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天阴眼 > 正文
第一章:血光之灾
作者:司徒逸  |  字数:4423  |  更新时间:2019-06-20 16:11:06 全文阅读

江口市周边一座小村庄里,一户人家围坐在餐桌旁,桌子上摆满鸡鸭鱼肉等菜品,父亲首先端起杯子说道:“来!恭喜我们盼儿考上重点大学,干杯!”说完一口喝下杯子里白酒。

见父亲一口就将杯中的白酒喝掉,一旁的母亲上去就是一脚,破骂道:“喝这么快,你是觉得自己活的太久了,想早点死嘛?”。

挨了一脚的父亲连忙认怂,用手拍了拍老婆的胸口说道:“好啦,这不是高兴嘛,我们盼儿马上就要步入大城市上学了,咱们村能上大城市读书的孩子可是为数不多的呀。”

听了丈夫的话,在看看坐在身边的儿子,母亲脸上露出骄傲的面容,“那…今天就让你多喝几杯吧!”。

“好勒。”见老婆松口父亲赶紧拿出酒瓶给自己倒上满满的一杯,然后一手搂住秦盼“来,儿子,跟爸干一个!”说完又是一杯下肚。

秦盼无奈的端起桌上的啤酒一口喝了下去,然后又倒了一杯站起来“爸、妈、外婆,明天我就要去市里上学了,这是我第一次独立,我敬你们一杯,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说完一口喝下杯中的啤酒,然后用手擦了擦嘴巴坐了下来。

这下气氛是打开了,秦盼的母亲拿起杯子一口气喝了下去,外婆也随后喝掉了杯中的饮料,父亲就不用说了,又是一杯白酒下了肚,一家人其乐融融有说有笑!

忽然,秦盼感觉脑袋一阵晕眩,随后,在一家人的呼喊中渐渐失去的意识……

许久,秦盼被一阵嬉笑声吵醒,睁眼看见爸妈和外婆坐在那里有说有笑,时不时还看向他这边,秦盼好奇的走过去问道:“爸妈,外婆,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秦父秦母一脸邪魅的说道:“我们来接你啊!”

“不!”秦盼看着父亲的面容,满脸恐惧的后退了两步蹲在地上捂着头,嘴里一直说着不不。

耳边还是响着父亲的声音,“来啊,跟我们走吧,让我们照顾你啊”

“是啊,盼儿,到妈这里来,妈想你了……”母亲也在向他招手。

‘不不不!’秦盼猛的惊醒过来,满头大汗的喘着粗气,抬头才发现他又做梦了。

因为周围几双好奇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他,宿舍里除了秦盼还有三名室友,王易、张赟和刘智铭。

面对秦盼的大呼小叫三人表示无赖,半个月来,每天晚上都是一个样,一会爸妈,一会外婆的乱叫。

张赟关心的问道:“盼,你没事吧?”

“是啊,每天晚上都这样,该不会是中邪了吧?”

“易哥,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呀,来,盼今晚跟我睡!老娘来保护你。”说着刘智铭就把被窝掀开。

“得了吧,跟你睡一起我怕失身。”秦盼打趣道。

“哈哈哈!”秦盼的话让张赟和王易两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老娘…额,我这不是关心你嘛,不识趣!哼,不理你们了,睡觉!”说完刘智铭就转身躺下了。

“盼,要不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你天天这样做噩梦也不是个事呀。”王易开口说道。

“是啊,你这样真挺恐怖的,一会哭一会笑,跟中邪似的”张赟也附和道。

秦盼又何尝不知道呢,从半个月前开始,自己就一直做同样的梦,“真有小赟说的这么恐怖吗?”秦盼看着王易和张赟二人。

“呵呵!那可不,跟狼嚎似的,你也就是碰到我们,换成其他宿舍都能给你扔到马路上去你信不。”王易满脸邪魅的盯着秦盼。

王易的话让秦盼反思了起来,看来这个问题不简单呀,“那我明天去医院看看吧。”

“这就对了吗,放心,明天我们陪你一起,有我们在没意外。”王易边说边锤胸口,一副江湖人的作风,不过这些秦盼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你们陪我去,不用上课吗?”。

哈!张赟大叫一声,“睡糊涂了吗,明天…哦不,现在已经是凌晨了,今天是周末好吗。”

啪!话音刚落,一个拖鞋送到了张赟脸上,刘智铭满脸不屑瞪了眼张赟,“大晚上的吵什么吵,赶紧睡觉!”

