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公孙岚的使命
作者:弋澜沁竹  |  字数:3086  |  更新时间:2020-09-11 16:08:33 全文阅读

站在公主府中的药房,萧煞一一报出这些名字,因为北辰兰早已给药房的大夫下过令,所以即便肉痛,这些人也只能黑着脸将这些珍贵的药材乖乖拿出来,一个个看着就像是霜打的茄子,整个药房都在乌云笼罩之中。

不过萧煞相信,北辰兰很快也能体会到这番心情了。

容乐几乎只在公主府中待了片刻就离开了,让人将药物送到了西郊行宫,而她则带着萧煞去了城中的同聚楼,公孙岚传来消息,他们今日已经到夷城。

容乐早先便在同聚楼中订好了包厢,略等了片刻,公孙岚等人就到了,容乐起身迎接,“公孙会长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快坐下歇息一下”。

几人很快坐下,公孙岚就坐在容乐一边,除此之外,此次公孙岚还待了两位弟子前来,“怎劳的会长亲自前来”,容乐客气道。

公孙岚笑着道,“任大夫怎还与我客气起来了,要说起来任大夫可是杏林大会的恩人,且我此次前来也是为了整顿这里的分部,当然也有一点自己的私事”。

“先不说这些了,会长先用些膳,待休息过后再计较不迟”,容乐边说边吩咐萧煞招呼小二上菜。

菜很快上来,公孙岚用了几口,不由感叹道,“还是十年前的味道”。

“会长以前来过此地?”容乐好奇道。

公孙岚回忆道,“是啊,当时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北夷传来消息,说有那人的踪迹,我便来看看”。

“那人?”容乐问道。

公孙岚抬头看了看容乐,道,“告诉任大夫也无妨,那人是我的阿姊,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寻找她的消息,大约是十年前,北夷传来消息,有像阿姊的女子出现,我便来了此地,真是没想到……”。

“是我唐突了”,后来的事情容乐也猜到了,定时没寻到人,原来竟是这样,看来也是一段不太愉快的故事,容乐歉意道。

“无碍”,公孙岚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接着道,“此次前来也是因为有消息传来,也算是碰一碰运气”。

容乐记得在杏林大会的史籍中记载,公孙会长是在十五年前横空出世,横扫万和大陆所有大夫,可谓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一跃成为了新一任的会长。

如此可见公孙岚的医术之高超,当是世出名门,但是整个万和大陆似乎没有半点关于公孙岚家事的消息,仿佛真的是天外来人,这让容乐脑中不禁浮现出了另外一个身影。

“不知公孙会长要寻的人有何特征,又或是名讳如何,若是可以的话,我也想尽一份力,都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事有万一也不可知”,容乐也是真心希望能够帮到他。

“阿姊名唤岚青璃,至于样貌过了这许多年,许是有些变化……”公孙岚还是描述阿姊的容貌,却没有注意到对面之人的惊讶。

这真的是巧合吗?容乐小心的拿出藏在衣袖中的图纸,摊开在桌子上,小心道,“公孙会长,你看一下这个”。

公孙岚还在描绘阿姊的长相,有些奇怪容乐为何让他看图纸,但是当公孙岚目光落在图纸上的时候就再也挪不开了,满脸激动,甚至有些双手颤抖,拿起了图纸,细细描摹着熟悉的字迹与花样,视线一刻也不舍得移开,过了一会儿才勉强压下心中的激动,问道,“这是从哪里来的?”

容乐看了一眼萧煞,萧煞很自觉地出去守在了门外,公孙岚看此情形,知道此事不简单,也让身边的两名弟子出去了,包厢中只剩下两人。

容乐道,“这是我从皇后手中得来的”,并将字迹夜探深宫以及皇后的自述一一道来,只是期间忽略了容齐的存在。

最后问道,“这真是公孙会长所寻之人的物什?”

“我不会认错的,这定是阿姊所绘,还有这个落款,就是阿姊确定无疑”,公孙岚肯定道。

这也算是有消息了,只是据皇后所说,她都不知道女子来自何处,这么多年更是从未见过,刚有的线索就这样断了,容乐只能安慰一下公孙岚,这个人也是她的计划关键所在,不论是为了什么,她都会尽力帮公孙岚寻到此人的。

如此就只能派人先去调查了。

毕竟这么多年经历了许多次这样的失落,公孙岚很快调整好心情,与容乐说起了杏林分会的事情。

容乐在信中已经与他说了个大概,只是之后又发生了许多事情,特别是杏林分会的站队问题,容乐将自己的猜测与想法与公孙岚道来,说到分会会长辛阳时,公孙岚表示想见一见他,除此之外他就留在暗处行事,待时机合适,一举夺回杏林分会在北夷的主动权。

