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无之上 > 第一卷 凡界篇
第149章 夺天续命
作者:圣心无悔  |  字数:5432  |  更新时间:2020-03-26 21:43:51 全文阅读

看着阿狗和淋漓一脸焦急的神色,众仙门弟子露出傲慢的神色。唐玄的嘴角也漏出一丝皎洁的冷笑。

仙门弟子门看着便宜是白捡的,压的多赢得多,这阿狗怎么看也不像是可以赢了金红莲的料。他们对金红莲还是很了解的。在仙门弟子中,金红莲的实力绝对能排的进前十名。尤其是一个武林小子就能战胜的。

各个宗门的核心弟子,纷纷拿出自己积蓄的丹药,多了没有,一瓶半瓶还是凑得出来的。不一会的功夫,桌上又多出六十瓶丹药。合计五洲仙门总计赌注是一百平丹药。一百平丹药,那可是十年的寿命。

五洲仙门流传着小道消息,据说五洲的仙草最多可以再维持五年就断货了。正是这个原因,八祖才要求各门派弟子集思广益研发新的延寿丹。现存的延寿丹可是奇货可居,价值倍增。哪个弟子不想囤积丹药?谁的丹药多,谁就活的长,更有可能等到下一种丹药被研发出来。

金红莲立刻来了底气:“怎么?拿不出赌注了?小小武林宗门,竟然敢声称位列仙门,真是不知深浅。”

“我拿银两顶丹药如何?”阿狗戏虐的看着金红莲,他也是真的没办法了,现在处境何其尴尬。

“放你娘的狗臭屁,银两如何与延寿丹相比。不过呢,老娘可以给你开个绿灯,你们可以用性命做赌注。一条命就抵十瓶丹药吧。不二价。”

这婆娘可够狠的,如果阿狗输了,欣兰门就要赔上七条命。

欣兰门没有更多的丹药,仙门弟子自然有些失望,那就是不能赢更多的丹药了。这种唾手可得的事情,千年难遇呀。

可听金红莲说可以用命低压,激发了他们心中的兽性,一个个仙门弟子眼睛中露出狠辣之色,血液澎湃。

阿狗被这尴尬的局面给僵住了,正在为难,一名欣兰门弟子从帐篷内走出来。他手里托着七颗小米粒。他把小米粒给阿狗。而后耳语几句,回了帐篷。

阿狗又露出了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姿态,他把七颗小米粒放在桌子上。

“这七颗小米,可抵七十瓶丹药。”

阿狗一脸戏虐的看着众仙门弟子。

众仙门弟子一看,鼻子都气歪了,那绝对是小米粒。和小米粒一般发小,一般颜色,黄黄的。放在粗糙的桌子上几乎看不见。若是一不小心滚落,恐怕在这山上就再也找不到了。一粒抵十瓶,十瓶可是三百六十颗延寿丹,开什么玩笑。

“那个什么狗,你是不是拿我开涮?从哪里带的小米拿出来骗人?我虽然已经辟谷,可小米还是认识的。就算你这是丹药,我一颗延寿丹就有指甲盖大小,你这么小小一颗怎么比得过我三百六十颗延寿丹?”

“老太婆,丹药是比大小呢?还是比药效呢?”

阿狗这话说的不紧不慢,可够噎死人的。金红莲一时语塞,支支吾吾。

“你,你的丹药是真是假谁知道?”

金红莲的话音刚落,好像帐篷里的弟子早就准备好了。站在帐篷门口高呼。

“我叫小祖有话,让八祖陈抟来试药。”

躲在暗处看热闹的陈抟一皱眉,怎么躺着也中枪。这是什么情况,自己本不愿意介入纷争,看来躲都躲不开,这欣兰门的小子太坏了,专门给我挖坑。得了,别等人请了,我自己出去吧。

陈抟老祖一个闪身出现在欣兰门驻地。步履蹒跚的来到桌前。

“臭小子,我老人家哪里得罪你了,试药这种粗活怎么能让我一个老祖来。”

陈抟老祖这话里可加入了灵元气,声音不大,可震人心魄。说着,陈抟老祖伸出拇指和食指,准备去桌上掐一粒丹药。

“老祖且慢,桌上的要不干净,我这里多得是。”

