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异界之上古卷轴 > 第一卷 初临塔姆瑞尔
第八十一章 魔法联谊会
作者:枭臣  |  字数:4135  |  更新时间:2019-09-20 02:09:16 全文阅读

淅淅沥沥的雨一直在下,已经下了不知多少天,空气中都隐约弥漫着一层薄薄的水雾,散发着腥酸的味道。

这是属于天际的仲春,俗话说得好,春雨贵似油,而天际的春雨有时就好像下不完一般,有人说是天灾,也有人说是天露。

但这对于冬堡来说,就更像是天灾了,鹅毛般的大雪将路面堆积成了一片洁白的世界,外面的露天处积攒着齐膝的雪,村民们早早出门,拿起工具自扫门前雪。

再往北的魔法学院,似乎在这种严寒中,可以嗅到一丝紧张的气息。

数十个披着魔法斗篷的人朝着魔法学院的方向径直走去。

“您好,请问是法师公会的安东尼阁下吗?”学院门口,导师法劳拉拂袖一挥,大门即刻敞开。

“没错。”为首的是一个上了年纪却浑厚有力的声音,花白的胡子从斗篷中露出,整个人虽然有些瘦弱,但斗篷中的那双眼睛却显得无比深邃与睿智。

“你是导师法劳拉吧,阿冉院长还好吗?学院一切都好吗?”

“承蒙挂念,学院一切安详,阿冉院长身体很好,他已让我在此恭候诸位多时了,诸位请进。”

......

成就大厅内,阿冉缓缓从楼梯走下,手中还握着一本没读完的魔法书。

“安东尼师兄,你这个老东西,这次又想从我这里挖学员么?”阿冉双眼眯成了一条缝,责怪之意不言而喻。

“哪里,师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是兄弟本是同根生,哪里存在挖墙脚的关系啊?呵呵呵呵...”白胡子的安东尼大咧一笑。

“哼哼...”阿冉鼻子出气哼了一声,显然并不打算给对方面子。

而当他们走出成就大厅面向众人的时候,阿冉脸上的责怪和安东尼的和善都收了起来。此时成就大厅外面已经聚满了人,有熟悉的,有陌生的,还有来自天际其他地方的旅行者,冒险者,还有不少看热闹的人们。而当两位组织的一把手同时走出来时,原本吵闹的空地上顿时鸦雀无声。

“看呐,那就是法师公会的会长,安东尼大师,据说和咱们首席法师是师兄弟呢!”

“是啊,果然名不虚传。”

“嘘,出来了,安静”

随着吵闹的人群平息下来,阿冉首先走到台阶前。

“各位法师公会的导师,和学徒们,欢迎你们来到魔法学院,我是这次魔法联谊会的主持,也是魔法学院的首席法师,萨沃斯·阿冉,我们的联谊会将会在明天上午拉开帷幕,而这里将是你们展现自我的新舞台,希望各位学员们养精蓄锐,做好准备。在此之前,学院已经安排好了各位的住所以及餐饮,这将会是一场隆重的活动,望各位积极配合!下面,有请法师公会的会长,安东尼大师说两句!”

底下响起掌声的同时,安东尼·库拉纳斯对着一脸无辜笑意的阿冉怒瞪着,缓缓走上前。

你这老家伙,我这什么稿子都没准备,你把我要说的都说完了,让我上去说什么?

只见阿冉一个请的手势,安东尼走上台阶。

“咳咳,首先,要感谢萨沃斯·阿冉首席法师的盛情邀请,这次一年一度的联谊会既是一次难得的对阵演练,也是巩固两大魔法组织兄弟关系的友谊活动,希望大家拿出最好的发挥。比赛和往年规矩一样,两两对阵的淘汰赛,单局不限时间,生命值首先下降到一半的为败者,同时下降到一半的,根据法力值的剩余量来评比。”

在天际,战士们的决斗也是一样,生命值先下降到一半的败北,如若同时降到一半,则会视为平局。因为在真正的生死决斗中,如果两个人因为交换攻击使得两人生命值同时降为零,那么两个人也都是会死。

于是,随着两大组织首席的演讲,魔法联谊会也进入了准备阶段,学徒和导师们进行着最后的彩排。

长椅上,美丽的女子盘膝而坐,单手抵着下巴,呆滞的表情好像是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般。

“凯米拉,叫你呢,怎么魂不守舍的?”一道急切的女性声音想起,打断了长椅上女孩的思路。

女孩眼前一亮,回过神来。

“嗯?怎么了?”

