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幻月录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杀人魔
作者:慕无愠  |  字数:2493  |  更新时间:2019-09-21 00:26:44 全文阅读

“老孙,事关大小姐的性命,你怎能这般轻易放弃!”陈天气呼呼的道:“眼看到手的琉璃珠,没了!”

“你看那老道浮尘上,现在可有琉璃珠?”

陈天一愣,细回想了下,琉璃珠确实已不在老道浮尘上。

“出了变故,琉璃珠的事透露了,被人抢先一步。”

“谁做的?”

“周天龙!”

李未安眼瞅酒馆没了人,正着急间,小二上前一拍其肩膀道:“少侠可是名唤李未安?”

“正是在下。”

“有一位彭公子,让小的带句话给少侠,说是城东破庙相见。”

“你怎么认出我的?”

“噢,彭公子说,见到一个满脸着急,傻呼愣愣的少年,就应是少侠了。”

……

李未安给了些许赏银,出门正要向城东急赶,却一头撞上残剑老道。

“老弟,什么事这么急?缓一缓陪老哥喝几杯。”

“大哥,我那朋友约我城东见,梅老头应该和他在一起,怕是有危险。”

“彭家那小子,狡诈着,死不了。”

“大哥!”

残剑老道见李未安着急,也不打趣,道:“你骑我飞雪,我们一起去。”

“呃…我还是跑过去吧,时间拖久了,小天怕是真有危险了。”

李未安言罢正要跑,却被残剑老道一把抓住扔在飞雪背上,又猛拍一下飞雪,只见飞雪如箭一般忽的窜出,速度之快竟丝毫不逊于李未安骑过的最快的马。又听老道在后面吼着:“飞雪跑快点,我们来比比,你先到,今晚请你吃马肉!”

“周天龙不是消失了吗?他又是怎么知道琉璃珠的事?”陈天满是疑惑。

“苏州之乱,那个朱雀部的小子你还记得吧?叫吴凡来着,消息就是他透露的。”

“吴凡又是怎么知道的?”

“朱雀部的那些滑头,有什么瞒得住他们的!”

“那现在怎么办?周天龙那老乌龟,可不好对付。我们现在赶回苏州?”

“不必了,老乌龟自有老乌龟对付,堂主那边传来消息,交给我们一个新任务。”

陈天知道孙挡口中的另一个老乌龟便是苗风,倒也放下心来,问道:“什么任务?”

只见孙挡眼中凶光一现,道:“杀人!”

李未安赶到城东破庙时,只见彭旭垂头丧气站在一边,残剑老道一手酒一手烧兔,吃的好不欢快。

围着彭旭转了一圈,确认他并未受伤后,才气道:“梅老头呢?”

“走了啊。”

“你怎么敢孤身约他来此?”

“是他约的我!”彭旭满是委屈,又眼瞅着被老道抢走的酒兔,更是难受。

“他约你,你就来了?你不知道等等我?”

“等你到了,我俩也不是他对手。”

“小天!”

两人气呼呼争吵不停,残剑老道吃完后,打了个嗝问道:“他约你出来做什么?”

“问同生刀的事,之前我拿李兄的刀给他看了一次。”

“你给他看同生刀做什么?”

“之前从一长辈口中套出的消息,以为他是汤倾轩…”

“汤倾轩?!”李未安却听糊涂了,“他不是早就消失武林了吗?”

“他不是汤倾轩。”老道说道,眼中似有回忆之色。

“前辈说的是,这次交谈,除了问起同生刀的事,他还让我和李兄赶紧离开杭州,不然,恐有性命之危。”

“杭州现在是一滩浑水,确不是你俩久待之地,光是这两天,杭州城内已经枉死五人了”

李未安和彭旭也是知道这事的,都和这此考核有关,而且死的,都是领杀令的考生。

正当两人皱眉间,老道又问:“你们俩也是来参与第二关的吧?任务是什么?”

彭李两人一对眼,李未安回道:“任务是…守护梅老头一个月。”

“守护梅老头?彭小子,你家那老头子,托人给你放水了?梅老头,用的着你俩去保护?”

彭旭搓手,尴尬道:“是李兄抽的任务…”

残剑老道又看着李未安,道:“你家长辈是谁?”

“祖父李山。”

残剑老头一口酒被呛的吐出,“李山?那你还来考什么?”

“你们可知那梅老头底细?”

“本姓汤,杀人魔。”彭旭抢道。

“还有呢?”

两人摇头,残剑老道一人敲了一脑袋瓜,道:“俩小兔崽子!你可知他杀人魔的称号怎么来的?”

“不知道…”

“青城剑派知道吧?”

“这个知道!”彭旭立马道,“传说青城剑派一脉,剑不出鞘,出鞘必染血,不然绝不收剑,为守这一铁律,青城剑派不知枉死多少人,但活下来的,无一不是高手,也正因为有此铁律,江湖无人敢轻易招惹他们,一招惹,就是不死不休的结果,绝无妥协。”

“那你们知道这一铁律是怎么传下来的吗?”

“相传是多年前,青城剑派有一宿老,领悟出一套超凡剑法,此剑法讲究人气合一,习剑者,需有无惧牺牲的精神,才能将此剑法发挥到极致越战越勇,后辈弟子为培养此精神,遂形成这出剑必染血的铁律。”彭旭如数家珍的道出,满是得意。

“狗屁!”残剑老道吐一口唾沫,道:

“三十年前,青城剑派有一德字辈长老,为夺一剑谱暗地杀人满门,后有义士查明缘由,孤身闯入青城山,时青城剑派赫掌门为平风波,与之大战三百回合于上清宫,此战过后,江湖传言青城剑派烧毁夺来剑谱,处死那德字辈长老,赫掌门也退位闭关。”

“那和这一铁律有什么关系?”李未安不解道。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残剑老头喝了口酒,又道:“一段时日后,那名义士巧合下偶遇当初本已该被处死的长老,将之擒下询问后,才知自己当初离去后,江湖所传只是谎言,人未被杀,剑谱未毁,青城剑派许多高层更是暗中修炼。义士不平,再一次孤身杀上青城山,时年老道我三十有余,侥幸目睹此战,那一战,也是我生平所见,最为惨烈的一战。”

略一停顿,老道接着回忆:

“义士闯入赫掌门闭关之所时,已身中数剑,两人自是一番激战,义士侥胜,正当要取其头颅时,三名耄耋宿老站出来,自绝于义士之前,其一人言道:一人之错,可要抵上青城剑派百年传承,千人性命?义士答恶必除,勿复言。三人死后,又上前数十名弱冠少年与义士激战,义士怜其年少,伤而不杀,少年们倒下后,又上前数十名总角小童以身护主,义士仰天而泣,弃剑而返。此战后,青城剑派青黄不接,而觊觎青城山的门派不知凡几,在屡次交战后,青城剑派才形成这剑出必染血的铁律,也是这铁律,才让他们又重新在江湖站稳了脚。”

李未安听的入神,彭旭却道:“那和梅老头有什么关系?”

“那名义士,正是梅老头,本名汤还殇。”

“杀人魔的称号就是这样来的?可是他不是…”

残剑老道知彭旭有心维护梅老头,叹了口气道:“你知此战后的青城山,是什么样的吗?”

“上清宫血流成河,老君阁青砖染红,至今,也难复本色。”老道又道:“也是此战后,汤还殇消失武林。”

故事讲完,三人都沉默少许,李未安心里满不是滋味,难分梅老头此人,是善是恶,又问道:

“那他...汤老前辈,和同生刀又有什么渊源?”

老道摇了摇空酒壶,叹口气道:

“那就是另一段故事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