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机甲咒师 > 第一部 死亡之翼
第二十五章 争执
作者:水木君  |  字数:4867  |  更新时间:2019-06-20 07:03:37 全文阅读

拿起注射器推出尖端空气,虚对着腹部插进针头,感受到轻微的疼痛后将药物注射进去。

  比尖针刺入皮肤要强烈百倍的疼痛顿时让虚全身痉挛起来,神经都为之颤栗的剧痛下,他发出一声痛苦呻吟。

  “值得吗?”

  靠在阴影中的人发出低沉沙哑声音的同时,手中拿着一个微微闪光的尖锐物体走近。

  “用不着你来废话。”

  “唔,你还真是勇敢……”

  走出阴影的人逐渐露出那身标志性的灰大褂,拿着一根三角形状的注射器对准虚脖子打进去某个细小物体。

  当脖颈间细小伤口愈合那个刹那,虚的头发变成了纯白的颜色。

  不止发色,还有双瞳和嘴唇,也都成为了纯粹的白色。

  进入脖颈间的物体此刻像某种钻入体表的寄生虫,顺着血管四处钻洞,紧接着,它所经过的地方又鼓起一个个细小的包,更多的寄生虫在血液里来回乱窜。

  虚靠在墙壁上大口哈着白气,颤抖着拿出一粒药丸放进嘴里。

  “这种东西是有极限的,会死的。”

  “不用……你管……”

  虚吞了几口唾沫,深吸气候拖着摇晃的身体缓缓靠近桌子,颤抖的手去拿水杯,却始终由于抖得厉害滑落。

  灰大褂在一边看着,不说话,也没有任何表示。

  虚凝视这水杯,就如同凝视挡住她完成任务时的障碍一样。

  忽然,她半跪在地上,低下头直接用嘴唇咬住被子边缘仰头将水灌进喉咙里。

  灰大褂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眯起了眼睛。

  她的体表在那个东西的穿梭下,沾染毒素的静脉血管在皮肤地下膨胀起来,看上去好像全身布满紫黑色的裂纹一般。

  ——恶鬼。

  灰大褂脑海内瞬间想起这个词。

  “……不过话说回来,那小子果然有问题啊,明明你都用上原先计划中的最大力度,他竟然在短暂停歇后就恢复了行动力。”

  啪嚓!虚放开用嘴咬着的透明玻璃杯,任由它落向地面摔碎。

  “出去。”

  “……诶,反正都说到这里了,就让我再多知道一点,比如……”

  灰大褂眯着眼睛靠近虚的身体,眼睛盯着她的胸口中间。

  虚的头发瞬间由白色变为黑色,利索的举起枪对准灰大褂。

  “滚开,怪物。”

  “真是的,那就没有办法了……”

  灰大褂叹着气,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双手插在灰大褂的袋子里向外走去。打开门走出去关上门时,他笑着说:

  “大概、只有一年多时间了吧?我倒很想知道,你能把它延续多久。”

  虚冷冷地看着灰大褂的脸在门缝隙间一点一点的消失,有种现在就消灭他的冲动。

  但最终也只是在她的一声冷哼中,忍受他的挑衅。

  关掉桌子上的灯,房间顿时陷入死寂的黑暗当中,仿佛这个世界,都陷入了沉默。

  ※※※

  虽然不想承认,但祈诚现在确确实实面临了一个大麻烦。

  餐桌上的饭菜一口都没有动,放在一边水杯里的白开水却已经被喝的一滴不剩。即便这样,他依旧不愿意把手从被子上挪开,捏着被子转圈。

  同时,他的目光一直在水杯和右上方的虚身上来回徘徊。

  “我吃好了。”

  南柯边冷淡的说出这句话,边声音很大的收拾餐具,惹得旁边的人都抬起头看过来。

  必要一提的是,六人位的条形餐桌上,除了祈诚、皇君音和南柯三人外就没有其他人,这与其他座位上的人满为患形成强烈的对比。

  并不是祈诚几人有什么特别待遇,而是祈诚这位不久前的代舰长的英雄事迹仅仅半个小时就传遍了整个舰船,以至于祈诚来到这里坐下的时候,那一桌的人立刻端着盘子行礼,然后到旁边的桌子上去噌饭吃。

  这让随后皇君音连位置都找不到,只能跟祈诚坐在一起,而南柯遭遇也是同样。

  可能是因为不久前祈诚和虚的对立与分配祈诚驾驶零号机这两件事情,南柯和皇君音的态度都稍稍有些怪异。

  当然这种原因是不绝对的。

  祈诚细细想来,到达罗浮号几天的时间就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现在三人的古怪关系可能不能用这一上午的事情来说明。

  撇去这些不说,祈诚现在面临着一个相当大的麻烦。

  上午自己没有控制住情绪打伤虚这件事情,已经不是简单的军队斗殴就能轻易说明的,虚不仅一直挂着枢密院特派员的身份,还是九皇子直接任命的罗浮号舰长。

  单单这件事情只需要换个说法,祈诚现在恐怕就是在被送往军事法庭审判的路上。

  “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吧。”

  南柯扫视祈诚一眼,甩下一句语气冷冽的忠告后转身离开。

  “……你的身体、真的没事?”