“你该不会是想着你那龙裔哥哥吧?他会不会来呢?”

“玛约姐,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他恐怕早就忘了我吧。”

“哪有?彩排马上就开始了,托夫迪尔老师召集参赛选手在成就大厅集合呢,我是来叫你的。话说,安卡诺真的比他还要好吗?我总觉得他...”

“好了,这是我的事情。”打断了玛约的话,凯米拉站起身,“走吧,我们去成就大厅。”

“哎...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也懒得劝你,我也不清楚你口中的龙裔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没资格发表意见就是了。”

走进成就大厅,整场都已经进入了彩排阶段,精灵导师托夫迪尔在维持着秩序,看见凯米拉和布莱丽娜玛约,冲两人招了招手。

“快,彩排已经开始了,就差你们俩了。”

一旁的赛文斯充当着托夫迪尔副手的角色,看着眼前繁杂的工作,不禁一阵苦笑:“好麻烦啊...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更麻烦...”

“连你都怕麻烦?那我们别活了!”玛约看着一头汗水的赛文斯,不禁笑骂道。

“可不是,明天谁知道要来多少人,估计连空间魔法扩展后的成就大厅都坐不下...别说了,上来帮个忙!”

“来了老弟~”

......

“看来咱们魔法学院的好苗子,如今已经这么成熟了啊哈哈哈...”

“想什么呢老东西,这可是我侄子,想要挖角还得问问他自己同不同意。”

“哎,师弟呀,你怎么能那么说呢?不就是之前挖了你几个优秀的学院导师么,至于这么记恨我么,我不是给你送过来一批学员吗?又不是白漂你是不是?”

“那性质能一样么?”说到这个,阿冉立即吹胡子瞪眼起来。

“切,你这老东西...那好,这次作为补偿,我还给咱们学院送来了一批魔法装备,还有一些灵魂石,都是中等灵魂往上,怎么样?”

阿冉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面色有些动容,“有这等好事?老东西,你该不会是打着我侄子的主意吧?”

“怎么什么都是咱侄子?你就那么宝贝咱侄子?让他在法师公会锻炼锻炼不好吗?”

“我侄子!”

“咱侄子!”安东尼瞪向对方。

“我侄子!”阿冉也据理力争。

“......”

两人的目光似乎擦出了火花一般,随后谁也不给对方面子,像小孩子闹别扭般撇过头去。

......

躺在凯纳瑞斯神殿的病床上,我漫不经心的凝视着灰色的天花板,无聊透顶。

怎么说老子也是个龙裔,居然被当做假龙裔被两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劳什子面具男吊打成这样,还住院了...真的是,好气呀!

居然还会错过冬堡的节日,可是跟凯米拉约好的!

气死劳资!

都怪这个龙裔的身份,不对!都怪那两个面具男,暗杀老子也不看看什么时候?

我抓起一张纸条放在眼前,这是艾拉在面具男身上搜出来的,上面写了关于那什么索瑟姆什么米拉克的命令。

看着纸条上的字,越想越气!

米拉克,别让劳资找到你,等天际的事情忙完,劳资就去索瑟姆杀你!

(笔者:就你这怂样子还跨省杀人呢?先把伤养好再说吧!某龙裔:啰嗦!闭嘴!)

“看起来男爵大人很精神呢,那我就不用担心了,两天前还浑身都动不了呢。”

听到这话,我的思绪被拉回来,看了看自己不经意间握紧的拳头,我那个疼啊!

卧槽,卧槽,疼疼疼!