说话的正是李太初。他一个瞬身已经从帐篷内到了桌旁。

其他太初没必要启动阵法进行瞬身,他主要是想试试自己的九宫飞行阵法是不是被破坏掉了,毕竟八祖下午在岛上忙活了半天。

太初站在桌子对面,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瓶,那药瓶比延寿丹的瓶子小多了。延寿丹一个瓶子就有拳头大小。太初的小瓶子只有拇指大小。

陈抟也不说话,伸出手掌,手心朝上。

太初的手文斯没动,一股灵元气注入瓶中,十粒丹药从瓶中飞出,刚好落在陈抟老祖的手中。这真气控制的精准,不弱于陈抟的千里传音。

陈抟老祖看看手中的丹药,又看了看李太初。

“这丹药怎么吃?”

他可不敢一口都吃掉,就算是补药,若是吃的七孔流血岂不是悲哀。

“一口吞下去。”

“你确定?”

“确定。”

陈抟还是有些怀疑,但他阅人无数,可是活了几千年的老狐狸,看得出李太初心地正直善良,绝不会害他。他把丹药一口吞入口中,咽了下去。

说是十粒丹药,比延寿丹的一粒还小得多。那丹药入口即化,陈抟咽了下去。立刻两眼放出晶光,耳朵里嗡嗡的声音消退,头脑一下清明了,干瘪下垂的皮肤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紧,有了光泽;浑浊的眼睛变得清澈。

“这,这,这丹药。。。”

陈抟老祖如此稳重的人,此刻也激动不已,看李太初的眼神就像看情人一般。

像他这种老妖精,是可以感受到自己寿命长短的。以前拿延寿丹强行维持,实际上已经油尽灯枯。那丹药虽然可以延长寿命,但身体机能不断退化,只能说是延寿,称不上续命。

他们八祖都是如此,靠着丹药强行延寿,可身体机能在不断的退化,眼花耳聋,体力减弱,思维都逐渐迟钝了,就算有足够的延寿丹,也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不瞒老祖说,丹药名叫夺天续命丹,一颗可以延长一年的寿命。是不是真的我还确实不知道,这不是让老祖试一下吗?”太初说的时候一脸坏笑的看着陈抟。

陈抟一听这话,一脸的汗颜。

太初这话确实是实话。他还真不知道这丹药有没有效果。那丹药是他冥冥中无端出现在脑海里的,名叫夺天续命丹。根据他的记忆,这丹药一粒就能延长一年的寿命。

丹药配方很普通,和九转大还丹差不多,都是药店最便宜最普通的药材。依然是按照天地日月星,金木水火土的药理配药。一颗服下可延寿一年,驻颜不老,多服无害。

天精:枸杞

地精:熟地

日精:菊花

月精:茯苓

星精:天冬

金精:菟丝子

木精:肉桂

水精:肉苁蓉

火精:川椒

土精:山茱萸

这丹药太初是将信将疑的,这么便宜普通的材料都能炼制出夺天续命的丹药,那不是可以永远不死了。更重要的是,自己脑子里为什么会无端冒出这种记忆,这记忆到底是哪里来的?他怎么都想不明白。

他也像黑蛇打听过,据黑蛇说,超级神兽确实是有传承记忆的,但那些超级神兽都是妖族。人类有传承记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毕竟那九转大还丹的药效是真的,夺天续命丹的药材与九转大还丹的材料很多是相同的,只是炼制工序手法不同。药材也便宜常见。太初在炼制九转大还丹的时候也顺便炼制了一炉夺天续命丹。一炉就是五百颗。可那丹药他从没敢试过。太初心里冥冥中总是觉得那丹药是真的。这太初也是够坏的,今天竟然让陈抟老祖第一次试药。

好在那些药都是无毒,顶多就是无效,或者不舒适罢了。怎么也不大可能炼制出毒药。当然,也有可能炼制出毒药,毕竟太初不理解那药理。

太初说丹药是不是真假自己不知道,这话陈抟老祖自然不信。他无端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心里不知道多兴奋。这可不是延寿,是真正的续命。

