书是奶奶给我的,说我以后可能会用到,但是希望我永远用不到。

牧梦人这个身份是我离开家乡读大学的时候,奶奶告诉我的。在此之前,我从未察觉出我跟正常孩子有什么不一样。直到奶奶问我,是不是从来没做过梦。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本我以为,我是每晚都睡得太熟了,或者是做过什么梦忘记了。

奶奶说,我是天生的牧梦人,有些职业牧梦人,虽然也能为别人牧梦,但是需要付出超出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摒弃杂念,才能布梦牧梦。

当我为自己与众不同的身份沾沾自喜时,奶奶的话又将我打入谷底。总而言之,奶奶要我不要轻易为别人牧梦,暴露自己的身份。

后来奶奶病危急需用钱,而我因为机缘巧合,帮同学周天威牧梦得到一笔不错的酬劳后,便开始了我的牧梦生活。

奶奶最终还是去世,而我也就这么靠着替别人牧梦,慢慢的在J城生活下来。

我继续翻看着有些破旧的解梦书,这本书是用半白话文写的,有些句子比较晦涩难懂,有时需要查阅不少资料。

吃完饭后,看了一会解梦书,我揉揉有些沉闷的脑袋,打算把解梦书收起来,找本其他书看看,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来。

四毛应声去开门,我拿起手机看了看,十点整,想着这么晚,谁还会来。

“好的,你先坐,解格,那位美女又找你了。”四毛在客厅喊着。

我出门一看,是上次找我牧梦的女孩儿,李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