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幻澜惊梦 > 第二章 月影暴乱
第一百零五回 真爱破魔
作者:慎思  |  字数:3109  |  更新时间:2019-07-01 14:04:18 全文阅读

狄翔又被同一句话呵斥,心中虽闷闷不乐,但嘴上却不敢说一句违逆之言。

只听明唯又道:“狄翔、陈正,张尧、方雄,你四人为大军断后,抵挡靖国军追击,尽量为大军撤离争取时间。”

四将齐声道:“末将领命!”

明唯将众将士之职责安排妥当,便开始向军营方向撤军。

且说林秀生见李梦鸾被困于敌军大阵之中,心中万分焦急,但心晓不能贸然冲进阵中营救,此阵大有玄机,若不知晓阵中奥秘所在,进阵也许只有死路一条。

林秀生当即派遣探子前去阵前打探消息,有公主动向便及时回报,希望能探得公主行踪。而连续五次探子回报,皆言阵内迷雾缭绕,无论如何都看不清楚阵中情况。直至第六次探子回报竟言公主已经成功将迷阵突破,并且几乎将阵内敌军尽数击杀。

林秀生闻听此言既惊异非常又欣喜无比,惊异的是公主竟有如此超人本领,欣喜的是公主安然无恙,且此役的最大障碍已被除去。

片刻过后,大唐军营方向突有火光冲天而起。过不了多久果然有探子来报,言赵正荣将军已将敌军粮仓点燃。

林秀生大喜过望,觉大军出击时机已至,便立时下令道:“公主已将敌阵突破,敌军粮仓亦已失火,如今正是一鼓作气挫败敌军之时。三军听令,随吾前进,击溃敌军!”

***

夜忆辰见明唯已然率军撤离,便不再顾虑,右手紧握成拳,向上高高举起。

漫天雷光霎时间一齐向夜忆辰高举的右手聚拢,片刻之间,万千雷光已附着于他右手之上,凝聚成一巨大青色龙头。

龙头栩栩如生,如同九霄天神降世,神威凛凛,庄严肃穆,不可丝毫冒犯。

雷龙齐驱,诛灭妖邪,九霄天威,乾坤惊变。

夜忆辰高声道:“公主,冒犯了。只有暂时将你击晕,才可以缓解如今的紧张形势。”

静如处子,动若脱兔,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夜忆辰借助围绕周身的电流,于瞬息间便闪至李梦鸾身前,端得与音速无甚差异。

犹如仙府天师的低吟,仿似天宫神明的宣告。

夜忆辰低沉的声音骤然响起,唤醒正于他右手之上沉睡的神明之力。

“天谴 【云龙雷乘】”

夜忆辰的右手在话音落下的瞬间,迸发出若烈日坠临大地一般的极灿辉耀,青色如臂粗细之霹雳纵横交错,电流激荡得虚空几欲破碎。

雷龙觉醒,天威煌煌,凡夫俗子焉能挡乎?

虽只有一击之力,却足能开山断流,崩坏虚空,予罪孽深重之人以天罚。此等雷系术法,对像李梦鸾这般堕入魔障之人最为奏效。

在夜忆辰挥出右拳前的那一刹那,李梦鸾仿佛感觉到了即将来临的危险。

“无相阐秘流 真技”

是谁在轻声倾诉?如微风般沁入心灵。

“悟 四式”

是谁在低吟浅唱?如清泉般渗入魂魄。

那美妙绝伦、余音缭绕的声音中却为何饱含凄凉?闻者在心醉神迷中,却不禁默然心痛,黯然神伤。

“千古叹 【红颜凋零】”

自古红颜薄命,美人易老,名花易谢。

岁月长河之中,曾几何时有永久留存之物?上天从不会偏袒,亦不会放任。奇珍异宝,终会陈旧;花样年华,终会老去。世间万物,尽循此律。

人爱好高骛远,喜荣华富贵,厌穷酸贫贱。熟知几度功名,归于尘土;几度富饶,散于烟云。奢求或多或少,到最后亦是一场梦幻。风流潇洒之际无论如何光鲜亮丽,风烛残年之时仍复存否?

千古悲叹,红颜凋零,是多少时光累积的凄凉,又是多少痴妄凝结的无奈?

长剑凌空飞舞,编织一幅美丽却又残酷的画卷。

招如其名,美轮美奂的景象背后,往往深藏着无尽的痛苦、哀怨、甚至仇恨。

铺天盖地的剑芒化作漫天花雨,每一道剑气均显现成一片嫣红美艳的花瓣,在半空之中盘旋飞舞。此情此景,如若身处世外桃源般令人心旷神怡。

如此美景,却承载着少女心灵深处无法释放的绝望呐喊。撕心裂肺的悲痛,形单影只的孤寂,以及不堪回首的罪业,也许皆源于一时苛求。她所向往的战无不胜之力量,不仅是造作罪业之力量,更是摧毁自身之力量。

