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地势其坤 > 正文
第一章 三少爷回来了
作者:天王补心丹  |  字数:3728  |  更新时间:2019-05-01 23:49:46 全文阅读

一场春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声不大,是滋润的声音。

因为下雨,所以不适合外出,所以适合团聚,适合聚在一起。

比如……乌家。

川渝一带,也是有名的大家族。

乌家这个家族,至少能追溯到明朝万历年间,这可算是个有底蕴的大家族了。而且几百年下来,一直兴旺发达,长盛不衰。

所以,这要是说没什么特殊的手段,您觉得能活得了这么长远吗?这样的大家族,在华夏各地不少,这些家族甚至是有着上千年的历史的!而真正让他们在这片换代如同换水的土地上存活下来的,便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本事——古武。

古武分门别类,种样繁多。要一一赘述,那也不知道要说到何年何月。而且,别看我铺垫了这么多,实际上本书主要讲的,其实还不是古武。不过,也算是重要的组成部分。

中国古代哲学,是一门放在今天都任然研究不透的东西,本人才疏学浅,也就不卖弄文采一面贻笑方家。不过一些基本的东西还是略有了解的。

中国古代哲学和中国古文化密不可分,其中,中医便是其中特别能代表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一门学问。

中医一道理奥趣深,其中,精、气、神一体观,是中医之中最极其核心的东西。三种物质相辅相成,相依相生,才使人能存活在这天地之间。

《黄帝内经》中说:“夫精者,身之本也。”精,乃是人体气、血、津·液等一切精微物质,这些物质能使人体愈加强壮。

气,乃是人体生命活动健行的源源不断的动力。人之生命,只要气机不止,那么人就能得以存活。

神,掌控全身上下,调节精气运行。乃是全身之主宰也。

这,是中医中的理论。而从这基础的理论中,上升到玄学理论,那就又是一番玄妙了。

古武者,主炼精与气,不善于炼神。

炼精,即炼体也。炼的就是一个体魄,一个身体。目的就是将人体开发到极致!抗打耐疲,造血疗伤,五感敏锐,反应神速!人体机能将会开发到极致之境!

炼气,气乃宇宙间最基本的物质,也是构成万物的物质!同时也是一种能量,一种天地的本源的能量。爱因斯坦后来发现的能量与物质皆可互相转换,本为一体,就是对这个理论最好的印证。古武者的炼的气和术士炼的气略有不同,古武者之气,是以炼人之先天一炁为根本,受纳自然之清气不断壮大己身之气。故武者之气,又称“炁”。而术士之气,多为外界之气,主要是以炼神为基础,通过特殊的法门驱使自然之气,从而施展法术。

炼神,无论是古武者还是术士,都必须精炼自己的神。术士炼神,是为修炼法术,古武者炼神是为调控周身。二者只是侧重点不同,但皆有共通之处。

可古武者和术士之间,也有分别。二者修炼,均取决于先天禀赋和后天努力,但术士的要求更加高。术士可以修炼古武,但古武者却不一定能够修炼法术。这是天赋问题。即使是强行入门,也只能学一些微末伎俩。

修炼之道,也不过是从古到今人们追求自然追求“道”的一种途径。所以,凡修炼大成者,也多是多是耄耋老叟。

古武者和术士这个圈子,对门外之人是高度保密的,而且历来修行者都讲究术高莫用的原则。所以,平常人对这方面是知之甚少。而且在人前施展之时,往往会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所以更是让常人犹如雾里看花一般。

不过也正是这样,修行者这个奇妙的组织才能不会淹没在历史中,在一次次改朝换代之中存活下来。他们懂得自己与旁人的不同,但也得懂得过于的不同只会为自己招来祸端。历朝历代之中,无不有修行者们妄图逆天改命,妄想凭借一己之力改变整个世界。但是,每一个这样想的人,不是被浩海一般的普通人群起而攻之,就是受天谴而亡。死于他人之手的不在少数,王莽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而遭天谴的人呢,李元霸就是最好的代表。

如今,华夏大地已然进入了数千年以来,社会最平稳的时期,许多有着这种背景的家族,开始转型,充分利用自身的优势,开始转向企业发展。

就拿乌家来说吧,他们做得最好的,就是安保公司,武馆,还有地产行业。这种大家族在当地的威望非同小可,当地政府也都会选择和他们合作来维社会环境安定,所以,在官道上,这些世家都是人脉广博。

不过,世家归世家,他们呢,头脑转的快,一切要以家族兴旺为目的。他们自然是十分跟得上时代的节奏的。

可是,还有许许多多秘传者们,他们人丁稀少,也都固执守旧,只以传下老祖宗留下的宝贝为中心,他们的发展生活,当然就比不上世家了。这种散人极多,他们也不肯加入大门派,所以制约上,就会出现许多问题。

如果说近些年来发生过一些令自己看不懂的事件的话,那么不要奇怪,这些多数都是修行者所为。

这些人游荡在社会上终究是个隐患,况且其中有些极少数还修炼的是邪魔外道。国家肯定不会任凭他们乱来,这需要制约,也需要管理。包括古武者在内,整个修行者圈子都需要全面改制!

