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治世小商人 > 正文
第一章 狗血穿越
作者:鬼推磨ld  |  字数:3578  |  更新时间:2019-11-24 10:45:16 全文阅读

邙山,玚朝东南角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山,整座山光秃秃的,除了几颗怪松就剩下满山头的小土堆,准确的说是坟包,而邙山另外的名称更符合它的气质,那就是“乱葬岗”,或者说人生终点站。

山脚有几间茅草屋显得十分突兀,像是一个看门人一样守着这座乱葬岗。

最中间的茅草屋内只有一张缺了脚的木床,缺了的脚用几块石头垫着才勉强支撑起整张床。

床上躺着一个面容蜡黄的少年两眼直勾勾盯着漏了几个洞的屋顶嘴里念叨着:“我这是死了吗?”

然后用两只瘦弱的手臂用力撑起来,脑袋突然传来一阵疼痛,少年用手一摸,发现头上裹着一条白布,摸着还有些痛。

这时候傻子都知道是受伤了,少年好不撑起了身,坐在床边,环视了一圈,屋子有一些简单的家具,两条用木头拼接起来的长凳,还有张破旧的木桌,木桌的一条腿被虫子蛀眼,桌腿下方堆积了一堆白色木屑,而蛀虫还在努力工作着,木屑还在不断堆积着。

少年晃了晃脑袋,支撑着下了床,地上只有双两个鞋头已经破了的布鞋,穿上后两个脚趾露了出来,少年看着两个从破洞中露出的脚趾嘴角露出了苦笑。

这时少年才注意自己身上的衣服是只有在电视剧里才看过古装衣服,虽然有些脏有些褶皱,但总体说,还能穿。

这时少年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TM不会穿越了吧。

少年名叫林默,是个在小公司工作两年的白领,也就是常说的“社畜”。

林默自己作为一个单身25年的纯情处男,昨天晚上终于鼓足勇气短暂拜托单身,去酒店拯救失足少女。林默在网上约好了失足少女,酒店房间也定好了,为了这次拯救行动万无一失,特意准备了一盒艾万克,行动前提前嗑了。

到了约定房间门口,早已欲huo焚身,正幻想着以何种姿势进入房间时,门已经打开了,林默随手就推门进去了。

然后就如晴空霹雳般愣在了门口,只见房间里站着六七个身穿制服的彪形大汉。

正当林便不知所措时,那便便着警服的男的一拥而上把林默按在地上。

这时的林默才意识到自己被钓鱼执法了。林默一激动突然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就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淦,想不到老子第一次嫖 chang,就遇到这档子事,以后再也不去piao了”想到这林默突然拉开衣裳解开用布条系着的裤子,看了一下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宝贝还在,以后还得看你传宗接代。

这时的林默还是不确定自己现在到底是个啥情况,到底是死了还是还在梦里,亦或者是看的小说里那样穿越了?

林默拿起一个放在桌子上方一个金属盘,看了一方古方剧里常用的铜镜,这个镜子很粗糙,表面不算很光滑,也没有什么纹饰之类的。通过铜镜林默看了看自己的脸,虽然脸色不好,但尚且算的上清秀。

林默诧异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是自己的脸,不过是十年前的自己,现在的自己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看到这突然抬起手扇了自己的一巴掌“啪”,脸上清晰可见的手掌印和不断地阵痛告诉林默自己肯定没做梦,这张脸是自己的。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门被“碰”的一声打开了。

一个身材佝偻衣衫破旧的老头子走进屋内,看到林默站在屋里照着镜子就立刻拉着林默的手口里不停地问:“小默啊,怎么样啊?伤到哪了?有没有伤到骨头啊?”说着就要脱林默的衣服。

林默慌忙说:“没事没事,没啥大问题”。老头看着林默头上裹着白布更焦急了,立马让林默蹲下来解开白布,小心地查看。

林默心突然暖暖的,他感受到老人对自己是真心的关心,林默已经很久没有被人关心过了,以前的林默上初中后父母离异,都不愿意管自己,自己只能一个人生活。

父母除了每月给自己寄些生活费就跟自己再没任何交集了,甚至上高中后连生活费都没寄过,林默总是自嘲自己是个父母双全的孤儿。

自己虽然不清楚这个老人和现在的自己是什么关系,但从老人的身上自己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

老人仔细检查了伤口后才放下心,把布再次缠上,又把林默拉到床边,让他赶紧躺着休息。

这时林默忍不住问了一句:“老人家,请问你是谁啊?这又是哪里啊?我怎么会在这里?”