见刘智铭的反应,“难道是因为自己没跟他‘睡’闹别扭了嘛?”秦盼嘀咕了两句。

不管这些了,到时候他吃顿饭估计就没多大问题了,现在睡觉是重点,为了不打扰到室友,秦盼只能跑到操场里的长椅上将就一晚上咯。

第二天,秦盼被晨跑的学生给叫了起来,回到宿舍,王易三人已经起床在吃早餐了,见秦盼回来连忙招呼他一起吃,四人狼吞虎咽的狂扫了桌上的包子、油条、豆浆后,收拾好行头出发去了医院。

门诊部挂号,然后就是抽血、X胸口、五官、视力检查……“等会,这不是体检的项目嘛,我只是来看病的,你们这时候闹哪出啊?”秦盼看向王易三人。

“叫你看就看,听医生的,哪来这么多废话。”说着,刘智铭一脚把秦盼送进了诊断室。

秦盼被连踢带踹的整进了诊断室,里面坐着一位中年男子,穿着白大褂带着老花镜,这怎么得有五十以上了吧?

“名字?”男医生头都没抬。

“秦盼!”

“秦,盼”男医生嘴里碎碎念两根手指跟个鸡爪似的在键盘上输入。

可能是年纪大了,眼神不好,眼见男医生就差把脸贴在键盘了去输入了,呜~秦盼憋笑的不行。

差点就笑出声了,“咳咳!秦盼是吧,你的检查结果出来了,除了有点受凉之外,其他一切正常!”男医生咳嗽了两声。

**,秦盼低声咒骂了一句,谢过了医生,拿着报告走了出去。

见秦盼出来,刘智铭第一个涌上来一脸坏笑的问道:“怎么样,是不是神经问题呀?”。

“滚蛋!”秦盼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一行人走出医院王易开口了,“盼,结果怎么样?”

“感冒!”,“啥?”三人齐声惊叫表惊讶。

这算哪门子事嘛,钱花出去,时间也浪费了,最后来一个感冒,搁谁心里会得劲呢。

“没事不是更好嘛,难道你们希望盼出事嘛?”刘智铭说完。

张赟连忙附声道:“不对啊,那你为什么连番做梦了,还鬼叫。”

这个,秦盼也说不上来,既然医院说没事那就肯定没啥大事嘛,“估计是巧合吧!”秦盼随口应了一句,也是为了不让他们在为自己担心。

听了秦盼的话,三人也没再说什么,“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们出去吃顿好的,在好好玩一玩怎么样?”王易提议。

提到玩!张赟立马就来了劲,“好呀,好呀!”,刘智铭也表现出了一脸的期待,三人兴致这么高,秦盼也不好扫兴,何况自己也说过要请刘智铭吃饭的,于是四人一拍即合朝着小吃一条街走去。

“小哥留步!”一位摆地摊的算命老人开口叫住了秦盼等人,像这种算命的摊子一般医院附近最多了,招牌也是一个比一个扯淡,这个半仙、那个半仙的。

秦盼等人并不准备理会老人,继续往前走着。

可是老人并没有放弃,直接走到秦盼等人前面挡住了去路,王易第一个上前护住三人,警觉的看着老人。

不过实话实说,这老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乍一看还真有点‘半仙’的做派,秦盼推开了王易走上前问道:“老人家有什么事嘛?”

咳咳!老人咳嗽了两声摸了摸自己胡须说道:“小哥,我看你七魄少了一魄,三魂也十分虚弱,是否近来连番做相同的梦?”

咦!秦盼等人被老人的话给震住了,“真是一语道破天机呀!”张赟小声在秦盼耳边说道。

不用张赟提醒秦盼也知道,老人能一语道破就说明他不简单,小时候,村里面也有做这种事情的先先’,只是让秦盼没想到的这种‘江湖骗子’所在地,还有真正的高人。

“你们先去旁边等我一会吧。”打发三人走到一边,秦盼来到老人的摊子面前坐了下来。

“老先生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情况,可以告诉我原因嘛?。”秦盼开口询问。

老人不紧不慢的坐回自己小板凳上,一手把玩自己的胡须,一只手伸到秦盼面前。

秦盼秒懂老人的意思,赶忙把口袋里面的零钱全掏了出来递给老人。

可是老人看都没看一眼就把钱丢在地上,手继续伸了过来。

‘难道嫌少?’秦盼心想。“老先生,我身上只有这么多了。”

啪~一个手掌啪在了秦盼的头上,秦盼还在懵逼中。

老人气鼓鼓的说道:“让你给我拿根烟咋这么费劲了,年纪轻轻的,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额,秦盼赶紧从口袋里掏出烟递给了老人,顺便帮其点燃,老人也是一脸的享受,大口大口的吸着。

‘这是多久没抽烟了啊!’秦盼知道,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连忙问道:“老先生,现在能告诉我了吗?”

