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小白道仙去降龙 > 正文
一 返老还童(上)
作者:喜笑多  |  字数:3162  |  更新时间:2019-05-15 17:50:25 全文阅读

太康二年,天下大治。纷乱兵争百年后,神州内似乎出现了几分祥和一统之气,盛世之像隐隐约约冒出了苗头。

雍州境内有一大山,唤太乙山,又名终南山。山间灵气归蕴,迷藏处处,又有大谷五,小谷百,其间灵禽珍兽数之不尽,奇花异果多不胜数,便是老子也在此地得证大道,其他小仙,妖仙杂处不胜枚举,不提也罢。

大山北麓,打山脊上淌落一道飞涧,涧水不大,却常年不曾断流,在那青山黑岩衬托下,犹如一道银光刺入山中,倒使得这一片山景多了许多的生气。

涧水虽美,且不去管他。这涧后却有道山缝,因为生得隐晦,少有人知。沿着山缝前行,逼折转还百步,眼前豁然开朗,此处竟有一处崖台。崖台阔不过三十丈许,前去二十丈便是万丈深渊,整个台子就像是从山腰中硬生生抠去了一块,让人倍感突兀。

崖台三面围山,开口朝着东面,靠西的山壁下,依山建了一溜茅屋。茅屋数来有七间,从那檐角挑出的发黑的椽头和屋顶枯败的茅草看来,这屋子怕有些年头了。

“咯吱……”一串酸倒牙的声音响起,最南头的屋子打开了门。从里面走出来个白发白须的老头。

老头一身粗布葛衣,头发胡须都只胡乱束了,显得有些凌乱。满脸堆叠的皱纹让人猜不出他的年纪,好在气色看来却是不错,精神头也足,才出门便大嚷道:“师兄,师兄!快快出来,今日初十,师尊必来传道讲经,莫要耽搁!”

“我呸!上个月不是因为你,我能受师尊的训斥?”一个尖亮的声音应道。伴着话语,北头的房门也打开了,出来个穿清灰道袍的老头。老头梳着道髻,留着尺来长的羊须,胡须与头发本全白了,但却在头面正中,上由发梢,下至须尾,生着一道二指阔的黑色发须,加上他鼻尖生有一颗醒目的黑痣,乍看去,像是被人在脸面正处狠抽了一鞭。

这二人是道家秘法隐宗第七曲的记名弟子。须发全白的老头唤潘延恩,武陵人。二十多岁才应机缘拜入山门,虽持行修道五十五载,奈何天资不高,一直未能登堂入室。好在他心智豁达,道心坚定,这平日里也不曾见些许颓唐之色。那被抽过一鞭的男子叫阚七道,吴中人氏,生来不满百日便入了道门,所以年纪虽比潘延恩小些,修道的日头却更长,加上同一门下,所以算来确是潘延恩货真价实的师兄。

“师兄莫恼!师兄莫恼!”潘延恩一脸笑容,很有几分洒脱意味,“明日我在予师兄去……”

话未说完,二人同时有了感应,齐齐望向天边。此时正逢日出,远处天地相接处那轮红日显得偌大无比,四围的云彩被染得金灿灿,红彤彤的,值当得光华万丈,沁暖人心。红日中间似乎有一黑点,黑点速度极快,不断变大,数息之间便到了眼前,夹着一阵罡风,落入了崖台之上,是一只巨鹤。

鹤高逾丈,钢爪铁喙,神骏异常。那一身翎羽非黑非白,竟然是如那孔雀般的七彩颜色,稍一动弹,便有异光闪动流转,直看得人心摇意驰。

潘延恩二人急急趋前数步,在那巨鹤头前丈许处停下,齐齐躬身揖礼,大声道:“弟子潘延恩(阚七道)恭迎师尊!”

“不必多礼!”一个清亮的女声回应道。这师兄弟二人闻声一愣,自己的师父道号擎毅,却是个仙逸绝尘的男子,何来的女子?

“我是你二人的师叔,道号擎真子,你二人今后的课业擎毅师兄已托付于我,汝等不得懈怠!”清亮女声话语到此一顿。

“弟子定当持守。”潘、阚二人交换下眼神,齐声答道。二人心中虽疑问多多,但修道之人当守心明性,不得擅问!何况仙家所涉秘事颇多,他们这些个记名弟子很多时候是不能知道的,所以这师叔既然不说,二人也就只得认了。好在这只叫遮天涯的七彩巨鹤是认得的,也就不怕闹了乌龙。

“潘延恩!”擎真子唤道,伴着话语,一个身影从那巨鹤上飘落下来。

“弟子在!”潘延恩应声抬头,此时才看清这女师叔的样子。二三十岁年纪,穿一身白底飘花的黑边道袍,梳着冲天道髻,人略有些富态,眉眼五官生得不赖,一眼望去,便让人生出恬静祥和之感,只不过这时看着似乎存着几许悲戚在眉头。

“你入我道门五十五载,到今日刚好七十八岁?”擎真子像是在问,但语气带着不容置疑。

潘延恩思索许久,道:“山中不知岁月,想不到竟这么久了!”

