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无之上 > 第一卷 凡界篇
第1章 天无二主
作者:圣心无悔  |  字数:8226  |  更新时间:2020-09-23 23:13:33 全文阅读

第一章 天无二主

三千大世界诞生于太极鸿蒙,太极鸿蒙衍生于无极混沌,而无极混沌源于无尽洪荒世界。

洪荒世界,圣域。

“放了萱竹,我什么都答应你!”话语中几近哀求。

“自灭神魂,我便放了水萱竹。”那声音平和里带着阴冷。

这对话的二人曾经是生死兄弟,前者是洪荒第一战神李太初,后者是洪荒世界圣主轩辕荒。

李太初,头发凌乱,衣衫破烂,血肉模糊,神色黯然,一脸的生无可恋。现在的他已经是丹药耗尽,元力枯竭、精神疲惫、意志从未有过的消沉。

与洪荒古魔神厮杀百年,追随了他亿万年的洪荒十二圣神几乎无一生还,兄弟死伤殆尽。最后,他施展燃烧混元的秘法,以神魂俱损,境界跌落作为代价,重创魔神殿八大古魔祖神,彻底击退洪荒古魔神的进攻。他原本的修为达到了大荒祖神四重的境界,是洪荒宇宙第一战神,远胜轩辕荒五重境界,无冕之王,不可战胜的存在。可现在,连大荒圣神的级别都达不到了。比轩辕荒足足低了十重境界。

李太初心中费解,为何一直被他们死死压制的古魔神,这次如此了解他们的战阵布局,竟然一举破获了他们的防护大阵,并将一众人重重围困。

他从太虚圣殿带出来的八颗虚空神石具有封禁空间的能力,是除了洪荒圣祖枪之外,最强大的洪荒神器。他将八颗虚空神石交给了洪荒圣主轩辕荒,神石本应布置于圣域,用于守护圣主和众荒神。不知为何,虚空神石会出现在魔神殿八大古魔祖神手里。虚空神石的空间封禁大阵让李太初和兄弟们根本没有机会逃走,甚至连战斗中最常惯用的空间瞬移都无法使用。

李太初击败洪荒古魔神,带着满心的疑惑,托着疲惫的身体匆匆归来,眼前这一幕让他永世难忘。

漫天荒神齐聚洪荒圣域上空,迎接他的归来;让他想不到的是,这漫天荒神不是在这里为他庆祝凯旋而归,也不是来祭奠洪荒十二圣神陨落,却是来逼宫的。

更让他无奈的是,此刻,他最爱的女人水萱竹,正被最好的兄弟轩辕荒胁持。若是在以前,他可以挥手之间击溃轩辕荒救出水萱竹,可他现在境界跌落,在场比他境界高的,不少于二十人。靠武力救出水萱竹,几乎等于不可能。

“初哥哥~~~”水萱竹远远的看见李太初归来,又惊又喜,眼睛里含着泪花,说不出话来。

她喜的是,初哥哥竟然杀出重围活着回来了,为了护送她离开,初哥哥被八大古魔祖神合力贯穿了身体,那是她亲眼所见。

惊的是,她的初哥哥杀出魔神殿,不应该来圣域,这样就不会因为自己被轩辕荒要挟。但他却来了。因为这里有他最好的兄弟,有她最爱的女人,这里是他的家,是他用生命守护的地方。

李太初孤零零一人站立于洪荒圣域的上空。面对往日的兄弟和漫天荒神,他此刻是那般的孤单凄凉。坚不可摧的二十四品天道神铠甲被血迹染成了红色,腹部被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其他地方也尽是裂痕。从来都是一尘不染的圣祖披风,破碎的如同渔网,在风中摇曳。

厮杀百年都不曾休息一刻的李太初,现在只有一样东西还是光芒璀璨的,那就是他手中托着的一杆光秃秃的短枪,那枪没有枪樱,枪身三尺,枪尖三寸,锋芒的枪尖似乎穿透了时空,散发着亘古浑厚的气息。这就是传说中的造化神器,洪荒圣祖枪,宇宙洪荒第一神器。据说已经到了不可超越的造化大道级别,远胜天道神器。就是靠着这杆圣祖枪,李太初是唯一一个能与洪荒古魔祖神抗衡的人。

