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小白道仙去降龙 > 正文
五十二
作者:喜笑多  |  字数:3059  |  更新时间:2019-07-06 08:59:04 全文阅读

潘延恩躺在地上,看着场内的情形大骇。整个房间的墙壁开始变得蓝光光、亮闪闪的,一种若有若无的声音直接在他脑海里低语,可是那声音实在混浊了些,怎么都听不清楚。

老头的精神变得十分的亢奋,一双眼睛里充满了奇异的光彩。他走近原本嵌在墙上的幻蜃珠,很小心很小心的伸出手去,好一会才触摸到那珠子。满屋的蓝光在他接触到珠子的一瞬间化作了千万条流动的霞光,迅速朝珠子汇聚,一时间整座屋子都成了一个奇怪的光影场。

蓝光在幻蜃珠上堆积,再经由老头的手指迅速流过他全身。老头的身体越来越亮,似乎还有些膨胀,最后竟然“啪!”一声炸个稀碎。地面上留下一片零零碎碎的东西,可那蓝光如水流般仍然继续由珠子流向地面上的零碎,只是一会的功夫,竟然在地上积攒出好大一滩蓝色的奇怪东西。原先炸掉的零碎被这种如光似水的蓝色物质吸收殆尽。蓝光终于流尽了,房间回复到原来的模样。地上的蓝色物质忽然从中间开始冒泡。泡泡越来越多,不断堆积,渐渐形成了一个半人高的柱子,颤颤巍巍朝墙上的幻蜃珠碰触过去。

一阵炫目的光亮忽然大作。蓝色的泡泡柱终于接触到了幻蜃珠,一个空洞的蓝色人形光影不断闪烁,地上的那滩蓝色物质迅速的被吸收填充到蓝色光影里,好一会,终于构成了一个蓝色的人形实体。这人比常人高大了不止三倍,上身赤 裸,下半身被三尺长的毛发覆盖,留着一颗光头,脖颈那异常粗壮,几乎和身体一般粗细。

“我回来了!我神鲲帝君终于回来了!”蓝色人双手举着幻蜃珠高声大叫,那声音像是种有形的波浪,炸得人耳膜生疼。

“当!”一声脆响,神鲲帝君手里的幻蜃珠被个什么东西砸飞了,接着,一张长网把那珠子兜了过去,原来是潘延恩终于脱了困,借助法刀和毒火拂尘把珠子抢了过去。

“大胆!”神鲲帝君大怒,手一伸,空气里出现一个巨大的手掌,朝着潘延恩狠狠拍去。潘延恩连忙持刀抵挡,可谁知这手掌看着凶猛,临到近身时忽然间消失了,再看神鲲帝君,像是有些眩晕,踉踉跄跄后退几步,扶着墙壁才站稳了。

“魔鲲,你已经魂体分离了近五百年,劝你一句,老老实实呆着,免得自取其辱!”封二娘冷冷道。

“可我的幻蜃珠……”神鲲帝君瞧了瞧潘延恩,放缓了语气道:“这位小真人,我骗你是我不对,可我也是性命攸关,迫不得已。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有个宝库,里面积攒了许多修道人的宝贝,你只要把这珠子还给我,我便将宝库送与你,如何?”

“你要珠子,可以!只需把我那同伴还给我就成!”潘延恩边说边收回法刀,对着地上的马七随手一划,破开他身上的束缚。

神鲲帝君望望贴着封二娘站的“李肇”,为难道:“这……你那同伴如今做了封子朗,我还不出来,这是他的魂魄收束之物,日后要有机缘,兴许还能救他!”说话的功夫,他也不知从哪摸出那块存了李肇灵魂的蜜露,抬头抛向潘延恩。潘延恩此时一手刀,一手拂尘,根本不好接,还好马七机灵,飞身一跃,兜了过去。

马七儿拿起蜜露举在眼前仔细瞅瞅,有些难以接受李肇的变化,想了想,邪睨着眼道:“你们这些神神道道妖妖怪怪的我不懂,可打小我就知道一件事,借了人家的米就得还米,借了人家的钱就得还钱。我们一个大活人跟着你、帮着你,怎么就成了这么个东西?”

