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逆废材 > 正文
第一章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作者:爱吃鱼的V猫  |  字数:4573  |  更新时间:2019-11-19 10:27:21 全文阅读

七月之季,炎热酷暑,烈日炎炎,令人有一种无端的想要发脾气的感觉,再温和的人也会变得心烦气躁!

东方大陆,一座小城之中,大街上此刻是人来人往,人流涌动,游走的路人时不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叫喊的商贩不停地摇着蒲扇,喝着凉凉的冰水,浮现出一抹舒爽的表情!

还有的人因为一点小事,就喋喋不休,脸红脖子粗的叫骂着,甚至,升级到动手动脚!

“赶紧给他拖走,别让这个臭乞丐耽误了咱们店的生意,掌柜的一会回来看到这副样子,咱们这个月的薪水算是又泡汤了!”

  一座富丽堂皇的酒馆门前,站立着一位横眉竖眼,凶神恶煞模样的伙计,手里拿着一根一米长左右的木棍,不停地拍打在手心里!

  “三哥,我看他都快要死了,我们拖到哪里去?”

一个小厮打扮的少年,面容上露出同情的样子,看着躺在地上的一个乞丐,不知道如何是好!

此人衣衫破烂,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凌乱的长发散落在抽搐的脸庞上。

看模样,他年纪大约十四五岁,眉头紧皱,倔强的脸庞下端,自嘴角处流出一丝丝的鲜血。

即使是少许的泥土覆盖了他的五官,却也掩盖不住他那俊俏的模样!

可惜,此刻的他被这个凶神恶煞的伙计,打的奄奄一息,随时要撒手而去!

  “你就把他拖到城外面的乱石岗去,死不死的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死一个乞丐而已,这年头死的人多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赶紧快去快回,一会又上客人了,别耽误了咱们干活!”

那道粗犷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不顾围观人的指指点点,急躁的催促着!

  “哦,知道了三哥!”

  几个小伙计胆战心惊,慌乱的扛起地上奄奄一息的小乞丐,极速的奔向城外!

  大陆浩瀚,宗派无数,皇朝掌权。

宗派只管武道的修炼者,而每个皇朝都掌控着这一方大陆的黎民百姓,两者之间互不干扰!

皇朝之下的管辖划分为很多的郡府,每个郡府又都分出去很多的城池。

而每一个城池,也都建立着许多名声显赫的家族!

只不过,能站得住脚的,也就是寥寥几个家族而已,彻底垄断了这一城池的各种生意。

由此,也因为生意上的竞争,各个家族势力都是明争暗斗,摩擦不断!

本书的主人公,啊,他正在某个城池外的乱石岗呢!

  寂静的夜晚没有传来一丝声音,乌云遮住了本来要冒出头的月亮,使得在这个一片草丛,堆满坟包的乱石岗,更加令人感到瘆得慌!

“哎呀,嘶,好疼啊!”

柳飘云慢慢的睁开双眼,刚要挪动四肢,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令得他狂叫不已。

此刻,他揉了揉还有些迷糊的双眸,转过头四处看了看,喃喃说道:“这是什么鬼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当他上下左右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之后,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诧异之色。

“哇靠,这是什么情况?”

  “我这…我这…这哪来的这么多血?”

此时的他衣衫褴褛,身上的服饰有些像古代的模样,一身长袍碎得零零散散,有些部分已经变成了能做拖布的布条。

不过,那几处流着血的伤口倒像是真的!

“呃!这是怎么个意思?”

一脸懵逼的柳飘云有些茫然。

此前,他在横店的一个剧组跑龙套,也算是个有些经验的群众演员,平时端个水买个饭,很是勤快!

记忆中的前两天,剧组在拍一部大片,两天两夜的加班,使得柳飘云乏困无比,一觉醒来,却成了这副模样!

  “人呢?都去哪了?这也不是我那潮湿的地下室了?嘶!哎呀我去,好疼啊,这不是在做梦吧?这一身的伤好像也不是假的啊?”

柳飘云满脑子都是雾水,睡觉都能睡出一身伤来,这也算是一门盖世的功夫吧!

突然一瞬间,他的脑海里出现了断断续续的画面,一股庞大的信息顿时涌了进来。

  他愣了半天的神儿,对此更加迷惑了!

“啊?啥意思?这…这…穿越…哇靠!不会吧,东方大陆,柳家少爷,什么鬼?这是拍的哪国大戏啊?”

他平复了一下内心中那强烈的波动,仔细读取了片刻,却又不得不相信,他是真的穿越了!

  “原来是真的,我真的穿越了啊,这剧情真特么狗血,绿柳城,柳家少爷?柳飘云?呼,还好名字没变?”

