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乾道剑客 > 鬼将买命
第一章 道士下山
作者:宝珠道长  |  字数:5370  |  更新时间:2019-07-29 19:40:00 全文阅读

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这是诗佛王维的《终南山》,描写终南山的风景优美、巍峨壮观。寿比南山、终南捷径这些典故都与此山有关。

它位于秦岭中段,是道教文化的发祥地。从古至今,此山所出的大名鼎鼎人物数不胜数!道教老子李耳、文始真人尹喜、西周姜子牙、财神赵公明、上洞八仙汉钟离吕洞宾、镇宅圣君钟馗等神仙。另外还有张良、孙思邈、刘海蟾、王重阳等历史名人。

近些年国家大力发展旅游业,终南山有道文化、财神文化、寿文化,所以轻而易举的成了旅游胜地。大大小小的道观寺庙,香火很是旺盛。形形色色、鱼龙混杂的出家人,香火鼎盛挣得盆满钵满。

当然,有撑死的也有饿死的。在终南山深处有一座山头儿叫青松山,山上有座青松观。观里有一座六十平米左右的大殿,里面供着三清道尊。大殿后面是三座破败不堪的土坯房子,千疮百孔满目疮痍。幸亏这里不存在影响市容一说,否则早被盖上“拆”字大印了。

最前面的那间是祠堂,供奉着历代掌门人的灵位。从创派祖师爷到现在,一共二十五位。祖师爷名朱青松,跟随大明永乐大帝起兵靖难,立下汗马功劳,被赐号“青松道人”。

功成名就之后,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山头儿,建起了这座青松观。中间那座小屋,住着第二十六代掌门,名叫张大海,是个五十多的中年人。最后面的屋子,住着个十七岁的年轻人,名叫张青莲,身份是未来掌门。整个道观里就这一老一小,关系是师徒。

这种破瓦颓垣、人迹罕至的地方,是不配享受香火供奉的。所以除了师徒两个,还养了许多鸡鸭。后山是开辟出来的农田、菜地,师徒二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沾着旅游开发的春风,这里也有了手机信号。虽然信号不强,老道还是玩的不亦乐乎。微信、陌陌、游戏,也算是与时俱进。徒弟可就苦了,挑水种地,抓虫挑粪,洗衣做饭,家务活农活全包了。

青莲刚出生就被老道带到这,从记事起就是打坐修炼,修习师门道法。每天看那些历代祖师留下来的古书文献,诸如道家心法三百首,青松心经,道法七十二术,百鬼录,师门秘录等。另外还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学习那些所谓绝世武功。

对于这些,青莲一直有抵触心理。在他的认知里,就算不小心成为得道高人,练成绝世武功,又有什么卵用?下山帮人家抓鬼?能不能抓到另说,一个不小心就要倒霉。宣扬封建迷信,学习封建糟粕,破坏精神文明建设这口锅,就是为他们这些人准备的。

背着长剑行走江湖、行侠仗义?得了吧!现在可是法治社会,背个长剑到处走,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先去派出所行走几天吧。就算派出所不管你,就算你剑法高超,随时随地耍剑耍出花儿来,还不是被一枪撂倒?感觉这些跟不上时代潮流,所以青莲老是插科打诨消极怠工。老道的应对很简单,一力破万法,大扫帚舞的呼呼生风。一顿胖揍下来,世界安静了。

在绝对的高压之下,十几年下来,青莲倒是学有所成,基本掏空了老道的本事。也经常和老道下山实习。靠近道教胜地,附近居民多信做个。师徒俩大多是给那些办白事的人家挑个坟地、做个法事,或者给结婚的新人算个八字。全靠一张嘴忽悠,臭水沟都能说出风水宝地。红事儿肯定天作之合,男的绝对富贵,女的绝对旺夫。跟着红白事儿混几顿大鱼大肉,遇见阔绰人家还能多拿几百块钱。

但是老道也不全靠忽悠,确实是有真本事的。青莲在七八岁的时候就和老道去抓鬼,第一次见鬼后吓的好几天睡好不觉。后来见的多了,也就麻木了。再后来,一些简单的抓鬼任务,都是青莲自己做的。抓鬼驱邪,超度亡魂,渐渐也就得心应手了!

