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日月神主 > 正文
第一章 意外的劫持
作者:文殊太一  |  字数:3005  |  更新时间:2019-05-17 15:57:59 全文阅读

千古英雄逢末路,自在人家认归途。残阳如血,在近乎枯黄的芦苇叶子上,渡上一层浓郁的金色,晚风袭来,带着些许寒意。

  小叫花子沿着江边缓慢的前行,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噜直叫。如果不是中午的时候在江边捡了一条拇指粗细的小鱼充饥,恐怕现在肚皮都要被胃液腐蚀漏了。说不上自己吃过什么,也想不起到底有多少天没有吃过饱饭了。一路上人家不多,只好向自然索取一些。肚子早就饿扁了,更加凸显出他瘦弱的身体,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吹走。所幸还不是刮大风的季节。枯瘦的身体上,极不和谐的忽闪着一双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如果生在富贵人家,哪怕能吃得饱饭的普通人家,也一定会出落个美少男。

  可惜,永恒的命运捉弄,无尽的生活颠簸。前面有一抹炊烟缓慢的升腾起来,随着阵阵的晚风,时不时的向这边飘散着。本来暗淡的眼神,一下子充满了奇异的光彩。终于有人家了,那意味着他的肚皮又可以获得些许安慰,尽管不一定能弄到什么可口的饭菜,更别提是美味佳肴了。哪怕是猫食狗食,甚至是猪食,都会给他带来极大的满足。他的唯一目标就是肚子不要饿,那种感觉太难受了。

  食物的诱惑,促使小叫花子加快了脚步。即便是加快,看上去也不过是邋邋遢遢的孩子在磨蹭着前行。他已经饿的没有多少力气了。可以看到村口路旁一处又矮又破的土坯房,没有窗户,只有墙上有一处窟窿,看似透气用的。房顶铺盖着新鲜的茅草,显示出主人今年刚刚修缮过的痕迹。一看就是穷家主。但对于他来说,有人,有吃的,就足够了。

  正在此时,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一个身形高大的黑衣男子,正快速向他飞掠而来。他怎么会飞?!这是小叫花子看到这黑衣男子的第一印象。还没等他看清黑衣人的貌相,那人便已经飞身近前。他本能的想往旁让一下路,却不想被黑衣人一把抓住了肩头,瞬间两脚离地,身子便在黑衣人腋下,像夹着个包袱一样。

  “啊……”他惊叫了起来,两脚本能的在空气中蹬着,却无任何着落。

  黑衣人混不为意,扭身夹着小叫花子飞奔入了村子,到村中右拐入小路飞速的上了一座小山丘。山丘之上,赫然坐落着一处高大的门楣,门上方有一横匾,上有两个大字“水府”。黑衣人刚到得门前,门便向内打开了。一个十来岁的俊俏的小女孩迎了出来。长足一尺的马尾辫在脑后摇曳,随着身形在空气中画着美丽的弧度。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打量着黑衣人腋下的叫花子,不禁皱了皱鼻子。

  “二叔,这就是爷爷要找的那个人?”小女孩问来人。

  “应该是了,我出去的时候,刚好村口就他一个小孩儿。”说着话,黑衣人抬腿进了门,直穿过厅堂,奔了后院而去。那个开门的小姑娘尾随而来。

  “二弟回来这么快?找着了?”刚到后院,迎面走出来一个身高比黑衣人略矮的男子,但却一身白衣,白衣下隐隐的健硕的肌肉,面色古铜,没有胡须,犀牛鼻,眼大如猫,短发黢黑。

  “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小叫花子从刚开始的惊愕中回过来神来,又开始蹬踹着两条腿,两手抓着黑衣人的胳膊,想用力挣开,却发现自己似乎被夹在钢构之间,纹丝不动。

  “叫什么叫!马上就让你下来。”黑衣人不耐烦的快速穿过后院,进入正屋。一进正屋,便把孩子空中一翻,两脚朝地,轻轻的放了下去。小叫花子两脚一着地,只瞄了一眼屋中正坐着闭目的白发老者,转身便往外跑。

  太吓人了,饭还没吃上,就被人抓走了。

  脚步还没卖出去,小叫花子的头便被黑衣人的大手抓住,稳稳的将其身形扭转回来,面朝那位静坐的老者。

  “爹,人我带来了。”黑衣人朝老者说道。他心里很是不明白,老爷子为何偏偏找这么个骨瘦如柴的小家伙继承衣钵。

  “放开我……”小叫花子急了,用手拍打着黑衣人的手臂,却丝毫未能改变自己的姿态。

  “孩子,稍安勿躁……你吃饭了没?”正在静坐的老者突然睁开眼睛,光芒一闪,有如两道电光,直入小叫花子的心神。他一见那眼神,立马安静下来。一听老头问他吃饭没,立马来了精神。