老人看着林默,满脸的诧异,又看了看林默裹着布的头,好像明白了什么。

于是拉着林默坐在床温声和气的说:“小默啊,你是不是头被打伤了什么都忘了啊?”,林默想了一下,只能先点点头。

老人又说:“没事,等我让陈瘸子过来给你看看伤抓两副药,熬了喝了再休养几天就好了。”老人接着说:“都怪我,去谯南的时候应该把你带上,这样这一劫也就化解了,唉,当初应该听铁算子的话,让你跟在我身边的,那个姓张的是出了名的泼皮无赖,胆子太大了,当众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林默听着越来越迷惑,不知道老人在说什么,老人看林一下林默重要想起来自己该挑重要的说。

于是接着说道:“小默啊,我也算是你爷爷了,当初我和你爷爷是过命的兄弟,你7岁的时候你爹娘就遇到山贼被害了,你爷爷一个人抚养你长大,五年前你爷爷也病逝了,你爷爷救过我的命,我答应过好好照顾你的,以后谁在欺负你,爷爷就跟谁玩命,咱命贱不值钱,玩横的谁也不怕,以后看谁敢再欺负你。”说着还挺了挺自己已经有些驼背的腰板,好像这样可以让自己更有气势。

林默听到这基本确定自己是真的穿越了然后老人告诉了林默很多事,譬如他现在仍叫林默,十八岁,他爷爷被称为林大眼是镇里的篾匠,而现在这位爷爷姓李是镇里的丧主,丧主就是遇到哪家死人了去帮忙主持丧事,埋葬尸体,也就是通常说的做白事的。

李爷爷以前经常和林默爷爷一起喝酒,后来林默爷爷病死了林默就跟着现在的李爷爷一起生活,其他的只知道现在是玚朝,现在居住邙山是玚朝江南道云州府谯南县的一座小山,山脚有个叫将军镇的镇子。

林默听了基本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可以说是没钱没房没车没人,就是活脱脱的一枚屌丝。

聊着聊着林默脑袋突然变得昏昏沉沉,然后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睡梦中感觉有人过来过还把自己头上的布解开看了看。

等林默睡醒后发现天已经黑了,这时突然有股肉香味飘了过来,原来有些脏乱的桌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扫高级了,而且有一碟已经烧好的肉,还有一大碗米饭,这时门也推开了,爷爷端着一碗白色的豆腐进来了。

看到林默已经起床了就赶紧招呼林默过来吃饭,待林默坐下后就把大碗米和那碟肉都推到林默面前,并神秘的将那碗豆腐也给了林默。

林默早已饿的不行立马大口吃起米饭和肉来,爷爷坐在对面笑眯眯的看着林默,这时林默才发现老人并没吃,林默张着满是饭菜的嘴嘟囔到:“爷爷你怎么不吃饭啊。”

爷爷回到:“没事卖吃卖,你得多补补,我随便吃点就成了,这肉和米还是马员外家的公子赏的,这次你出事了匆匆赶回来,马公子还给了二两银子的赏钱,让我不用急着回去,好好处理家里的事,大户人家的公子就豪爽,咱们平时也就过年才能吃顿肉,这次还是托死去王管家的福才能吃上这炖肉。”

然后不知从哪掏出一个盛满野菜和米糠的碗吃了起来。

林默一看立马停下来嘴,然后把肉和米饭都推给了爷爷,爷爷一看,急了,催促林默赶紧吃,吃好了补好了身体才能恢复好,才能长得更结实。

林默却不为所动说,爷爷还是不愿意吃,这时换成林默急了,他直接端起肉和米饭说:“这天气,饭菜放久了就馊了,既然爷爷不吃,那我就把饭菜倒了,免得闻那股子馊味。”

林默说着作势要把饭菜倒了,爷爷立马阻止林默,说:“好好好,我吃我吃还不行嘛,不过我吃不了那么多,我们爷孙两一人一半。”

听到这林默才满意的把饭和肉放桌上,然后用筷子分成了两份,看着爷爷开始吃了,林默才开始吃。

吃完后,爷爷指着那碗豆腐说这是药,让林默赶紧喝了,说是陈瘸子开的药,林默端起来闻了闻,有股淡淡的香味问,然后吃了起来,吃完后问:“爷爷这是啥药啊怎么跟豆腐一样还有股香味?”

爷爷一愣:“豆腐?这碗好东西哦,你睡觉的时候陈瘸子过来看了你的伤口说你这外伤没大碍外敷一些采药,再以形补形吃些补药就好了,不过你失忆的事陈瘸子就拿不准了,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反正不会伤及性命。现在先得把你外伤治好,草药已经给你敷上了,这个就是吃的补药。”

说完又看了看盛补药的碗然后转向林默,那表情好像是再说:你猜猜是什么?

林默想了一下,我伤到的是头,也就是大脑,该不会是,想到这,李默装作恐惧的说:“爷爷,这,这不会是脑子吧。”

爷爷点了点头,然后又问你猜这脑子我是怎么弄到的?“爷爷你是丧主,死人都要你来埋,这不会是死人的脑子吧? ”林默一脸震惊的说道。

“呸呸呸!你瞎想什么,这是猪脑子,哪敢给你是人脑子,那是要折寿的”爷爷立马连“呸”了好几声。

其实林默吃第一口就知道这是猪脑子,因为前世的他每次吃火锅最会点一份脑花,前世的记忆还保留着脑花的味道。

“爷爷你这脑花从哪里弄的啊?”

“还能是哪,镇里就牛屠户家卖猪肉,从他家买的,和你说个怪事,刘屠户家那口子今天转了性了,以往去他家佘二两猪肉她总是会嘲讽我一番,今天去他家原本是拿了马公子给的赏钱去买的,结果一说是你伤了要拿些猪脑补补,直接把杀的那头猪的脑子都给我了,还不要钱,你说奇不奇怪。”

本书在纵横中文网免费连载中,请诸位多多支持。网址http://book.zongheng.com/book/840100.html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