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黄极 > 正文
第一章 国灭
作者:FY吃小虫  |  字数:3294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紫龙23年秋,皇都龙都,皇宫。

时值中秋,今天的皇宫格外热闹,张灯结彩,处处挂着红灯笼,宫女太监也没有了往日的拘谨,一个个脸上洋溢着笑容,端着瓜果食肉,鲜花美酒成群结队地往后宫的方向涌去。后宫嫔妃们也都没有了往日的争宠斗艳,而是聚在一起载歌载舞,其乐融融。

与宫内热闹氛围不同的是护城墙上的肃杀气息。

皇宫的禁卫军此时都在护城墙上站着,两步一人,手握铁戟身背箭壶,腰间挎着强弓,目视前方,好像前方的黑暗里隐藏着什么猛兽一般。火盆里的火焰在黑夜里特别显眼,妖异的火焰在火盆里升腾,橘红的颜色笼罩着方圆两米的范围,映在士兵脸上忽明忽暗,让整个人显得更加冷峻。

寒风袭来,旗帜猎猎作响,本来就飘忽不定的火光更加的黯淡,映着士兵身上的铁甲,让夜空中的杀气更加凝实了几分。

哨房,三个身穿帅甲的将军围坐在桌子前,桌子上放着一张皇都的地图,桌子的四角放着四盏烛灯。三个人借着有些晦暗的烛光细细琢磨着眼前的地图。作为统领皇城禁卫军的将军,皇城的大小结构,布局他们都了熟于心,完全不需要这张地图都能够说出来这个皇城在哪个位置有着什么样的布置和结构,但是此时的他们都仔细看着桌子上的图,一寸一寸地看,好像是第一次看这张图一样。

“李将军,真的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沉默半响的哨房终于有了声音,“肖元帅他?”说道一半他就止住了语言,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剩下的那些话,于是摇摇头,重重叹息了一声。

另外两位将军也抬起头看向这个人,半响之后李将军才开口道:“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现在他是敌人。我们是军,他们是匪,记住这一点就够了。”

另外一位将军将放在膝盖上的手抬上来,握住另外两个将军的手,说道:“余某今生能得与两位将军共事半生,此生不悔,无论结局如何,二位将军都是我余某的兄长。此战若我们胜,我们便青天结拜,若我们败,则来生再续今世的缘分。余某承蒙两位哥哥的照顾,此生无悔了!”

皇宫别院。说是皇宫别院,其实是皇宫的冷宫。紫龙国与其他国家不同,祖训有命,在位皇帝只可有皇后在内的嫔妃九人,所以紫龙国的皇帝在挑选妃子的时候都是慎重而又慎重,极少有妃子会被打入冷宫,所以久而久之冷宫就荒凉了下来。虽然荒凉,但是这个冷宫别院并不杂乱。祖训还有言,所有退位皇帝都要在新帝即位之时搬入到冷宫别院旁边的养年宫,之后不得干预政事。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祖训,据说就是和这个冷宫别院有关。退位的皇帝在养年宫并不是颐养天年,而是为了看守这个冷宫别院。

现在的冷宫别院和往常一样,黑漆漆没有一丝光线。皇宫其他地方的热闹和这个地方没有一丝关系,就连冲天的声音到了这里也变得若有若无,所以显得这个地方格外地凄清。

冷宫别院不起眼的角落有一座小屋,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这个小屋有什么不一样,但是此刻的小屋里有两个人。

身着皇袍头戴皇冠的紫霖坐在案前,一手撑着头,一只手在案子上有规律地点着。案子上有一盏油灯,黄豆大的灯火并不足以照亮这座小屋,只能勉强维持整个案面上的光线。案子上堆满了各种书卷,整整齐齐地摆放着。黄豆大的灯光随着紫霖手指地轻点也在跳动着。

嗒,嗒,嗒...

“皇兄。”

案前跪着一个人,灯光太暗看不清这个人的面孔,只能勉强看出这个人穿着一身紫色的锦袍,上面绣着的也是和皇袍一样的五爪金龙。这个人安安静静地跪着,整个人一动不动,也许是跪的时间时间久了,也或许是时辰已经到了,当下才开口喊了一声。

听到跪着的人叫喊,紫霖才停止了敲动的手指,抬起头,将两只手缩回袖袍内。抬头的这个人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天庭饱满,只有鬓角的头发略显发白。倘若有会面相的人看到,一定会惊呼一声:“好一个帝王之相!”

“紫龙。”紫霖看清了跪着的人,“都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紫龙伏下身子,叩了一首。

“萧潇呢?”