  “没……都快饿死了。”一提起吃,他的肚子随即再次咕噜噜作响。

  “冰寒,你先带孩子去吃饭,顺便给他洗洗澡,换身干净衣服。”老人吩咐道。

  “是。”说着,不由分说,连拉带提的将小叫花子带到厨房。小叫花子一听有饭吃,出奇的配合,连跑带颠儿跟上黑衣人的步伐。黑衣人让管家弄两个肉饼,一大碗粥,放到饭桌上,又拉了把椅子,示意小叫花子坐下。

  小叫花子看见大饼,眼睛都绿了。往前一凑,也顾不得坐下,伸出双手擒来一个肉饼,大口的吃起来。黑衣人摇了摇头,离开厨房去了正屋。刚才尾随的小女孩跑进厨房。

  “叮咚,你来干什么?”黑衣人迎面遇上,随口一问。

  “看看。”小姑娘应和着,脚下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

  “有什么好看的。”黑衣人嘟哝着来到了正屋。此时大哥也站在屋中。

  “爹,您真的要让这个叫花子作衣钵传人?”说话的正是老者的大儿子,水冰长。

  “就是说啊,爹,这孩子怎么看,也看不出有什么前途啊!”黑衣人走进屋,站在水冰长身边,帮腔道。

  “我看未必,两位哥哥还会怀疑咱爹预知能力么?”话音未落,从屋外快步走进来一美貌年轻女子,约莫二十五六岁年纪,一身利落的牛仔装扮,胸部昂扬饱满,丰唇皓齿,一双自然会说话的眼睛,在柳叶眉下顾盼多情。

  “小妹,你还没看见那小子,就这么自信?”黑衣人扭头冲着这个年轻女子说道。

  “我是没看见,但我相信爹的判断。而且……”美丽女子若有所思。

  “冰语,快说说,你还发现什么了?”老大水冰长深感好奇。在水家,按说掌握家族水神诀秘法最到位的就是这位小妹了。本来以为这当老大的可以继承家族,没想到小妹冰雪聪明,修炼水神诀的程度甩他好几条街,屡次被老爷子教诲,也没能改观。以至于他渐渐放弃了继承家学的打算。小妹虽是女儿身,但智慧是有目共睹的,老二也望尘莫及。只是今天老爷子突然让老二到村口去捉来这个小叫花子,还说要让他继承衣钵,着实让水冰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正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而这个水家,正是以水神诀著名的家族。虽然偏居一隅,但只要行走江湖,一提起壶口水家,无人不知。

  “大哥,您就没发现,二哥带着这孩子进村的时候,随着他们而来,有一种莫名的能量波动么?”水冰语微微一笑。这个笑容,彰显出了高度的差异。显然,屋里这两个哥哥并未察觉到这种异常。

  “能量波动?”水冰长与水冰寒兄弟二人不约而同的发问道。

  “二哥出去的时候,我也跟随了出去,只是我从远处观察,并未贴近。当二哥将他夹在腋下他开始挣扎时,便有一股能量波动从他身上散发开来。虽然这能量看上去还很弱,但对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叫花子而言,已经是非常奇特了。如果二哥不是夹着他,也一定会发现这种能量的波动。”

  听到这里,那老者微笑着冲水冰语点点头。

  “丫头,你再说说,他这种能量属于哪一种五行?”

  “这个我说不好,但我可以分明的感受到,他这种能量波并不排斥水家的水五行能量,而且看上去能量很大,甚至是能容纳更多五行的能量,隐隐有高山呼应,而山中却又隐隐有火光……总之,我说不好,但很奇特,我很想猜测,但却不敢往那方面想。”水冰语说的似是而非,可屋里其他三个人已经听出了端倪,尤其是那个老者,也就是这兄妹三人的爹,水龙山。

  “什么?你是说他具备起码三种五行能量特征?”水冰长震惊了。一个小叫花子,三种五行能量特征,那意味着什么?就连他们兄妹三人,也只是具备了水五行的能力,想往其他五行上拓展,根本就不亚于痴人说梦。

  “说不好,还是让咱爹来说说吧。我总觉得这孩子底子非常好,是个好苗子。”水冰语话毕,转向水龙山。

  水龙山略微满意的点点头。冰语这丫头果然是要比这俩儿子强多了。如果不是家族大劫在即,他还真想让冰语这丫头继承他的真诀。可惜造化弄人,时不我待啊。

文殊太一
作者的话

日月神主书友群:177784541 有兴趣寻求角色的书友,可在书评位置留下姓名,性别角色即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