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黄极 > 正文
第十二章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作者:FY吃小虫  |  字数:2822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倒也是个有骨气的汉子,比那姓曹的多了几分硬气。”酒先生瞥了一眼那姓单的相国。

徐二郎则是蹲在地上一只手拿着烤鸡一只手拿着刚才用来战斗的木柴挑拨着身前的火堆。本来有些快要熄灭的火堆在徐二郎的添柴吹气之下再度旺了起来。

感觉到火堆热了起来之后,徐二郎放下了手中烤鸡和木柴走到倒在地上的单相国面前,从腋下抄起,吃力地将单相国拉到火堆旁边,放下之后就赶忙把有些冰凉的手放在火堆前面烘烤着,感觉舒服了才又走到侑虎身边把侑虎也抄到火堆旁边。

单相国虽然浑身冰冻但还有着意识,转动着自己的双眼看着徐二郎的举动,眼中闪着莫名的光芒,在看到徐二郎将侑虎也抄到火堆旁边时眼神才稍稍缓和下来。

放下两个人,徐二郎有些气喘,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他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相国寺御天坊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今天居然会遇到真的相国寺里面的人,这人还要杀他,这让年幼的孩子有些茫然。

不仅是相国寺,在他父亲的嘴里,也听过哪路哪路高手,在哪个地方打死一只虎,杀了几个草莽贼寇,或者哪个白胡子老头坐大船逆江行百里,只为钓起一跳可以延年益寿的大龙。

但是这些个故事,在徐二郎看来,以前跟他没关系,以后也不太可能有关系,但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却有些超脱了他人生的轨迹。

会发光的剑,可以挡住剑的烧火木柴,还有,还有三根手指头就可以把人冻成冰块的酒先生。

徐二郎看了看手中烧火的木柴,尖端被火烧出了一层黑碳,怎么看也不想父亲口中那些英雄豪侠的武器。徐二郎伸出手摸了一下黑碳,虽然不烫手,但是余温也是有些烧人。

徐二郎看向酒先生,还是那么一副懒散的样子,双眼透过破损的屋顶看着漫天的星星,只不过手里没有了酒葫芦。人还是那个人,只是这一切都让徐二郎感觉到了别扭,不是陌生的别扭,而是有些难以接受。

他又想到了撞破墙飞到屋外生死不知的白面老头,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了动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死了。

死这个字还是徐二郎平生第一次比较主动地去想,但是他自己不知道的是,他对这个字却有一种天生的漠然,不理会也不害怕。

徐二郎叹了一口气,把干草铺平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地上。他有些累了,明明什么也没干,却好像干了许多事情。他仰头看向酒先生,这个老头今天晚上明明干了很多事情,却一副什么也没干的样子。

酒先生收回仰望天空的眼睛看向徐二郎,眼睛里还有没有散尽的星辉,亮亮的有些烫人。徐二郎收回目光,闭眼假寐。

“想喝酒了?”

“不想。”

徐二郎翻了个身子想要睡觉,却又听到酒先生嗤笑一声,于是就有些恼怒地坐起身看着酒先生。

“我要走了。”

徐二郎刚张口准备要为了喝酒这件事情找回一些面子,顺便质问一下酒先生为什么要骗自己的事情。这才出来多久就开始打打杀杀,再跟他两年,那自己不也成了草莽贼寇?

他还是个孩子,就应该做一些孩子才做的事情,背背书,游山玩水挺好的,为什么非要找不痛快?今天是自己这边占了便宜,那以后遇到自己打不过的人是不是就要变成地上躺着的这两个人的样子?

“我要走了。”就在徐二郎发愣之际,酒先生又开口了。

“为什么?”徐二郎想问他去哪,但是感觉自己似乎管不了大人的事情,就直接改口。

“哪有那么多的狗屁为什么。”酒先生笑了一声,看样子似乎不太想说。

“我怎么办?”徐二郎坐起身子,感觉有些懵,也感觉这剧情不是很对。这老头把我带出来,最后就说一句“我要走了”和“哪有那么多狗屁为什么”就算是对自己交代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你跟着他或者他都行。”酒先生仰头点点了躺在地上的单相国和侑虎。单相国此时已经闭上了眼睛,身上的白霜也淡去了不少,侑虎则是像睡着了一样,呼吸平稳,似乎还在笑。

