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史上最强宗主 > 正文
第一章 治疗
作者:纹道  |  字数:2050  |  更新时间:2019-05-17 10:11:54 全文阅读

   天灵大陆,青州,天元宗

  …………

  此刻,在天元宗的一处密室内,上演着极其惊心动魄的一幕。

  只见,空荡荡的密室内,一张两米见方的寒玉床上,一男一女,两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人正盘膝对坐在一起。

  那少年周身,几乎被薄薄的冰层所包围,就连少年的头发,睫毛上,也挂满了冰霜。

  而那少女则是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动作,脸色异常的苍白。

  要不是两人身上隐隐传出的灵力波动,绝对不会有人认为他们是两个活人。

  少年名叫路雨,是这天元宗的少宗主,年仅十七岁,便已经是金丹期的修为了,这样的天赋,即便放在中州,也勉强算是中等资质,更不用说在这小小的青州了。

  而那少女,名叫路知锦,是路雨的妹妹,虽然名为兄妹,但路知锦却不能修炼,不但如此,路知锦现在连保住性命都是一件难事。

  此刻的路雨,便是在为路知锦治疗,不过很显然,治疗的过程并不轻松,要是撑不过去,恐怕两个人都会有危险。

  人在专注做一件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

  路雨此刻就是这种状态。

  从开始到现在,他已经给妹妹治疗了将近三个时辰,而他却觉得好像没过多久一样。

  感受着路知锦体内为数不多的寒气,路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即便他已经在前几天成功突破金丹期,可经过六个小时的内力输出,饶是以他从小经过锻炼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了。

  努力运起最后一点灵力,路雨终于把路知锦体内的寒气尽数逼入了身下的寒玉床内。

  “呼…”

  费力的睁开双眼,路雨不由苦笑一声。

  他能感觉得到,现在自己的身体大部分都在冰晶的包裹之中,连眼皮都几乎黏在了一起。

  要是换做平时,这种冰晶在他手里跟泥巴没什么两样。

  毕竟作为一个金丹期的修士,这种凡物对他自然不能造成丝毫的伤害。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体内的灵力已经近乎枯竭了,而且,他全身也已经没有了任何力气了,现在的他,别说摆脱这些冰晶了,恐怕连捏死一只蚂蚁的力气都没有。

   看来,他还是小看了路知锦体内的寒气,本以为自己已经突破了金丹期,再加上寒玉床的辅助,化解路知锦体内的寒气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可没想到,要不是这次自己事先含了一枚回元丹在口中,恐怕真的要出事。

  没办法从冰晶之中摆脱出来,路雨只能继续保持着打坐的姿势开始慢慢恢复起体内的灵气来。

  路雨修炼的天元功,虽然是天元宗最基础的功法,但它胜在灵力基础大,而且恢复速度不慢,最重要的是,这天元功有极其罕见的治愈属性,虽然很微弱,但总比没有好。

  而作为天元宗的少主,本应该修炼更高级的功法,只不过为了妹妹路知锦的病,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大概半个时辰后,路雨从修炼状态中退了出来,身上的冰晶也开始融化。

  本来他可以直接炸开身上的冰晶,只不过路知锦现在还昏睡在旁边,他当然不能这么做。

  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路雨一个翻身从寒玉床上跳了下来。

  看了看瘫坐的一旁的路雨,路知锦一阵心疼。

  他急忙跑过去,把路知锦的身体摆正,触手是一片冰凉。

  没有多少犹豫,路雨掏出一枚大还丹服用了下去。

  这大还丹是二级灵丹,能让他在短时间内恢复体内一半的灵力。

  换做以前,路知锦的治疗工作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

  可这次不一样,通过刚才的接触,路雨知道,路知锦恐怕受了不轻的伤势。

  这个伤势不是只路知锦体内的寒气,而是又寒气进一步带给她的创伤。

  想来也是,以路雨金丹期的修为,尚且被冰晶包围,而作为普通人的路知锦,虽说有路雨的灵力保护,没有受到大的损伤,但从她冰冷的体温中就可以看出,路知锦绝对被冻伤了。

  常年和路知锦体内寒气打交道的路雨非常清楚这股寒气的威力,如果不治好路知锦体内的强势,保不准又要出什么问题。

  服下了大还丹的路雨灵力以很快的速度恢复着。他把路知锦身子扶正,然后双手伸进路知锦的衣服内,紧贴着路知锦光滑的后背,开始给她治疗。

  路雨也不避讳,反正他和路知锦这样直接的肌肤之亲也不是第一次了,他早已习以为常了。

  这一次治疗又花了路雨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

  和路雨的预料一样,路知锦体内有多出被寒气冻伤了,换做其他人,要是没有路雨这种高手及时的治疗,恐怕这种强势就足以致命了。

  给路知锦治疗完后,她还处在昏迷当中。

  路雨坐在床边,看着路知锦那精致的脸蛋微微有些出神。

  路知锦并不是他的亲妹妹,据他的父母说,是他很小的时候自己抱回来的。

  路雨长大后,听父母这么说也是哭笑不得。

  难道自己那么小就懂得拐人家的闺女了?

  想起路知锦的出身,路雨又想到了她身上的病。

  看着路知锦身下已经裂开了一条缝隙的寒玉床,路雨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要是没有寒玉床这种宝物的辅助,路知锦体内的寒气根本无法去除,因为她体内的寒气实在太精纯了,即便以父亲元婴期的修为也无法操纵这些寒气。

  这些年,路雨都是靠着各种想寒玉床这样的宝物才成功保下了路知锦的性命。

  而现在,寒玉床看来也撑不了多久了。

  其实现在路雨最担忧的还不是寒玉床这类宝物,毕竟这些东西可以用钱买。

  他担忧的是路知锦的身体,从这次治疗可以看出,即便路雨能够排除路知锦体内的寒气,可这些寒气产生的过程中还是会对路知锦的身体产生损伤。

  有朝一日,寒气要是过于强大,恐怕会直接要了路知锦的命。

  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眉头微皱的路知锦,路雨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知锦,你放心,我就算拼了命也不会让你有事,一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