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文集 > 洒洒笑 > 二卷 三则小故事
全世界针对我
作者:小洒捷  |  字数:3293  |  更新时间:2019-05-21 19:14:05 全文阅读

他有六个姐姐,父母到接近五十岁的高龄才生了他。贫穷落后的村庄里,重男轻女的观念根深蒂固。父母给他起名为“胡贵宾”――希望他又富又贵,走到哪里都被当成贵宾对待。

  终于有了一个男孩,不用说也知道,父母对他会溺爱到什么程度,连六个姐姐也得像佣人似的伺候他。他说天便是天,说地即为地,父母赞同他的一切做法,六个姐姐没有敢跟他争吵的。在这个落后的地方,这个男孩就是父母的一切,尽管家徒四壁,根本没有什么可往下传的值钱东西,封建的父母还是很满足,认为终于有人能给他们传宗接代了。

  转眼这个孩子就上大学了。离开家乡,到北京住校。这个孩子自小就被当成明珠捧着,说不得碰不得。可别说,这孩子学习还是挺用功的,什么书都看,自认为博览群书无所不知,更加趾高气昂。最后终于很争气地,以刚过二本线的分数,被北京一所毫无名气、全国没几个人听说过的二本院校录取。

  父母骄傲极了――哪怕这个儿子考不上大学他们都骄傲,更何况,他竟然上了一个二本大学!

  刚到大学,大家都面带笑容,很是客气。可是不过多久,他发现,这个宿舍里全是疯子。与他同宿舍的五位宿友,动不动就指责他这儿,指责他那儿。

  “刚入学的时候怎么什么事都没有,”他心想,“现在相处时间久了,觉得我好欺负了是吗?”

  “你是不是有病,你能不能别制造噪音?”又有舍友这么跟他说。

  他觉得自己没有任何错误,理直气壮答到:“老子就是有病,怎么着?”

  舍友叹口气,低下头去,说:“没事,没人能把你怎么着。”不再说话。

  “哼。以为老子好欺负,”他心说,“老子一大声,你们还敢说话?”

  他继续过着和家里一样的生活。想笑大声笑,心情不好就踢地板拍墙,声响之大,能把同屋舍友的心脏震跳到嗓子眼。这不算什么,他还有一个特殊的、能二十四小时制造噪音的神奇功能。这么说有点冤枉他――准确的说――是在他醒着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制造噪音。

  可他没错啊,那怎么能是噪音?走路能没声音吗?开电脑能没声音吗?敲键盘摁鼠标能没声音吗?扔垃圾能没声音吗,换鞋能没声音吗?一切举动都理所当然会发出声音。他的舍友却总是说他:“你能不能轻手轻脚一点?别一动就发出声音?”

  “你们动的时候都没声音是吗?”他愤怒地反驳道。

  “有声音也不是你这样的声音,一举一动都像是在砸东西,好像谁欠了你什么似的,跟这儿发什么脾气?”

  “我发脾气了吗?我自己在做我的事情,你们都针对我是什么意思,老子招你们惹你们了?能把我怎么着?”确认没人敢把他怎么着,他把视线重新收回到电脑屏幕上,移动鼠标的时候,把鼠标抬起来,往桌上重重拍两下。没人吭声。

  “还不是照样不敢把我怎么着?”他心里在冷笑,“还想欺负我?”

  他不发脾气的时候也和极其愤怒的人一样――动作没轻没重,不是把这儿敲响一下就是把那儿拍响一下。走路的时候能让人以为是地震,喘气的声音能让隔壁宿舍的人听见,进门的时候就像是破门而入的刑警。这些话是舍友跟他说的,所以他更加肯定这些舍友都是脑残。

  “我在家住那么久怎么没听我爹妈我姐姐说过我吵到他们了?”他想,“这些舍友就是针对我!你们爱针对我就针对我呀,老子爱咋地咋地,看你们能奈我何?”自此更加肆无忌惮随心所欲,一举一动都能发出巨大声响,闲着无事便听歌看电影,把声音开到最大好让他的舍友都能听见;被舍友骂了心情不好,半夜睡不着就起床,在屋里踩来踩去,用力蹭地板,还不解恨的话就狠狠跺几脚。

  这样的举动无疑令全宿舍人不满,但是人的心性也是有区别的:有些人早就习惯了宿舍里这个专门制造噪音的机器,还能嬉皮笑脸跟他聊天,调侃他几句;有些人则被折磨得想杀人。

  凑巧,他读的是法学专业――换句话说,跟他同宿舍的人,都清楚致人重伤或者杀了人要负怎样的责任。还真没人愿意拿自己的命去换他那条贱命。那个经常骂他的舍友跟他打过一架,被别的舍友阻拦了。舍友打他,不痛不痒,他也没吃亏,更使他洋洋得意,坚信没人敢把他怎样。半年后,那位舍友既受不了噪音的折磨,又强忍着怒气不让自己做出出格的事,长此以往便患上了抑郁症,办理了休学手续,休学一年。

  他高兴地快速跺脚,脱掉球鞋,往地上一砸――楼下的人听到这种声响都会以为这是有人在逃命,然后不幸摔倒了。他躺下去,那床先是被他撞得“嘣”一声闷响,随后是床晃动发出的清脆的“格叽格叽”的声音。

  “骂我?打我?”他太解气了,“活该你休学回家!受不了我?我的宿舍,我爱做什么你管的着吗,受不了你滚出这个宿舍就对啦!”