饭毕,公孙岚就先行离开了,给容乐留下了一个地址,看来这位会长也是有备而来。

离开同聚楼,容乐在街上转了一圈,带着萧煞去了西郊行宫,而此时的公主府中北辰兰的表情已经可以称的上是阴云密布了,前来汇报的侍女站在下首瑟瑟发抖。她是来汇报容乐让人将药库的珍贵药材全部带走的事情的。

北辰兰终于没忍住将手边的一个花瓶摔到了地上,刚好掉在这个侍女旁边,花瓶的碎片跳起来划破了侍女的脸颊,却不敢动一下,鲜血顺着脸颊滴在地上,染出了一朵朵鲜红的印记。

花瓶清脆的落地声让她脑中冷静了片刻,她想到容乐可能是故意的,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确实想不到缘由。想到最后,北辰兰甚至怀疑容乐带走那些药材真是有用?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既然容乐拿走了那些药材,那就要让她发挥最大的作用。

北辰兰回身坐在了椅子上,看似平静了不少,似乎与之前无异,对着不远处的侍女吩咐道,“齐安若是回来了立刻通知本宫”。

侍女听命退下了,此时北辰兰的已经想出了一个接近容齐的计划。

只是这些容乐并不知晓,此时她正在与容齐用午饭,两人正说起公孙岚的事情,“齐哥哥,你说公孙岚和这位岚青璃会不会是隐世家族的人呢,这段时间我们都没有这位岚青璃的半点消息,而且关于公孙会长的出生这些年无半点记载”,容乐猜测道,这段时间他们派出去调查的人也是毫无头绪。

“如此说来我们知道的姓岚且出自隐世家族的人倒还真有一位”,容齐接过话头说道,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眼中一亮。

岚逸的母亲—岚夫人。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迄今为止只有这一个线索了,容乐想起之前公孙岚提议想见一见辛阳,刚好趁此机会。

于是这天晚上,西郊行宫传出消息,容齐陛下再次病重留了齐安大夫在府中安置。

随着这几次西郊行宫接连传出消息,齐安的身份也随之水高船涨,任谁都可以看出启云陛下对齐安的看重与喜爱。

小旬子堵了一批前来看望容齐的达官贵人之后,日色渐暗,容乐派萧煞掩藏身份前去通知公孙岚,一行人约在城门口相见,公孙岚近十年都没有来过北夷,有什么动作都不会引人注意。

到是容乐和容齐两人,最近几乎就是整个夷城最受关注的两人,不过有容齐的易容术在手,这些也都不是问题,只是苦了小旬子又要守夜。

在容齐的施为之下,容乐很快换了一个形象,变成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而容齐则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样貌普通的布衣青年,如此两人刚好扮做兄妹。

经过容齐的妙手施为,两人现在就算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也不会有人认出来的。

准备好一切,两人便悄悄的从行宫的后门离开了,此次刚好入夜,整个夷城正是最繁华的时间,两人一路兜兜转转到城门口,公孙岚已经等在那里。

初看到两人站在面前公孙岚还有些惊讶,待看清容乐手中专属的长老牌子时,很快反应过来,公孙岚也算见多识广,很快明白面前两人做了易容术,只是还是没忍住多看了容乐几眼,毕竟任安的身份可是男子,现在却扮做女子,不知内情的公孙岚忍不住不惊讶。

不过他的视线很快就被一道有些消瘦的身影挡住了,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公孙叔叔,你已经来接我们了吗,那快走吧”,说罢拉起容乐转身向城门外走去。

后知后觉的公孙岚反应过来,那声公孙叔叔是在唤自己,只是他好像似乎听出了咬牙切齿的味道呢,难道是自己的幻觉,公孙岚摇了摇头,不再多想,赶紧跟上两人,边走边说道,“好侄儿,你们等等叔叔啊”。

果不其然回答他的只有一片寂静,出城之后一行人向东走去,先是一片枫林,而清月庵就在枫林的最里面,但是为了避人耳目,几人先去了枫林西边的一个小村庄,待夜色暗下来再行动。

这个村子民风淳朴,巧的是公孙岚之前准备的住所就在这个地方。容乐注意到公孙岚之前所带的弟子只剩下一个。虽然还是原来的样貌,但这名弟子的气息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弋澜沁竹
作者的话

最近开学,一直在忙,又换了办公室,搬了好几天家,每天都被淹没在各种杂事里面,总之给自己打打气吧,加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