这杆枪伴他征战亿万年,此刻也只剩下这杆枪陪伴他面对漫天荒神。

众荒神看着这杆圣祖枪,无不露出贪婪的眼神,其中也包括洪荒圣主,轩辕荒。作为站在洪荒世界顶端的众神之主,没有什么是他得不到的,除了这杆洪荒圣祖枪。

“放了萱竹,我什么都答应你。”

李太初此刻几乎是哀求的口吻,作为洪荒第一战神,修为已经是大荒祖神、丹道至尊、阵道圣祖,在整个洪荒世界修为境界最高,是洪荒宇宙至高无上的存在。纵横洪荒的十二圣神也只是大荒圣神的修为,即使是洪荒圣主轩辕荒,也只是大荒圣神九重巅峰,李太初是唯一突破大荒圣神修为瓶颈,踏入大荒祖神门槛的荒神。他征战亿万年,铮铮傲骨,从未求过谁,即使与古魔神征战到只剩下只身一人也从未想过低头。

此刻,为了挚爱,他不得不低头苦苦哀求。

“自灭神魂,我便放了水萱竹。”

轩辕荒这话语说的云淡风轻,不带一点波澜,越是平淡越显得狠辣至极,狠辣的让人心中发寒。可凭谁都看得出,即使面对现在的李太初,他依然隐隐有惧怕之色,若不是此刻制住了水萱竹的神魂,他根本不敢招惹李太初。

“圣主,你我兄弟二人同为玄黄一气孕育之灵,共同修行,历尽无量量劫,情同手足。你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

“李太初,错就错在这兄弟二字,既然你奉我为主,又何来兄弟,洪荒世界,只能有一个圣主。杀了你,我就是宇宙洪荒第一人,凌驾于天道之上,掌控混沌鸿蒙,三千界域,受众神膜拜,成就无上至尊。”

若不是李太初与魔族血战元气大伤,境界跌落到大荒圣神之下,轩辕荒永远没有勇气说出这句话,这对他来讲是个绝无仅有的一次机会,他无时无刻不想除掉李太初,这想法在心中压抑了不知道多少年月。

李太初越是对他好,他就越是对李太初恨之入骨。他恨命运的不公,洪荒世界,既然有了他轩辕荒,为何还要有个李太初。无论是阵道、丹道、境界修为,李太初永远胜过他一筹。就连女人都是被众荒神仰望的洪荒世界第一神女。他每每想到此处都恨的咬牙切齿,拳头都能攥出血来。

只可惜李太初至今蒙在鼓里,视他为兄弟手足,没有一点防备之心。

“就算你不念兄弟情分,我为你征战鸿蒙混沌,统一四海八荒,三千界域,抵抗古魔神,守护洪荒世界,也有一份辛劳。现如今,幻劫将至,魔道昌盛,大敌当前,你我本该守望相助,屠魔卫道。。。”

“住口,休要危言耸听,洪荒世界无始无终,哪里来的什么幻劫。你独掌大道,居功自傲,视漫天荒神如刍狗,你就是洪荒宇宙最大的灾难。你身具毁灭洪荒之力,只有你死了,才能换来荒神们的安心,只有你死了,才能让洪荒世界永享太平。”

“哎,我早知你野心勃勃,才推你上洪荒圣主之位。。。也罢,愿以我一腔热血,了却你我兄弟情义,只要你看在多年兄弟情分,放了萱竹。”

李太初环视了一眼众荒神,缓缓提起手中的洪荒圣祖枪,对准了自己的丹田,目光深邃的凝望着这守护了亿万年的洪荒世界和漫天荒神。

自己为他们征战,最后关头却所有人都和轩辕荒站在一起,他们明明知道轩辕荒要加害自己,为何要与他同流合污?他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这些站在洪荒世界顶端的诸神。。。

哪一个没有受过他的恩惠?

哪一个修为精进没有他的指点?

哪一个没有享用过他赐予的丹药?

哪一方势力不是他亲手从古魔神围杀中解救出来的?

若不是他连年血战古魔神,这些人岂会安坐高位,尽享其荣。

他虽然活了漫长岁月,看穿了洪荒大道,却看不透----人心!

“不要,初哥哥,不要啊!”

