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幻澜惊梦 > 第一章 少年英才
第十三回 剑指破空
作者:慎思  |  字数:2623  |  更新时间:2019-05-12 15:53:11 全文阅读

战局终结,王义再度步入广场中央,朗声道:“方才这场较量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二位清字辈师祖之修为均是高深莫测。只可惜凡是比斗皆有胜负,这第二试合之胜者无疑便是凝碧峰----严如一。”

广场之外凝碧峰弟子尽皆欢呼雀跃,指天峰众弟子虽颇感面上无光,却也无人出声责备余胜蓝,均晓他已竭尽自身所能,因此不由得对严如一修为之精湛甚感钦佩。

“这严如一实在是不简单,余师兄之武学造诣并不次于卓炎、徐枫之辈,可是在严如一面前却依旧无有抗衡之力。自习成三清秘典上的绝学之后,其余‘二杰’便理应与严如一相差不止一筹了。”

“以严如一现下的修为,恐怕清字辈之中仅有一人可以与他平起平坐。”

“师兄所言何人?”

“你是不是糊涂了?此人三年前之修为便是远超三清三杰,那时几乎抢尽了风头,如今她独自隐居于傍云峰中,不与外界交往。若是她,即便这三年之间无甚进境,想必亦不会和严如一相差多少。”

“师兄难道是说清凌,那个曾被众弟子倾慕爱戴,封为‘出尘仙子’的绝世美人?”

“注意你的言辞,我辈修行之人应谨言慎行。你说的不错,正是清凌,不知这三年之中是否有人见到过她。”

场外众人依旧沉浸在方才那一场较量之中,对这门三清绝学“上古遗韵”议论不休,而场内大校却仍在继续。

随后的二十四场比试较严如一与余胜蓝的这一场相比均颇为无趣,不是双方之招数或修为皆无可圈可点之处;便是二人功力相差实在悬殊,还未有回过神来,比试便已经结束了。

这二十四场中,唯一一场令场外众弟子燃起些许谈论之欲望的便是琼华峰大弟子徐枫与灵秀峰大弟子申敬之间的较量。

申敬擅使一路被称为灵秀峰‘三岚剑法’之一的‘疾岚剑法’,此路剑法以快制胜,出剑之时只能看见道道残影疾闪,完全觅不得剑锋所指之处,令人难以格挡招架,只得躲闪退避。且换招之时全无花哨动作,因此攻势永无停滞之刻,整套剑法施展起来犹如行云流水一般,剑势融入剑影之中,一气呵成,令人自始至终也寻不到破绽所在,也便无从化解招式。

徐枫所在琼华峰一支擅长的亦是剑术,但徐枫却仅以空手对抗申敬手中木剑。

徐枫身着一袭白色道袍,长相温文尔雅,全身上下透出一股飒爽利落之感,潇洒气质引得广场四周多位女弟子为之侧目。

原来这在三清门中大名鼎鼎的“三清三杰”之一的徐枫便是三年之前玄天向清凌请教剑指之时,在虹色泉畔出现之白衣青年。

初时申敬攻势极其迅速,广场四周众人只能看得到数十道残影旋转飞舞,飘忽无定,丝毫看不清一招一式之间的套路。徐枫一度陷入下风,只能一味闪避剑影,保得自身不被圈入其中。

盏茶时间过去,申敬攻势依旧迅速无比,却还是较先前慢了一分。

徐枫此时忽然向后倒跃出一丈,真气运至右手食指商阳穴处。

指尖边缘之空气顿起突变,气流较平常紧凑了数倍有余,其间缝隙几近全无,只得互相摩擦碰撞,生出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波纹,向外层层扩散。

徐枫以食指凌空轻轻一点,指尖汇集之真气立时迸发而出,直击向申敬持剑右手虎口之处,只听得一阵如金铁相击般的刺耳破空之声陡然响起,有如将空中之气流硬生生撕裂开来一般。

真气以超乎想像之速度隔空袭至,申敬尚未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右手虎口处便遭击中,无尽酸麻之感立时生起,右手瞬息之间便似失却了所有力气,木剑登时脱手飞出,落在了五丈之外。

