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幻澜惊梦 > 第一章 少年英才
第四十五回 梅花三弄
作者:慎思  |  字数:2653  |  更新时间:2019-05-30 12:48:16 全文阅读

玄冲真人听完罗勇所讲之后,微微颔首,心道:“果然不出我所料,难怪五百余年间竟没有一点关于魔域的蛛丝马迹,原来它们一直栖息于另外一界。不过那片空间究竟位于何处?他们又是如何回归到这一界?却依旧是个不解谜题。”

罗勇此时已显得很是不耐烦,向玄冲真人催促道:“到底还比不比了,怎么?难不成已经没有弟子愿意与老子一决高下了?”

玄冲真人此刻面色已然恢复平静,淡淡一笑,向身边站立的严如一吩咐道:“既然对手都已经迫不及待,如一,你便去会一会他罢。”

严如一立时向玄冲真人行礼道:“谨遵掌门真人吩咐。”

说罢,便以优雅的步伐缓缓行至黑雾傀儡前方,拱了拱手,正色道:“在下凝碧峰严如一,请赐教。”

罗勇见严如一相貌俊秀,举止儒雅,浑身上下发散出一股贵公子的气质,丝毫不像是修行者,便以嘲讽的语气说道:“虽然阁下修为应该不低,但一看便像是富贵家族的公子哥,哪有半点习武之人的气场,今日老子倒要试一试你有什么真本事,希望不要令老子失望。”

“阁下不应以貌取人,有没有与你较量的本事,自然要比试一番方能揭晓。” 严如一云淡风轻般地道,面上笑容不退,丝毫未将罗勇的羞辱放在心上。

罗勇指了指立于身前的黑雾傀儡,道:“你若是能将这‘修罗战俑’击败,老子便承认你有足够的资格与我较量。”

说罢,罗勇上前在傀儡的“肩”上拍了两下,只见一直矗立于原地不曾挪动过步伐的傀儡,此时却突然提刀冲向严如一,行动竟是甚为敏捷。

严如一对傀儡之动作并未感到出乎意料,他抬起右手放至胸前,五指于虚空之中做出似拨动琴弦一般的动作。

轻微的波动之间却引得周遭徘徊之气流尽数汇聚于其五指之间,流转跳跃,陷入严如一的掌握之中。

眼见傀儡手中冒着鬼火似的鬼头长刀已向他面门狠狠劈将过来,严如一中指忽发力一弹,只听得空气中“铮”的一声脆响,犹如弹奏古筝之时所发出的琴音。

“琴音” 令严如一指间环绕的气流顿时暴射而出,化作一道波形气刃破空迎鬼头刀而去,气流之刃竟逼近实质,一股无比锋锐的气息渗透出来,令人胆寒!

罗勇还是第一次目睹如此古怪的招式,心中渐渐泛起一阵不安之感。

气刃与鬼头刀撞在一处,傀儡登时身躯一震,站立不稳,向后退了数步方才稳住身形。

“怎么可能?一招之间便令修罗战俑显出了败势?” 罗勇心中大骇,面上露出了些许难以置信的神情。

“看来不必试探了,必须令修罗战俑使出全力对付他。” 罗勇心念一转之间,傀儡的动作便发生了变化。

只见那傀儡将左手亦握在了刀柄之上,呈双手握刀之势,高举起鬼头刀后凌空向前劈砍,一道碧绿色刀气便闪烁着邪异的荧光向严如一袭来。

严如一见状立时弹出“琴音”应对,气刃与刀气相撞之后便互相抵消,凭空散去。

那傀儡劈出一道刀气之后却并未停歇,举刀疯狂地凌空挥舞起来,刀锋每在空中划过一条轨迹,一道凌厉的碧色刀气便会破空而出,片刻之间已有数十道毫无规则的刀气向严如一劈头盖脸的袭来。

严如一亦是毫不示弱,五指不断弹奏出琴音,一时之间其指际的那方空间之中不断生出高低起伏,轻重交替之气流波动,“铮铮铮” 的拨弦之音接连响起,音色甚是悦耳。

美妙的音符化作暗藏杀机的气刃,连续不断地与碧色刀气纠缠交错,凌乱不堪却又色彩纷呈的气流在空中激烈的进行碰撞,刚刚消失不见又有后续到来,浩荡波动连绵不绝,场面煞是壮观。