  “不过我这运气也太衰了吧,穿越就穿越呗,小爷我也认了,再咋滴也不能穿越到一个废物少爷身上啊,没有丹田,不能习武,真是造孽啊!”

  柳飘云现在是欲哭无泪,咋办?凉拌呗!

本来,他作为柳家家主的宝贝儿子,那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所有人都宠着他,惯着他!

这个世界,武道昌盛,无论是哪个家族,一旦到了年纪,就要进行武道测试。

而在他十四岁的那一天,也就是前一段时间的成年礼上,柳飘云也参加了这样的检测!

结果是各个都能习武,唯一的例外…

这个金少爷柳飘云,被检查出先天没有丹田,这就成了柳家乃至绿柳城的一大笑柄!

没有丹田,那就是一个废人,在这个武道为尊的东方大陆,地位同等于下人一般!

作为一族之主,只有子嗣成才,才能为家族注入新的血脉。

如果子女不成器,那么下一任族长之位,就没办法继续担任。

所以,柳家家主——柳城,既为了保住族长之位,也为了柳飘云的前途,用尽了各种灵宝灵药为他治疗,结果,还是凝聚不了灵力!

  丹田就好比一个罐子,能够储存天地灵气,在对战之时,能利用存储的灵气,使用各种功法与武技。

可惜,如今他只能凝聚灵气,却没有丹田存储,那就是一个废人!

族人的嘲笑,再加上武道无望,柳飘云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几日,心灰意冷之后,独自走向后山!

“希望三十年后,我是一个能够修武之人吧,唉!”

柳飘云嘴唇微微抖动,喃喃的说着,眼神中露出一股决绝之色,最终跳落悬崖。

黄豆般的泪珠,顺着明亮的双眸流过这稚嫩的脸庞,这是他跳落悬崖前的最后一个愿望!

也许是老天同情,又或者是想戏耍于他,反倒是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苍天真是总爱戏弄人,想死都死不成,唉,那就好好活着吧,也算是对得起这身皮囊了!”

在山谷爬出来的时候,他饿的浑身无力,又离家相反,稀里糊涂的走到了就近的巨柳城!

在他眼冒金星,饿的四肢无力,想要讨口饭吃的时候,没想到这个店管家狗眼看人低,看着浑身破烂的柳飘云,二话不说,招来伙计就是一顿棍子!

结果,跳崖没被摔死,反而被伙计给打死了。

就在柳飘云的灵魂即将消散的时候,却被穿越过来的他,附在了身上。

两个灵魂顿时融合在了一起!

“唉,真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啊,他奶奶个熊的,真是欺人太甚,哼!”

柳飘云一想起那几个可恨的伙计,气就不打一处来。

不过现在多说无益,这一身的伤,能不能让他走出去还得两说!

柳飘云环顾了一下四周,此地绿草茵茵,却是有些凄凉,空气中还散发着一些火烧的气味儿。

几只不休息的乌鸦盘旋在远处的树枝上,发出令人心惊肉跳的叫声!

柳飘云被吓得冷汗连连,哆哆嗦嗦,低喃道:“这像是个乱石岗啊!”

随后,他定了定神,咬牙切齿的挪了挪疼痛的双腿,两臂支撑着,想要寻找一些树枝作为拐杖!

“哎呀我去,这里有个坟堆啊,艾玛,吓死我了!”

柳飘云一脸好奇的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坟包旁,被吓的脸色苍白,在这寂静的荒地,倒真是有些瘆人啊!

此坟堆像是被人刨了一般,碎石和泥土稀稀拉拉,又像是新堆的一样,却粗糙无比!

  “唉,好歹我也是死过一次了,总体来说,你比我要好的多,还有个坟堆,既然让我遇到了,那我就发发善心,给你好好填上吧!”

虽然不能习武,但是我也可以做个善人,大难不死,我相信必有后福!

回身捧起一把泥土,重重的拍在这处土包之上!

  “咳咳咳…”

  “哎呀我去,啥玩意?鬼啊,我滴个天老爷们儿的!”

突然传来的一阵咳嗽声,吓得柳飘云猛然一个激灵,头皮发炸,浑身的肌肉都开始紧绷,汗毛都竖立了起来,手里的黄土在不知不觉中散落了一地!

这大晚上的,本来寂静的就让人害怕,突然出现一声咳嗽,小鬼儿都容易吓跑了!

  柳飘云眯着眼睛,偷偷顺着声音的来源瞅了过去!

突然,此坟堆里再次传出一阵咳嗽声。

  “我滴妈呀,老人家,老祖宗,我是好心给你填坟的,我可没刨你的坟啊,我滴个亲娘他二舅的!”

此刻的柳飘云,恨不得再生出两条腿,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咳…咳咳,小娃莫哭,老头子我还没死,趁着我还有一口气,你先听我说完好不?”

