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陪酒
作者:安桦  |  字数:2759  |  更新时间:2019-11-24 23:48:06 全文阅读

多亏雷熙飞和梁伟成做了大量的工作,李伟凤才同意参加酒会接受我的道歉,不过其他班的几个班干部最终都没有到场,只有我,老吴,鲁道军,雷熙飞,袁伟成和班里面的几个同辅导员熟悉的人,一共十多个人。

  李伟凤虽然来到酒场,但是开始根本就不愿意理我,中间我上前给他道歉几次,他也扭头不见我,我给他端酒碰杯,他直接让服务员换了杯子,梁伟成只好先让我坐到一边,他们几个人轮着劝辅导员喝酒,和辅导员聊,越喝越多,话题越谈越深入,逐渐的就说到了这次的冲突事件中,梁伟成本来想逐渐的谈到这件事,然后逐渐的引导着让我道歉,但是辅导员喝的有些多了,情绪开始激动,可能想到了自己受到的委屈,说着说着不禁哭了起来,他边哭边说说:“我这些年容易吗,在高中为了考上985大学,我三年几乎是在学校桌子上一动不动的学习,天天写,手指头都发炎变成了畸形一样,然后三年下来,985大学也考上了,痔疮也得了,割痔疮做手术,疼得晚上都睡不着觉,上厕所好像要把肛门撕掉了一样,手术完了身体也不行了,瘦成这样,也干不成活了,但是大学怎么也得毕业,又是天天拼命,走路经常打晃,学了五年医学,在医院里面见到医生整天累的如同死狗一样,心里害怕的不行,想我将来能够也变成这样吗,不能学医了,要搞研究,这样就考了广城医学院的事业编制,不过没有想到最终也没没能得到做研究的机会,反而干了辅导员,整天他娘的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跑断腿,还不落好,什么毛病都算我的,真的是干着卖白菜的活,操着卖白*粉的心,这样谨小慎微的活着,盼着有一天最终能够干完这一届,能够转成教研室的老师,或者到系办公室干管理,没有想到又落到这一出被人害成这样,马上要快逼我辞职了,我他妈的白白在这里干了这三年,再出去找工作,没有在医院呆过一天,也没有执业医师证,你看应届不是应届,工作也不是工作,谁能够要我,现在又有那个大医院要本科生呢,我上哪里找工作,这个不是要让我要了饭吗?”

  这样念念叨叨的说了半天,哭的鼻涕眼泪一大把,其他的同学只得又劝他。

  雷熙飞也喝多了,他说:“李老师,你不用太难过,你怎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学校也没有把你怎么样,说到底,这些事情都是一些不知好歹的学生的事。这些学生自私自利,道德水平低下,一心想着自己的利益,不管别人死活,这样的人不会有好结果,他们净做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以后他们自己也肯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这样说着,还那眼睛瞟我,似乎暗示我就是他说的自私自利的坏学生。

  我心中不禁冒火,想反驳说:“我可没有招惹李老师。”但是这样一说摆明了就是此地无银,因此只得认了。

  李伟凤继续哭着说:“你说,我对这届学生付出的少吗?平时一有活动,我就紧张,虽然都是大学生了,但是我还是怕你们考虑问题不周到,遇事反复的考虑,怕里面有不妥当的地方,”指着我说:“比如上一次晚会,郑杰要表演武术,可我想,这武术表演是好,可是我们这里又没有比赛场馆那样的条件,一旦表演失误,郑杰一下子摔断了胳膊腿,你说他们父母多担心,可是我为他好,他们心里理解到了吗?他开始没有表演,心里不知道有多怨恨呢。”

  雷熙飞瞪着我说:“郑杰,你想事就是光想自己那一点事,你想到李老师对你的苦心了吗?”

