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幻澜惊梦 > 第二章 月影暴乱
第八十九回 煽动民心
作者:慎思  |  字数:2795  |  更新时间:2019-06-22 10:34:02 全文阅读

这第一轮攻防下来,靖国守城兵被冲上城墙的大唐步兵屠戮了不少,约有七百余人,但攻城的千余步兵除了负责突破城门的百人小队竟然全军覆没。算下来大唐军损失还要更多一些,足见靖国士兵为了守护城内百姓,的确展现出了平常没有的勇猛气势。

狄翔此刻命令攻城的步兵暂时撤退,弓箭手在此时展开了第二轮的攻势,面对两万弓箭手所创造的铺天箭雨,守城军依旧无力抵挡,片刻之后又有数百人应声倒下。

狄翔见状又再度派出步兵攻城,如此一来一回总共经历了三轮攻防。

每次箭雨落下,守城兵皆是伤亡惨重,但却总有后续援军不断来到城墙之上继续奋战。每次大唐步兵攻上城墙之后都会遭到强烈反抗,既无法攻入城中,亦不能全身而退,只能含恨与敌人同归于尽。那姜常胜更是神勇,每每箭雨落下之时都可以成功撤退,而待大唐军攻上来后他又会及时出现,大杀四方,不容一条落网之鱼溜进城中。

城门如今虽然已经深深凹陷,但依旧没有被撞开,尹风与郑平竭力死守,令攻城小队始终未能完成任务。

双方此时若是计算损失,大唐军凭借无比强大的弓箭手还是占据了非常明显的优势,三轮攻防下来,大唐军仅仅损失了两千余名步兵,而靖国军却牺牲了近六千人,可谓损失惨重。

当下已过午时,狄翔见众弓箭手面上已经现出了一点疲色,顿时想起了明唯的吩咐。

“今日众将已然疲倦,不宜再战。敌方兵力已经折损许多,城门也是摇摇欲坠,明日定能攻破。既然如此,便也该收手了。”

狄翔于是鸣金收兵,率大军退回营帐之中。

林秀生此时收到通报,心中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敌方的实力终究还是在他预料之上,若是大唐军全力以赴,恐怕今日必免不了城破的局面。

林秀生命自己的亲信将此战的惨烈结果在月影岛上传播开来,并大肆宣扬大唐军残酷嗜杀的形象,用以煽动民心。

短短半日光景,“侵我国土,断我生路,大唐贼子,誓必尽诛。”的口号便响遍月影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林秀生的这次决策实可称为明智之举,因其令全部靖国民众同仇敌忾,对“凶狠残暴,冷酷无情”的大唐军憎恶之极。就连希望战争立即停止的“主和派”也不由得改变了主意。众人皆认为对抗如此杀人不眨眼的嗜血狂徒,唯有奋起反抗才可求得一条生路。

在民间掀起大骚乱的同时,落雪城中的元帅府内,林秀生收到了一封密旨,上书十六个用丹朱写下的大字“士气沸腾,时机已至,直捣黄龙,一举得胜。”林秀生看了一眼便明白了李再兴的用意所在,捋着胡须面露笑容。

黄昏时分,明唯帐内,众将再度齐聚一堂。

明唯此刻朗声说道:“今日狄将军大败敌军,立下赫赫军功。如此一来便已经将靖国军逼入了绝境,明日他们若是再不出城正面对抗,这落雪城便会成为我军的囊中之物。因此明日我军也许会与敌军正面交战,现下应当率先做好准备。为了这场战役,我特意准备了一套行军阵法,名为‘黯雾迷阵’,趁此光景我便将这阵法的布局细细讲给诸位,希望你们能够牢记于心。”

***

夜色深深,秋风瑟瑟。蓦然回首,不晓几度流年。

“流年”客栈中,一名紫袍男子的身影伫立于窗边,默默地吟诵着不知名的诗句,诗中华丽的词藻却无法掩盖其凄凉的意境。夜忆辰举目望向窗外的夜空,阴沉依旧,乌云蔽月。他轻叹了一声,轻轻地推开木窗。四下扫视了一番,发现无人注视他的动作之后,夜忆辰纵身跃出窗子,离开客栈,疾步远去,在夜幕中身影渐渐模糊,直至消失不见。