修行者听起来很牛逼,但实际上就算是横练功夫到了极致的人,拿着把沙漠·之鹰一匣子弹夹打过去也得跪!本身从古至今这个圈子里的人也都只敢本本分分做人根本不敢和整个国家机器作对,更别说科技水平如此之高的现代!真要硬刚起来,那估计也只有团灭的份儿了。

民不与官斗,就算你是修行者。

而我们的主角,也正是为了这件事来到乌家的。而且,这个打着黑伞的少年和乌家的关系可不浅呢!放在以前,乌家上下做事儿的,都得叫他一声——三少爷。

少年不从大门进也不迈二门入,熟门熟路地从后门悄悄摸到厨房。

“三、三少爷?!”

看着面前这胖大厨师一脸惊愕的样子,少年和煦的地笑道:“怎么?老黄,不认识我了?我还给你当了半年的学徒工呢。”

大厨老黄忽然间看见这十年未见的三少爷,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一阵笑着一阵快速喘息着,又是四处张望想给这位三少爷腾个坐位出来。不过老黄心中更不知如何是好的,还是应该怎么称呼这位“三少爷”。毕竟,这十年来,日日叫的,是另一位三少爷。

看着老黄这一副忙手忙脚的样子,少年连忙将他拉住了,“老黄,不用那么麻烦,我现在已经不是乌家三少爷了,不用,真的。”

“好、好的,三、三……哦不,少爷!少爷!”老黄实在不知道怎么来称呼,只好称呼少爷。也难为老黄了,毕竟在乌家都做了大半辈子了,这会儿让他改叫其他啥名他还真叫不出来。怎的?难道直呼他的名字:巫风?反正老黄是叫不出来的,在这种有着古武背景的大家族里,还依然保存着老一套的封建尊卑观念。这里给佣人的薪水十分优渥,买的就是他们的一个尊严而已。而像老黄这种,一辈子都耗在乌家的,更是对这一切有着根深蒂固的思想。这,也是巫风不喜欢这个家族的原因。

巫风笑着往厨房里面走去,边走边和老黄聊起来。

“老黄啊,隔了十年你都能把我认出来,有心了。”

“那的话,这是我们这种下人应该做的,应该做的。何况,少爷的模样打小就是乌家最俊的,哪个不印象深刻?”

“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乌家开宗族大会的日子吧?”巫风环顾四周的各种食材以及刚刚撤下席的各种剩菜,一边向老黄问道。

“是,是啊,少爷你也是十年没回来了,老黄我也是十年没做过你爱吃的东西了。”老黄叹一口气,低着头,眼神黯淡。

巫风笑着拍了拍老黄的手臂,道:“没事儿!今后有的是机会!”听得巫风这么一说,老黄突然觉得有劲起来了。

“对了,我已经不是乌家少爷了,你也就别叫我三少爷了。老黄你不介意的话,以后就叫我小风吧!”

巫风从来不介意这些糟粕式的礼节,但老黄却不一样啊!在这支支吾吾半天下来,结果最后还是憋出了个“风少爷”。

巫风连连摇头,的确是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只见巫风熟门熟路地转到一个壁橱前面,然后从最顶上面端下一个泡菜坛子。

“这么多年,没换个位子啊?”巫风拍了两下坛子,发出清脆的声响。里面的泡菜想必更是诱人。

“这不正好免得风少爷你找不到嘛!少爷你还没吃饭吧?老黄给你做几个你喜欢的菜!”老黄慈祥的脸上笑开了些皱纹。十年,自己长大了,老黄变老了。也不知道乌家其他人,怎么样了。

“不用,老黄。我自己弄点吃的没问题,这些个剩菜都还挺不错,我用泡菜做个炒饭都行!”

“风少爷你怎么能吃剩菜啊!”老黄惊呼道,“我给你亲自下厨。”说着老黄就要撸起袖子干。

巫风连忙制止了他,道:“老黄,快去跟我大爷爷报声信吧!就说我回来了,我今天回乌家,找他有点事儿。”

巫风敦促老黄赶紧去报信,老黄不得已只好撒开脚丫子跑出去,走之前还不忘嘱咐在厨房里洗碗的那群小年轻要好生伺候无巫风。这些小年轻进乌家没几年,认不得巫风,不过老黄资历极老,听他的准没错。

老黄将擦汗的毛巾搭在肩上,晃动臃肿的身躯,笨拙地往聚会厅跑去。

巫风呢,则是熟门熟路地抓泡菜,切墩,取饭,热锅,下油再和着一碟牛肉剩菜,炒了一碗香喷喷的油炒饭。

大厅。

乌家现任家主乌雪谷正在大厅里和几个儿子、侄子聊着一些发展的事宜。乌家小辈们也各自谈笑风生着。乌雪谷,也正是巫风口中的大爷爷。

老黄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老黄,怎么回事?”乌雪谷看见老仆人这么着急地跑进来,心想肯定是除了什么事。

“老爷,三少爷、三少爷回来了。”由于焦急,老黄还是叫顺口了。

乌雪谷和几个儿子不约而同得看向不远处的那位名为乌蒙的青年,乌蒙正和两位大哥聊得起劲,听见老黄的话语,也不由得看向爷爷那边。而乌蒙怀中的女友也错愕地看着他们,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说出了这么一句没头脑的话。乌蒙的两位哥哥也有一些懵逼,想着是不是老黄给搞错了?

不过下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乌雪谷更是直接站了起来,眼眶一瞬间就变红了,“小风、小风回来了?这孩子在哪儿?”

“在厨房呢!”老黄欣喜道,“他说这次回乌家就是找老爷有事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