  听到皇君音的声音,祈诚侧过头看向她。后者眉头微皱,说不出是因为厌恶还是因为担心。

  “死不了。”

  “哼。”

  听见如此回答的皇君音眉头皱的更紧,祈诚这下认出她是处于恼怒状态了。她啪的一声把筷子打在餐盘上,端着它走回打饭的窗口,哐一声把餐盘砸在石台上转身离去。

  “……”

  全场寂静无声,除去几位指挥官,全都目不斜视的盯着自己的饭,连咀嚼的声音都不敢太大。

  祈诚摇了摇头,并不理会她这莫名其妙的脾气,抬起头将视线固定在虚的身上。

  虚一个人坐在为特殊人员提供的餐位上,无视祈诚落在她身上的视线。

  祈诚不满的砸了一下嘴,吐出口气埋头拿起筷子用狗刨式的方法吃起饭来,立刻感觉到周围投过来无数惊愕的目光。

  他的情绪,从最初接到虚命令时的惊愕,到想通后的惊喜,旋即再次回到惊愕之中。

  虚代表的是九皇子,即任命祈诚为“死神之翼”队长的命令是九皇子皇太极下达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在最初就表达出来呢?

  这样祈诚就不会因为过度的情绪积累而暴走,也就不会产生那样令人尴尬的一幕。

  只是——

  ……那两人的争执,已经到达这种程度了吗

  直呼那两人名字是不被允许的,可想必在私下里沧澜帝国有无数人在讨论吧。

  第一皇子皇泰玄,也是当今的太子殿下,可以说是在战争爆发以前声望相当高的现太子。

  为人谦逊有礼,风度翩翩,在太子位上尽心尽力辅助皇帝陛下处理各项政事,并且在外交上始终坚持要走和平发展的路线。

  同样,即便是已经进行了五年世界战争的今天,他依旧怀抱着这样不知该不该称为幼稚的理想。

  撇开这个争议的问题,作为在位将近二十六年的正统皇太子,支持他上位的贵族与财阀不在少数。

  本来无可争议的皇位归属问题,在五年前沧澜与欧吉亚爆发战争后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战争时期还说那样的话,是当然的吧?”

  五年战争的时间过去了,和平年代称为仁太子的皇泰玄,前不久还在做“两国握手言和才是解决方针”的公众演讲。

  现年四十一岁的他是否已经到了想要和平度日的年龄呢?

  这让身为主战派、同时具有天生领袖能力的九皇子快速崛起。

  沧澜帝国并没有明文规定过长子继承皇位。

  枢密院作为战争时期而产生的特别怪物,虽然其经手的事情神秘到不为外人所知,但其中的势力划分就连入伍半年的新兵都能知晓。

  枢密院的第一枢密使黑白衣,自皇太子六岁时作为他的太傅,一直到皇太子十七岁成年。

  自那以后,皇太子礼待黑白衣的事情还一直被作为美谈在民间相互传闻。两人的关系根本不用人再有人刻意说明。

  ……也是啊。

  仁义守礼的的学生,还有隔三差五会前往太子府的太傅。即便两人已经不再背负明确的师生关系,实质关联至今仍旧存在。

  另外一人,九皇子皇太极,如今是枢密院的第二枢密使。

  沧澜皇室从不缺这样的把戏。皇帝为了选出真正优秀的下一代继任者,会让最终胜出者继任。

  只不过在这样的战争时期,皇权的争夺场所从各个意义上都变为了一个地方。

  那个称之为权利怪物的地方:枢密院。

  作为第一枢密使、同样也是皇太子代理人的黑白衣,和身为皇权争夺者的皇太极,这两人在枢密院发生的许多次对立事件究竟是战事需要,还是别有用意,众人不敢多加猜测。

  值得一提的是,虚受枢密令斩杀的第五皇子,跟皇太子走的相当近。

  也就从那时起,一个被称为“永夜魍魉”的女人在军部间广为流传。

  祈诚自第一次看见虚,就怀疑起这个人是那个传说中的“夜魔杀手”。直到这几天遇见的各种事情,祈诚终于确定了。

  就是她。

  这样一来,出手打伤虚,已经不是“因为没有控制情绪而殴打上级”这样可以模糊解释的事件。

  明确点说,祈诚出手打伤的并不是虚,而是某种情况下“九皇子的意志”。

  硬要再说详细的点话,就是藐视九皇子的权威。

  “啊……!”

  十几秒时间吃完了饭菜的祈诚趴在餐桌上,心情不是用挣扎就可以简单说明的状态。

  他并不否认自己拥有极强的思考能力,但是这种完全超出战略与战术范畴的、称之为人际关系的事情,可以说不擅长到厌恶。

  “嗨嗨嗨!……嘭!”