就这样凑合着过,当一天道士念一天经。这里虽然地处深山,却也不是与世隔绝,青莲也经常上网。和众多年轻人一样,他也很向往外面的花花世界。老道的回答只有一句,“以后自己去体会”。

他也问过老道自己的身世,老道的回答是“捡的”,还是在垃圾桶捡的。青莲很欣慰,幸亏不是从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他也怀疑过老道的话,怀疑老道就是亲爹。不过等长大了就不这么认为了,站在遗传学角度来说,一米七不到贼眉鼠眼干巴廋弱的老道,生不出身高一米八八、面如冠玉、虎背熊腰的儿子。问了几次觉得没意思,也就不再纠结了。不过对于外面的花花世界,青莲还是很向往的。老道的回答还是很简单,等十八你就下山。

身在山中心在红尘,数着手指过日子,终于盼来十八岁的生日。为了庆祝生日,为了外边的美好生活,青莲特意杀了只鸡,拿出老道珍藏的酒,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师徒俩酒足饭饱,老道看着欣喜若狂的徒弟,点燃支烟叹了口气,很是不舍的说:“转眼十八年了,你也该入世修行了。祖师爷有先见之明,深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道理,便定下了这条‘弱冠入世、天命而归’的规矩”。

老道说罢拿出一个古老信封递给他,吩咐道:“你明天去京都,按照信封背面的地址,找到人把信交给他,他会为你安排好一切”。

青莲收起信封,脸上也有些不舍。虽然平时热忱盼望着,可真到了这天,心中还是很不好受的。给老道斟满酒杯,举起杯说:“师父啊,雏鹰总要离开妈妈的羽翼,我也不能一辈子被你照顾。徒儿出去历练一番,给你挣花不完的钱,再送个大姑娘过来过来伺候您!”。

“你个小兔崽子!”,老道儿笑骂一句,喝完杯中酒自己斟一杯,呵呵笑道:“出门在外,以和为贵!凡事不要强出头,遇事三思而后行!谨记强龙不压地头蛇,不要轻易出手。如果迫不得已,要做到一击致命!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老道伸出一根手指,很是郑重其事的说:“记住一点,除非生命受到威胁,不要用道术对付普通人,会遭天谴的。另外...你等等”。

老道放下酒杯,去祠堂里拿出一个盒子,递到青莲面前,说道:“这是镇魂铃,咱们的师门至宝之一。它的用法你应该在书上看到过,为师就不多说了。为师还给你准备了一些道符,都带着吧”。

摩挲着手里的盒子,青莲鼻子有些酸。师徒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不是父子胜似父子,虽然经常挨打挨骂,也是因为自己太皮,老道对自己还是很掏心窝子的。喝干杯中酒,青莲拍着胸脯说:“您老的话我都铭记于心!您就放心吧,我虽然没离开超过青松山二百里的地方,却也不是傻子。徒弟我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我离开后,您可千万要照顾好自己啊!吃好喝好睡好,也不要想我。万一整个积思成疾,药石无医,提前撒手人寰,让我去哪里尽孝?子欲养而亲不待够苦的了,还得被人戳脊梁骨骂不孝,说理的地方都没”。

“你个小兔崽子,就不能盼我点儿好?”,老道儿一巴掌呼过来,青莲满脸贱笑躲避。老道儿骂道:“赶紧吃赶紧喝,吃完赶紧滚回去睡觉。明天下午五点的火车,车票在包裹里。钱也在包裹里,省着点儿花。收拾收拾,明天赶紧滚!看不到你,我才能多活几年!”。

“嘿嘿,开个玩笑!脸不歪笑不来嘛!您老肯定长命百岁!”,青莲笑嘻嘻的给老道点根儿烟,继续道:“您老好好呆着,先无聊个一两年。徒弟我去京城,第一任务就是找个小媳妇儿,生个儿子给您老送来解闷儿。嘿嘿!怎么样?徒儿可是一片孝心可昭日月啊”。