徐枫一招得手,将劣势完全扭转,反败为胜,当即抱拳笑道:“申兄好快的剑法,小弟佩服,若是比剑,小弟定不是对手。”

申敬立即抱拳回应道:“徐兄莫要取笑在下,以徐兄这剑指之功力,清字辈弟子中具资格与你正面交锋者寥寥无几。”

二人一阵客气之后,王义再度公布胜负,而此时玄天心中却是有些许疑惑。

“据卓兄所言,这徐师叔同是‘三清三杰’之一,修为应与卓兄和严师叔不相上下。可是方才看他那剑指的造诣却仿佛较我差了半筹,难道是我看走了眼?如若说我的剑指功力确实在徐师叔之上,那理应修为与徐师叔相若的严师叔却为何令我感受到有如排山倒海般之压迫感?”

玄天心中虽百思不得其解,却也未曾开口询问卓炎,决定待徐枫下一次与人交手之时再自行探察究竟。

光阴如梭,二十四场比试匆匆结束,此时只听得王义的声音又一次高声响起。

“今日这第一轮的比试已然接近尾声,尚余六场比试便能决定三十二位晋级弟子。第二十七试合对决双方乃是---青渺峰卓炎与观海峰水澄静。”

卓炎听到王义报出自己与对手的名字之时,面上泛出一抹浅淡笑容,伸手拍了拍玄天的右肩,道:“这次终于轮到我了,等了这许久,还以为诸位真人忘记将我的名字录入对决名单。只是此次的对手似乎不太容易对付。”

玄天闻言笑道:“这位水师叔难道也是严师叔徐师叔一般的高人,竟令你感到如此棘手。”

“其一,你这位水师叔的修为的确不能小觑。其二便是她乃是个女子。”卓炎嘴角挂着一丝苦笑道。

玄天见到卓炎一副“委屈”模样,不禁失笑调侃道:“原来一物降一物的道理一点不假,修为如此精湛的卓兄竟会对女子生出恐惧之心,看来你以后下山行走江湖之上时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竟敢随意拿师父乱开玩笑,你这小子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待我旗开得胜之后再回来收拾你。”

卓炎大笑言罢,便迈大步跨入广场之中,此时水澄静已然亭亭玉立于广场中央,双手负于身后,静待卓炎入场。

只见这水澄静着一袭海蓝色道袍,其上绘有太极阴阳图案。一头过肩长发用白玉簪轻轻束起,容貌虽不及清凌一般惊世骇俗,倾国倾城,却也是眉清目秀,瑶鼻樱唇。其身材甚为纤瘦,给人一种弱不禁风之感,但那双杏眸之中所透露而出的闪烁精芒却是令任何人都无法对她有丝毫的轻视之举。

今日卓炎着了一身火红色道袍,令得他更显英姿勃发,朝气逼人,犹如正午时分散发着无尽蓬勃光辉之旭日,竟是与水澄静颇有几分般配之感。

未待卓炎开口,水澄静便娇声笑道:“卓师兄今日好生俊俏,定令得许多刚拜入我门不久的女弟子一见倾心。卓师兄修为可谓炉火纯青,众人皆知。小女子身娇体弱,功力低微,还望师兄能够手下留情。”

卓炎闻听此言只觉一腔苦水倒不出来,只得强笑道:“水师妹不必过谦,你的冰玉寒诀功力丝毫不比我古烈卷上的武功弱。我手下自有分寸,一定不会伤到师妹你的,尽管放心便是。”

“双方如是准备就绪,那英才大校第二十七试合便由此刻开始。”

王义话音方落,卓炎便抱拳道:“小师妹,既然你让我手下留情,那便请先行赐教。”

“卓师兄好风度,若是推辞那便是我的不是了。”水澄静嫣然一笑,右掌轻轻抬起,只见一团冰蓝色光华正缓缓在其掌心成形,隐隐间散发出一股透心彻骨之冰冷寒意,感应到此等寒意的几名站在前方的弟子于瞬息之间竟有种血液均遭冻结凝固的错觉,一时之间发声说话亦显得甚为困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