严如一见局面僵持不下,心内忖道:“看来不施展‘上古遗韵’中的乐曲,便难以轻易取胜。”

思及此处严如一便朗声道:“如此对拼下去,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方能较出高下,今日便令阁下见识一下我三清门另一门绝学----上古遗韵。”

说罢严如一将左手亦是提到胸前,双手作抚琴之状,似乎一副古筝就在他的指下。

“在下才疏学浅,琴技不佳,在此献丑了。”

话音落下,严如一灵巧的双手便在虚空中律动起来,美妙悦耳的乐声立时飘荡于四野。

一入曲中,便似身临其境。

仿佛步入冬日之初,冷意稍现。寒气笼罩之中,梅树隐隐浮现,梅花含苞待放。凉风习习,花草树木均始凋零,但寒梅却刚刚迎来属于它的季节。

随着一个个音符相继传入耳中,一道道波形气刃亦是自严如一指际向傀儡袭去,气刃之排列来源于琴曲的韵律,其中暗藏玄机。

“拨弦”的轻与重,音调的高与低,旋律的快与慢皆会影响气刃的排列规则与所携劲道,可谓极其复杂。若是对手对琴曲一窍不通,胡乱进行应对便肯定会吃尽苦头,这便是“上古遗韵”的神妙之处所在。

罗勇显然并不是一个熟知音律之人,面对在他眼里突然变得古怪起来的气刃之阵,他对傀儡的操控顿时变得手忙脚乱起来。

此时傀儡挥刀之速度已然明显赶不上严如一“拨弦”的速度,片刻之间傀儡的身上已被气刃击中数下,“蹬蹬蹬” 向后退出数丈之远。罗勇见状亦是向后跃出一段距离,以免自身受到波及,毕竟操控傀儡之时精神必须全神贯注,此时难以分心抵御任何攻击。

黑雾傀儡胸前已被气刃连续轰中七、八次之多,但那件灵力凝结而成的墨色铠甲之上却只有几道白色之划痕,并看不出任何濒临破碎的痕迹。

严如一见到此景,对罗勇的灵力精纯程度亦是暗自佩服,心道:“我曾经猜测得果然不错,这罗勇之修为一定在我之上,不然这傀儡的铠甲不会如此坚固。不过他不通音律却是帮了我大忙,既然一曲刚入引子便能将这傀儡逼退,那接下来看似坚不可摧的护具亦会被我摧毁。”

引子已过,音调一转,曲子已进入第一段。

“梅花一弄,弄清风。”严如一轻声吟道。

随曲调之变化,众人所感受到之场景亦随之更改。

渐入冬季,却还不到酷寒时分,寒气虽浓,不至刺骨。

梅树之上,花苞初放,欲隐还现,欲露还藏。

冷风冽冽,初开的梅花随寒风萧瑟舞动,似乎随时都会迎来被摧毁的命运。

然而梅花并不会被恶劣的环境所影响,即便渺小,即便羸弱,依然顽强生长。

梅花所代表的是一种傲骨,是一种不畏艰险的豪气。

许多弟子此刻均被曲子的意境所感染,被梅花不畏严寒的精神所感动,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之中无法自拔,对广场之中的战况已然不再关注。

越来越复杂的曲调使得气刃的排列在罗勇的眼中完全失去了规律。本来对付引子之时的气刃便已甚感吃力,此刻更是难以招架,只得放弃了任何反击的机会,命傀儡将鬼头刀在身前抡动旋转起来,化作一道碧色光幕,尽力抵御袭来的数之不尽的气刃。即便如此保守,亦是有为数不少的气刃穿透了光幕的防护,重重轰击在了铠甲之上。刚开始铠甲尚能承受住气流的冲击,可到后来气刃越来越密集,终于达到了铠甲所能负担的极限,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一道道清晰可见的裂纹终于在铠甲之上蔓延开来。

卓炎目睹此景,心中不由惊叹道:“严兄在菁英大会之上,恐怕并未使出半成的实力,弹出完整的曲子只不过是为了令比试更具观赏性,不然只需以一成功力弹出一道音刃,即便是我也会立即落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