水萱竹喊的撕心裂肺,泪水夺眶而出。

那娇俏的容颜看一眼都让人心生怜悯,想一辈子守护她。就连洪荒世界都宠她爱她,给她无上气运。顽石见了这绝世容颜也会抖三抖。

可轩辕荒对他没有丝毫怜爱之心,他五指插入水萱竹的识海,样子恐怖狰狞,鲜血划过那润泽的皮肤,染红了雪白的涟漪。

此刻的水萱竹,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伤痛,她的眼中、心中只有她的初哥哥,只要初哥哥安然无恙,她怎么样都无所谓,即使毁了她最珍视的绝美容颜,即使香消玉殒。

她了解自己的初哥哥。对他最重要的两样东西:一个是水萱竹,一个是洪荒世界。他可以为兄弟粉身碎骨,他可以为挚爱神魂俱灭。

这次抵抗古魔神,他们与古魔神陷入苦战,李太初护送水萱竹杀出重围,说是命她返回洪荒圣域搬救兵,更多的是不想水萱竹和自己一起死。可没成想,水萱竹遭到轩辕荒算计,成了威胁李太初的筹码。

水萱竹是洪荒四海之灵,是洪荒宇宙孕育出的第一道灵魂,她是何等的聪慧,早就看出了轩辕荒的歹毒用心,可李太初视轩辕荒为生死兄弟,作为李太初的挚爱,她不知如何开口向李太初说。无论怎么说,在李太初看来,她都是在破坏他们的兄弟感情。

洪荒之初,只有他们三道元灵,闯荡四海八荒,在混沌兽的吞噬下一起逃亡,在古魔神的追杀下一起奋战,一起点化混沌鸿蒙孕育诸神。同生共死、结伴修行、磨难相依、不离不弃。不是兄弟,却远胜手足。水萱竹明白,在李太初心里,三人同气连枝,不可分割。

李太初和轩辕荒同时爱上水萱竹,正是李太初一尘不染的圣洁心灵,才让水萱竹为之倾心。也让轩辕荒对二人恨之入骨。

水萱竹了解轩辕荒,轩辕荒又何尝不了解水萱竹。水萱竹刚要开口说话,轩辕荒立刻封了她的神识。他知道水萱竹伶牙俐齿,聪慧过人,她能靠一张嘴把漫天荒神玩弄于掌骨之间。好不容易得来消灭李太初的机会,可不能让水萱竹给搅合出什么事端来。

水萱竹彻底的绝望了,他看出了轩辕荒的决绝,此刻她好恨,恨自己一时大意着了轩辕荒的道,拖累了李太初。她曾想着自尽以保住他的初哥哥,可现在的她连自尽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轩辕荒残害李太初,无可奈何。那种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感觉,只有泪水噗簌簌的往下流。

她的初哥哥,视她如珠如宝,何曾忍心看她流泪。哪怕她有一丝丝的不开心,初哥哥穷尽洪荒之力,也会逗她一笑。水萱竹亿万年都未曾流过这么多的泪水。她几乎都忘记了什么是不开心,什么是流泪。

李太初此刻满心无奈,若不是自己境界跌落,就是十个轩辕荒也可以瞬间抹杀,何来这逼宫一说。看着水萱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他心都碎了。他宁可自己万箭穿心,血溅三尺,也不愿让水萱竹留下一滴眼泪。

他曾对水萱竹说:“萱竹,我可以给你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但一样东西我永远不会让你见到。”

萱竹一脸困惑的看着自己的初哥哥问:“是什么东西不能让我见到?”

李太初道:“你的眼泪。”

洪荒世界,什么皆知,水萱竹没有眼泪。

可今天,自己心爱的水萱竹,受了这般委屈,却无能为力,李太初的心在流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萱竹,你要好好的活着。替我守护这洪荒世界!”

