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白袍雪甲 > 天岚一聚
第一章 少女心事多白马
作者:享邑四方  |  字数:3699  |  更新时间:2019-05-18 00:18:27 全文阅读

土道上,一支大约五十人的商队缓慢地前行,过路的人大多回报以好奇的目光。

从衣着来看,这是一支来自北方宋国的商队。正值宋齐交战之际,宋国的商人竟公然踏入齐境,不由得令人为之称奇。

商队的头领骑在一匹骏马上,不时地偷瞄着队伍中那辆黑色马车。

“大人…”

一名护卫一般的人物来到头领面前,低声说道:“大人…车中的究竟是谁啊?为何大人连马车都让与了她们。”

“不该问的别问。”商队头领瞟了他一眼,“但你记住了,若是有什么意外,一定要保护好马车。这车上的贵人要是出了事,整个商队五十多颗脑袋都不够砍的。”

“…是是。”那护卫唯唯诺诺地应下。

“你放心,只要到了散城,好处少不了你的。”商队头领又看了一眼马车,这等贵人出手一向阔绰,只要能安稳到达散城,自己想必亦是收获不菲。

“可大人…如今这齐国正与我大宋交战,两国本就是死敌,我们大摇大摆的去齐国散城,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妥?”

护卫脸上满是担心之色,此次商队给出的价格自是诱人得很,可就担心这银子他有命挣没命花啊。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二十多年前,九州还尚是五国并列。当时宋王赵彻拜仅是弱冠之年的郭仪为大将军,率军南下,短短数年间便横扫三国,仅余西南的雍国未破。

时天下九州,宋已得其八。就在郭仪兵围雍都虞城之际,亲征的宋王赵彻,得急病死于军中。

赵彻死后,其结拜兄弟吕昭举兵起事,建立齐国。如狂风暴雨般席卷九州,使得宋国多年之功毁于一旦,十万宋军精锐进退无路,全军覆没于祁州。

就连那大宋军神郭仪,亦在祁州死于那如今被称为天下第一的齐国卫将军赵文奇的手上。

经此一役,眼看就要一统天下的北宋元气大伤,自此龟缩于燕州,视齐为死敌。多年来两国之间攻伐不断,势同水火。

“你懂什么?”商队头领满是不屑之色,“这散城乃是二十多年前躲避战乱的百姓所建,在齐国占据襄州后,由百姓推举出来的散城城主前往齐都天岚,向齐王表示归顺之意。由于散城太过偏远,齐王并不很在意,甚至连驻军都不派,只教城主自己处理。如今的散城驻军也俱是散城百姓自行组建的。

两年前,老城主病逝,齐国派遣一人管理散城。那人本就臭名昭著,到了散城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刚入城便有一对儿老夫妻因为挡了他的路而被活活打死。结果你猜怎么着?”

商队头领说到这里,故意卖了个关子。

“怎么着啊?”那护卫摆出一副好奇的样子,同时心里想着,你说就说呗,还卖什么关子啊,你当你是说相声?

“散城百姓,连带着当地守军反了!当夜把那城主府围得是里三层外三层的。”

“然后呢?”护卫不自觉的接道。

“然后百姓们就打进城主府了啊,结果你猜他们看着什么了?”

“看着什么了?”

“那城主,连带他那些恶奴啊,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全数死在了府中,皆是一枪毙命啊。”

“竟有此事?”

“可不是吗,出了这档子事,齐国也没有追究,只是又派了个人过去当城主。”

商队头领道:“那人估摸着也是被排挤到这里的,如今这散城已只是名义上是齐国之地,我们去自然无事。”

两人交谈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传到车厢之中。车中坐有两名女子,其中一人身着华服,容貌俏丽,尤其是那一双杏目颇为灵动;皮肤白皙,一张略带婴儿肥的俏脸,更为其平添几分可爱。

“想不到这散城竟然还发生过这等事,真是令人称奇。”少女眼中不住变换着神色,好似对此次散城之行颇为期待。

“公主…”少女身旁之人,从衣着来看显然是其侍女,面带焦急之色,开口道:

“正值两国交战,公主万金之躯,岂能独自深入敌境?还请公主回头!”

“哪里是独自。”少女笑嘻嘻地说道,“我这不是还有小笛你吗。”

听了这话,被称为小笛的侍女哭笑不得:“话虽如此,这到了危急时刻奴婢也不顶用啊,还请公主不要任性,回国为好。”

少女瞪大了眼睛:“你说我任性!”

说着,少女伸出手往小笛腋下搔去,后者顿时不敌,虽是不住扭动身子躲闪着,可哪里是少女的对手,几下子便惨叫连连,不停求饶。

“奴婢…奴婢知错了…”

“哼,知道错就好!”少女扬起下巴,样子颇为得意。

看着小笛那幽怨的眼神,少女有些过意不去,开口解释道:“不要以为我是去玩的。如今两国交战,已对峙多日,我宋人虽善战,但还要防备北面蛮人侵袭。在南实在无法拿出多少兵力来。每日听那齐军叫嚣,大将军陈奚终日愁眉苦脸,苦思破敌之策,还有那年已古稀的刘笑尘刘将军,满头白发都给气黑了几根。”

说到这里,少女叹了一口气,“偏我王兄还不争气,每日只与那庞渝玩乐,再不就是带着嫂子游山玩水…你说我嫂子那么好看的人儿,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少女语气不忿,显然对口中的“王兄”颇为不满。

对于这些话,小笛默默的低着头,自是不敢答的。

少女又道:“那日黄先生来信与我,说只需我去散城,便可使来犯之敌退却。并且说让我独自前去,不能惊动他人。这不,我就偷偷带着你来了。”

“可,这宋齐战事,一个小小的散城能改变什么,再说公主你又能做得了什么?”小笛脸上满是质疑,“那黄先生平日里就神神秘秘的,可疑得很,怕不是要害公主。”

少女顿时不高兴了,“什么叫我又能做得了什么!”

