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失败人生
作者:半世无归  |  字数:3702  |  更新时间:2019-05-13 09:13:42 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炎热的下午,在柳州的一个私人诊所里,坐着一排患者,不过这些患者都有一个同样的特征,那就是没钱,因为这一个诊所是中医为主的诊所,看上去很有年代感,不过却没什么用处,毕竟有钱人宁愿相信简单粗暴的西医,也不愿意相信传承了几千年的中医。

  当然,相信中医的有钱人也不愿意将亲属放在这样一个小诊所里,毕竟,有更多的名医可以选择,何必选一个如此简单的小诊所呢?虽然这个诊所看上去什么都很齐全,但是医术看不出来,就比如在不远处包扎的年轻医生,谁知道他的医术怎么样?

  陈决明正在给摔断了手臂的小孩子上夹板,同时叮嘱道:“以后小心一点,别爬树了,以后摔下来的话,运气不好很可能摔倒脑袋的,回去吃点好的吧,小孩子恢复速度很快的,过几个月就好了!”

  被包扎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看得出来,手臂被摔断了给他带来深深的痛苦,估计下半辈子都不敢爬树了,当然,现在就说下半辈子可能太长远了,但是短时间之内,他应该是不敢爬树了。

  而小男孩的妈妈就在一边站着,连声附和:“是是是,陈医生,你说得对,我家孩子就是调皮捣蛋,活该这样!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看着的!”

  “没事,回去以后注意一下,别让他随便碰到凉水!”陈决明继续叮嘱。

  “好的,知道了,医生麻烦你了!”男孩的妈妈一边道谢,一边就带着孩子前去缴费,而陈决明则是面对下一个患者。

  在小诊所里等待的病人们并不是很多,来这里治疗的,多数是骨科患者,在治疗骨折方面,中医的优势非常大,毕竟动手术实在是太麻烦,而且带来的危害比起中医大得多,除了粉碎性骨折之外,中医对于骨科的治疗是最合适的。实在是粉碎性骨折的碎骨太多,包扎不当的话,可能导致骨骼长歪。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更年期提前的大妈,在等待抓药的过程中,小声的议论起来:“阿强他妈,你说陈医生这么好的人,为什么现在都还没有结婚啊?是不是太不正常了一点啊?”

  “嘘,别乱说,陈医生已经结婚了,只是媳妇跑了!”另一个大妈连忙回答。

  “这是什么原因?”这个大妈的更年期提前,八卦之心也一点不减当年,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听说了这样一件事之后,马上就聚精会神的听着。这都是以后炫耀自己学识渊博的资本,怎么能不打听清楚呢?

  阿强的妈妈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观察自己,才小声说道:“还能有什么原因?赚不到钱呗?现在的女孩子,几个人不喜欢钱?哪里像我们当年,为了共产主义事业添砖加瓦!”

  “不应该啊,陈医生好歹行医了那么多年,别看他年轻,少说在这里呆了十年的时间,怎么会赚不到钱?医生这种职业,还有女人看不上的?眼睛长在头顶上去了吧?”

  “你懂什么?医生是赚钱,但是架不住欠债啊!当初陈医生刚毕业没多久,父母就遭遇了车祸,不知道怎么判决的,居然是陈家的责任,这一下就是上百万的罚款,而且,陈医生有一个妹妹,考上了大学,要去东南沿海,那边的消费可是我们这边不能比的,所以负担就更重了!”

  “哦,原来如此,没想到陈医生是这么好的人,只是这个家庭把他拖累了!”

  “可不是吗?要我说啊,陈医生的媳妇跑了就跑了,反正现在这个时候,他也可以重新找一个!就不信没有瞎了眼的,不对,就不信没有热爱朴素生活的女孩!”

  这个时候,陈决明正在抓药,实习的小护士在他身边小声嘀咕起来:“老板,王翠兰和牛小花在议论你呢!”

  “议论就议论,别管那么多了!”陈决明淡淡的说道,此时他脸上胡子拉碴,虽然没有太多皱纹,但是面容却很建议,看上去似乎经历了很多沧桑,但是眼神中更多的却是一种迷茫,不知道目标在何方的迷茫。

  小护士“哦”了一声,便离开了,她想不通,为什么老板的身上总是一股颓废的感觉,难不成老板娘跑了的打击还没有缓过来?

  这个诊所的,名字很简单,就是按照陈决明的姓氏命名的,就叫“陈氏诊所”,是陈决明的祖上传下来的,据说已经传了五代了,病人从当初的拥挤到了现在的寥寥数人,经历了很多的变化。

  忙碌了一个早晨,陈决明总算是有了休息时间,吃了饭以后,他便回到了办公室,对着一名护士说道:“出现什么状况再喊我,我在办公室趴一会!”