  他细想想,愈加肯定自己没问题了――别的舍友都能跟我聊天说笑,就这个舍友不行――说明这个人就是不行!

  确实如此,别的宿友知道无法改变他,就都改变了自己――他们都改用或委婉或关心的语气跟他说话,就像一帮爹在哄这个孩子一样,令他很受用。这帮舍友变成了跟他爹一样的人,这个孩子自然就不需要改变什么了,跟在家时一样,尽情享受他爹和姐姐们无边的宠溺。

  可恶的是,这时还有另一个针对他的舍友。与之前那个舍友不同,这个舍友不打他不骂他。但这个舍友跟谁都能谈笑风生,就是不搭理他。他不由得怀恨在心:又是一个针对我的垃圾!

  他还发现,他每次弄出声响,这个舍友都会不耐烦地摇摇头,好像在忍耐着什么。这令他怒发冲冠,心中暗骂道:“老子招你惹你了?我动我的,你就是看我不爽是吧?针对老子是吧?”怀恨在心,此后,他就故意在这位舍友身旁弄出巨大声响。每次看到那人受了一惊后叹口气紧咬着牙摇摇头又低下头去,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针对我的人都该死!来啊,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不还是怂得不敢动?哈哈哈……

  这位舍友恨得咬牙切齿。胡贵宾只有一米五,弱不禁风,但这位舍友,跟那个已经休学的舍友一样,都选择了忍耐。就这样,这位舍友也搬出了宿舍,花高价到校外租房住。

  这下就好了,宿舍里没有针对他的人了,剩下的三个舍友像哄儿子一样哄了他四年,他更加相信他的我行我素没有任何问题。再看那位休学了一年还没毕业的曾经的舍友,胡贵宾心满意足地笑了。他顺利毕业了,回到老家工作,在当地一个小单位上班,倒也不愁吃穿。一年后还顺利地结了婚。他想起,大一的时候那帮舍友嘲讽他的话:“你这种狗要能找到女朋友,她可能是精神病院的。”到了大三的时候,那帮舍友又改了说法:“挺好的,能当您女朋友的人,那跟您真是绝配了!”他在大学四年都没能找到女朋友。他追求过不少女生,但都被拒绝了。他认为这些女生没一个好东西:要不怎么说现在的女生只认钱呢,你又没跟我住一起过,怎么就说我自私我烦人?不就是看我穷比不上北京人吗?

  现在呢,他也结婚生子了,生活圆满,走到哪儿都抬头挺胸,就像个贵宾。

  他从小就教育孩子:“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人会针对你,你不用管他们。”

  他的妻子也给孩子提供了良好的教育:“我跟你爹都是大学毕业的,有文化。每个人都是自由的,别人有指责你的自由,你不用管他们,你该怎样还怎样,别忘了你也是自由的。”

  这个孩子初中的时候不听老师的话,总调皮捣蛋。

  “我觉得老师在针对我,别人她都不骂,就爱骂我,嘴贱!”孩子很不服气。

  “闭嘴!”胡贵宾给了儿子一耳光,“别人才会针对你,老师是不会针对你的,你要听老师的话!”

  在胡贵宾和他妻子的努力下,这个孩子终于知道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了。夫妻两人心里乐开了花。

  “老师的话还是要听的嘛。”儿子出门后,胡贵宾感慨道。

  “就是嘛!没文化怎么生存?跟他一般大的孩子懂什么,他们没资格指责我们儿子!我们儿子只要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就行了。”他的老婆附和道。

  “对。就是这个道理。我们都是很讲道理的,就是有些疯子总爱乱咬人,我上大学的时候也遇到过――蛮不讲理,他骂我,他还觉得他有理了,还说我烦他,呵呵。”

  一晃几年过去,胡贵宾的儿子参加了高考。凭借夫妻俩的良好教育,他们相信儿子能考上一个一本重点大学。高考结束后,他儿子就进了医院。听说是:他儿子高中住的宿舍里有一个我行我素的人,总是吵吵闹闹,弄得他儿子休息不好心神不宁,影响了高考的复习和在考场上的发挥。儿子考完试一怒之下就拎着刀去找那个人了,结果反而被那人砍断了他的手脚。

  现在他儿子躺在病床上,没了双手双脚,不能像平日里一样自由自在地发出噪音了。所幸他还有嘴巴,他气息微弱,还是蓄了口气竭力吼道:“爸爸,那个人针对我,他不得好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