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风一梦入轮回 > 正文
第一章 初遇
作者:悟道心  |  字数:4232  |  更新时间:2019-09-23 17:17:49 全文阅读

时间: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

地点:华夏神州

苍青山位于华夏神州西南方向,山脉高耸巍峨,气势磅礴,绵延数百里之广,其主峰玉笋峰更是壁立千仞,傲然立于群山之中,周围各峰虽然危突险峻,但都紧紧围绕此峰,似朝拜一般。

山南有一条大江浩浩汤汤,直达天际,山上长满奇花瑞草,修竹乔松,林中不时传出虎啸,山涧不时传来猿啼,山峰顶部一年四季云霞缭绕,若隐若现,似人间仙境一般。

苍青山南麓大江北岸有一镇子,名唤石门镇。此镇规模颇大,南北往来客商多云聚于此,因此镇上商贾富人甚多。

江堤街、花楼街是镇上两条主街,前街江提街主要是商铺作坊,平日里也是小贩集市,平民百姓活动之所,因此杂耍卖艺的,卜卦算命的,三教九流无所不有;后街花楼街以高档酒楼、戏园、青楼居多,乃是达官贵人娱乐消遣,寻香拾翠之处。

因此远看石门镇,可谓是屋宇鳞次栉比,牌楼林立。

这一日,晴空澄碧,和风送暖,江上舟船往来,岸边桃红柳绿,江提街市上更是游人如织,热闹非凡。

只见人群中有一年轻书生,身穿靛蓝色澜衫,头戴儒巾,身材挺秀,面容清俊儒雅,一双眸子明亮如星辰,脸上挂着清朗的笑容,缓缓走来。

“公子请留步。”突然身侧有人将书生拦住。

书生微微转头一看,见一老者,身穿灰色长袍,颔下留着三绺长髯,一双眼睛白多黑少,目光闪烁不定,右手持一竹竿,上面挂着一面方旗,写着“料事如神”四个字,心中登时明白,这是位看相算命的相师,索性默默不语,静待下文。

“老朽观公子眉宇生辉,天阁丰润,他日必得高中。”那相师说完,眼中目光闪烁,却见书生并不答言,便接着道:“然公子眼下有一条若有若无的黑气,以老朽之见,公子近日来必有灾劫临身。”

书生闻言,微微一笑道:“请教先生,该如何趋吉避凶呢?”

见书生如此搭言,老者眼珠一转,略有些窃喜道:“还需公子奉上生辰八字,待老朽仔细细推算一番。”

书生伸出手来索要纸笔,老者赶忙从随身褡裢中取出一支细毫管笔,一张宣纸。

书生便提笔在宣纸上不慌不忙勾勾画画地写了起来。不料,眼角余光发现身旁不时有人匆匆忙忙走过,抬眼看去,发觉江提街上的人群突然向一间首饰店前聚拢。

书生停住笔,望向不远处的那家首饰店,略一沉思,便将笔纸递还给老者,道:“看来今日多有不便了,此间有些许事情,需要在下去看看。”说完也不待老者回答,人已迈步走了出去。

老者接过纸笔,未及细看,又生怕书生走掉,便慌忙说道:“公子近日时运不济,切莫多管闲事。”

书生闻言,顿住脚步,转过身来,嘴角微扬,带着一丝笑意轻道:“先生何不结合八字,再下定论。”说完迈开脚步,向聚拢的人群走去。

闻言,那老者表情甚为疑惑,低头打开宣纸,却见上面写着“不宜近水”四个字,自己百思不得解,遂面露不屑,鼻中哼了一声,将那张宣纸揉作一团,随手丢到路边。

一撑手中的竹竿方旗,信步向前走去,边走口中边高呼道:“占卦算命,指点迷津。观气色,定流年吉凶;批八字,决一世荣枯。”

老者边吆喝着边走,不知不觉上了渡口,抬眼一看,见栈桥上下来一批客人,老者眼珠一转,便快步上前迎了上去。

岂料,在离那批客人不足丈余远近时,栈桥上的木板突然断裂,老者“扑通”一声,就掉了下去,好在及时抱住了桥板,待众人将其拉上来时,已是被江水泡得如落汤鸡般,甚是可笑可怜。

书生离开老者后,走到首饰店前,仰头向人群里一看。只见几个穿开襟短衫的汉子,将一个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女围在当中。