潘延恩后退两步对封二娘道:“封大娘子,你我都是修道之人,守道修心当是本分。这强掠他人身体之事有伤天和,还请你将我这同伴的身体还回来,万不可……”

“崩崩崩……”地上被割断的海藻像是有了生命,突然间就活泛起来缠住了潘延恩的双脚,潘延恩赶紧挥刀去割,封二娘手一挥,凭空生出的两道影鞭顺着潘延恩的力道连续的抽在法刀的背脊上。法刀受这力道一逼,速度不知快了多少倍,潘延恩根本把握不住,只能任由法刀脱手,划出一道弧线“嚓”一声砍在墙上。潘延恩赶紧持决操法,法刀震动两下从墙上飞出,一个急转,迅速回头,哪知那影鞭又现,一阵短促的噼啪声里,也不知被抽打了多少下,法刀瞬间化作一道光影,朝着潘延恩戳了过来。潘延恩赶紧斜躺,一手撑地,险险躲过法刀,那地上的海藻却趁着机会,死死缠住了他那手臂,潘延恩大骇,心中念决,手上一甩,毒火拂尘展开成一张巨网朝封二娘砸了过去。封二娘伸手一拉“李肇”,两人刹那间变成一股子黑色烟尘,跟着落到地上,毒网砸了个空,里面原本兜着的幻蜃珠飞了出去。

幻蜃珠还未落地,便被一股子黑螨裹住了,黑螨重聚、收缩,化为人形,最后成了封二娘的模样。

“小道士,你这些法宝似乎有些门道,不过手段却差了些。不如我教你些法门,当是补偿,如何?”封二娘问道。

“手段不过是术法,救人却是修的道心。术法可求,道心难违。今日我若用道心换了你的术法,怕是永远止步于此。你叫我如何换得?”潘延恩此时困坐于地,正想着对付的法子。

“可救子朗便是我唯一的心思。便是因此要粉身碎骨、魂飞魄散也在所不惜。”封二娘的语气开始有些激动。

“二娘、二娘!”神鲲帝君在旁小心的轻唤。

“说!”

“我这魂体分离太久了,浑身难受,不如你先把珠子还给我?你……你答应过我的,我救了封子朗就……”神鲲帝君语气听来很急,可是又不敢触怒封二娘。

封二娘看了看手上的珠子,又瞧了瞧被她安置在墙角倚墙而坐的“李肇”。“李肇”满眼怜惜的看着她,见她瞧来,报以一个似曾相识的微笑,那神态做派与她的子朗并无二致,看得她有种想哭的冲动。随手把幻蜃珠甩给了神鲲帝君,又从身上摸出个小东西扔给马七儿,对着潘延恩道:“你朋友的身体我是肯定不会还了,我给那小子的东西是千年地蜥的皮做的安魂袋,你只要把你朋友的封魂的蜜露装到里面,就能滋养他的魂魄。时间长了,他的魂魄会变得强大无比,如果将来能碰到合适的身体,就能复活他。”

“黄蜂娘!你跟我走吧!”没等潘延恩做回答,那边的神鲲帝君却在劝黄蜂郎。众人寻声望去,神鲲帝君已经把幻蜃珠融进了自己的胸前,整个人似乎又高大了一些。

一直愣愣站着的黄蜂郎双目空洞,好一会才回应道:“去哪?跟着你?”

“我们回北海!和以前一样。就当这五百年的事没发生过!”神鲲帝君压着声音想要说得柔和些,可他那宏大的声音经他这么一憋,反而让人听得怪怪的。

“我不会去的。你不过是想要有人帮你收集生机蜜罢了。何况以你的心思,我背叛的事绝不会就这么放过,到了北海你回复了真身法力,还不知道会怎么折磨我!”黄蜂郎一脸的凄然。

“你!你难道还想跟着她?她如今和情郎在一起了,你跟着她有什么用?”神鲲帝君指着封二娘道:“你跟我回去,我立誓绝不会计较你背叛的事情。你我相处了上千载,自然知道我绝不会破自己的誓言。”

黄蜂郎脸上闪现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谢谢你了。无奈心有所属,当初她也没对我承诺过什么,所求不过是守在她身旁,日日能看着她就是我的极乐之境。”

“你、你、你!好、好、好!”神鲲帝君似乎有些下不来台面,“如此我便遂了你的心意!”

神鲲帝君话说完,开始频繁的大口呼气吸气。随着他不断的呼吸,原本庞大的身躯开始逐渐的缩小,他胸前的幻蜃珠开始发光、变蓝,就像是他在把自己挤进幻蜃珠里。没多大功夫,庞大的一个身躯竟然完全消失了,变得蓝闪闪的幻蜃珠开始飞起,越来越高,碰到屋顶竟然融了进去,最后消失不见了。

“封二娘,速速带着你的族人离开!”神鲲帝君那奇怪的宏大声音响了起来,不过这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来,根本不知道发声之地。

“二娘,快走吧!魔鲲已经魂体合一,看来马上就要飞去北海。这不能呆了!”黄蜂郎催促到。

封二娘点点头,看了潘延恩师徒一眼,对黄蜂郎道:“带上他们,毕竟是子朗身体的朋友,别让他们无端丢了性命。”说完话,整个人化成一股子黑螨,一下裹住“李肇”,然后凭空消失了。

黄蜂郎看着二娘消失的地方愣了愣,神色复杂的眨眨眼,随手一挥,身后生出一股黄烟,迅速的裹住了潘延恩二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