听到这话儿老道突然诡异一笑,抿了口酒嘿嘿直乐,表情很是猥琐,“这个为师倒不担心,你很快会心想事成。还有一点你要记住,入世修行被不是让你放飞自我!不要被红尘迷惑忘记初心!所谓曲不离口拳不离手,时刻修炼道法!哎算了算了,都这么大的人了,我也懒得啰嗦”。老道很是烦躁的摆摆手,皮笑肉不笑的说:“儿大不由爷!好自为之吧”。

“放心吧您老”,青莲很怕老道这皮笑肉不笑的虚伪表情,每次准没好事儿。很是郑重的举起手,保证道:“放心吧师父,我不会荒废学业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会铭记您老的教导,每日三省吾身,时刻鞭策自己,绝不辜负您老的重托。争取早点儿给您带个孙子回来,一个不够就两个,直到您老心满意足。嘿嘿”。

“别哔哔了!喝酒”,老道又冷冷的瞟他一眼,看的青莲头皮发麻。师徒俩推杯换盏,一直喝道后半夜。说了很多话,基本上都是老道说他听。都是那些谆谆教导,以及老道早年行走江湖的经验。

青莲听的很认真,毕竟年龄在那摆着,他过的桥比自己走的路都多。经验之谈,关键时刻能救命,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还没闯出个名堂就灰溜溜的回来,丢人啊!

把喝醉的老道送到他屋里,喂他喝下一杯茶,青莲便回到卧室。迫不及待的拿出那个传说中的师门至宝——镇魂铃。名字倒是很霸气,看到后不禁大失所望。一条红绳上拴着三个樱桃大小铜铃铛。铃铛呈古铜色,上面也篆刻着符文,看起来是老东西。这东西怎么看怎么像古代那些女娃挂在手腕的首饰,怎么看也和师门至宝沾不上边儿啊!。

戴在手腕上,随意晃晃,果然没声音。越看越觉着面熟儿!哦想起来了!青莲哭的心都有了,怪不得这么面熟儿呢,这是紫霞仙子斗二郎神和四大天王用的那个手链吧?难道祖师爷和紫霞仙子有一腿,还是他老人家把仙子的墓给刨了?青莲哭笑不得,收拾好包裹。随便洗了洗澡,躺在床上抽支烟。想着外面的世界,想着外面的那些妹子,美美进入梦乡!

第二天,把老道准备的东西以及自己的东西,全部塞到旅行包中。包都满了,老道还不停的塞。青莲找块儿破布把三尺长的桃木剑包起来背在身上,这玩意儿亮着太敏感。告别老道,走路下山,先坐牛车,再坐电瓶车,最后是公交车。

来到火车站,排队上车。火车开动,青莲正好临窗,饶有兴趣的看着窗外。看了好一会儿,发现都是些房子麦田什么的,也没啥稀奇的,就扭过头端坐。不大会儿烟瘾上来了,去两节儿车厢中间的抽烟处去抽烟。

抽完烟回来,赫然发现情况不对了。自己对面本来是两个务工的农民大哥,怎么变成了俩花季少女?还有挨着自己坐的那两个大叔哪去了?怎么也成少女了?青莲很是纳闷儿,拿出车票看看,是自己的座位没错啊!这?算了算了,是自己座位儿就行。重新坐在座位上,没多久又发现不对,为啥对面的妹子老是偷偷的看自己,我脸上有花吗?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青莲冲她们微笑着点点头。

如此甜美的笑容,电的对面三个妹子笑靥如花,眼睛里尽是粉红。明白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犯花痴吧。自己是长的养眼一点儿,但犯不着这样吧。不想理会她们,青莲耷拉下眼皮。眼角余光随意瞟了下,发现身边的俩妹子也在悄悄的看自己。这就有点尴尬了,突然想起看杀卫玠的典故,多少能体会到卫公子的心情。

