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梦中云落知多少 > 安傲与海
安傲与海(十)
作者:月繁星  |  字数:3023  |  更新时间:2019-08-14 21:52:02 全文阅读

老熊捧着安傲一路奔波,飞鸟一直坐在老熊的肩膀上陪着安傲说话。安傲伤势太重了,有点呼吸困难,他也看不到其他的风景,唯一能看见的,就是躺在老熊手掌里的那片天空,天空真好看啊,蓝盈盈的,偶尔还会有一两片白云在头顶,遮住了好大一片的蓝天,老熊走好久才能看不见那片云。

一路上路过的风景那么美丽,安傲看不见的。

一路上的风景那么美丽,都是飞鸟一句一句告诉安傲的。

想想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一句遗憾,那么美好的路途,一直梦想的终点,在朋友的陪伴下去往大海,听起来简直没有比这更棒的事情了。只是,他只能,躺在那里,不能翻身,不能动,他的意识也没有那么清晰,经常会长时间的睡去,盖着一张轻快而温暖的羽绒被。醒来的时候会喝几滴飞鸟在晨曦中用叶子盛过来的化了的雪水。

老熊赶路很快,他没心情一路上看那些风景,事实上这也是他第一次离开云落森林。他觉得沿途的风景没啥好看的,真要说好看那还是云落山每天的日出日落,他在云落山上都活了大半辈子了,从来没考虑过出远门,就想生在云落,死在云落。所以这次他出门什么也没看也没心思搭理,他只想快一点,能够到大海。

所以只有飞鸟在一直絮絮叨叨,不停的说话,有时候安傲醒过来就可以听他描述周围的风景,飞鸟就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一路上确实挺美的,沿途的风景和云落山很不一样,出了云落山,就越来越少见那些生长超过百年的参天大树,那些树林也没有那么茂密和古老,它们都是些最近才长起来的树。而且大多是果树,这个季节果树都已经没有了叶子,只剩下了枝桠在冬天里竖立着。上面的雪也没有云落山的那么厚,轻轻一碰就可以撞落下来,要是在云落,一棵树的落雪可以把老熊给埋的脑袋都看不见。正是初冬,他们赶路的时候雪还没有那么大,走的越久,映入眼帘的绿色也就越来越多了,好像越靠近了海边,世界的颜色就越多起来了。

好像回到了春天,那个和小白兔子见了一面的那个时候。

安傲沉睡的时候越来越长,飞鸟有时候说着说着沿途的风景,看到安傲在睡梦中了,就不再想说话了,他不是那种喜欢沉默的人,只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老熊一直在赶路,他每天都加快步伐,想更快的更快的更快的,到达蓝色的世界。

有一天,他们翻过一座山头,一阵风吹来,他们都感觉到一点悸动。那是海风吹过来的味道,它没有云落山那样的风的古老幽静,倒是有些激烈。云落山的风吹过总是摇动一片有一片的古老的树木,那些叶子在风的吹拂下哗哗作响,还会落下几片叶子被阳光镀上温和的光。云落山的风顺应云落山的古老和厚重,和云落山合在了一起。这海边的风是不一样的,它更加跳跃,它每一次掠过,都掀起一阵一阵的浪花。它挑战着大海,在掀起无数海浪后卷着水花消散在空中。当海风宁静时,就低低的掠过海面,用荡漾的波浪在海的深处折射出跃动的光。

老熊开始兴奋起来,他连夜赶路,片刻也不停歇。飞鸟也开始呜呜喳喳起来,他想用大海,让安傲开心些。飞鸟从来都没有看过大海,他只能用风里的活跃和越来越近的浪涛声来想象,他对着安傲大声朗读,讲着每一个,每一刻,每一个瞬间自己对大海的想象。

安傲还是在沉沉的睡着,他现在每次入睡,都是一天,久久不会醒来。偶尔的清醒,喝两口水就睡了过去。

将近夜色了,安傲醒了过来,他闻着空气中海风咸咸的味道,好像有了些精神。飞鸟在周围的树上找了些将要成形的露水,给安傲端了过来。

安傲喝了下去,他恢复了些气力,不再昏昏的睡了,竟半勉强的坐了起来,老熊呼哧呼哧的,问他:“咋,小兔崽子有力气咧?”话语中大大咧咧的,脚下倒是一刻也不停。飞鸟也蹦下了老熊的肩膀,在老熊的手里陪安傲说说话。

“是啊,我觉得我离大海越来越近了,我可以听见海浪的声音。”安傲轻轻的回答。飞鸟看着安傲稍微有了些力气,高兴的说:“安傲,我们快到了啊,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啊,大海哎,咱俩第一次出远门,就是可惜了莫一那傻小子,留在家里顾着松琪呢。”