漫天花瓣坠落之时,也许便可为一切画上句点。

在花雨的笼罩之中,神明的无上力量均显得微不可察。夜忆辰右拳之上可令注视之人目盲的雷龙华耀,亦被花雨轻易吞噬,片刻之间化为乌有。

遭这片花雨所笼罩之人只会有一个错觉,那便是当花瓣坠落之际,整个世界皆会与花瓣一样凋零破碎。

李梦鸾衷心渴望着一切的结束,从痛苦的深渊中解脱的那一刻。恢复自我,重拾理智如今仿佛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李梦鸾心中的某个声音告诉他,花瓣飘落的那一刹那,她便会脱离苦海,获得新生。但她心中却倍觉惴惴不安,仿佛异常危险的情况即将发生。

在一切归零,重新开始之前,至少让我再仔细看一眼这个世界,只是一眼便足够。

即便只是个借口,但她的愿望仍旧得以实现,她眼前的景象逐渐清晰,神智亦恢复清醒。

“夜兄,小心!在下来助你一臂之力!”

这是谁的声音?为何如此熟悉、亲切、悦耳?为何一旦听闻,便终生难以忘怀?

依旧稍显朦胧的视线中,现出的是那久违的,已烙印在心灵深处的身影。

在那即将坠落的漫天花雨之中,那单薄的身躯显得如此脆弱、不堪一击,而在他的面容之上,却依然带着不移的坚定。正是那份坚定令人心痛,令人更为相信若不多加呵护,下一刻他便会从这世上消失。

时间,凝固。少女的心跳停滞于那一刹那,全身的血液似乎不再流动。

“唯独只有他,不可以----”

纵使堕入永远不见天日的黑暗,即便神识永远都不能再苏醒过来,也一定要守护心中那最为珍贵的无价之宝!

“一定还来得及----”

直至天塌地陷、森罗覆灭,这份心意不变。

“为什么?你可知晓此乃自取灭亡?”

心内另一个声音疯狂般叫嚣。

不为什么,只因----“他是我心中所爱之人!”

“回来罢,红颜凋零,降落在我的身上。”

天地之间一切声音似是尽数消失,仿佛在感应此番惊泣鬼神的心意。

漫天花雨于那一刹那逆拂,如狂卷的飓风一般在少女身周疾旋起舞,奔腾的气流所引发的剧烈呼啸之声,仿若细不可闻。

少女的身体伫立在飓风的中央,黑色衣裙剧烈摆动,在风中翩然舞动。无论狂风令衣衫如何摆动,亦无法摇动一颗爱意沸腾之心。

少女专注地凝望着玄天的脸庞,仿佛用尽她全身的力量。这最后一眼,她要将那张脸庞铭刻在灵魂的最深处,以后无论去向何方,不会遗忘。

“请原谅我这最后一线痴念。”

花雨化成的飓风不再旋转,漫天花瓣瞬息坠落,无情地降临在少女柔弱的身躯之上。

玄天在这一刻方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他发疯了一般奔向李梦鸾,用平生最大的力气放声高喊。

“梦鸾,不要----”

只可惜已然太晚,无数花瓣状剑气从李梦鸾身体内穿过,留下几乎致命的创伤。李梦鸾的身体被激荡翻滚的气浪高高抛起,而后重重跌下。剑气释放所挥发而出的嫣红色艳丽光芒闪耀绝伦,更胜雷龙光华,凄凉至极却又壮观绝顶,顿化为苍穹之中独一无二的光彩!

旭日当空,万里无云竟在此刻转瞬化为乌云密布,阴霾遮盖,不见天日!

史无前例的暴雨倾泻而下,洗涤世间所有的污秽与罪恶。

到底是何等的冤屈与不平,会令苍天凄然落泪!

李梦鸾的身体极度虚弱,嘴角不断渗出触目惊心的鲜血,神智却如回光返照一般的清醒。

她望见自己身前不远处,跪伏在地上,任由倾盆暴雨倾泻在他身上的少年。少年黯然悲泣,平常坚强无比的他,此刻却丝毫止不住心中翻涌的悲恸,失声痛哭,泪流不止。

李梦鸾在完全清醒的那一瞬间,便看清了身后横躺竖卧的遍地尸首,清楚地明白了自己身上所背负的无穷罪业,可她却并未感到半点哀伤。

“即便有再大的罪业,都由我一个人来背,永远不会影响到任何人。可以保得天哥无恙,此生便再无憾事。”

李梦鸾心内最真挚的心意令她绽放出世上最美的笑颜,那是心愿达成时由衷的欢欣!

笑颜如春,可令万里冰川之霜雪消融,可令枯萎千年之草木开花。

一丈方圆之内的暴雨竟骤然停歇,仿佛上天为他们架起的巨伞。一道淡金色光辉从云层之中穿透而出,径直照耀在李梦鸾与玄天二人身上,光芒似乎携带着奇妙的魔力,玄天只觉一道无形暖流通彻心田,游遍周身,舒适无比。

李梦鸾缓缓匍匐至玄天身侧,用浑身仅余的力气静静抬起右手,轻轻地抚摸着玄天的头顶。

仿佛沉眠了百岁千载的天籁之声,于此时鸣响,只为传递一线温暖。

“天哥,不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