“小子,我一下得到十年的阳寿,你这不是无端让我占了个大便宜。哈哈哈。。。。”陈抟美得合不拢嘴。

“老祖不必客气,就算你我扯平了。”

“扯平了?小子,你可不欠我什么。”

“张四疯可是您老人家的弟子。”

“哈哈哈,你小子果然猜出来了,那小儿的功夫确实是我传给他的,只可惜他资质太差,凡心未了,最终只能修炼到武祖,未能更进一步。”

陈抟老祖不停地摇头惋惜。看来他对这个弟子还是很器重的。

太初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张四巅在巅峰时期便突然隐遁山腹之中,以武祖修为竟然铸造法器。原来他是要修真筑基。只可惜还未成功便被神机门先祖唐天印给打成重伤,弟子背叛,落得郁郁而终。

修真者不能介入凡人恩怨,陈抟老祖再不甘心也不能插手,只能袖手旁观。

“从张四疯前辈那里算,我可是老祖的徒孙,太初这里给前辈行礼了。”

太初说着一躬到地。他这可是一举三得,在众人面前认了这师祖可不吃亏。一是对得起自己的本心,自己可不能白占别人便宜,明知张四疯的武功来自于陈抟装聋作哑,妄自尊大,这可不是李太初可以做出来的事情。

其二,太初来历不明,身份地位,自然五洲容不下他。这五洲仙门的弟子很是势利眼,讲究个身份来历。几乎所有弟子都是互有牵扯的。从不收外人入门。李太初这一下成了陈抟老祖的徒孙,至少身份不低于任何人。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太初与八祖争斗,明显感觉人单势孤,这一下把陈抟老祖拉到了自己的阵营。就算他不会为自己与八祖公开决裂,但至少可以时时刻刻持反对意见,不参与,不表决,这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了。

李太初的元力精纯是自己的一大尤其,那优势出了能量符文大阵提炼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自己的功法比别人强。而陈抟老祖对自己的功法最为了解。若是陈抟对付自己,那对李太初极其不利。这一下,至少可以保证陈抟不会出卖自己。

“哦?原来他是陈抟老祖的传人?”

“难怪这李太初的功法看着这么眼熟。”

“欣兰门是陈抟老祖扶持起来的?”

众仙门弟子乱哄哄的开始议论。

“众位安静。”

陈抟老祖的声音不大,却振聋发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这夺天续命丹是真的,一颗可以延长一年的寿命,以后我们五洲仙门有救了。”

陈抟老祖这话一出口,立刻炸开锅了。弟子们欢呼雀跃。

他们刚才已经看出了端倪,可毕竟是猜测的,现在陈抟老祖亲自说出来,没有人不信。陈抟老祖禀性纯正,从不说假话。

嗖嗖嗖,几个人影闪过,正是八祖,赫然出现在场中。每个人看着李太初的表情都亲切了许多。

可他们与太初闹得这么僵,不好开口说话。都盯着陈抟老祖。陈抟岂会不明白。

“我说徒孙啊,你这丹药。。。”

“丹药是我自己的,谁也不给。”

太初当然看得出他们的心思,他们为了活命,太初让他们跪下来他们都会毫不犹豫。这丹药是欣兰门立足五洲的最大依仗,自己可不能这么随随便便的给出去。

“咳咳!”陈抟很是尴尬,干咳了几声。

“你的修为在我之上,五洲仙门强者为尊,我叫你徒孙是妄自尊大了。既然你已经位列八祖,我自当也称你一声道友了。”

“老祖不必这般客气,你教我徒孙也是理所应当,就算我李太初有一日步入九天之外,一样记得曾受陈抟老祖绝学。”

陈抟听了李太初这话,心里一阵舒畅。这孩子真是不错,就算他搬到王禅,执掌五洲,未必是一件坏事。

八祖在那边交头接耳,彭祖走过来,在陈抟耳边低语了几句。

“太初道友,我只是想问,你这丹药可是用千年仙草为材料炼制的?可用人黄。。。”

这个很重要,五洲仙草不足,如果要大批量的仙草炼制,那对五洲仙门是个冲击。

“呵呵,我这丹药不需要仙草,更不需要童男童女,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我这夺天续命丹使用最普通的草药炼制的,只是工序和手法很复杂。”

“如此甚好。八祖一致同意,可以用这丹方换取鬼谷钵盂和函谷令。并同意让你执掌五洲。你看如何?”