  我忙站起来说:“我知道李老师对我好,我心里特别感谢李老师。”

  然后李伟凤又哭着说:“我想着自己比你们大了几岁,经历事情多一些,吃的苦比你们多一些,有些事情的苦,我先受了,就怕你们再重复受一边,所以我就尽量的将这些事情讲明白,可是你们有些同学就是不知道我的心,就说上一次缪培林被批评的那件事情……”等等,这样把我和苏晶和其它同学的事情叨叨了很长的时间,越说越长,说到最后听得雷熙飞也有些烦了,也不再和他一起指责我。

  可是辅导员却并没有停止下来,继续说:“你们说,我做的这些不对吗?我付出的少吗?为什么,你们非要将我向绝路上逼,你们还有人心吗?”

  这最后一句话分量很重,辅导员又心情激动,声音一下下拉高了不少,让听得昏昏欲睡的雷熙飞也一下子醒过来,一起对着我吼道:“对,就是郑杰,你还有人心吗?”

  我再也不能忍受,大声说了一句:“够了!”

  让大家一下子呆住了,连李伟凤也停住了,张大嘴瞪着我。

  这时我心情激动,指着李伟凤说:“李老师!你别说了,你说你一直在为别人付出,都是别人对不起你,可是你扪心自问,你想想这些事情是你一直那样好心吗?你说的自己这样好,那样好,都好像自己都已经相信了自己说法,可是你听过同学们对你的想法吗,同学们尊重你并非就是你总是对的,而是因为尊重学校的权威,而你所做的对的起学校对于你的信任吗?你做的这些你觉得委屈的事情,有哪一件不是你应该做的,你做这些事情难道不是应该吗?哪一个辅导员不是这样,123班的辅导员彭老师不是这样的吗?这些不是辅导员的责任吗?上一年6月份他们班级野外郊游,他们的辅导员的还亲自到附近的水里去试了一下水的深浅,怕有同学落到水里,这些事你能做吗?并不是我们非要你做这些事情,但是你做的那些检查卫生,预防事故,帮着解决学生问题的事情,不是辅导员应该做的吗?学校给你工资不是为了让你做这些事情吗?难道你认为既然是到了大学工作,就是应该拿工资,然后就爱干不干,一年见学生一两面,然后剩下时间就是到处旅游,开会出国吗?这样的人在大学里是不少,可你有他们那些成就吗?你有了那些成就学校会不给你这样的待遇吗?学校给了这样待遇就是为了让这些人出更多的成就,你要想得到这些就必须证明自己有这样的能力,能让大家相信你能出这样的成就,这些你那一样达到了,你也不过是刚刚工作了两三年的时间,不是应该努力工作来证明自己的时候吗?可是你证明了什么,做了一点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还做不好,就整天抱怨,像个受了多大冤屈的小媳妇一样到处唠叨,你这是正常的工作态度吗?你有你自己说的这样高尚吗?说到底,你就是心态不正,不想付出,就想索取,你在朱鹏的事情上就做得不够好,苏晶给我申报见义勇为也没有什么大错,而你和学生打架就更加不应该,是你自己失去了做老师的尊严,说到底,就是你没有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就想过度的索取,你想想这些是应该的吗?学校批评你难道有错嘛!你对学校的批评的对抗态度是正确的态度吗!学校至今还容忍你,就是对你太宽容了!你自己还不觉事,你还不脸红,你……”

  我这样噼里啪啦的将我这些年心中同辅导员的各种纠葛和看法都一股脑的说出来,吐噜吐噜将我这些天的满腔悲愤都倾泻*出来了。

  听我这样说,雷雷熙飞几次站起来喝道:“郑杰你怎么这样大胆,你怎么这样说,这是你做学生的本分吗。”

  但是都给老吴拉住了,辅导员几次的脸也涨的通红,几次要跳起来,都是被班长梁伟成拉住,让我说。

  最后我终于将话全部说完了,一下子出了我心中的一口恶气,站在那里慢慢的平复自己的心情。

  而辅导员还是坐着一动不动,脸青一阵,一阵,看来心中正在天人交战。大家都很紧张的看着我们。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