“啊!----”玄天已不清楚这是他第几次从同一个噩梦中被吓得惊醒过来。他曾觉得自己理应是一个无所畏惧之人,无论遇到怎样危险、恐怖的情况,也无法令他的心志动摇分毫,可现在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还不够成熟。在梦中,一次一次不断重复的场景一刻不停地蹂躏着玄天的心灵。尘土飞扬的战场中,李梦鸾的身影来回穿梭,手中的长剑不断挥舞,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她手中逝去,黄土被无情地浸染为血色。每当玄天在梦中凝视李梦鸾的双眸,他所能看到的只有深层的空洞。仿似只为了杀戮才会挥动的双臂,在玄天脑海中挥之不去。

落雪城中,阴暗的房间内,一位面容绝美无瑕的少女从几乎同样的梦魇中醒转,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冷汗从额头上滴落,几乎将被褥浸湿。血红的双目,阴寒的剑锋,遍地的尸首,回荡的哀嚎,扭曲的世界。无穷无尽的悲痛啃噬着李梦鸾的心灵,留下无法愈合的伤口。她轻轻地用双手捂住了脸庞,静静地低泣,倾泻着永远无法释放出来的悲伤情绪。在她感觉到最无助、最脆弱的这一刻,她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的是玄天的笑脸。

不管相隔多遥远,二人共同分享的思绪都会将他们的心牵绊在一起。

***

夜忆辰疾行如飞,脚不沾地,竟有御风飘浮之感,身形不停穿越树林、湖泊与山丘,终于在宁川北部的一片平原地带停住了脚步。

夜忆辰谨慎地环视四周景象,却发现此地是一处与盆地有几分相像的所在,四面空空如也,草木不生。夜忆辰闭上双目,轻轻俯身,将右手紧贴于地面,用细微的声音吟诵。

“吾乃一切谎言之揭破者,吾乃一切真理之窥视者。

风吹草动,难逃吾耳;虫跃蛇走,难惑吾目。

凡吾之所寻,定归于囊中。”

浅紫色的光华从夜忆辰的手中流溢而出,迅速蔓延至盆地中的每一处角落,无丝毫遗漏。夜忆辰神色庄重,仿佛想在这片空旷的区域中探寻稀世宝物一般。

这样持续的“探索”维持了将近半个时辰,夜忆辰缓缓将右手抬了起来,抖了抖衣上的尘土,站直身体。浅紫色的光华伴随夜忆辰的动作旋即消退。方才紧绷的面容此刻终于得到了舒缓,但却多了一丝失望与无奈。夜忆辰深深呼吸,将肺中积留的浊气尽数排放出去。

“明明就应位于此地,但即便搜索了每一寸土地,却仍然找不到任何线索,究竟...”夜忆辰再次从怀中取出那张古老得难以形容的地图,仔细端详着,口中吐出的低喃声恍若自言自语。

“等一下...”夜忆辰突然将地图收回怀中,神情骤然变得比方才还要严肃几分。“我好似忽略了什么重要的线索,虽然和我寻找的物事无关,不过...”

夜忆辰一步一步地走近盆地最中央的部位,步伐轻得落地无声,生怕引起一丝风吹草动。

“如若和我的判断没有任何出入的话,这里的布置应该与我一样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夜忆辰于盆地中心处作出了同一个动作,俯身、触地。

“叮---”手指触及地面的那一瞬间,赤色的菱形法阵显现出来,阵中没有任何符文,只有互相环环相扣的万余个圆圈,每个圆圈均释放出冰冷的气息。夜忆辰不禁打了个寒颤,感觉全身上下皆被寒气笼罩。即便如此,他的嘴角却不经意间露出了一抹不易被察觉的笑容,在此等危险情况下显得十分诡异。

“果然如我所料,竟有旁人在这里布阵。”夜忆辰喃喃自语,说话时身子的动作却并未减缓,飞身一跃便向后纵出五丈有余,身形如燕子般盘旋翻转于空中,划出一道亮丽的曲线,最终静静落地,不带起些微尘土。

“浪费了一夜的时间,还是没有半点线索,但也算不虚此行,得到如此宝贵的情报,也许对今后有所帮助也说不定。”夜忆辰轻笑道,“天色不早了,看来要尽快回去才是,此地不宜久留...!”

夜忆辰面上淡淡的笑容在下一刻冻结于脸上,眼中不可置信的神情满溢,仿佛人生中第一次见到令其惊骇的事物时表现出的愕然与无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