李太初的眼神里尽是怜爱和不舍。他知道水萱竹对自己的感情,若是自己死了,她很难独活,只有这样托付重任,才能让水萱竹有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水萱竹早已哭成泪人。

李太初何尝不知道,不要说有自己的这般疼爱,就算没有他李太初,水萱竹也是叱咤风云的一方势力,十二洪荒圣神之一,性格十分刚毅,从来都是流血不流泪,有谁看到过她如此脆弱的一面。水萱竹遭此劫难,完全是因为自己。

没有什么能够击垮顽强的李太初,除了水萱竹,他几乎要崩溃了,再也不忍心看向水萱竹,他怕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李太初转头面对轩辕荒,声音变得高亢。

“轩辕荒,我接受大道洗礼,誓言永世守护洪荒世界,才敢受此造化神器洪荒圣祖枪,即便我死了,你也未必能够驾驭它。”

洪荒宇宙,只有李太初一人进入过太虚圣殿,出来后便有了这杆造化神器,洪荒圣祖枪,从此修为飞速精进。

在轩辕荒看来,李太初之所以修为高深,一举突破瓶颈,进入大荒祖神的境界,凌驾于众荒神之上,完全是因为造化神器,洪荒圣祖枪。虽然自己是洪荒世界的主人,可李太初的修为凌驾于自己之上,他才是真正的无冕之王。这让他非常不甘心,寝食难安。

作为好兄弟,无论他和李太初要什么,李太初都毫不犹豫,倾囊相赠,包括从太虚圣殿带出来的功法秘籍、丹药配方、阵法符箓、洪荒神器等等。唯有这洪荒圣祖枪,他说了多少次,李太初都毫不犹豫的拒绝,碰都不让他碰一下。

此刻,轩辕荒的眼神里贪婪之色更浓。

李太初叹息一声,一滴晶莹的眼泪终于他的从脸上滑落,散入无尽虚空。那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滴眼泪。

他想不到拼命守护的漫天荒神都会背叛他!

他想不到自己最好的兄弟轩辕荒会逼他死!

他想不到十二圣神同时陨落,一千兄弟无一生还!

他想不到自己也有如此没落的一天,任人摆布!

他想不到誓言守护者的挚爱落得如此境地,他却无能为力!

他想不到圣祖枪伴随自己戎马半生,此刻竟然自己要死在圣祖枪下。

。。。。。

如此多的困惑,让他死不瞑目。

“看来我的修为还不足以驾驭造化神器。”李太初自言自语,骤然间他提起圣祖枪刺向自己的丹田。

“啊,初哥哥。。。”

那一枪如同刺在水萱竹的心脏,她眼睛充满血色,如同疯了一般,耗损大半神魂冲破了轩辕荒的神魂封禁。一口鲜血喷出。。。元力暴走震碎了她浑身经脉,雪白的身体都变成了血红色,水流般柔顺的秀发,如同钢针般炸起。水萱竹昏死过去。

轩辕荒身体一震,仿佛这一枪也是刺在他的心脏上,这一刻他盼了不知道多久,此刻竟然真的实现了,他还有点不敢相信。但他相信李太初的为人,李太初一诺千金,从不撒谎,从不食言,他说过的话,付出多大代价都要兑现。就算他不相信李太初,他也坚信李太初对水萱竹的感情,他可以毫不犹豫的为她去死。

“哈哈哈……李太初,你终于死了,哈哈哈…….”

轩辕荒兴奋的浑身颤抖,他似乎一直活在压抑中,压抑了亿万年,压得他喘不过来,此刻,终于释放了。活在李太初的阴影下,他是何等的压抑和痛苦。

下一刻,噗的一声,一柄阔剑的剑尖从水萱竹的丹田透体而出。暴走的水萱竹从昏迷中痛醒过来,眼神涣散。

那是二十四品天道神器,弑!神!剑!

天道神器虽然远不如造化神器,但足以一剑斩杀大荒圣神修为的水萱竹。

“萱竹。。。。”油尽灯枯的李太初,终于没了矜持,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眼神中尽是不甘和憎恨。

认识了这么多年,轩辕荒第一次看到李太初心中有憎恨。第一次看到这几乎可以杀人的目光。李太初那颗传说最为圣洁,永不被邪恶沾染的心,此刻也开始被心魔侵蚀。

水萱竹,洪荒十二圣神的最后一位幸存者,也陨落了。

“轩辕荒,你答应我放过水萱竹,为何食言。即使我只剩下一丝残魂,也有办法杀死你。”

李太初一字一顿的说出这句话,几乎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语气中尽是威胁。他念及情义,对轩辕荒处处忍让,可他的每一分忍让,换来的都是轩辕荒的得寸进尺。这还是李太初第一次用威胁的口气和轩辕荒说话。

