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幻澜惊梦 > 第二章 月影暴乱
第六十八回 阐妙宝剑
作者:慎思  |  字数:2468  |  更新时间:2019-06-11 09:02:42 全文阅读

师父曾说过,法器有级别之分。

先天至宝只有圣人中的佼佼者方能使用。在后天灵宝中分有四等:一等为圣器,始于太古;二等为仙器,始于亘古;三等为神器,始于上古;四等为宝器,始于中古。圣、仙、神、宝这四个称呼已明确指出各等法器的使用者,而师父给予我的这把阐妙剑乃三等神器。

师父告诫我,这把剑是无法出鞘的,除非达成了一个严格的条件。

当我遇到一个与我心意相通且愿为我牺牲自己的一切,甚至是生命的人时,阐妙剑便会解除封印。只要在那个人身边,便能随心所欲地驱动阐妙剑的力量。但若离开那个人,分离得越远,剑上威力便会削弱得越快,直至再度封印为止。唯有重逢,方能重新开启封印。

李梦鸾忆起师父所说的话,心中突然明了。

“身边”其实并非两人身体接近之意,而是指两个灵魂间的相互交融。

李梦鸾毫不犹豫,将阐妙剑拔出剑鞘。

原来传说中的神器只是一块古朴的檀香木所制,可这块木头中所蕴含的光芒却足以媲美漫天星辰。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高人永远深藏不露,低调做人,平凡度日,恰如这把剑。

阐妙剑此刻仿佛在呼应李梦鸾的心意,将结界内的光芒收束,运转自然之力,衍化无上之能。唯有来源于自然本身的力量,方可喻为无坚不摧、无孔不入、无往不利、无处不在、无微不至、无所不能。

黄昏亦骇于神器掌控自然元素之威,心中默念镇定二字,欲令心境平复,不料愈如此暗示心中恐慌愈深,不由得向后退去。而那些教众见首领频频倒退,瞬间炸开了锅,有些拔腿向后便跑,但因身着重甲的缘故,根本跑不出多远。

李梦鸾淡淡一笑,若无其事般地道:“黄昏阁下可听说过术式的‘四域’?”

黄昏微微一楞,随即应道:“自然知道。‘四域’指的是术式的攻势范围,共分为四个层次,依次为斩人、歼军、亡国、灭世。我说得没错罢?”

李梦鸾点了点头,道:“准确无误。不知黄昏阁下能否接得住小女子‘亡国’一击?”

天地肃穆,风雷怒啸,山海高歌,神魔呐喊,仙佛吟诵。

李梦鸾将阐妙剑收回鞘中,紧闭双目,身前的光华反而聚集得更加迅速。直至光华闪耀得令阳光俱显黯淡,在结界中这束光辉是唯一的光亮,四野均在光辉的衬托下沉入黑暗。

气势凌人、不可一世的鬼王亦站不住阵脚,惊恐得向后飘开。即便是十八层地狱中怨念最重的恶灵也难免畏惧于憾动天地之威势。

黄昏紧绷的神经终于崩溃,发疯般狂笑道:“别忘了结界是强制性将范围内的人全部带进来,虽然我没有看见,不过你那位朋友一定就在结界内的某处,你这一招一定会杀了她的,哇哈哈……”

李梦鸾浅笑道:“此言差矣,修为尚浅者才会束手束脚,我开启结界时并没有将兰姐牵扯进来,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

黄昏脸上写满惊恐与畏惧,此刻竟然跪了下来,哀求道:“姑奶奶饶命,别杀我们,我保证今后不做恶事了。”后面那些教众也一并跪了下来,齐声求道:“姑奶奶请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将永感大恩大德,以后一定相报,一定相报。”

李梦鸾摇了摇头,轻叹:“‘木强则共,兵强则败。’尔等若轻装上阵,这一招或许便能避开。可惜你们不听劝告,无视我的提醒,固执已见。最终自食恶果,我如今亦爱莫能助。”

剑,再次出鞘;光,临近绽放。

李梦鸾轻声念诵,声音悦耳之极,若低吟浅唱。

“无相阐秘流,真技,悟、五式,归命【刹那芳华】。”

剑轻挥,天地冻结。

光转为七彩,集束冲向狂煞教众。汇聚自然精华之彩虹,光华之绚烂、华美、艳丽无法用语言形容。彩虹耀过处,结界内的一切均显得缤纷多彩。片刻后,整个结界便若三十三天仙府般美不胜收。七色光华柔和不刺目,却可笼罩任何角落,无一疏漏。

彩虹光华停留的时间只有数息而已,消散后不留痕迹。黄昏等狂煞教众此刻尽皆躺倒在地,李梦鸾未下杀手,留给他们一条生路,但愿他们能悔过自新,重新做人。

结界内寂静无声,只有这片宁静,方能使人听到最细微的声音。

“扑嗵、扑嗵”声音细微却确实存在,李梦鸾心中一震。

“扑嗵、扑嗵” 李梦鸾发现她听见的这道声音并非幻觉,那是心跳声,微弱却清晰可闻,李梦鸾平生第一次感到如此开心,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玄天没有放弃生命,他还活着。李梦鸾心中充满欣慰,仿若死而复生的不是玄天,而是自己。

“天哥,你听到我的话语了吗?你愿意回应那个‘一起走遍天下’的约定吗?”

李梦鸾抱起玄天,迈出潇洒的步伐,身后结界内的景象缓缓消失,恢复了现实世界原本的样子。抛开沉重的负担,放下心中的忧虑,踏着轻快的步伐,迈入前进的道路。告别昨日,迎向明天。无论昨日是被如何的悲伤、痛苦、仇恨所束缚,只要将其全部忘却,明天的你便是快乐、积极、无拘无束的。

***

月影岛,皇宫内院。

李再兴这些天夜里总是在做一些异常奇怪的梦,梦中自己化为恶魔,杀死岛上的所有人,靖国因他而覆灭。每夜都被同样的噩梦吓醒,使他每天无精打采,精神混乱。可无论是谁向他问起发生何事之时,他却总是不愿提起半句,经常避而不答。他丝毫没有发觉,他的善性正遭慢慢吞噬,心底最深处黑暗的欲望正被勾引出来。

在整个皇室中,其实只有一个人没有从宋泰民死亡的阴影中走出来,那便是李再兴。他对大唐国的仇恨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当他的父亲成立靖国并立志踏平大唐国为表伯报仇时,他的心中燃起希望的火焰,感到无法言喻的兴奋。他幻想着总有一天靖国会称霸一方,兵强马壮。到那时靖国的铁蹄将踏遍大唐国的土地,杀尽大唐国那些卑鄙无耻的小人。这样一个“伟大”的梦想,竟被他的父亲亲手摧毁了。自从盛帝开始阅读圣贤经卷之后,心境竟然平和了下来,决定忘记所有新仇旧恨,过最平凡的生活,与所有邻国和平相处,绝不惹事生非,无故挑起争端。

李再兴当时心中只有对父亲无尽的失望,他曾与父亲理论了数次,却均遭父亲一顿言辞激烈的辩驳与训斥,最后以失败告终。他只是一个王子,没经父亲的同意,他什么也做不了。他终于明白自己的无力,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去改变现状。所以他只好忍耐、等待,披上谦逊有礼的伪装,期盼父亲死去并将皇位传给他的那一天快些到来。平日里仿佛事事都漠不关已的他,心中却隐藏着惊天动地的野心。

有一天,他突然明白,就算父亲死了,皇位也不会传给他,宋震东才是众望所归。他愤怒,他疯狂,他已等不及,他决定为了他的国家舍弃所有理智,让自己沉沦至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