小笛顿时低头认错,以免主子的狼爪落在她身上。

“黄先生乃是我大宋的贵人,怎会害我。”少女摇了摇头,“先生对我宋有大恩,先年大宋得以横扫天下,固然是因先王以及大宋军神,但同样脱不开两位丞相与黄先生的谋划…唉,当年那般厉害的人物,真不知为何沦落到现在这副模样,只知陪我那王兄玩乐。”

少女翻了个白眼,语气中对某人颇有不满。

小笛笑嘻嘻地凑到少女跟前,说道:“说到军神,二十年前可谓名动九州。其白马银枪的风采令无数深闺少女魂牵梦萦,即使是今天也有不少女子感慨晚生了二十年…”

“没错没错,白马银枪,大宋军神,这等人物如何不令人心向往之。”少女眼中流露憧憬之色。

“公主你年已十六,却不曾有心仪之人,难道也是想着那军神大人?”小笛打趣道。

说及女儿家的心事,少女不由得脸一红,说道:“不过是心向往之罢了,如今国难当头,哪有心思想那儿女私情。”

“可我昨日夜里还听公主口中说些什么白马…大英雄之类的…”

少女大窘,起身往小笛身上扑去,一主一仆顿时闹做一团。

听闻马车上动静不断,周围人稍稍侧目,却不敢靠近。

良久,在小笛又一次求饶之后,少女松开了手,俏脸微红的小声说道:“怎么,还不许少女有个小小的希翼了?”

“许,许!”小笛满脸堆笑地凑到跟前,“那公主的希冀是什么呢?”

少女双手抱在胸前,轻声道:“是有一个似大宋军神那般的人,银枪白马,身着白袍,当我陷入危难之中,便会天神下凡般将我救出…”

正说间,马车突然停了,二人正奇间,一声惨叫传来。小笛当即将少女护在身后,开口喊道:“发生何事?为何有人惨叫?”

“大人见谅。”商队头领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不知道从哪来了匹白马,挡在路中间。那马看着不像有主人,手下人想收服,结果为其所伤。大人若是心急,我们将那白马赶走便是。”

“不必,待我下去看看。”少女回答道。

小笛戏谑道:“公主,你的白马英雄来了。”

少女抬手做打状,小笛嘻嘻一笑,拉着少女下了马车。

本就一直注意马车的众人看到下来的二女,顿时屏住了呼吸。

那小笛相貌已是不俗,她身旁的少女却更是清丽脱俗,且身上自有一股贵气,令人不敢直视。

“那白马在哪里?”少女开口,声音清脆有如出谷黄莺。

“禀大人,就在前面。”商队头领往前一指,少女顺着他的动作望去,果然有一匹白马正在路中央,低头默默吃着路旁的杂草。

几名商队护卫趁着它吃草,蹑手蹑脚的上前,想要将其制伏。

眼看几人已到跟前,那白马头也不抬,一蹄一个,那几个商队护卫惨叫着被踢翻。

白马扭头看了他们一眼,打了个响鼻,模样颇为不屑。

见白马那神气的样子,少女不由得大为惊奇。抬手阻止了欲再上前的众人,自己带着小笛缓缓来到白马跟前。

“大人…小心啊。”商队头领不禁捏了一把汗,这贵人若是伤了分毫,宋国之内怕是再无他容身之处了。

白马也不再吃草,抬头看着少女小心翼翼的冲它伸出手。

少女的小手轻轻抚摸在马头上,白马竟享受般的眯起了双眼。

这马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色,不是凡物。又好似通人性,少女第一眼见了便心生欢喜。

“好马儿,好马儿。”少女轻声低语,“好马儿,跟我走吧…”

夕阳的余晖撒在着一人一马上。俏丽的人儿,雪白的骏马,众人看着这幅美景,一时有些痴了。

“好你个畜生,踹了老子一脚就跑,竟然跑这里来泡妞。”

一声怒喝打破了宁静,白马猛然睁开双眼,任由少女惊讶,迈开马腿就要跑。

“还想跑?”

一个灰头土脸的青年出现在众人眼中,他样子颇为狼狈,身上的长袍满是尘土,只能勉强看出是件白袍子。

青年健步如飞,脚下一蹬,整个人凌空飞起,身躯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线,随后稳稳地骑在了正欲逃跑的白马身上。

“好!”商队中人不禁为之叫好。

“过奖过奖。”青年在马上拱手一笑,满是灰尘的脸上露出一口白牙。白马垂头丧气,好似认了命一般。

“这位…额,公子。”

见到那匹白马面露委屈,少女心中一痛,开口说道:“这匹白马可是阁下的?”

青年却不理她,拍马便走,只听得他说:“大早上踹我一脚就跑,给你能耐坏了哈!”

“老子追你追了一天!你看看我这幅样子!连我初恋送我的白袍子都跑脏了!”

“嘿!你还跟我摇头晃脑?你不是愿意跑吗?小骚货,看老子不骑疯你!”

一人一马,绝尘而去,只留下目瞪口呆的少女。

一旁的小笛看着青年离去的背影,口中喃喃道:“嗯…白袍白马…原来公主喜欢的是这等人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