“阚七道入门六十三载,如今也已是花甲之龄了!”

阚七道闻声言是。

擎真子语音一转,朝着潘延恩道:“擎毅师兄去岁曾为你二人问过一卦,断潘延恩你阳寿至七十八岁零二日而终,阚七道岁寿也不满古稀,所以为免你二人重入轮回之苦,特地求了两颗回春丹来,助你二人证道。只可惜……”擎真子语声蓦然掺了些哽咽。

“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阚七道心下一动,想到仙家至宝,又事关己身,连忙出声问道。一旁的潘延恩倒是没什么动静。

擎真子冷眼看了二人一会,也不答话,翻手从那袍袖里摸出个物件来,像是一块有些凹陷的树皮,只有巴掌大小,细看,似乎还镶了三个腿脚,倒像是一个颇有几分野趣的碗盏。

“阚七道,潘延恩!因你二人道心可用,志成天泯,念汝等阳寿将尽,特许赐回春丹一粒,襄助尔得证大道。”擎真子话说完,不理二人,抬起右手把那树皮鼎高高举过头顶,同时撮唇一吹,那嘴里发出一串带着颤音的口哨声,身后那巨大的七彩鹤也像得了号令,张翅仰颈,声声应合,稍许间,只见那鹤的脖颈忽然开始由下至上,一段段变粗,似乎有个什么东西被挤了出来。再隔一会,那东西终于到了鹤嘴上,是一颗流动着七色光晕的内丹。那丹其实不大,也就鸽蛋一般,但那外围的七色光晕却有如实质般,一轮轮,一圈圈,让那内丹看着如脸盆一般。

鹤停了鸣叫,刁住内丹,敛翼聚力,慢慢的把那丹靠向擎真子手上的树皮,随着距离的缩小,那丹上的光晕像受了什么牵引,渐渐开始变长,使得先前的圆变成了椭圆,而且越来越扁,最后离着尺许,光晕像是被什么抓住了,化作一道彩光,一下朝树皮内飞去。

鹤猛然抬头,带着一声凄鸣,就刚那一瞬间,丹上的光晕缩小了一半。擎真子郑重的把那右手缓缓收回,置于胸前,那块树皮的凹陷处此时多了一股似雾似露泛着七色烟蔼的东西。擎真子左手甩开袍袖,左手的食指与拇指间捻着一颗黑色的“米粒”。把“米粒”投入到七色烟蔼中,只听闻数声轻微的“哔啵”声响起,转眼间便在树皮中烟蔼处生出一棵墨绿近黑的芽头来。

芽头见风就长,遇光则分。每长一寸便分一次,每分一次便多一色,跳脱活泼如同个小顽童儿,须臾之间就在那树皮碗盏的方寸之地织出一张五彩缤纷的网来,最后把那树皮也彻底包裹其中,不见了模样。约摸一盏茶的功夫,那分出的百多个头儿终于在中间汇总绞集成束,最后颤颤巍巍挑出一根枝丫,枝丫顶头前后分生着两朵浅蓝色小花。这花才开便谢,若是眨眼定然错过,花谢过后,结下两颗黄豆大小的果实来,一色金,一色银。

“速速接丹。”擎真子清咤一声。这回春丹天地灵物,来得快,去得也快。若是无端损耗,那可是莫大的罪过。

“师兄快去!”潘延恩说着话,伸手推了不知所措的阚七道一把。

阚七道顺势上前,看着那金银两色二丹,心中念道“也不知究竟是金丹好还是银丹好?不过世间皆以金为贵,那我便取那银色,把那金丹留给师弟吧!”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做下决定,伸手出去,却鬼使神差的径直把那金丹取了过来。这金丹一被摘下,那银丹却似乎受了影响,原本饱满的丹实变得有些蔫巴,过一会,褪下一层银皮来,变成了一颗绿色的果子,这小小的果子似乎是透明的,里面看得见有股绿潮在涌动。

“咦!”擎真子的口中冒出一句轻微的诧异。她也见过几次回春丹,金色居多,银色也有,但绿色也是第一次见,唯恐出现什么变故,急忙换道:“潘延恩,上前接丹!”

潘延恩连忙上前伸手去接,哪知手才碰到那绿丹,那丹立时便破了,里面的绿汁液转眼便沁入指尖,在那指尖上留下一个绿色的光点。光点就像一个发射源,不断有一浪浪的绿波被释放出来。这绿波爬手臂,过肩头,越胸腹,下背臀。不断蔓延冲刷潘延恩的全身。潘延恩只觉得浑身上下无处不痒,刚开始还咬牙忍着,哪知这痒却像浸骨入髓,似一刻都忍它不得。抬手一挠,手上的皮肤如雪花般飘落,举手一抹,胡须眉毛都跟着掉了下来,一时间浑身上下全不能免。

潘延恩自知丑态百出,勉强行个礼告罪了,拔腿就跑,转眼便冲进了他的茅屋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