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天争锋 > 两界战域
第121章 珊瑚林
作者:睡秋  |  字数:3297  |  更新时间:2019-08-26 00:15:57 全文阅读

闪烁着各种斑斓色彩的光幕截断了地下通道。

  商夏在大感愕然之余,在察觉到没有危险存在后,也慢慢的走到了光幕的近前。

  只见他略作沉吟之后,先是屈指向着光幕凌空一弹。

  一缕指风飞出,只稍稍在光幕上溅起一点涟漪,随即便消失不见。

  商夏见状立马一掌凌空拍在了光幕之上,但光幕却也只是稍稍一晃,便化解了力道。

  “不像是禁制,更像是阵幕!难道说整个珊瑚林当真被一座阵法守护着?可那样也不对啊,虽然都说珊瑚林像是一座大迷宫,却从来没听说珊瑚林禁制出入!”

  商夏心中暗忖,玉河剑却已经劈出一道剑芒。

  剑芒在阵幕之上斩出一道凹陷,却又在转瞬间恢复如初。

  但这一次动静显然有点大,一圈涟漪向着四周扩散,带动着各色斑斓光华也跟着一阵扭曲晃动。

  商夏明白想要强行破开这道阵幕已经行不通,至少以他自身的修为无法做到。

  不过想到之前元气石矿坑底部水潭中的水突然消失,商夏忽然揣测,或许这道光幕可能会自行开启,到时候里面的水流又会宣泄而出,将元气石坑的底部填满,到时候自己或许可以趁机穿过阵幕。

  只是不知道这中间会相隔多长时间,而且这些也只是基于自己的猜测,这阵幕是否会开启还未可知。

  不过想到那具三阶的地行尸,商夏却可以笃定,它肯定是从这里出来的无疑。

  商夏这时心中忽然一动,从袖口之中摸出了一枚三寸长一寸宽的赤色铭牌,那枚从三阶地行尸身上得来的朱牌!

  商夏将朱牌在手中把玩了几下,神色间略作迟疑之后,还是手持朱牌的一端,然后将另外一端在阵幕之上一划!

  原本连玉河剑都无法斩破的阵幕,登时如同纸糊一般被朱牌划开了一道口子。

  可不等商夏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一股激流便已经撑开了阵幕的口子,直接向着商夏的脸上喷去。

  好在商夏早有准备,及时侧身避开的同时,又接连向后退了几步,手中的朱牌也脱离了与阵幕的接触。

  刚刚朱牌在阵幕上划开的口子大约有尺许长,此时却已经被湍急的水流撑成了圆形,片刻的功夫便让地面开始积水。

  不过那阵幕同时也在自行缓缓修复,尽管水流极为汹涌,可阵幕上破开的口子却在缓缓缩小,直至最终合拢,水流被截断。

  “这么看来,这阵幕之后也应当是一座水潭,而且看样子还不小!”

  商夏想了想,再次用朱牌在阵幕上狠狠一划,这一次直接在上面破开了一道足有数尺长的口子。

  汹涌的水流瞬间如同溃堤一般涌出,但商夏却在这个时候,硬顶着水流冲击的压力,逆流而上从破开的缺口当中钻了进去。

  下旋的水流仍旧从缺口处喷涌而出,但被破开的阵幕缺口仍旧在缓缓合拢,待得水流彻底平复下来之后,地下通道的一端连同阵幕已经被水流淹没。

  这条连接着元气石矿坑的地下通道并不平缓,而是从阵幕处到元气石矿坑下方呈缓缓向上倾斜的趋势。

  此时在阵幕之后,商夏在冒险钻过阵幕之后,眼疾手快,以玉河剑圈住了一块岩石固定住了身躯,然后屏气凝神对抗着下旋的水流,直至身后的阵幕渐渐合拢,水面再次平复下来。

  好在这里的水流还算清澈,水底也并无多少泥沙水草,在水流平复下来之后,商夏大致可以看清楚周围的情形。

  不过从水底的情形看来,商夏此时所在的这处水潭恐怕面积不小。

  而他所在的位置正在一大块山石下方,商夏向上瞅了一眼,却发现这块山石似乎极高,甚至望不到头。

  难道说这块山石顶部已经矗立在了水面之上?

  这让商夏瞬间想到了“珊瑚林”这个名称的由来。

  收回了玉河剑,商夏扶着那块如同石柱一般的山石起身,却突然发现石柱的后面似乎有一处盘旋而上的台阶!