“你开什么玩笑!”徐二郎有些怒了,一咕噜爬了起来,坐在地上对酒先生怒目而视,“怎么样你也要把我送回家吧。”

“你跟着他们回家不是更好?相国寺的人送你回去,以后你在十里八村县城里也算是长脸了,祖宗脸上都有光。”

“狗屁的有光,我就怕我还没到家,人就被他们咔嚓了。”徐二郎语气有些急,也有些哭腔,第一次感觉这老头不是个好人,用两个字把自己骗的远离家门流浪千里,风餐露宿,差点身死不说,这次竟然直接让自己跟着仇人,这不是明摆着要他的小命吗?

“这我管不着。”酒先生嘿嘿一笑,转手就把小酒壶扔到了徐二郎面前,一点儿也不心疼这个粗泥破壶会不会摔破。

徐二郎不说话了,坐在地上垂头丧气,思考着怎么说服酒先生先把自己送回去再走。反正他打心底里不想跟着这两个能为了一只鸡都可以随意出手,大打伤人的人一起,再说了,他们会不会去南塘镇他怎么知道。

“别想什么歪点子了。”酒先生看破了徐二郎的心思,让他不要白费功夫。徐二郎则是白了酒先生一眼继续低头不说话。

“要不然我教你两招功夫,保证你回去的路上平平安安怎么样?”

酒先生开出了价码,徐二郎则是斜视着酒先生,等待着他说下文。酒先生则不说话了,也斜视这徐二郎,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都不说话。

“那你教我什么功夫,是一袖子把人拍飞还是三根手指头把人冻住?”比耐性徐二郎还是差了一筹,忍不住率先开了口。

“你想学哪一种?”

“都想学。”徐二郎来了兴致,三两步爬到酒先生面前,像一只讨食的小狗。

酒先生看到徐二郎谄媚的样子一巴掌拍在了徐二郎的脑门上,嘴里骂了一句天真。徐二郎也不生气,出来这几个月他算是学会了,脸皮厚点儿有时候能吃到好东西,脸皮薄的人虽不至于饿死,但总会有些不如意,再说了他什么脾性酒先生一清二楚,就像他清楚酒先生饭前便后都要喝酒一样。

“没那么便宜的事情。”酒先生推开快要贴到自己身上的徐二郎,“便宜都让你占了,我喝西北风去?”

“我就教你一招,足够你用了。”

徐二郎撇撇嘴显然不满意,但是又不敢得寸进尺,生怕酒先生会反口不再教自己。

酒先生站起身,走到火堆旁伸手拿了一根还在烧着的木柴,火光映在他有些苍老的脸上竟然有些狰狞。

“我只教一遍,你看好了。”

酒先生也不管身后的徐二郎有没有注意自己说什么,径直拿起木柴,在手中挽了一圈之后,向前走了一步。

一刹那,万千火光在酒先生周身闪烁,围着酒先生像一只只翩翩起舞的精灵,将整间破庙照的犹如白昼。

酒先生再往前踏一步,漫天火光化成两个圆环,在酒先生左右两端不停地旋转,一股热浪从两个火环中间散发开来,空气中都隐隐有些焦糊味。

徐二郎瞪大了眼睛看着酒先生,眼中满是不可置信,这种比刚才那伸手指要来的震撼的多。

酒先生跨出第三步。和刚才不同的是,酒先生在跨出第三步的时候,他刚才站立的位置依旧停留着一个人影,和正在跨步的酒先生一比仿佛一瞬间出现了两个酒先生一般。不仅如此,两个火环也在这第三步间合为一体,不断地凝聚,直至第三步结束是,两个火环也凝聚成了一个光点。

这光点有些像侑虎使得第三招,唯一不同的是,侑虎的第三招散发着巨大的热浪,而这个光点除了亮以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厉害之处。

酒先生第三步走完,身后的身影和光点消散。酒先生走回徐二郎身边,随手将手中还在燃烧的火柴丢回火堆里。

“这招叫‘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你切记...”

徐二郎并没有听清楚酒先生说什么,在酒先生第三步结束之时他已经倒在了地上,酣睡起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