  “知道了,老板!”护士连忙说道。

  随后,陈决明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昨天晚上,他清查店里的药材库存,一直查到了深夜,睡眠时间严重不足,大早上的还有患者前来诊断,实在是太累了。之前一直都是靠着精力勉强坚持,现在实在撑不住了。

  陈决明坐在办公桌后面,正准备趴着,却看到了在桌子上的一张全家福,这是很多年前留下来的全家福,在全家福里,陈决明的脸上保持着微笑,似乎很开心的样子。陈决明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厌恶,随后抓住全家福便扔了出去,“啪嚓”,相框裂开,玻璃也碎裂掉,而一家四口的照片则是保持原样。

  “两个老东西!都是你们害我变成这样!”陈决明喃喃自语,不知不觉间,双眼却已经通红。

  没有人知道,陈决明是多么痛恨自己生在中医世家,看上去光鲜夺目,但是实际上呢?简直就是地狱一样的生活,为什么一起上大学的同学已经获得了足够的权势和地位,自己只能呆在小诊所里给平民百姓看病?

  为什么在自己马上就要得到美好生活的时候,把自己无情的拉回深渊,明明马上就能找到想要的生活了,却因为异常突如其来的车祸,让自己不得不背上繁重的债务,而且还要供养上大学的妹妹?并不是他不想供养妹妹,这是责任,也就罢了,他怨恨自己被束缚在一个小地方,得不到自由。

  为什么?都是这个该死的家庭害的,学什么君臣佐使,学什么温热寒凉,糟糕透顶啊!

  陈决明回想了这些年的经历,心中忽然出现了无力感,呵呵,事实就是这样,自己因为一个糟糕的家庭,不得不过着自己讨厌的生活,不得不呆在这个逼仄的空间里,就算是曾经山盟海誓的恋人,居然也会弃自己于不顾。陈决明看透了,所谓的爱情,在面对现实的时候也就荡然无存,始终还是面包比较重要。

  “天啊,饶了我吧!”陈决明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实在是太累了,发泄过后,还是小憩一下吧,中午还要去检查患者呢。

  不知道睡了多久,陈决明感觉整个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甚至忘记了自己在什么地方,这样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决明感觉腰上被人掐了一下,顿时醒过来,不满道:“干什么?都不给睡个好觉吗?烦不烦啊!”

  陈决明抬起头来,对着身边的人不满说道。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陈决明呆住了,全班人也呆住了。教室里几十号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为什么一向是好学生的陈决明会在课堂上睡觉,而且,为什么他那么嚣张,难道他不知道这是班主任的课吗?而且,坐在他边上的就是班主任的女儿,好意提醒他别睡觉,他居然还如此狂躁,想得到这家伙接下来将要遇上什么样的麻烦。

  而陈决明同样愣住了,因为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在办公室里睡着了,为什么现在醒来会在教室里?而且这里好像还是在高中教室,明明很多同学的脸都记不清楚了,但是现在却历历在目。有那么真实的梦境吗?而且,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好像并没有回想高中生活吧?

  “做梦了?”这是陈决明的第一个想法。

  随后,陈决明便看了看身边的女孩,面容精致,神色高傲,至于身材则是隐藏在面口袋校服之下,看不出来,做梦梦到这个高傲的女生,真是够了,明明十多年没有见面,为什么还能想起她来?

  说时迟那时快,陈决明用食指挑起了身边女孩的下巴,喃喃道:“等我看清楚一点!是不是真的。”

  陈决明现在只想仔细看看,是不是在梦中什么都能实现,那就摸一下这个高中同桌的脸蛋吧。

  “啪”,就在此时,陈决明还没有反应过来,脸上就狠狠地挨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打下来,顿时把陈决明打醒了,不对劲啊,怎么那么疼?好像真的一样。

  “嘭”,讲台上的老杨将教科书狠狠地砸下,此时他的怒气值已经满了,这小子,平时成绩挺不错的,为人也很温和,没想到今天会在课堂上睡觉,睡觉也就罢了,叫醒就没事了,没想到他那么嚣张,嚣张也就罢了,就当做他的压力很大吧,没想到他居然调戏自己的女儿,调戏女儿那就不能善罢甘休了!

  “陈决明!”杨老师厉声说道。

  陈决明摸了摸脸上被打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而这个时候,老师已经在点名了,这是什么意思?

  坐在陈决明边上的杨娇竹满脸通红,没想到刚才同桌这小子会做出这么过分的举动,真是讨厌!这是老爸的课啊,他是不是不要命了?但是现在看他似乎没睡醒的样子,也就不能怪他了:“陈决明,我爸让你滚出去呢!”

  陈决明一脸茫然的站起身来,走出了教室,身后传来老杨的声音:“大家继续上课!”

  陈决明想起来了,似乎高中时候的语文老师,有一个习惯,那就是从来不点名,如果点名,那就是让某人滚出去的意思,据说他曾经让全班一半的学生滚出教室,被一中传为奇闻,在柳州范围内也是广为流传。

  “什么意思?这个梦是不是太逼真了?”站在教室外面的陈决明想不通,明明只是睡一觉,为什么就演变成现在的样子。

  陈决明不敢接受重生的状况,所以狠狠地掐了自己几下,很疼!这就是说,不是在梦里?

  曾几何时,陈决明也曾经梦想过,如果能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还是学生,那么自己一定会放纵自己!将整个童年都放在了学习上,真是傻到家了!说起童年,别人都是到处玩耍,只有自己,将童年花费在一味又一味的中药上,就因为一个中医世家的称号!

或许在别人的眼中这显得很了不起,但是陈决明却感觉根本不值得,自己的生命怎么能浪费在这些事上!自己的人生怎么能让别人做主?

  现在,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出现在陈决明的面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