“也安排好了。”

“那你去吧。”紫霖挥了一下衣袖,轻飘飘的不带一丝力气,但是倘若有在官位久居之人看到一定能看出这一挥衣袖之间的动作,流露着强大的霸王之气。

“皇兄!”紫龙再次伏身叩了一首。

“天意如此,不必多说,照顾好她。”紫霖站起身,看向窗户。窗户紧紧地关着,但是紫霖的目光好像透过了窗户,看向了更遥远的地方,“他已经来了,你去吧。”说着就转过身闭上眼睛。

“皇兄!”紫龙三次叩首,伏地久久不起。末了才站起身,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推开门之后整个人消失在夜色里。

“唉。天意?天意!”紫龙轻轻笑了一声。也转身走了出去。

皇都外三十里,望君崖。

望君山是紫龙国有名的山,因在皇都外百里可以清晰俯瞰整个紫龙皇都而得名,一直以来都是紫龙皇都人民心中的圣山。望君山绵延数千里,直入紫龙国和开元国之间的两立山脉,和两立山之间隔着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望君崖则是望君山的山顶,望君崖下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有人说下面是一片乱石,也有人说下面是汹涌的河水。因为望君崖太高,没有谁真的顺着望君崖到过望君崖底。

“皇嫂。”紫龙跪在一个宫装女子身后。

宫装女子站在望君崖边痴痴地看着紫龙国的皇都,怀里还抱着一个不满一岁的婴孩。皇都的灯火在黑夜显得格外明亮,虽然相隔甚远,但是依然能看得清楚。

“他不肯吗?”宫装女子没有回头,只是问道。

紫龙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眼前的女子。

“罢了。”宫装女子轻笑一声,眼中映着的火光在这一刻突然变大,和着眼中弥漫的水汽,整个人显得格外让人怜惜。

宫装女子转过身,走到紫龙面前开口问道:“他没有没有跟你说些什么?”

“皇兄请皇嫂保重!”紫龙叩头。

“保重?呵,保重!”萧潇低头看着怀里的婴孩,婴孩安静地睡着,哪管外界发生什么事情。萧潇摸出一块玉佩,放在婴孩的襁褓上,把婴孩放在旁边的一块巨石上,再次走到崖边。

紫龙抬头,看着眼前的人,声音苦涩:“皇嫂不要做傻事。”

“做傻事?”萧潇笑了一声,眼中的火光越来越大,“我不会的。”

“紫龙听旨。”萧潇厉喝一声,袖袍一挥随即转身,整个人在这一刻充满了威严。

“紫龙听旨。”紫龙再次叩首。

萧潇眼神柔和下来,开口说道:“紫龙,你与紫霖兄弟情深,他的性格我了解,他一定让你抚养太子成人给他报仇。”

紫龙伏在地上不说话。

“我令你日后将太子抚养成人,不得传授武艺,不得提起我们以及复仇,让他平平安安长大。今天,我给他取名泰安,你可懂的?”

紫龙还是不说话。

看到紫龙这个样子,萧潇神色有些黯淡:“罢了,随你吧。”

“皇嫂。”紫龙抬起头,眼睛里满是泪水,“天意如此。”

“天意!天意?”萧潇转过身看着皇都,天上突然开始落雨。瓢泼般的大雨很快就铺满了整个望君崖,淋湿了山顶的三个人。银色的闪电在云层里穿梭,跑向远处带出一声闷雷。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深秋的季节还会有这么大的雨和这么响的雷。

“照顾好他。”萧潇轻语一声,起身就往崖底跳去。

“不!”紫龙从地上跳起身,向萧潇抓去,但是两个人相隔太远,紫龙落到崖边的时候,萧潇已经消失在了望君崖的夜色中!

“啊!”紫龙跪在崖边,向上天嘶吼着,而回应他的则是几声闷雷。

雨越下越大,皇都的火光在这雨幕中也看的不甚清晰。紫龙跪在地上,无力地低着头,整个人像没有了灵魂一样,也许是现在的他已经成了行尸走肉。

“哇!”那个婴孩终于被这深秋的大雨给惊醒了,豆子大雨珠砸在脸上,只知疼痛不知表达的婴孩只能用哭声发泄他的情绪。可怜的孩子他怎么知道就在刚才他失去了他的母亲呢?

跪在崖边的紫龙没有察觉到天降的大雨,没有察觉到天雷滚滚,没有察觉到婴孩的哭泣。

雷声越来越大,闪电也越来越密集,婴孩小小的哭声淹没在了这片天地。

“叮!”一声清响,婴孩的周围出现了一层光幕,帮婴孩遮挡着雨滴,一块玉佩漂浮在光幕的上方。

“劈咔!”

一道闪电打在玉佩上,震得整个光幕都有些抖动,玉佩上也浮现出了几道裂纹。

“劈咔!”

又是一道闪电,整个光幕摇摇欲坠,玉佩上的裂纹也越来越大,里面有一些发着青光的东西飘散下来,落在了婴孩的身上。婴孩的哭声有些小了。

“劈咔!劈咔!”

也许是上天发怒了,见玉佩挨了两道雷击都不碎,直接就降下了两道雷击。

“叮!”

玉佩发出清脆的哀鸣,终于碎了,包裹着婴孩的光幕也在玉佩碎掉的那一刻变得支离破碎。碎裂的玉佩冒出了更多的青光,慢慢地落在了婴孩的身上,丝毫没有因为大风大雨而改变轨迹。终于那些青光完全没入了婴孩的身体,婴孩也停止了哭泣,再次在瓢泼大雨中静静地睡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