老人又抽了一口烟,缓缓地的问道:“你半个月前路过学校的后山,是否听到有人呼救?”

秦盼被老人问住了,半个月前确实在后山入口听到有人呼救,不过自己刚入校的时候就听学长们说过这个学校后山出过许多人命,被称之为‘亡灵山’。

白天都没几个人敢进去,何况晚上呢,况且在亡灵山听到过求救的又不止自己一个。

听了秦盼的回答,老人又点燃了一根烟继续问道:“你在仔细想想,你真的没有理会嘛?”

“我是没有理会啊…”秦盼想不通为什么老人要一直问这个问题,看过灵异故事的人都知道,大晚上听见有人叫你是不能回答的。

回答了就会被缠上,难道自己被缠上了嘛?秦盼意识过来了,连忙问老人:“我没有理会也没有回答,为什么还会被缠上呢?”

“咳咳~看来你终于反应过来了,没错,你被缠上了,因为叫你的并不是鬼,而是人!”

“什么!”秦盼大叫的了一声。

老人做了一个手势让秦盼淡定点,继续说道:“是的,因为你没有做出回应,导致一名女学生被凌辱了,还被…杀害。”

老人的话给了秦盼一个五雷轰顶般的伤害,一条人命就因为自己陨落,恐怕是个正常人都不能接受吧。

见秦盼半响没说话,老人再次开口:“现在你是想让我救你,还是救那个女孩?”

救我还是救女孩,秦盼仿佛抓到救命稻草,连忙问道:“我…我想救那个女孩,怎么救?”,老人打量了一番秦盼,“想清楚了,救她的话你可能会死。”

这又是为什么?秦盼没怎么搞懂这个逻辑,“为什么救她我会死呢,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嘛?”

“因为你的七魄少了一魄,那一魄就是被她给吸食了,她是准备吸食了你七魄在打散你的三魂换回她的三魂,这样她就能…”。

“她就怎么样?”,老人瞪了一眼打断自己说话秦盼,点燃一根烟继续说道:“这样她就能成为七天的鬼王报自己仇了。”

什么嘛,听老人说的,自己死不死都不能把女孩救活了,还没等秦盼继续往下想。

老人又开口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人死不能复生这是不变的常理,她如报不了仇,就是枉死,枉死的下面是不会允许她投胎转世的。”

还有这种操作,秦盼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不过这个老人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想着,秦盼默默地看了一眼正在抽烟的老人,“看在你请老夫抽烟的份上,老夫给你一个好东西。”说着就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就手掌那么大。

“这算哪门子的好东西呀。”秦盼正吐槽着。

啪~老人又是一个巴掌拍在秦盼脑袋上。“你懂什么,回去把它涂在右眼上,你就能跟她对话了,到时候你可以跟她谈条件,你来帮她报仇,让她把魄还给你。”

秦盼看着老人手上的小瓶子,接了过来问道:“那要是谈失败了呢?”

“失败了?失败了你就会有血光之灾!”老人笑呵呵的看着秦盼。

额!自己惹上的事情,哭着也要解决了,现在也只能找她谈谈了。

“老先生尊姓大名,我以后怎么找您呢?”

“你就叫我秦老吧,至于找我,就不用了,该找你的时候,我自然会去找你。”

秦老!原来是本家人啊,怪不得会出手相助,想到这里,秦盼走到王易三人面前,把他们身上的烟一个一个全部搜刮出来,然后递给秦老:“秦老,晚辈没什么可以给你的,这是一点心意,您就收下吧,感谢您出手相助。”

秦老看着递过来的烟,心想,这小子开窍很快啊,于是笑呵呵的接过香烟,看着秦盼等人离去的背影秦老又说了一句“找我,就去后山最深处!”,说完就原地消失了。

秦盼等人闻声望去,发现人已经消失了。

“高人还真是神出鬼没啊”刘智铭说道。

“可不是嘛”张赟附声道。

“老先生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王易提出了疑问。

“没有吧!”显然秦盼并没有听见秦老最后说的话,四人继续朝远处走去。

司徒逸
作者的话

新书发布!进来的书友帮忙收藏下吧!有意见也可以评论在下面,虚心请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