轩辕荒手里握着那把刺穿了水萱竹丹田的弑神剑,正在得意,听了李太初的话,浑身一哆嗦。

“你,你说要自灭神魂,是你食言在先?”此刻的轩辕荒只能强词夺理。

“我哪里食言?”李太初强行凝聚心神,保持神魂不散,他希望可以在最后一刻救下水萱竹。

“这还用我说嘛?你有不死不灭的神魂,就算死了也能转世重生,怎么称得上神魂俱灭。水萱竹便是洪荒海,只要神魂不灭便可重新修炼,再铸人形。你若自灭神魂,我便留她的魂魄,放她回洪荒海。”

轩辕荒说此话时,声音带着几分颤抖,李太初说最后一丝残魂也能杀他,这话不能不信。他的强大是不可想象的。轩辕荒刻意解释水萱竹的出身,无非是想提醒李太初,水萱竹还没死。他怕李太初盛怒之下真的杀了他。

亿万年前,洪荒世界的荒神们一盘散沙,各自为政。整个洪荒世界都是被洪荒古魔神统治的。他们只能死守洪荒圣域苟延残喘。可李太初凭借一己之力,统一四海八荒的各方荒神势力,收服洪荒十二圣神,带领洪荒十二圣神和一众手下,总计不足千人,竟然打下了整个洪荒世界,把洪荒古魔神逼入魔神殿。古魔神殿只能靠着八大古魔祖神苦苦支撑。

战以养兵,不要说李太初的修为,就是战斗经验也不是漫天荒神和轩辕荒可以比拟的。他虽然早就得到消息,李太初与八大古魔祖神打斗时受了重创,境界跌落,甚至不如大荒圣神修为,可那份从骨子里的惧怕让他不敢有一分大意。

漫天荒神,包括轩辕荒,对李太初的惧怕已经深入骨髓,成了本能。

李太初这往日威风凛凛的至尊战神,眼神里尽是不甘和无奈,此刻的他已经无力回天了,除了相信轩辕荒他别无选择。

看着挚爱水萱竹,那绝世容颜此刻苍白如纸,眼神迷离,表情痛苦,可她硬是一声不吭,她用仅存的一点意识克制自己,不想让自己的初哥哥看到自己不堪的样子,她更不想自己的初哥哥为自己伤心。

“你放了她,我自灭神魂。”

一颗核桃大小的洪荒元气弹形成于李太初的食指之上,狂暴的气息让众神颤抖,那其中蕴含着道道法则之力。如同一个黑洞一般吞噬一切。众荒神的灵魂甚至都有被牵引吞噬的感觉。

所有人都看得出,这恐怖的力量完全可以毁灭整个洪荒世界,当然也包括他们这些荒神。

没想到李太初在自废丹田的情况下竟然还有这般恐怖的力量,轩辕荒不觉间吓出一身冷汗。

李太初可以让轩辕荒和漫天荒神与他同归于尽,包括这整个洪荒世界。可他不能让水萱竹和自己一起寂灭。水萱竹在他心中的位置,胜过整个洪荒世界,更胜过他自己。

伴着水萱竹那不甘的嚎叫,狂暴的气息在李太初的灵魂海内炸裂开来。他面目狰狞,那是何种的痛苦。他硬是一声不吭,他的眼神开始涣散。

半昏迷的水萱竹,如同入魔般的嚎叫,再没有了绝世容颜下的端庄。那是灵魂深处的呐喊,那比撕裂灵魂更痛苦。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告诉她,她的初哥哥彻底毁灭了。她的灵魂与元力碰撞着,撕裂着,元神越来越弱,整个人几乎又化作了没有灵魂的混沌海水。她无法承受失去初哥哥的痛,她宁愿再坐那没有灵魂的死海。至少那样可以不痛。

轩辕荒清晰的感受到李太初的神魂越来越弱,最后仅存一丝丝,那仅存的一丝丝甚至不如一个大千世界的凡人灵魂强大,而这一丝丝残魂也将要在狂暴的气息中烟消云散。

他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手中同样凝聚出一颗元气弹射入水萱竹的灵魂海,或许这样有些多余,可他从来都是做事不留一丝余地。心狠手辣,斩草除根。

水萱竹一声惨叫,灵魂海炸裂开来,表情痛苦的盯着李太初,她死不瞑目。眼角流下血泪,划过那绝美的容颜。若不是因为自己,就算李太初身受重伤,也没有人能杀得了他。

洪荒世界第一美人,陨落了,肉身重归于海!