话说出来,安傲眼睛里有了一点悲伤,飞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赶紧闭上了嘴。安傲呢喃着:“可贝还在家呢,要是有人顾着她就好了。”老熊呼哧呼哧着,赶紧说道:“莫怕,可贝那女娃子树哥都安排好咧,她嘞萝卜,那是绝对够吃。明年开春,树哥找人帮她一起打理萝卜地,那个你们的地洞啊,树哥也找消防队的给看咧,还让阿莱联系联系挖树洞嘞那群鼹鼠砸帮她收拾收拾。”“对对对,树大叔想的细致,你别担心,大家都会好好照顾她的。”飞鸟抓紧说道。

安傲开心了许多,他坐起来,闭着眼睛,听啊听。飞鸟不解的问:“安傲你干嘛呢啊?怎么闭上眼睛了。”

“我在听大海的声音,飞鸟,你听,浪花拍打在礁石上的飞沫,海鸥在海面掠过水花追逐着跃起的鱼。”“怎么听见的啊?”飞鸟好奇的问。“用心,用心听海风带来的,它会带来你见过最美丽的东西。”于是飞鸟也学着安傲,闭上了眼睛。

安傲闭着眼,觉得自己离海越来越近了,他以前在梦里经常梦见的海,梦见沙滩,梦见自己坐着一艘小小的船在海和沙滩交接的浅海来回的游荡,梦见海边的水母美丽又危险的触须,自己远远的看着,不可以靠近只能远远的观赏,梦见海上的夕阳把所有看得见的大海变成橘黄的世界,梦见最美丽的,就是日出,那一轮初升的太阳,划破世间一切的黑暗和朦胧,用不可置疑的威严在海上缓慢升起,把海面的雾气逼退,用炫目的光把大海的浪花照耀出金色的光亮。

这次他梦见了一只在胡萝卜地里来回折腾的小白兔子,他离大海那么近,但是在大海边做梦却梦见了一只兔子。那只白兔子机灵又可爱,他和她在一起后,再也没有梦见过大海,只会在睡梦中挠挠她的耳朵,想和她一起睡到天亮。他不希望可贝难过,所以受了伤,就想跑着离开,躲到一个她看不见的地方。

可贝,真对不起,没能一直一直照顾你,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你比大海更美丽。

飞鸟闭上眼睛觉得什么也听不见,他又耐不住性子,左一扭右一扭,睁开眼睛悄悄地看着安傲。

安傲一动不动的。

飞鸟觉得自己破坏了游戏规则,他赶紧闭上了眼,装作听大海的样子。他不敢睁眼,就悄悄的问:“老熊,老熊。我跟安傲玩游戏,你看看他什么时候睁眼告诉我一声好不好,告诉我好不好,你轻点告诉我,不要吓到他。”

老熊呼哧呼哧的不说话,他就走路,一直一直走路。手里捧着一只一动不动不睁眼的兔子。旁边有只傻了吧唧不敢动的鼯鼠。

飞鸟闭着眼,他也不动了,他顶喜欢这只只会种萝卜的兔子的。他听不见老熊说话,只听见老熊喘气。他等了很久很久,觉得着是自己这辈子最长记录保持不动的时间了,老熊还是没有说话他就还是不敢动。

天色越来越黑,他们一直在赶路。飞鸟听见越来越大的海风的声音,听见老熊越来越重的呼吸声。老熊全身的力气都在赶路,但是双手纹丝不动的捧着一只不动的兔子和一只傻鼯鼠。老熊的腿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脚印,飞快地交替的迈着,他头上的汗在一滴一滴又一滴的落下,他周围的那些还有着绿色的花花草草,都被他带起的风给刮倒,在他走过后又站起身来。

天慢慢的亮了,飞鸟闭着眼,突然感觉老熊不动了,等了一会,老熊才说了一句:“到咧。”他轻轻的把安傲和飞鸟放在海边沙滩里的一块平坦的石头上,自己找了块大石头,慢慢躺了下去,他太累了。

飞鸟睁开眼,他轻轻的蹭了蹭安傲,小声的说:“兔子,我们到啦。”

安傲一动不动的。

他们都那么那么努力了,怎么就还是差了一点呢。飞鸟突然就觉得自己眼睛里涌出来好大滴好大滴的泪水。他的泪水在滴落下来的时候被初升的太阳照耀着,闪着光芒落在沙滩上,只片刻就消失不见了。

那只种萝卜的笨兔子,差了那么一点点,最后没能亲眼看到那片大海。

到达大海的前一晚,世界上少了一只想看到大海的兔子。

月繁星
作者的话

很对不起,久等了让你,我很抱歉。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好故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