  打招呼的声音和餐盘落在餐桌上的声音,根本分辨不出哪个在前哪个在后。

  “你要是别表现出那种变态女的二重奏性格,我还是可以接受你坐我对面。”

  “老娘踹……!呿。”

  前一刻还是相当淑女的双马尾少女,在下一秒就变身成泼妇双马尾。只是稍微有些收敛,撅嘴做出不满表情的脸部当然也不是那么可爱。

  “你每顿饭要吃这么多吗?”

  顺带一提,面对女孩子祈诚也相当不擅长。

  不过,谁看见千岛柚盘子里面的饭菜都会惊讶吧,毕竟比剧烈运动完的祈诚还要多,甚至达到满溢的状态。

  “……”

  “你怎么了?脸色有些不好?”

  满脑子都在思考关于虚的事情的祈诚并不怎么在意千岛柚心情,只是用近乎于敷衍的语气说着。

  “……你活该,去死吧!”

  千岛柚站起身的同时把盘子拿起来扣向祈诚。

  祈诚闪身站到一边,然后就听到旁边有人尖叫起来。

  “抱歉。”

  皱眉说出这句不知道该不该属于自己责任的道歉话语,祈诚端起自己的盘子放回一边的台子,转身离开食堂。

  不禁意间感觉到了虚的视线,他立刻在门口站定回望。

  或许刚才是错觉吧,虚依旧坐在那里,一口一口细细咀嚼食物,表情相当认真。

  ……脖颈间套着一条黑色围巾,应该有意遮挡某种东西一样。

  祈诚不再理会千岛柚或者其他人的目光,径直走出了食堂。

  被风吹拂兀自摇晃的大片青草,温润颜色的沙滩和微微泛起波浪的海面,醉人海风中的湛蓝天空。

  “……好美。”

  祈诚深深吸了一口带着青草气息的海风,压抑的心情好了不少。

  夺回万和岛,很难看到欧吉亚军队留下关于机械类的东西,如同那些家伙全部都是开着移动基地来的。

  不过物尽其用,医务室和风景通透的食堂立刻就被罗浮号众人发现了优点,然后也就有了现在的境况。

  祈诚眺望四周时看见旁边一处更高的、长满青草的山丘,他被那样温馨却又孤独的颜色吸引,独自走了过去。

  脚下柔软的触感,肌肤上冷与热的交替,还有让人回味的气息。

  正当祈诚想要闭上眼睛躺倒在这个斜坡上继续深刻的感受时,听见了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声音。

  “……说了不用你管!我会靠自己的力量来争取,没有你我一样可以!”

  因为用近乎于吼叫的狂野声音发出,才会让祈诚听到这后面两句话。

  对这个熟悉的声音还未来得及确定到底是谁,一个在今后将会成为重要伙伴的人出现在了山丘顶部。

  南柯。

  两人在高低不同的地势中对望。

  阳光从侧面照过来,两个人的身影都泛起了光芒。

  对视中,祈诚终于可以十分详细的观察他的面孔,同时心底产生了当初遇见皇君音时的想法。

  真的是人类吗,不是人偶吧?

  他跟皇君音一样,长相面貌给人一种不现实的感觉。那位郡主是美得如同水晶一样的冰块,这位少爷则英俊到像是3D影像,都只能用完美无缺来形容。

  将两人面貌进行对比,祈诚心中不由生出“他们两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这样的想法。

  相比较而言,祈诚那只具有一般帅气的脸庞,在两人面前显得微不足道了。

  他心中不由出现一小阵刺痛。

  这两人真是太过于耀眼。

  “你……听见了?”

  南柯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冷漠到肃杀。

  “当然没有……”

  如此回答好像不太准确,祈诚又补充说道:

  “除了最后两句。”

  要想真正融合成为理想的队伍,祈诚发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然,如果恼怒的虚没有因为私仇而对他这个“队长职位”进行报复的话。

  只是——

  面前这个站在山丘高处的、已经到了可以称之为男人的男性,究竟是为了何种目的来到这里,甚至宁愿舍弃那对普通人来说可以称之为天堂的奢华环境?

  祈诚的目标就是“亲手摧毁杀死自己父母的欧吉亚合众国”,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目的,他异常喜欢通过分析他人的目的来进行战略和战术。

  祈诚坚信着,只有当一个人拥有明确目标时,才会为之拼搏奋斗、努力不懈,也会为了这个目的而制造出对自身不利的破绽。

  利用南柯的破绽对“死亡之翼”小队进行完善建设,祈诚认为这是为了完成自己目的的重要手段。

  总之,就当下来说,想要了解南柯“是如何形成那个目的”的想法占据了他的全部好奇心。

  只不过这种单方面的愿望对方很不愿意配合。

  “零号机,肯定会由我来驾驶。”

  从山丘上走下的南柯在经过时南柯身边时,说出了这种让祈诚相当无奈的句子。

  “不会给你机会的。”

  祈诚不知道这句话在学院里回应过多少人,通常都是用在每次考核后,那些分数始终被他甩了几条街的人身上。

  南柯冷哼一声走离开,他那毅然远去的步调让祈诚心中更加好奇。

  究竟是什么目的呢?

  或者说,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才会让他这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