感觉右手,右臂,肩膀的关节扭一下都在劈啪作响。而传导到大脑的痛感可不一般。

右手耷拉下去,憋红的脸两边一扯,向塔尼娅露出一个难看的微笑,只是这微笑就连塔尼娅看了都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主人,不能乱动哦,要听塔尼娅小姐的话。”这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连塔尼娅都骗不过,更别提莱迪亚了。

好好好,我不动,我不乱动就是了。

塔尼娅不厌其烦的走上前,托起我的右手,温暖地金色光芒泛起,右手的疼痛暂且减缓下去。

可是我觉得,轻抬手臂这些轻微的动作,似乎可以做到。

塔尼娅曾告诉我,我的浑身肌肉受损,多处骨折,体力透支,跟这比起来浑身的外伤都不算什么,可是我的生命力却无比强力,通常状态下一般人早就死了,而这可能是我的龙裔血统的缘故,或者是狼灵变身赐予的祝福。

但我的生命力如此顽强的原因,我觉得更多的是我穿越之前的体质问题,恢复力无比之强,从军也是有着这方面的原因。

难道我真的拥有着小强体质?

罢了,我也不愿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今天已经是四月二十九号了,明天就是魔法大会开始的日子,反正都已经去不了了,不如写封信吧。

“莱迪亚,帮我写封信寄去冬堡吧。”

“嗯...我也觉得应该这样,还是跟主母说清楚原因比较好。”莱迪亚从物品栏里取出信纸和羽毛笔。

经过三两天的调养,莱迪亚恢复的很快,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

而我,也仅仅只停留在恢复的初步阶段。

“恢复的如何了?男爵阁下。”门外响起了丹妮卡的声音。

丹妮卡身着一身素衣,缓缓走进屋内,手中是一味深色的汤药。

“老师。”塔尼娅起身行了一礼。

“哦,丹妮卡女士,又给您添麻烦了!”我挤出笑容,左手在眼前晃了晃,“你一来我觉得浑身充满了活力。”

丹妮卡似乎被我勉强的举止逗笑了,佯怒着走到我面前。

“充满活力?这么不坦诚可不好,让人不省心的男爵大人。”

“呃...”我被说的哑口无言。

不省心还真是对不起了。

“其实...也没有那么糟,我觉得恢复的挺好的。毕竟两天前我还半死不活的,今天清醒多了。”这确实是真话,我觉得相比于两天前,我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

“这么想可不行,塔尼娅,把这药给男爵喂下吧。”丹妮卡似乎能看穿我的想法,将手中的汤药递给塔尼娅。

然后,我就像个小宝宝一般,头部被抬起,一勺一勺的汤药往嘴巴里送。

我能说,这汤药实在是太苦了吗?我的脸都拧到一块了。

而喂我的塔尼娅,心中也困扰无比。

这真的是那个雪漫城里人人称颂的英雄吗?这也太随意了吧?

经过和莱迪亚的相处,塔尼娅也稍微了解了某龙裔的往事,包括哨塔屠龙,包括雪漫保卫战,而面前的这个男人,和故事里的那名英雄,似乎完全不是一个人般,这令塔尼娅无比困扰。

不过这样相处,倒是感觉特别轻松呢~

男爵大人居然没有一丝当官者的架子,说起话来很随和,大大咧咧的,为人也很和善,甚至还有点小可爱。

只不过,性子有点耿直罢了。

你看看,刚才还想跑来着...

要不是莱迪亚大人劝阻,根本就不听,非要去冬堡找什么凯...不过莱迪亚大人的性格...也很耿直就是了...

在自己梦里,那名龙裔,不止一次的驾驭着巨龙,在自己陷入困境中拯救自己,那张自己想象中的冷酷帅气的脸庞,只有面对着自己的时候才会微笑。

而在现实中,传说中的英雄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塔尼娅差点没晕过去,她不停地捶胸顿足,责怪自己的有眼无珠,她觉得是上天将龙裔送到了自己面前,而当她了解这个男人时,当她深刻体会这个男人的想法的时候,她竟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感觉,感觉这一切不是真的,他和自己梦中的龙裔真的一点也不相像,因为自己心目中的龙裔,那个拯救雪漫城的屠龙英雄,实在是太完美了,无可挑剔,塔尼娅无法完全的将两人融合在一起。所以当她见到了真实的龙裔,见到了龙裔真实的性格时,她会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甚至颠覆了她的三观。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