自土包里,一个蓬头垢面的老者探出头来,散落的头发看不出老者的模样,说话时还有些颤颤巍巍!

  柳飘云抹了抹脸上的冷汗,嘴巴抽了抽,拍了拍噗通乱跳的小心房,说道:“啊?老人家,原来你没死啊,可吓死宝宝了!”

  “小娃你先听我说,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本是仙剑宗的宗主,因为一个意外,我得到了一件至宝,在我还没有研究明白的时候,有几个高级宗门的强者知道了消息,前来与我抢夺这件至宝,我一个人敌不过他们,一路狂奔,最终才来到了此地!”

柳飘云恨恨的说道:“那几个人真可恶,简直就是个强……”

“你先别打岔,听我说完!”

“袄!”

老者缓了口气,继续说道:“最后,我凭着一口气挖了这个土包,把自己埋在这里,小娃,老夫求你一件事,你拿着我这个戒指,到仙剑宗,告诉副宗主或者我的小女,哦,副宗主叫,咳咳咳…叫冷无情,小女叫司徒燕,就说我是被狂刀宗,暗阁,黑云宗,还有地煞宗之人所害,为…为我报仇!”

  柳飘云对于什么宗的,完全是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疑惑的问道:“老爷爷,我现在还小,况且我不会武功,又没有丹田,我上哪找去啊,恐怕你托给我的事情,晚辈做不到啊!”

  没有听柳飘云继续啰嗦,老者拿出一块黑不溜秋的玉佩和一枚戒指,递给了柳飘云。

  “小娃啊,这个玉佩你可要保管好,就是因为它,我才被追杀,也许此物与我无缘,就送给你吧,这戒指是我的信物,不需要你现在就去,能不能到我宗门,就看天意了,咳咳咳…有心就好,拜托了小娃!”

  柳飘云无奈的说道:“呃,好吧,我尽力,不过……”

“记着,我叫司…徒…无…敌!”

说完,这老者随之撒手而去,一代强者,就这么悲催的死在了这处乱石岗中。

  “哎我去,这么快就挂了?”

“唉,老爷爷您走好,如果有一天我能习武,我一定完成您老的心愿!”

  柳飘云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把土重新埋好,随后看了看戒指,把他戴在了手上。

奇怪的是,这戒指还能幻小,戴上去刚刚好,上面刻印着一把利剑,柳飘云被这四周的纹路弄得一阵眩晕!

随后,他又低头看了看这黑不溜秋的玉佩。

突然,这玉佩就像是看见了美味一样,顺着他手上的伤口猛吸起来。

  “哎呀我了个去的,你这是干啥?这玩意还能吸血啊?”

  “哎呀哎呀,你给我停,打住,再吸我就挂了,啊……”

  一顿眩晕地转,随后他晕了过去,不省人事,犹如死人一般!

一阵清风飘过,此时,柳飘云的身上,散发出一抹暗淡的光芒,四周的天地灵气都随之围绕在他的周围,改造着他体内的经脉!

不知过了多久,柳飘云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猛然一激灵,赶紧坐起来看了看。

  “咦?浑身舒爽,精力充沛,身上的伤也好了,这是咋回事?”

柳飘云站了起来,完全与之前有所不同。

“我擦,伤势彻底好了?这也太神奇了?”

他这一声大喊,惊得树枝上的几只乌鸦瞬间飞走,草地上的蟋蟀,也因为他的嚎叫躲了起来!

平静下来的柳飘云,晃了晃脑袋,细心的查看了一下周身,从外到里,从上到下。

“咦?这就是内视吗?这玉佩啥时候进入到我的肚子里了?”

思索片刻之后,他仍然找不到任何头绪,索性不想了,习惯的坐了下去。

虽然他没有丹田,但是,习惯了每天的打坐,也能使他的头脑无比清醒!

按照记忆中的方式,盘膝而坐,运转灵气,抱守灵台,一缕缕天地灵气,犹如丝线一般缓缓飘来,进入体内,顺着经脉不停地游走,洗刷着肉身和骨骼!

“轰!”

突然体内一声巨响,他的四肢顿时发出噼里啪啦,好似炮竹一般的声音,此时他的头脑无比清醒,视野也是极度的清晰!

  “什么?我突破了?我不是不能修炼吗?难道是因为那块玉佩?”

“嘶,我能成为修炼者了?我靠,这是真的啊?我成为一级武徒了,哈哈……”

配上这身破烂衣服,此时的他俨然就是一个疯子,手舞足蹈,大喊大叫。

“能修炼就是爽啊,哼哼,那些嘲笑过我的人,你们会付出代价的!”

爱吃鱼的V猫
作者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