“我不同意。”太初竟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这是为何?”

“鬼谷钵盂和函谷令我唾手可得,何必用丹药交换?想要丹药就与我欣兰门赌斗,无论是与欣兰门单打独斗,还是五洲大军征战。只要你们赢了,我自然愿赌服输交出。”

太初说完,一扭脸进了帐篷,完全不给八祖面子。这话里话外明显是怨恨八祖与他仙门赌斗,以及王禅、梨山与他进行五洲格局争夺的赌约。

八祖就这样傻呵呵,尴尬的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八祖商量一番,然后陈抟对着帐篷喊道:“太初道友,这丹药如何赌法?”

帐篷里传来太初的声音,声音不大,但是清晰。

“单打独斗,下多少赌注都可以,下的多赢的多少。五洲征战,我若输了,给你们三十万粒夺天续命丹。”

三十万粒。五洲仙门弟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李太初说的是真的吗?不是狮子大开口,故意胡说八道吧。这三十万粒丹药得用多少奇阵异草。

八祖也是将信将疑,这话根本就没办法信。三十万,那就等于是三十万年的寿命。就算分到八祖十二圣,各派掌教至尊。每个人也能得到一万年的寿命。一万年,他们想都不敢想。

八祖穷尽五洲资源,也才活了几千岁就到头了。这李太初一张嘴就每人给他们一万年的寿命啊。这一万年寿命,八祖就是再笨,恐怕也能修炼成仙,飞升仙界了,那不就等于得到永远的生命了吗?

八祖又是一番讨论,完全没了先前八祖那份矜持和尊严。

陈抟再次对掌门内喊话:“太初小祖,五洲征战我们若是输了呢?”

八祖还真是见风使舵,竟然把太初的道友称呼,直接改为了小祖。太初心里暗笑。让这些老妖精称自己为祖,真是不容易呀。

“你们若是输了,加入欣兰门,俯首称臣,早晚叩拜,只要欣兰门存在一天,我保你们不死。”

八祖听了这话一皱眉。看来五洲征战还是不能退让,若是输了,代价太大了。让八祖给人磕头作揖,俯首称臣?他们作威作福,傲立五洲,怎么受得了那个气。若是可低三下四的求人,他们早就去昆仑仙境了。

八祖在那里争论不休,没个结果。阿狗看不下去了。

“吵吵闹闹的烦不烦,你们还比不比了。”

堂堂八祖,被阿狗一个小子训斥,各个气的头发胡子都立起来了。可现在怎么也不能发作。欣兰门他们惹不起。只能把这口气强行忍下去。

他们看了陈抟的身体变化,盯着桌上那七颗小米粒大小的丹药,眼睛都绿了。这场比武说什么也要赢,赢了之后,八祖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一颗夺天续命丹,让已经油尽灯枯的身体重新获得生机。

夺天续命丹的一粒丹药虽然只能给他们一年的寿命,可重新获得生机的身体,可以用延寿丹再次延寿千年都是有可能。

可是这比武到底能不能比,能不能赢?八祖心里没底,他们又是小声讨论一番,梨山老母走到金红莲的身边,耳语道:“这场比武你必须赢,但是不准让阿狗受伤。若是赢了这场比武,老母我收你为徒,若是伤了阿狗,老母我让你抵命。”

金红莲听了浑身打了个哆嗦。这梨山老母后面的话说的阴冷无比。那话中的意思很明白,宁可输了这场比赛也不能伤了阿狗。

唐玄就在金红莲身边,此刻眼神里尽是怨毒之色,本以为自己掌控了局势,可以依仗五洲仙门,为自己复仇,剿灭欣兰门,没想到,这李太初转眼间就让局势来了一个大逆转。

他心中发狠,暗道,就算你掌控了八祖又如何,你打伤昆仑圣使,我只要找到受伤的圣使,把他们带回昆仑仙境,保证让你欣兰门鸡犬不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