洪荒世界第一元灵,消散了,元灵散于无形!

漫天荒神哪个不垂涎于水萱竹的美色,此刻一片惋惜之声,正所谓兔死狐悲。众荒神更是惊叹轩辕荒的狠辣,竟然对水萱竹也下得去这般死手,没有一点怜香惜玉。

整个洪荒圣域,谁不知道,水萱竹曾经耗费自己大半神魂救了轩辕荒一命。否则,聪慧过人,拥有极大气运的水萱竹,怎么会比轩辕荒的修为低三重境界。即便如此,水萱竹依然是大荒圣神六重,在十二圣神中是最强的,也是最接近轩辕荒的人。

众荒神开始犹豫了,他们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错了,或许李太初的死对他们来讲未必是一件好事。

“萱竹。。。”

李太初那一丝残魂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那声音充满了无奈,不甘,怨恨,和悲怆。那声音回荡在整个洪荒圣域。他太天真了,轩辕荒何其狠毒,怎么会留下水萱竹这个祸患。就算李太初神魂具灭也没能保住水萱竹的神魂,更没换来轩辕荒的半分退让。他面前的轩辕荒笑的是那般得意,那般疯狂,那般肆无忌惮。

轩辕荒,彻底释放了。。。

李太初的那一丝残魂突然安静下来,似乎连整个洪荒世界都没有了声音,死一般的寂静。

太虚圣殿的主人安排他去参悟轮回大道,只有那样才有资格接受太虚圣殿的传承,他知道必须接受圣殿主人的命运安排去轮回转世,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太虚圣殿安排的命运竟然是让他和兄弟们同归于尽,还要带上挚爱水萱竹。更甚者,自己都神魂俱灭了还如何轮回转世。此刻他开始怀疑太虚圣殿主人的用心。恐怕圣殿主人是担心自己夺了他掌控者的地位,要灭杀了自己吧。

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强者和磨难,李太初从未放弃和屈服过,此刻他再次对抗命运,发出沧桑的声音,那声音是如此低沉,但却传遍整个洪荒宇宙。死一般寂静的洪荒宇宙只有李太初那微弱的声音飘荡。那声音似乎是亘古的洪荒咒语,但又听不清楚。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弱,直至消失。

轩辕荒的疯狂戛然而止,瞬间收敛,神情紧张,紧紧握住手中的弑神剑,一颗颗汗珠从额头滚落,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他衣衫剧烈的颤抖,不知道是源于风吹,还是源于战栗。

终于,李太初那仅存的一丝神魂消失殆尽,水萱竹的神魂也随之消散于无形。

轩辕荒展开神识,遍查洪荒,感觉不到二人的丝毫气息。

好一会儿,轩辕荒长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的微笑。

“你再强大又如何,就算你用那一丝残魂献祭太虚古神又能带来多大风浪。”

他一挥手,洪荒圣祖枪到了他的手中,轩辕荒一脸的满足和得意之色。

突然,空中传来一个孩童的声音,如同三岁娃娃般稚嫩,却又尖利的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轩辕荒,你不要太得意,李太初还没死。”

“你是谁?李太初神魂俱灭,怎么可能没死?”

轩辕荒一脸的恐怖表情,这个世界上除了李太初竟然还有一个人修为远胜于他,他有一种被玩弄于掌骨之间的感觉。

“我是太虚圣殿的主人,太虚古神,李太初得到了太虚圣殿的认可,但并未得到我的认可,他刚才的咒语不是献祭咒语,而是三千大道排名第一的命运大道。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会的,也不知道那咒语的作用是什么,但我知道他一定没死,而是轮回转世去了,你必须在他成长起来之前找到他,并灭杀了他。”

轩辕荒如同寒冬腊月被泼上了一盆冰水,呆愣在那里。

“发什么愣,还不快去。”那稚嫩的声音中带着极致的怒火。

“古神,我。。。我感受不到他的神魂,去哪里寻他?”

“以我推衍,他为了躲避你的追杀,必定去了神力最弱的三千大世界。”

轩辕荒不敢怠慢,大喝一声:“三十六神尊何在!”

“属下听令。”

“速速派兵进入混沌鸿蒙,追杀李太初转世之身。”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