为首的那汉子,皮肤黝黑,胸口一团乱毛犹如刺猬,一双三角眼满脸横肉,样子可怖,令人看了生厌。此时见他一手捏住少女的手腕,一手举着一只断做两截的玉镯,露出满口黄牙,高声喊道:“没银子赔,那就把你卖到后街寻香楼去。”他话音刚落,周围的几个汉子随声哈哈大笑起来。

书生细细一打量那少女,只见她身穿冰蓝色丝裙,头梳双平髻,生得眉目清秀,一双水汪汪的明眸,正恨恨地看着说话的黑汉子,委屈地说道:“你的镯子本来就是坏的,你们是故意陷害人!”

那黑汉子闻言,双眼一瞪,举着断裂的手镯向围观人群展示一番,又高声道:“这小孩弄断了我们的手镯,不想赔钱,还要冤枉好人,请大家看个明白,好做个评判,这可是新断的裂纹!”

围观的人们也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有说是少女弄断的,有说这就是家黑店经常讹人钱财。

年轻书生看到此处,微微点点头,拨开人群走上前去道:“几位兄台,何必难为一个小孩子呢?”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大家都不自主地静了下来。

那为首的黑汉子听到这话后,转过身来,抬起三角眼上下一打量,见是一文弱书生,又晃了晃手里玉镯,表情很张扬地说道:“欺负小孩子?你可知道,这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卖了她抵账,我们还赔本嘞!”

书生闻言,眼中灵光一闪,微微一笑,又道:“不知这位兄台所谓的镇店之宝,值多少银两?”

那黑大汉又上下打量了书生一眼,嘴角一歪,道:“多少银子?哼,少说也得一百两,黄金!”

此言一出,周围人群中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都低声议论起来,这明摆着讹诈,一百两黄金,可是谁能拿得出啊。

那黑大汉说完,藐视地看着书生,不再理会,心中似乎在说你个穷书生,怕是一辈子也没见过黄金吧。

“他的镯子是假的,我刚接到手就断了。”那个少女面带委屈,又气呼呼地说道。

“假的,你不要胡说八道,老子这镯子是祖宗的祖宗传下来的。”那黑大汉忙向周围群众解释。

“好吧,兄台你也不必如此聒噪了,在下代这小孩赔钱给你就是了。”书生边说着边将手伸入衣袖之中。

闻言,包括黑大汉在内所有的人,都用好奇地眼神盯着书生伸入衣袖里的手,似乎在观看变戏法一样,觉得很难相信,却又期待着奇迹出现的模样。

只见书生嘴角挂着微微的笑意,一抖手,真个从衣袖里取出一锭金元宝来,托在手中,在阳光下泛着黄澄澄的光亮,周围人群又开始骚动起来。

“哎呀,真的是金元宝啊。”

“这么大一锭啊。”

“这足足有一百两吧。”

……………………

那黑大汉盯着书生手里的金元宝,抬起手来似要抢夺一般,吞了吞口水忙道:“你刚才说的话,可当真?”

“言出必行。”书生将手向前一伸,金元宝便递了过去。

那黑大汉见状既惊又喜,似乎还有些将信将疑,便伸出手去要接,突然大嘴一咧,“哎呀”一声,猛地抬起了另一只原本抓着少女的手,只见上面清晰地留着两排牙印,原来是那少女乘机咬了他一口。

“我不要你管!”少女边忿恨地对书生说了一句,边分开人群跑掉了。

那黑大汉并未追赶,而是上前一把夺过书生手里的金元宝,拿在手里,掂了掂,然后用牙咬了下,回头对其他几个同伙低声道:“是真的。”

书生微微一笑,又道:“既然兄台已确认过,那在下就要走了。”嘴上如此说着,可脚下却没有动,仍是在站在原地。

“她还咬了我一口嘞!这也要赔钱的。”黑大汉摇晃着脑袋,举起被咬的手来,展示了一下上面已变得浅浅的牙痕。

如此一副流氓无赖的作相,顿时又引起了周围的骚动,但人们只是小声地咒骂,并无人敢上前伸张正义。

书生似乎无奈地摇了摇头,却仍是面带微笑地道:“好吧,这个赔给你,够吗?”说着又从衣袖中取出一锭金元宝来,送到那黑大汉面前。

那黑大汉张大了嘴巴,眼睛笑得成了一条缝,边接过元宝,边道:“够,够了。”说着转过身去向其他几位同伙使了个眼色。

另外几人马上会意,都纷纷上前,各持其词:

“我被她踩了一脚。”

“我被她踢了下。”

“我被她看了一眼。”

………………

书生微笑地看着听着,又变戏法一般,陆续从衣袖里取出几锭金元宝,一一赔给了诸人。

那几名大汉得到金元宝后,喜得心花怒放,先是捧在手里仔细观瞧半晌,接着便开始驱散人群,然后跑回店中,来了个关店上门板,闭门大吉。

书生站在一旁微笑着看了一会,方随着人群离开首饰店,向镇外苍青山方向走去,他走得并不快,但人们却只感到他身影晃动了几下就不见了,纷纷感到惊奇。

待人们散去后,约一盏茶时间,首饰店里传出来凄惨的哀嚎声,闻之令人心惊,随即店面的门板也被撞破,跌落出几个大汉来,摔倒在大街上,捂着额头痛苦地呻吟着。

过路人纷纷驻足,不由一看,接着不禁开心大笑起来,原来那书生给的金元宝,此刻都长在了那几个大汉的额头上,似犄角一般,更为好笑的是别人都长了一个,唯独那为首的黑大汉长了两个,样子十分滑稽。

那几名大汉在店外寻了一遭,见不到书生,就又是叩头又是作揖地,哀求周围的路人,寻求书生去向。问了半晌,终于有心地慈善者,指明了书生离去方向。几个大汉闻言,一刻也不敢耽搁,连滚带爬地追了上去。

镇外,通往苍青山方向的山路并不宽阔,只因这石门镇背山面水而建,主要的交通要道都在镇南的渡口和沿江官道上。

所以平日里,除去砍柴采药外,镇上也是少有人上山,何况两百年前那场仙魔大决战,就发生在这苍青山深处,当时虽未波及石门镇,但昔日情形经几代人口口相传,添油加醋,早已是面目全非,夸大了千百倍不止。

此时只见残阳如血,染红了天边的云霞。

古道边,背对石门镇,书生负手临风而立,衣衫随风轻轻飘荡,凝望着人迹罕至的苍青山,似在欣赏绚烂多姿的云霞,又似在寻觅两百年前那场决定正道存亡的仙魔大战。

“神仙哎,救命呗。”

“大仙啊,请留步。”

“大侠呦,等等啊”

……………………

从石门镇方向,传来阵阵声嘶力竭的呼喊声,那书生慢慢转过身去,望见那几个跌跌撞撞,形象滑稽的大汉,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

不消片刻,那几人便狂奔到书生面前,大口地喘着粗气,纷纷跪下,苦苦哀求起来:

“神仙啊,我们知道错了,请你把这些金元宝收回去吧。”

“大侠啊,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书生见状,面沉如水,正色道:“尔等欺压良善,作恶多年,罪行实在是难于赦免。”

闻言,为首那黑大汉跪在地上,面露祈求之色,不住拱手作揖道:“大仙,我们知错了,从今往后我们一定痛改前非,积德向善。”身后众人也纷纷附和。

那书生闻言,略一沉思,淡淡道:“念尔等只是诈人钱财,并未伤及性命,就给你们一个机会。”

几个大汉闻言,也顾不得额头疼痛,纷纷叩头答谢。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从即日起,你们要日行一善,行满一千,额头上的金锭自然变小脱落。如若不然,那金锭百日内便可入脑,取尔等性命。”书生面露威严,缓缓说道。

几名大汉闻言,惊恐万分,叩头不止,纷纷表示遵从。

稍后,那为首的黑大汉叩完头,跪在地上一拱手道:“我等从今往后谨遵教诲,如若不然,愿受惩处。”

书生扫视了众人一眼,微微点头道:“破解之法,悉已告知,尔等离去吧。”

那为首黑大汉略一犹豫,又道:“小子斗胆,敢问大仙仙名法号,日后有缘再见,也好相称。”

书生微微一笑,并未答言,在夕阳的余晖中身影一晃,便消失了。

几个大汉低着头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待再抬头一看时,才知仙人已去,便再叩头,作辞别之礼。

悟道心
作者的话

整本书,我的构思很严谨,尽量减少了路人甲,每个出场的角色后面都有很多的戏份,请细细品读。 欢迎指正文中不足和需要修改之处,谢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