身边的妹子忍不住开口搭讪:“帅哥,你是回学校吗?”。青莲微微一愣,学校这个词有点陌生,他从没上过学,都是老道亲自教导他读书习字。且都是古文、历史什么的,至于其他学科他只是买了几本书看看,多少了解一点。至于鹰语什么的,更是七窍通六窍吧。

青莲知道要礼貌待人,于是微笑着点点头,敷衍的应了一声。妹子显然很开心,兴奋的说:“我们也是学生,你哪个学校的啊?”。青莲再次楞住了,这很尴尬啊,果然一个谎言要用更多的谎言去圆。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青莲再次笑了笑,眼光看向她手里的饼干。妹子很配合,直接把袋子递给他,嘻嘻笑道:“帅哥也喜欢这个牌子的饼干吗?我也喜欢,真巧!”。

“谢谢!是挺巧”,不客气的接过饼干,拿一个放在嘴里。嗯!味道确实不错。妹子更开心了,继续找话题聊天。是以这一路,青莲再也没缺过零食,和身边的几个妹子聊的也算投机,虽然大多数情况下做一个合格的听众。

到了晚上,青莲闭目调息,运转腹下丹田那鸡蛋大小的道炁。所谓道炁,类似于武侠里面的真气。是施展道法的关键,也是决定一个道士修为高低的标准。只有修炼出道炁,才算的上真正的道士。纯正道炁是青色,青莲现在还是无色。按照青松心经运转几遍,完成每天的课业。一身疲乏尽去,效果立竿见影。

旁边的妹子也睡着了,脑袋贴在他胳膊上。第一次和女人身体接触,青莲还是有点儿紧张,全身僵硬不敢动。时间流逝,慢慢的也就习惯了。现在是十月,车厢里温度有点儿低,青莲拿起脱下的外套盖在她身上。这五个女孩是一个学校的,还是鼎鼎大名的京都大学。说实话有点羡慕。她们是同一个地方的,过完十一假期组团回学校。

大概一天多的车程,终于来到京都。出了车站,和妹子们告别,被强行要去了电话号码。看着高楼林立商铺如云,人山人海车水马龙的火车站,青莲真正的知道什么叫大城市。如此繁华如此热闹,一切都是那么新奇,左顾右盼目不暇接,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

唯一一点不好,就是空气没青松观好。傻乎乎的在火车站一直参观到天黑,他怪异的行径引起了巡警的主意。青莲意识到不好,赶紧打个出租车离去,这要被当小偷抓起来就太冤了。

坐在车上,把信封上的地址给司机大哥报了下,继续透过车窗欣赏车外的高楼大厦。欣赏半个小时,伸手去口袋摸烟,突然一愣神,钱包哪去啦?明明放在裤子口袋里的啊!赶紧四下翻找,摸遍所有口袋都没有。

“完了!钱包丢了!怎么会丢了?”,青莲欲哭无泪,“难道是那个靠着我睡觉的妹子?不应该啊!他们可是京都大学的学生,看衣着打扮家境也不差,不会偷我吧”。

想到自己还在出租车上,纠结了好一会,才弱弱的说道:“那个大哥!实在不好意思,我钱包丢了。等到了地方,您能不能等我一会儿,我去找里面的人要钱”。

“哈哈,好说好说!出门在外,谁还没个出差错的时候?”,司机大哥很好说话。这让青莲很是感激,京都人素质真高。又过了半个小时,司机停车到路边,扭过头说:“那个小兄弟啊!实在不好意思,我家里有事得先走了,车钱就不要啦。你顺着路往前面走,不出十分钟就到啦!”。

“不行不行,你等等,我去拿钱”,青莲赶紧背着包下车。刚下车,司机调转车头,一溜烟的跑了。青莲默默的为司机大哥点赞,这真是遇见好人了啊!好人一生平安!

顺着笔直的道路往前走,十分钟左右,当看到牌坊上的四个大字时,青莲顿时懵了,“仙山公墓?什么情况?”。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