  这条沿着山石边缘出现的台阶,虽然看上去很是粗糙简陋,而且高低不平,但的确是人工开凿无疑。

  商夏作为非凡武者,虽然能够屏气很长时间,但却也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够一直待在水下。

  他向上看了一眼,与其就这样直接上浮到水面之上,还不如沿着这一条地下石阶一路向上,看一看究竟有什么玄虚。

  商夏沿着石阶一路上浮速度很快,片刻之后便已经在水底上升了十多丈,可抬头望了望隐隐从水面上传来的光亮,显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再次上浮了数丈之后,商夏忽然发现原本沿着山石边缘盘旋开凿的石阶,忽然延伸到了一条山石内部的暗道当中。

  商夏望了望水面上照射下来的光亮,估算了一下距离,大概距离水面仍有十余丈,于是便转身沿着石阶进入了山石内部的暗道当中。

  “哗啦啦——”

  果然在沿着暗道的石阶上升了近二十丈的距离之后,商夏终于脱离了水面。

  商夏警惕的在水面上向着四周大量,入眼处却只是一座一丈见方的石室,四周的石壁上镶嵌了几颗荧光石,提供着微弱的光线。

  石室的中央是一座三尺见方的小水潭,商夏便是从这座小水潭当中走了出来。

  鼓动体内的阳极元气,商夏体表顿时热气蒸腾,片刻便将一身的衣衫烘烤干爽。

  石室并不算大,空荡荡的一眼便可尽收。

  这里并不是什么高阶武者的闭关潜修之地,也不像是什么仓储密室之类,倒是有一些斧、凿、钢钎之类的器具,其中还有不少已经破损。

  联想到水潭下的石阶,以及阵法光幕之后的地下通道,这让商夏觉得这里更像是一条尚未完成的密道,仅此而已。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头三阶地行尸的出现就又有些解释不清了。

  那头地行尸总不会一直在这座密封的石室当中吧?

  或许它是从其他地方掉进了水底,无意中通过腰间的朱牌破开了阵幕,进入到了地下通道?

  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商夏刚刚从水底上来,他可是知道这座水潭绝对很大,而且还能看到水面上照射下来的光亮。

  翻看了一下那些胡乱摆放的工具,商夏有些失望的直起身来,开始寻找这座密室的出口。

  从水潭下面钻出来的时候,商夏便已经感知到,这座密室当中虽然略显潮湿,但空气却并不污浊,显然有着连同外面的通道。

  沿着石壁一点一点的勘察,很快商夏的注意力便放在了一面石壁上仅有的一只兽类浮雕上。

  拂去上面潮湿的尘土,浮雕的两只眼珠光滑的闪烁着幽光,看上去更像是两颗宝石。

  正当商夏将手指按上去的时候,忽然间一道隐约的暴喝声,透过石壁的阻碍传进了石室当中。

  “什么人?”

  商夏的手指一僵,声音是从石室外面传来的。

  紧跟着隐约有兵器破空的尖啸声响起,紧跟着金铁交击的声音便传了进来。

  “不好,是月季会的人,快走……啊——”

  惨叫的声音戛然而止,说话之人显然已经遇害。

  “劳师兄——”

  有人惊呼,可很快便被一声痛呼声代替。

  “轰隆隆——”

  动手的地方应当就在石室之外,厮杀的余波波及,闷响在石室当中回荡。

  “快逃——”

  又有人大声呼喊。

  “嘿嘿,想逃?一个也走不了!”

  阴戾的冷笑声清晰的传到了石室当中,显然说话之人修为不凡。

  紧跟着又是一声惨叫传来,显然又有人已经被杀。

  “不要都杀了,留活口,问一问朱家老宅的具体位置!”

  又有一道沉稳的声音传来,哪怕隔着石壁传进来,声音仍旧如同在耳边响起一般,这让商夏心中微微一沉,原本正要按在浮雕两颗眼珠上的手指也放了下来。

  “……三个人,死了两个,这个还活着!”

  先前那道阴戾的声音再次传来,紧跟着“噗通”一声,伴随着一声痛哼,仿佛有一个人被随手扔到了地上。

  “嗯,你们审一审吧,我去其他的地方看一看,处理干净之后尽快跟上来,形势已经很紧急了,刚刚收到消息,珊瑚林外的兽潮已经退去,通幽峰的人随时可能出现。”

  先前那道沉稳的声音再次传来,紧跟着便又衣襟破空的声音渐去渐远,显然已经离开。

  “宇文兄让留活口,可他似乎并不在意。”

  又有一道声音传来,接着道:“通幽峰的人也是诡异,怎得如今在珊瑚林里游荡的都是些武元境的小虾米?”

  先前那道阴戾的声音冷笑道:“不过都是些被放弃的弃子,拿来废物利用,流放在这珊瑚林里面想要扰乱我们的视线罢了,否则的话宇文兄也不会离开。”

  “这么说这小子恐怕什么也不知道了?那还留他活口做什么?”

  那道阴戾的声音怪笑道:“这不也是怕这小子万一知道点什么吗?”

  说着,这道阴戾的声音再次道:“小子,怎么样,都听明白了吧?你们都已经被刘继堂放弃了,还当自己是通幽学院的生员?痛快点,把你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也省得你欧阳爷爷多费手脚,临死前还让你吃一番苦头。”

  “我……什么……不知道!”

  隐隐约约的声音传进了石室当中,紧跟着便是一生惨嚎响起。

  “呦?骨头还挺硬!东方兄弟且退开一些,某家寒冰|毒道大成,正巧让你尝一尝某刚练成的游魄针!”

  商夏当机立断,两根手指按在了兽型浮雕的两颗眼珠之上。

  “隆隆隆——”

  一阵震颤的闷响传来,商夏面前的石壁忽然开启。

  一个正背对商夏的武者愕然回头,目光却被一片如同流瀑一般的剑光淹没。

————————

今天恢复更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